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古典名著同人)奸臣套路深 作者:长生千叶(三)

字体:[ ]

,盟主方才出去了。”
  张超一听,笑说:“无妨无妨,弟弟是来寻列侯的。”
  张让有些奇怪,说:“不知张公有什么事情,吩咐让去做?”
  张超说:“只是……只是……”
  他一时编纂借口,心头一亮,说:“啊是了!只是前些日子搬运粮草,我这肩背甚疼,恐扭伤了哪里,还请列侯帮忙医看一个?”
  张让听说张超扭伤了身子,便没有拒绝,说:“张公请坐,何处疼痛,请除了衣衫。”
  张超一听,不由有些心热,心中亦发痒痒的,咳嗽了一声,对身边十分不识时务的臧洪说:“臧洪,你先下去罢。”
  臧洪却站在原地,一脸无动于衷,态度十分恭敬的说:“卑职留在此处,还可帮列侯打打下手。”
  张超一听,狠狠瞪了一眼臧洪,自己要与美人儿亲近,这臧洪太没眼力见儿,杵在这里做什么?
  张让见此,还感谢臧洪,又对张超说:“请张公宽衣。”
  张超瞪着臧洪,给他使劲打眼色,臧洪便是不搭理,装作没看见一样。
  张超只想与美人儿亲近,却没有被旁人旁观的癖好,如此一来,只觉脸皮烧的很,但又觉过这村没这店,便笑的十分轻佻,说:“这……我这手臂疼的紧,实在抬不起来,不知……列侯可否帮我宽衣?”
  张让心中并没有那些弯弯绕绕,而且他是个男子,如今还是个宦官,更没那些弯弯绕绕了。
  张让当即十分坦然的说:“自然。”
  他说着准备上手给张超宽衣。
  就在此时,刚才失聪的臧洪突然说:“不劳烦列侯了,此等小事儿,还是让子源来罢。”
  “你……”
  张超一听,气的脸色涨红,又似猪肝血色,咬牙切齿的低声说:“你诚心不成?”
  臧洪也低声说:“主公分明知道盟主对列侯十分上心,却如此为之,如今为了一些微小便宜,主公难不成要与盟主撕开脸皮?”
  张超正在气头上,说:“要你多管闲事,滚开。”
  臧洪却没有听他的话,仍旧站在旁边。
  张让不知那二人小动作,坐在一边还在催促。
  张超哪敢让臧洪给自己宽衣,只好硬着头皮,最后自己宽了衣。
  张让淡淡的注视着张超,张超还想故意在张让面前现弄一下自己的俊美。
  只是张让浑然没看在眼中,说:“张公何处吃痛?”
  张超便说:“背心,对对,背心吃痛的很,手臂也疼!”
  张让点点头,前去检查,张让手臂之前被魏满折断过,虽他年轻恢复得好,但是还是有些许旧疾的,如今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张让检查了一番,说:“请张公伏下,张公手臂与背心都无事,只是后肩有些存筋。”
  “存筋?”
  张超没成想自己还真有毛病,只是今日晨起之后有些不爽俐,想必是昨日夜里头受了风寒,因此落枕不得劲儿。
  张超依言趴下来,张让便跪坐在张让背后,左手掌心盖在右手手背之上,遂又将右手掌心压在张超后肩,给他推拿。
  张超没成想待遇如此之好,只觉飘飘然起来,鼻息之间还嗅着张让淡淡的药香之气,好闻的紧。
  张超准备享受一番,哪知道张让一按下去……
  “啊!!”
  张超突然惨叫一声,说:“疼!疼疼疼——啊嘶!!”
  张超疼的直打挺,登时一头冷汗,面无人色,什么想入非非的情绪全都飞走了,瞬间灰飞烟灭。
  臧洪站在一面,则是居高临下的盯着惨叫哀嚎的张超,一脸“漠然”。
  张超哪知道这般疼痛,还不如让他一直存筋落枕的好,连忙大喊着:“等、等等!我突觉爽俐的很,劳烦列侯了……啊,娘哎!疼!”
  张超糊弄人的话还未说完,张让已经又狠狠揉了下去,疼的张超直呼天抢地。
  “嗤……”
  就在此时,臧洪还在旁边轻笑了一声。
  张超听到臧洪的取笑之声,气的他大喊着:“臧洪!!你给我过来,我打……啊嘶!”
  张超一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臧洪听了,却十分听话的走过来,遂对张让说:“列侯,这推拿之术法,子源也略通一二,十分费力,不若让子源代劳,列侯在一旁掠阵指点,如何?”
  掠阵?!
  张超一听,这是要杀敌么?
  还掠阵!
  张让按了几下,的确有些累了,额头隐隐出汗,推拿是个体力活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便点点头说:“有劳子源。”
  “不劳不劳!”
  张超大喊着想要逃跑,却被臧洪一把钳住,又按回去,说:“主公有病在身,若今日不医治彻底,恐有一日还会复发,还是一并根治的好。”
  “疼!!”
  张超应声大喊了起来,臧洪的劲力可比张让大得多,这一下子下去,张超几乎成了废人。
  什么有病在身,什么日后复发,恐怕都是要挟张超的话。
  张超如何能听不懂,当即大骂着:“臧洪你给我滚开!嘶……你才有病!”
  臧洪微微一笑,十分谦恭的说:“主公,讳疾忌医,未免引人笑话,少了英雄气概,不是么?”
  张超一听,若是自己大喊大叫,岂非令美人儿看瘪了?
  于是狠狠咬牙忍住,但臧洪铁了心今日整治张超,疼的张超冷汗涔涔,简直像是扒皮抽筋一般。
  魏满只是去端了雉羹回来,哪知道自己方走一会子,便听到营帐中传初奇奇怪怪的声音。
  而且那声音十分暗昧。
  但听张让的嗓音说了一句“张公”,随即便是带着哭腔的调子,说什么“再也不敢了”“别来了”“放了我”等等这般言辞。
  魏满一听,当即脑袋里“轰隆!!!”一声,险些爆裂。
  张超!
  必然是张超趁着自己不在,便混进营帐对张让用强。
  魏满当即气的三魂七魄都要散了,“哐!!”一声直接踹开帐门,直接冲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魏老板:我的40米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o#▼曲▼)o
  让宝:让宝:▼_▼
 
 
第183章 “啜泣之音”
  “哐!!”
  魏满愤怒的踹开帐门, 一下冲了进来。
  冲进营帐之后,那方才惨叫的声音终于中断了。
  只见……
  张让安安稳稳的坐在一面儿,正端着耳杯饮水,一边饮水一边写下药方。
  而另外一面儿, 张超趴在席子上, 堪称“梨花带雨”,眼圈通红, 眼眸赤红,鼻子尖儿都是红的, 生理泪流的稀里哗啦。
  而臧洪则是面色“狰狞”, 发狠的给张超推拿着。
  魏满:“……”
  张超听到动静, 抬头一看,魏满回来了!
  这么快便回来了, 而自己这般模样,简直比折断了手臂还要无地自容。
  张超赶紧去拽自己的衣衫,奈何被按得生疼,根本伸不开胳膊。
  臧洪这才将衣衫取过来,披在张超身上。
  张超气的翻身而起,狠狠瞪了一眼臧洪,臧洪倒是表情淡淡的。
  魏满一时间愣是没闹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张让则是很淡然的将药方写好, 递给臧洪, 说:“一日二次,为张公煎服便可,张公乃风寒入体, 气血壅滞,肌筋拘挛所致,饮此药便可,并无大碍。”
  张超此时已然羞愤欲死,还并无大碍,已经碍的不行!
  张超便是一句话不说,赶紧拢紧衣衫,埋头冲了出去,只觉脸皮都火辣辣的疼……
  张超从盟主营帐跑出来,埋头往回走去,只觉臧洪可恨,联合着外人一起消遣自己。
  臧洪接过药方,谢过张让,便赶紧追出来,从后面大步跑上去,说:“主公。”
  张超正在气头上,羞愤难当,说:“不必跟着我了,我营小,供不起你!”
  臧洪淡淡的说:“并非是主公营小,而是主公心肠太小。”
  “你!”
  张超险些被臧洪气死,指着臧洪你了半天,愣是是说不出话来,臧洪也没说话,不过仔细给张超将衣衫系好,又整理了一番。
  张超冷哼一声,说:“你别跟着我!”
  他说罢又转头就走,刚走几步正巧遇到了袁绍。
  袁绍担心陈留王登基一事,大多人都赞同陈留王登基,因此袁绍准备拉拢一些人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
  袁绍一出营帐,便看到了张超,张超一脸愤然的从魏满的盟主营帐出来,袁绍当即会错了意,还以为魏满给了张超难看。
  昔日里张超又与魏满不和,还曾有魏满折断张超手臂的说法,因此袁绍便相中了张超。
  袁绍当即走过去,笑着说:“张公!”
  张超正在气头上,眼看着袁绍走过来,他又不傻,心思还比旁人多了一个心窍,自然一眼便看穿了袁绍的想法。
  陈留王登基势在必行,张超也是支持的党派,这一点他绝不能和袁绍站在一起。
  张超心中清楚,于是听到袁绍叫自己,干脆当做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去。
  “张公!张公请留步!”
  袁绍又唤了两声,连臧洪都听到了,前面的张超愣是“没听到”,一直往前走去。
  袁绍想要从后面追上来,还改变了策略,说:“臧兄弟!”
  张超听袁绍改唤臧洪,忍不住“啧”了一声,回身便拉住臧洪的手,说:“子源啊,我正有一件要紧事儿要你去办,你速速随我来罢!”
  张超这么一说,拉着臧洪便扬长而去。
  袁绍眼看二人听到自己说话声,却根本不搭理,气的脸色登时涨红,难看的厉害。
  如今魏满才做盟主,陈留王尚未登基,便拉拢了而自己的派系,这往日里张超可不是站在自己这面儿的?如今见了自己却如此的不恭不敬!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