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古典名著同人)奸臣套路深 作者:长生千叶(四)

字体:[ ]

边濮郡太守廖元,刚好从营帐中走出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濮郡乃系齐州管辖,因此严格来说,廖元也是武泰的下属。
  濮郡太守廖元便走过去,站在了武泰面前。
  武泰刚刚因着陈宏业的嘲讽生气,如今又见廖元拦住自己的去路,火气那叫一个噌噌的往上冒,仿佛是火上浇油一般。
  濮郡太守廖元低声说:“武公,咱们义军能走到今日,已经实属不易,如今抗击佟贼,方才得到了一点点成效,还希望武公能放下成见,大家一心,军心稳定,才好举兵玄阳,驱赶佟贼啊。”
  武泰一听,廖元是自己的属下,却仗着濮郡兵多,来教育起自己了?
  廖元并没有奚落他的意思,又说:“武公此时当以大局为重,若是能放下成见,我廖元原做和事佬,在盟主面前,为武公求情,盟主为人宽宏大量,一定不会心怀芥蒂的。”
  武泰那火气更大了,心想廖元算什么,一个老不死的,竟然趁机来挖苦自己。
  武泰当即一个字儿也不说,把火气全都撒在好心的廖元身上。
  “嘭!!”一声,直接挤开廖元,推着粮车过去。
  廖元年事已高,被他这么一挤,又无有防备,当即就要摔倒。
  林让旁观了一个全过程,一步走过去,托住廖元。
  廖元这才没有摔倒,闹出笑话来,赶紧拱手说:“多谢列侯。”
  林让淡淡的说:“无事。”
  魏满便从幕府中走出,一眼便看到林让牵着小蛮,就知道小蛮想要出去顽,平日里小蛮在营帐中是不挂着绳子的,但他个头太大,怕跑出去惹事儿,所以出来顽耍一定要挂绳子,活脱脱一只大狗子。
  魏满走过来,说:“准备出去走走?”
  林让点点头,魏满就说:“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听到小蛮突然“嗷呜!”叫了一声,然后嗅了嗅鼻子,不知怎么的,突然狂吠起来。
  “嗷呜!”
  “嗷嗷嗷!”
  小蛮突然大叫起来,而且还特别躁动,鼻息粗重,发出“呋——呋——”的粗喘声,一瞬间仿佛从狗子进化成了恶狼。
  小蛮躁动不已,突然就往前跑去,想要挣脱开林让的绳索。
  林让被他拽的一晃,根本拽不住小蛮那巨大的力气,险些被拖走。
  魏满赶紧搂住林让,说:“松手!”
  林让一松手,小蛮登时像是暴怒的野兽一般,大吼着冲了出去。
  小蛮平日里虽然顽皮,但是从不闹事儿,有时有晌,因此林让十分“宠爱”小蛮。
  今日却不同寻常,小蛮仿佛是一头没有驯化的野狼一样,冰蓝色的眼睛几乎赤红,嗓子里发出低吼的声音,甚至獠牙滴答着口水,一路大吼着冲出去。
  魏满和林让赶紧追在小蛮身后,小蛮一路狂奔,直接冲出军营,路上遇到了魏子廉,还有小蛮原本的“主人”杨樾。
  那二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杨樾被小蛮一撞,差点坐在地上,幸而旁边的虞子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杨樾,才不至于让他出丑。
  杨樾惊讶说:“怎么回事儿?!”
  魏子廉赶紧也说:“兄长,小蛮怎么了?”
  众人从未见过小蛮如此发飙,赶紧都过去看看,生怕一个人降不住小蛮。
  众人跟着小蛮跑出营地,一路向后面树林跑去,林让登时眯起眼睛,说:“血腥味。”
  林让鼻子很灵敏,不过的确没有小蛮灵敏,他说有血腥味,众人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都很疑惑。
  不过追着小蛮再跑了几步,果然问到了剧烈的血腥气息。
  “嗷!!嗷呜!”
  小蛮冲过去,已经停止了奔跑,焦躁的在地上转圈,看着什么东西,眼中绽放着狼光。
  众人跑过去,打眼一看。
  “死人?!”
  杨樾、虞子源与魏子廉都不认识这尸体是谁,但魏满与林让一眼就认出来了。
  虽然这脸面儿很陌生,但他的脖子上又一道林让划出来的伤痕,手腕也很奇怪的耷拉着。
  是那个准备毁尸灭迹的刺客!
  此时却已经死了……
  魏满震惊的说:“怎么死了?”
  林让赶紧拉住小蛮,眯着眼目,紧紧的盯着被抛尸在树林里的尸体,冰冷的眼神里似乎隐藏着什么光芒。
  声音低沉的说:“有劳各位帮让把尸体抬回去,让……要验尸。”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魏老板:媳妇儿又要玩小刀刀了,瑟瑟发抖……
  让宝:▼_▼
 
 
第276章 拆骨烹尸
  “刺客找到了?”
  大鸿胪郭元长的营地, 也传来了义军营地找到了刺客的消息。
  大鸿胪郭元长说:“刺客是什么人,审问清楚了吗?”
  回禀的仆从说:“回大人,这……似乎审问不清楚了,因着那刺客……死了。”
  “死了?!”
  大鸿胪吃了一惊, 不过转念一想, 他们来到廪津, 不是为了查寻刺客的,而是为了与廪津义军谈和,因此这些小事儿都不重要。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何氏从营帐外面路过,正巧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惊讶的走进来, 说:“死了?今儿早上不是还好好儿的么?可知是怎么死的?尸体在何处发现的?”
  因着女官何氏乃是太后之妹, 又是此次使者之一, 仆从便恭恭敬敬的回话说:“回女官,听盟军那边说, 似是在营地后面的树林里发现的, 抛尸的地点很是隐蔽。”
  何氏又说:“既然抛尸的地点如此隐蔽,义军是如何找到的?难道他们早知道刺客会死,还会死在树林里?”
  仆从说:“好像那倒不是……听说是魏盟主豢养的一头狼,闻到了尸体的血腥味,狼- xing -大发跑了过去,这才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何氏一听,点点头, 若有所思的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何氏又说:“那……刺客的底细可查清楚了?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偷袭完了咱们营地之后,又跑去戒备森严的义军营地。”
  仆从回话说:“似是还没听说,义军那面儿刚刚把尸体抬走,据说那面儿的列侯,似要验尸,一切等验尸之后,才有分销。”
  何氏眯起眼睛,惊讶的说:“验尸?”
  大鸿胪郭元长听着他们的谈话,很是狐疑的对何氏说:“女官为何如此关心刺客之事?难道是有什么发现不成?”
  何氏一听,赶忙收回目光,笑着说:“怎么是有什么发现呢?今儿个早上刺客藏在小女的营帐,吓坏了小女,因此小女只想把刺客抓住,审问清楚才是,哪知道……刺客竟然死了。”
  因着小蛮发狂的缘故,魏满他们发现了刺客的尸体,已经被杀人灭口,而且被抛尸在荒郊野岭。
  林让令人把尸体抬回去,他要准备验尸。
  众人里面,除了魏满,谁也没见过林让验尸。
  其实在大鸿胪的营地里,魏满也没见过林让真实验尸的模样,毕竟真正的验尸,可不只是对着尸体看看,闻闻味儿便完事儿了,还要将尸体解剖开,化验一些数据,最后将尸体缝合起来。
  魏满没有真正领略过林让的验尸手段,已然觉得头皮发麻了,这会儿听说林让又要验尸,只觉一阵阵冷风嗖嗖的吹,吹得他后脖颈子直发麻。
  而魏子廉与杨樾都不知验尸是什么模样,因此争相恐后的现弄自己。
  他们一个魏家的公子哥儿,一个吴邗太守,死人与尸体早就见得够不够了,如今看到刺客的尸体,并不觉着害怕。
  二人看到魏满落在后面,都有些不解,心想着难道盟主害怕死人?
  于是那二人就争相在林让面前现弄自己的无惧,魏子廉笑着说:“列侯身份高贵,都要亲自验尸,我等又怎么好置之度外呢?”
  杨樾更是为了在美人面前现弄自己,于是说:“是了,说的没错,我等身为义军的一份子,应该竭尽全力才是,如今列侯想要验尸,我杨樾一定帮忙到底,请列侯放心,有什么使唤的,只管喊我便是。”
  魏满一看,初生牛犊不畏虎啊。
  如今夸下的海口,都是之后的泪……
  于是魏子廉与杨樾二人十分殷勤的侍奉着林让,把林让簇拥回了营地之中。
  魏满特意找了一个没人居住,且非常偏僻的地方,给林让做验尸房用。
  大家把尸体运送进去,魏子廉与杨樾从未见过验尸是什么,因此好奇的很,就准备跟进去打下手。
  林让又把懂得医学知识的林奉叫来一起打下手,四个人在营帐前面先行穿戴整齐,穿戴的自然是林让自制的防护服,毕竟一会儿是要和尸体打交道的。
  大家都有些奇怪,但还是戴上奇怪的头冠,穿上了奇怪的衣袍,还有奇奇怪怪的手套。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林让便说:“可以了。”
  众人“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的准备进入营帐去验尸,就看到魏满仍然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
  杨樾便笑着说:“盟主不会是惧怕死人罢?如何不来帮忙?”
  魏满面对杨樾的激将法,一点子也不动怒,一点子也不上钩,只是口气淡淡的说:“有你们帮忙林让验尸,我便放心了,本盟主还有其他要务在身,一会子还要令人去搜查树林,看看有什么抛尸的线索没有,便不在这里与你们捣乱了。”
  杨樾一听,找借口!
  活脱脱的找借口,一定是惧怕尸体,所以才不敢进来帮忙验尸。
  杨樾心里十分得意,只觉魏满是个孬种,好生没种!
  不过是个死人,活着的时候自己尚且不怕,还能怕他死了?
  杨樾可不知道,魏满也不怕刺客活着的时候,其实死了也不怕,但是死了之后落在林让手里,他就……
  怕、得、很!
  魏满找了个借口,当即就溜了。
  林让便带着剩下三个人进了验尸房,准备检查尸体。
  验尸房里有些昏暗,光线不是很好,众人便看到列侯一双冷酷的眼眸里,绽放出奇异而冷漠的精光,锐利得好似刀片儿一样,甚至能听到“唰唰唰”- she -出来的声音……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