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古典名著同人)奸臣套路深 作者:长生千叶(五)

字体:[ ]

起手来,想要试试魏满的额头。
  “啪!”
  就在林让的手背搭在魏满额头之时,一声脆响,魏满下意识抬起手来,一把挥开林让的手。
  林让肤色偏白,魏满下手又狠,刚才走神儿,因此没了轻重,竟将林让的手背一下打红了去。
  魏满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着林让通红的手背,抑制着想上前查看的焦急心里,立刻甩开林让,脸色铁青,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了府署大堂,扬长而去了……
  林让瞧魏满黑着脸便走了,当真不知他心中如何千回百转。
  若是林让知道魏满正在纠结为何喜欢自己,恐怕会嘲笑魏满。
  因为自己便是列侯,列侯便是林让。
  如果魏满只喜欢列侯,不喜欢林让,或者只喜欢列让,不喜欢列侯,这才是有问题的罢?
  林让奇怪的看着魏满落荒而逃的背影,喃喃的自言自语,说:“生病了么?脸色当真不好看。”
  之后的日子,司马伯圭和夏元允忙着去找武德,魏满又下令给嬴子云喂食,无论怎么吃,反正要吃,不能让他饿死。
  而林让则是有些百无聊赖,毕竟魏满勒令禁止他去见嬴子云,因此林让没什么事儿做,便整日里与小灵香相处在一起。
  二人有空读读书,小灵香出身名门,虽如今十分落魄,但家教良好,别看是个女孩子,而且小小年纪,但读书习字是一个不落的。
  小灵香反而成了林让的“师傅”,可以给他解生僻字,还能教林让写字。
  小灵香趁着林让习字,便跑到膳房去偷吃,叼着一块饼子回来,跑跑跳跳的进了房舍,不由“噗——”一声,将叼着的饼子都喷在了的地上,险些呛死了她,不停的咳嗽着。
  而林让坐在舍中,正在发呆,根本没听到小灵香古怪的声音。
  此时此刻的林让,手中捧着一卷医典,右手执着毛笔,不过心不在焉,医典拿反了,医典的角落里还用笔墨画了一只呆头呆脑的简笔画小蛮。
  不止如此,林让白皙的面颊上也划了一道子,那笔触十分粗狂有力,简直出自大家之手一般。
  林让完全么有发现自己变成了“花猫”,还捏着毛笔与医典发呆。
  小灵香赶紧擦擦嘴巴,从外面跑进来,低头看了一眼医典,嘟着嘴巴,小大人儿一样的说:“让你读书,读到哪门子去啦?”
  她说着,不见林让回神,赶紧在林让面前挥了挥粉粉白白的小手。
  “嗯?”
  林让这才回了神,顶着笔墨印子还不知,对小灵香说:“香儿回来了?”
  小灵香抱着自己的短胳膊,对林让说:“叫你看书,你怎么画了一只狗子?”
  林让一脸淡然的纠正说:“是狼。”
  “什么狼?分明是狗子!”
  小灵香差点给他带的跑了题,一下子坐在席上,托着自己肉肉的腮帮子,说:“公子你在想什么,竟然都出神了,平日里只有香儿走神的份儿,公子可从未走神过。”
  林让想了想,很坦然的说:“我在想魏公。”
  “哦——”小灵香笑着点点头,说:“是啦!”
  小灵香虽来得晚,但是也听说了,在庆功宴上,先生豪气冲天的扬言要讨魏公,这简直是要成千古绝唱了。
  小灵香笑眯眯的说:“看来公子是爱煞了魏公的。”
  林让也不矫情,也不见害羞,说:“自是如此,只是……这魏公近来几日,见了我不是不理会,便是直接离开,不知是什么缘由。”
  小灵香“嘻嘻”一笑,一副很老道的模样,说:“这个嘛——依香儿看,魏公怕是也爱慕于公子哒!”
  “当真?”
  林让看着小灵香,说:“真有此事?那为何魏公避讳于我?”
  小灵香挥了挥手,说:“嗨,别扭罢!不过没干系哒,公子,咱们不妨试一试魏公,这自古以来,对付英雄豪杰,激将法最是管用了!”
  林让疑惑的看着古灵精怪的小灵香,说:“激将法?”
  小灵香信誓旦旦的点头,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公子你放心便是了,听香儿的!决计将魏公给公子你搞到手!”
  “阿嚏!”
  魏满狠狠打了一个喷嚏,这些日子天气稳定得很,也不见怎么受凉,竟打起了喷嚏来。
  魏满离开案几,活动了一下筋骨,便想到了这几日没见到林让,不由心中蠢蠢欲动。
  他自很是想见林让的,但见了林让,魏满总是胡思乱想,他怕自己真的爱慕上林让,到时候真的入了黄泉,该如何面对列侯?
  而且魏满觉得,自己对林让的感觉,与对列侯的感觉完全如出一辙,如此说来,这对林让也不平公。
  魏满心中苦恼的厉害,因此这几日便避着林让,能避开便避开,能不接触便不接触。
  忍了好几日,已经忍到了极限,魏满心想,倘或自己偷偷去看看林让,林让看不到自己,也便没事儿了罢?
  自己去看看林让,那是因为怕他林让是个细作,再谈听了魏营的计谋,送与陈继,那如何是好?
  魏满这么想着,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借口,便下定决心,准备前去林让的房舍周围转转。
  “公子!!公子——”
  林让正在舍中练字,小灵香便从外面一打叠的喊着,冲了进来,像是个小炮弹一般。
  林让赶紧将人接住,以免她摔在地上,又见小灵香粉粉嫩嫩的面颊上挂着许多渣子,便知道她定然又去膳房偷食了,有些无奈。
  林让刚要给小灵香擦嘴,便听小灵香说:“公子!魏公来啦!”
  “魏公?”
  小灵香说:“方才香儿去膳房偷食,便看到了魏公,魏公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往这面儿来了,公子,你快准备一下,咱们这就用激将法。”
  “但要如何激将?”
  小灵香摆手说:“听香儿的准没错!”
  魏满偷偷摸摸的来到林让房舍边上,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早就被小灵香看到了。
  魏满靠过去一些,就听到小灵香清脆的嗓音,说:“公子呀,您也不要苦恼了,依香儿看,那魏公虽生得俊美了一些,权位高了一些儿,但未免太不解风情了,能有什么好?”
  魏满“路过”,便听到舍中正在谈论自己,立刻“警觉”起来,留了一个心眼儿,仔细倾听。
  他也想知道,林让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林让的声音十分冷淡无情,应和的说:“你说得对,这天涯何处无芳草,比魏公俊美的人多了去。”
  魏满心中警铃大震,林让竟是如此庸俗之人,只比俊美吗?
  再者说了,就算只比俊美,这天底下能比自己俊美之人,魏满只承认庐瑾瑜一个人!
  不,庐瑾瑜也不承认……
  魏满十分不满,便听到小灵香的声音说:“是呢!要香儿看,那吴邗太守杨公变不错。”
  魏满:“……”杨樾?
  呵!杨樾是没戏的,他平日里死缠烂打的,林让都不多看他一眼,再者说了,林让如此痴情于孤,不过一时自暴自弃,绝不会……
  魏满的心里活动还未完全,就听林让淡淡的说:“杨公俊美英武,的确是好的。”
  魏满:“……”林让是被自己拒绝,刺激的眼目出了问题么?
  林让叹口气,又说:“只是……我平日里拒绝过杨公,这杨公怕是已然死了这条心,若此时再翻过去找杨公,是不是有些……”
  魏满立刻使劲点头,心说没错,不要去找杨樾。
  小灵香则是说:“啊呀!公子您想的太多了,公子您如此俊美出尘,心肠又好,不知那杨公有多迷恋于公子,不过这般……”
  小灵香故意抻着脖子,朗声说:“公子您现在便去寻杨公,对杨公吐露爱慕之意试试看!”
  魏满:“……”试什么试!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魏老板:明年的今天,就是杨公的忌日!
  让宝:▼_▼
 
 
第372章 你敢咬我!
  魏满听着里面的动静, 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好法子。
  眯起眼睛挑唇一笑,心说,去找杨公是罢, 我让你们连杨樾的面子都见不到!
  魏满说着, 转身悄声离开了林让的房舍, 实行自己的大计去了。
  林让和小灵香不知道外面的魏满已经走了, 小灵香还尽职尽责的演戏, 然后说:“好啦!我们赶紧去找杨公罢!”
  她说着, “吱呀——”一声推开门, 往外一看, 不由“咦?”的一声,说:“魏公呢?难道不在这里?”
  林让也往外看了看, 根本不见魏满的身影, 不知他们的计划成功没有, 还是魏满根本没有来听墙根儿。
  林让淡淡的说:“算了罢。”
  小灵香一看, 立刻说:“怎么能算?公子你听香儿的, 准没错啦!你放心!”
  小灵香说着,执意拉着林让便往前走,出了房舍去。
  小灵香身材比较纤细矮小, 毕竟还没张开, 林让被她拉着,便要微微弯下腰来,拽着往前跑去。
  小灵香说:“公子我们走!现在就去找杨公。”
  林让觉得而有些不妥, 见了面怎么说?
  不过小灵香坚持,拉着林让快速往前走,很快就到了杨樾的房舍门前。
  杨樾因着一起攻打郯州府署的缘故,所以眼下也落脚在郯州府署之内,距离林让的房舍不是太远。
  林让和小灵香走过来,小灵香毫不犹豫的扣了扣门,里面儿没有回应。
  小灵香抓了抓自己的小头发,偏着头说:“真奇怪,杨公不在吗?”
  林让说:“还是走罢。”
  就在这时候,正好有仆役路过旁边,便说:“先生是来寻杨公的么?”
  不等林让点头,小灵香已经小大人儿一般的说:“是啦!请问杨公在什么地方儿?”
  那仆役说:“二位有所不知,杨公刚刚被主公寻去了,说是有什么……哦,重大军机要务,需要杨公去处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