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好兆头同人)【CA】Island 作者:笑笑smile

字体:[ ]

  《(好兆头同人)【CA】Island 》作者:笑笑smile
 
  文案:C/A
  Crowley关于Aziraphale六千年来的记忆消失了。
 
 
第一章 
  Chapter 1
  地球不过是宇宙中的一座孤岛,拥有繁华的聚落、大片的荒原、陡深的峡湾、紫色的烟雾,还有被智天使妥善记录的星辰陨落的坐标。
  一部二十世纪的美国圣诞影片称,每当你听到铃响,就有一个天使得到了翅膀。
  此刻,亚茨拉菲尔忧心忡忡地站在克鲁利的家门外,第六遍摁响了门铃。他有点紧张,仿佛能感到克鲁利邻居的怨气要化为实体裹住他准备再摁一遍的手。但更多的,他很担忧。
  “嘿,克鲁利,”终于,忍无可忍的亚茨拉菲尔提高了声音,“这太不寻常了。你为什么要假装自己不在家,还不接我的电话?我能闻到你的味道。而且我感觉的到,你就坐在桌子前。”
  屋内终于传来了一些异样的声音,仿佛茶杯的盖子掉到了桌上。
  然后,蛇皮靴鞋跟敲击地板的轻响传到了天使耳中。
  几秒种后,门被小心地拉开一条缝隙,一颗睁得很大、盛满疑虑和警惕的黄金竖瞳出现在了门缝后。
  亚茨拉菲尔扬了扬眉毛,握住了门把手。但里面的恶魔抓得紧紧的,天使无法推开。
  亚茨拉菲尔没有坚持推门。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我摁了六遍铃,现在土星天有六个天使摸着翅膀乐开花了。”
  这个本来是他们之间从1946年开始就心照不宣的笑话,但现在,恶魔古怪地从门缝后看着亚茨拉菲尔,就好像注视着一个精神不正常者。
  恶魔动了动嘴唇,皱着眉问:“……什么?”
  亚茨拉菲尔吃惊地望着他,“你失忆了吗?《生活多美好》!1946年圣诞节,我们一起在电子电影院看的那部电影。”
  “……哦,这个。”克鲁利看起来更狐疑了,“我想1946年的圣诞节我是一个人去了电影院。”还没等天使完全理解他的话,他又抛出了一个对他而言更重要、而对天使而言更为荒谬的疑惑——
  “所以,你是谁派来的天使,怎么知道了我的住处?”
  亚茨拉菲尔慢慢张开了嘴。
  “你行行好,”他缓缓说道,“看看你那块做作的机械表,然后告诉我今天是四月一号。”
  克鲁利的样子也有点不耐烦了,他打开了门。瘦高的、头发火红的恶魔环起胳膊,一切都和昨天一样,但他的话让天使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听着,天使,无论你是谁派来的——加百列、米迦勒或者上帝他本人,我劝你正常点说话,好吗?我现在很烦躁,你不会想知道我发怒的样子有多么可怕。”
  亚茨拉菲尔后退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是亚茨拉菲尔,看在上帝的份上——克鲁利?”
  “亚茨拉菲尔,”克鲁利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好吧,很高兴认识你。”
  “嘭”的一声,门被狠狠地摔上了,距离天使挺翘的鼻头不到一英寸。
  亚茨拉菲尔下意识猛地闭上眼睛。他听到屋内传来克鲁利的嘟囔声:“真的,这个世界的精神疾病问题必须要予以重视了,连天使都有些精神障碍。”
  若一个人梦游,不可叫醒他。
  亚茨拉菲尔深知这一点。
  他意识到一定有什么环节出了错。天使深吸一口气,悠悠吐出,眼睛里的慌乱和无措只有门板看到了。
  他又摁响了门铃。
  “克鲁利。”他感到生气了,“也许你可以开开门,我们面对面谈一谈。”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亚茨拉菲尔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时,门终于还是被打开了。
  那双亚茨拉菲尔不能再熟悉的蛇瞳,曾经对他满是戏谑和耐心,现在里盛满了满满的戒备。
  这条和他熟识了六千年的老蛇倚在门框上,摇着头,“哎,天使,我的时间不多。并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现在真的很恼火。”
  “你也觉得很奇怪,对吗?”亚茨拉菲尔说,“看看这个——”
  天使转过身,露出白嫩的后颈。
  他委屈巴巴地说:“你难道忘了这个吗?你的标记。”
  身后的恶魔沉默了一瞬。
  亚茨拉菲尔感觉到克鲁利冰凉的指尖划过他后颈被标记的地方。
  “好吧,这有点古怪。”
  还没等天使松口气或是什么的,他听到克鲁利说:“我不知道——你是我一夜情的对象吗?”
  亚茨拉菲尔先是感到自己成为了一座无人联结的孤岛,后颈的那个印记在模糊的记忆和不明晰的真假之下变成了一块粗鲁的礁石。
  然后,他的眼圈真的有点红起来了。
  “不是我疯了,就是你疯了。”他低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先回去哭一场。”
  他裹紧洁白的礼服,匆匆离开了。
 
 
第二章 
  Chapter 2
  克鲁利无法回忆起这样一个天使。
  这样一个拥有柔和奶油色卷发、明亮温柔的绿色大眼睛,还穿着白皙挺括的小礼服的天使。活像个英国绅士。
  他的记忆始于上帝将天使创造的那一刻。他也曾向神唱赞美歌,在三重天尽职尽责地工作,直到结交了那位大人——炽天使路西法。随交友错误而来的是堕落,三分之一的天使堕落了,有的被困五重天囚牢,有的则如他一般被贬入地狱,成为恶魔。
  他曾混入伊甸园,引诱了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那一天雨刚刚落下,他独自一人站在伊甸之墙上,望着用火焰剑杀掉了一头雄狮的他们——很不赖,他想,谁给了他们一把火焰剑?
  六千年的记忆太难梳理,以至于恶魔摔了三个茶杯,对着自己的植物们大骂一通。然后,他回到书桌前,双手支住两侧太阳- xue -回忆着。
  天使……亚茨拉菲尔……
  没有这样的记忆。
  即使翻遍记忆杂丛内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这个天使的影像。
  他能勉强回忆的,只有一些如同水波荡漾在河底卵石上的掠影,来自创世原初的回声杂音。这是唯一的不寻常,可也可以解释为它们是古远的记忆。克鲁利想向更深处探寻,想努力看清它们……失败了,它们飞速地溜走,就好像- yin -影中隐藏着一个声音说:“这里什么也没有。”于是他也真的认为,这里什么也没有。
  Omega后颈的标记——的确是他的。可克鲁利甚至无法回忆起他什么时候标记了那个天使。
  白色的天使,眼神很柔软。他会是个好伴侣。克鲁利不无遗憾地想。可惜他们道不同,况且,他看起来有点像个妄想症患者。
  可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克鲁利看到他红了眼圈匆匆离去的样子,很不是滋味。就好像离他而去的是什么真的、真的非常重要的人,而因为某些错误,被囚禁在克鲁利心灵的孤岛中,不被发现、永久遗忘。即使这个感觉只是转瞬即逝,却足够使恶魔心惊。
  不,只是因为他心软。谁听到一个天使委屈地说这种话,都会感到有点揪心的。克鲁利纠结地抓着头发。
  这本应该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了。
  他会开着心爱的1926年产宾利车(这辆车在世界末日后复原了,毫发无损),配上摇滚音乐,在市区飙车,做一些不被地狱赞赏的“恶行”。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居所,享受人间乐事之一——睡眠。
  可今天,一个天使拨通了他的手机号,没头没脑地问他为什么没有来接他,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去买渔具,十天后就要出发了。
  出发?去哪里?
  克鲁利正头痛得厉害,而且浑身发热。
  他恹恹地说:“你打错电话了。”对方听起来更生气了。于是克鲁利骂了几句,“疯子”之类的。
  然后,这个天使就出现在了家门口,还给他展示了那个属于他的标记。在白嫩的脖颈上……
  “该死。”克鲁利说,捂住了头,趴在桌子上,“无忧无虑的生活结束了,这是撒旦的惩罚吗?”
  克鲁利最终还是拨通了通话记录中,那个天使的电话号码。
  一个小时后,克鲁利推开了位于苏活区的书店的大门。
  名为亚茨拉菲尔的天使端坐在圆桌旁,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看到克鲁利推门而入,不安地抿了抿嘴。
  “你来了。”他说,“请坐。”
  他示意克鲁利坐在沙发上。克鲁利透过墨镜镜片打量着天使,迈着随意的步伐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上面。天使身上罩上了一束来自窗外的光,同时被照亮的还有空中漂浮的微小尘埃,让他看起来很温暖,也很圣洁。
  天使不太平静地扭了扭身子。
  “你什么也不记得了吗?”亚茨拉菲尔开门见山地问,“关于我,亚茨拉菲尔。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是六千多年的朋友,还是五百多年的伴侣!”
  克鲁利正在把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上,闻言,他的腿颤了颤,沉沉砸了下去。
  “什——么?”他摘下眼镜,想把天使看得更清楚一点,好确定眼前的不是一个满口谎话的恶魔,“六千多年……朋友?五百多年……伴侣?!”
  天使看起来伤心透顶。他向他快步走来,焦虑地捧住他的脸,“昨天我们分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克鲁利?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忘了我?”
  克鲁利的汗毛瞬间倒竖。
  白嫩柔软的天使的手捧住了他的脸,奶香味——那种浓浓的、属于被标记Omega的信息素迎面向克鲁利扑来。
  “离我——远点。”他咬着牙说,手抵在天使的胸膛上,狠狠推开了他。他的头又开始疼,有个声音在- yin -影里吼叫,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去除标记,去除标记……
  “我他妈真的不认识你,天使,甚至不记得五百年前哪个倒了霉的时候标记了你。”他怒气冲天,把头疼化为愤怒,“顺便说一下,我一点也不想对你负责。所以,洗掉那个标记吧,我可以出钱。”
  天使被推开后,无措地站在原地。当听清楚恶魔说了什么后,他瞪大了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