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HP同人)[HP][SBSS]Somewhere In Times 作者:月汐流

字体:[ ]

  《(HP同人)[HP][SBSS]Somewhere In Times》作者:月汐流
 
  文案:Severus中了咒语,记忆逐渐流失,还如何与Sirius相爱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SeverusSnape,SiriusBlack ┃ 配角:RemusLupin ┃ 其它:虐虐更健康
 
 
第1章 Part 1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我好紧张,希望你们仍旧喜欢……还有,希望你们能看得出我想说的,教授特别熟悉狗狗,他一出来就认出来的那种赶脚哦也~(= =
  另外我不会写很俗的失忆虐恋“你为什么不记得我!”的韩剧文的你们放心TAT~  年轻时我们曾相爱却浑然不觉。
  ——叶芝《沉默许久之后》
  夜风卷着深秋惨淡的温度划过Sirius Black的身体,将一片落叶不偏不倚地贴在他右脸的一道疤痕上。Sirius轻轻地抬起手将叶子抚落,努力不发出一丝声响——如今他正躲在一块巨大的石壁之后,而在石壁前方不远处,站着两个老熟人。
  没错,老熟人。Sirius轻轻地抬起嘴角,又迅速抿住——似乎自己活了多久,就认识他们多久:Severus Snape和Peter Pettigrew。此刻他们两人站在距离自己十米左右的一棵树下,正鬼鬼祟祟地说着什么。Peter Pettigrew在Snape面前显出一副奴颜婢膝的样子,看上去卑微又可怜,简直像是那个黑色宽袍的魔法师的仆人。Voldemort竟然派遣这样一个蠢人来伺候Snape。Sirius紧紧地攥住魔杖,一对二并不是聪明人的选择,但对于一个Gryffindor来说,有仇恨和蔑视就足够了。
  这是他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走出格里莫广场12号,Sirius将舌尖伸出口腔,感受着阔别已久的新鲜空气,他真是憋坏了。尽管他知道,他并不被允许走出那间老宅,但如果能把这两个人捉回去,就没有人会来责备他了,说不定他今后还会有机会参与行动。
  “咔”。Sirius听见脚下枯枝折断的声音。
  “谁!”Snape的呵斥声划破了空气,这声音对于Sirius而言如此熟悉,即使在这样紧急的时刻也还带着他一贯清淡的腔调。
  “Expelliarmus!”事已至此,Sirius也毫不示弱地从石壁后跳了出来,光芒掠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Peter Pettigrew发出一声惊叫,他的魔杖应声而飞,落入无边的黑暗中。
  现在是一对一了,Sirius想。
  “谁!把斗篷取下来!”Peter Pettigrew尖叫道。斗篷和兜帽让Sirius的脸陷在- yin -影中,使对方无法看清自己的脸,Sirius的嘴角露出一丝蔑笑,Peter Pettigrew恐惧的表情他已看过太多次,此时此刻他只感觉到厌恶,他轻蔑地看了看昔日的伙伴一眼,将目光转向Snape。
  黑发巫师的魔杖已经对准了自己,深黑色的眼眸似乎深不见底,但他却感觉Snape的眼神和表情一点点地变化了,最后形成一个复杂的神情:惊讶、忧虑,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惧怕。
  他知道了。Sirius举着魔杖的手心开始潮- shi -。他知道我是谁了。尽管两人一言未发,但Sirius从Snape脸上的神情里已经万分确定,他知道我就是Sirius Black。我暴露什么了吗?Sirius回忆着刚才的场景,就连儿时和自己形影不离的Peter Pettigrew对自己的身份都不能分辨,Snape竟然一眼……他停了思绪——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Sirius攥紧了魔杖,已经有稀稀落落的火花从尖端钻出。
  而此时,Sirius惊讶地发现,Peter Pettigrew从自己的袍袖中又取出了一根魔杖,同时咧开了嘴,露出一排歪歪扭扭的牙齿。
  Sirius Black的大脑有些懵,他开始有些后悔刚才的贸然出现,但他已经无法回头。Sirius搜刮着脑海里最恶毒最离奇的咒语——这并不难,身为一个Black,家族的耳濡目染使他对黑魔法有了比别人更多的了解,然而,也只停留在了解这个层面上,身为一个Gryffindor,他从未使用过。
  “Pettigrew,你不要动。”思索间,他突然听见Snape的声音,“这不是你的魔杖,使用不善会是什么后果我想你很清楚。”
  很好,最好你们两个谁都不要动。Sirius挥动魔杖,力度之大让他的肌肉瞬时收张,魔杖起落之间,五颜六色的魔咒不断地飞向那个黑色的身影,但所有的咒语都被完美地挡了回来:那个黑色的身影镇定自若地回避着,手指控住魔杖在空中敏捷地画着圈,防护动作利落而果断。这样的画面激怒了Sirius,他加快了施咒的频率,仿佛想在一瞬间使出自己会的所有咒语将面前的两个人化为灰烟。火花如同闪电一样奔向Snape,却一次次地被挡开。无论他速度有多快,Snape都能更迅速地做出回应,Sirius几乎觉得那个男人在嘲笑自己的无能。要不然为什么他只是抵挡,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击?汗水顺着Sirius扬起的手臂落入袍袖。“怎么?怕了吗?”他从牙缝中低吼,眼神趋于疯狂,他不引人注意地逐渐逼近那个身影,却看见Peter Pettigrew抬起了魔杖——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咒语,他挥动魔杖,指向Snape。
  一道光芒从魔杖尖端倾泻而出,和Peter Pettigrew的魔咒在空中相遇相交,而后如一张巨网一样扑向了Severus Snape。
  笑容渐渐地从Sirius Black的脸上淡去,一屋子的凤凰社员在看到昏迷不醒的Severus Snape和Peter Pettigrew之后,竟没有一个露出笑容,相反,他们的面容都绷得紧紧的。“怎么了?”Sirius故作轻松的声音中渗入一丝不安。“这是Snape呀!”
  仍然没有人理会,Sirius有一丝不满:竟然没有一个人为他高兴。Remus起身走到Snape面前,很细心地检查着这个男人的呼吸和心跳,众人也渐渐围拢过来,静静地等待着。
  Sirius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Tonks,我记得你母亲早年在圣芒戈医院工作过,怎么样,你能帮上忙吗?”Remus Lupin的脸色比满月前一天还难看。
  “我试试吧,Kingsley、Arthur,你俩帮我把Severus抬上楼去。”Tonks卷起袖子,她的头发变成了深棕色。
  Sirius注意到她用的是Severus,而非Snape。“到底怎么回事?”等Kingsley和Arthur抬着Snape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之后,他连忙问道。
  “Sirius,在学校时,你有哪一门功课比Snape好?”Lupin问。
  “哥们儿,你没事儿吧?你明明知道答案。”Sirius有些恼怒,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一门功课的成绩比Snape高过,哪怕一次。
  “那你凭什么能毫发无损、轻而易举地击败他?”
  “我用了黑魔法。”
  “别忘了,他一直想当的就是黑魔法防御术教师。”
  Sirius有些急了。“你直接告诉我不行吗?绕这么多弯子。”
  “Severus Snape是我们的人。”Lupin沉默了半晌,有些疲惫地说。“听我说,”他看到Sirius吃惊的表情和因欲言又止而张开的嘴,立即压住了他的话头,“我们之所以一直对你隐瞒,就是考虑到你和他之间的矛盾,况且,有些行动上的事情不便过多地向你透露。”
  “透露?”Sirius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你竟然对我用这个词!透露!”他开始焦躁地绕着客厅转。“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一天到晚待在这个地方,看着你们去行动、去战斗是什么感觉!”
  “Sirius,我理解你。”Remus轻轻地说,“我没有想到你今天下午竟然会擅自走出去,也没有想到长时间憋在这里会让你丧失判断力和冷静,这件事情我至少负有一半责任。Severus Snape是我们在食死徒内部的间谍,Dumbledore特意在遗嘱中请求我们信任他。他是我们在食死徒里的一双眼睛,极其重要。”
  “他是什么时候倒戈的?”Sirius满不在乎地喝了一口水。
  “他没有倒戈,校长的死他只是听命行事。”Remus说,“此前的三个月他从未在凤凰社出现过,一是因为没有什么大事,二是不想你们两个人起冲突。所以我们和Snape一般都是通过守护神来联系。”见Sirius默不作声,Remus走上前去,将手搭在他的肩头。“告诉我,你刚才用的到底是什么咒语?”
  “你不愧是一个Black,Sirius。”Sirius还未开口,就听见Tonks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她缓步走下楼梯,Kingsley跟在她的身后。
  “他怎么样了?”Remus问。
  “Sirius使用的咒语是用来摧毁一个巫师的魔力的,如果施咒人足够强大,能够让一个巫师从此丧失魔力,变成哑炮。”
  Remus惊愕地看了一眼Sirius,后者没有说话。“你是说,Severus Snape现在丧失了魔力?”
  “没有,在Sirius的魔咒释放出来的时候,遇到了Peter Pettigrew的魔咒,我刚刚检验了Snape的魔杖,他使用的最后一个咒语是吸收咒,我猜他是想将Sirius的黑魔法吸收,这样既不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Sirius。”Tonks此时已经走下楼梯,“可他没想到Peter Pettigrew会在此时放咒,而且那个咒语很奇怪。”
  “Peter Pettigrew放咒时使用的魔杖不是他自己的。”Sirius忙说。
  “原来是这样,”Tonks说,“Severus的防御术堪称完美,但Peter Pettigrew却使魔咒的力量发生变化,但吸收咒已放,这让他在最后一瞬不得不选择牺牲掉自己的一部分来保全自己。”
  “什么意思?”Remus说,“你不是说他没有生命危险吗?”
  “在遭受攻击的一瞬间,丢卒保帅是理智的选择。那个时候,Severus只有在三个选择中抛弃其中的一个:代表力量的魔法、代表精神的记忆和代表意志的理- xing -。”Tonks说,“Snape放弃了他的记忆,虽然目前他的记忆状况还好,但我怀疑这种记忆损失将是进行- xing -的,会伴随他的某一种行为而逐渐流失。”
  “什么行为?”
  “目前还不清楚,但一定是一种无法避免的行为。打个比方,如果这种行为是打喷嚏,那么他每一次打喷嚏都会丧失一部分记忆——当然,这只是个比方,实际情况可能更坏,有可能是吃饭、喝水之类的。”
  “那如果他忘记了他学过的咒语,岂不是也会变成哑炮?”
  “不会的,那属于魔力的一部分,他不会丧失的,Snape选择牺牲的那一部分记忆很有可能是软- xing -的,更偏重于感- xing -。你笑什么?”Tonks皱眉看向Sirius,后者的嘴角已经不经意地翘了起来。
  “我为鼻涕精高兴啊,如果他要牺牲感- xing -的记忆,那么他岂不是什么都不会牺牲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