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dmc同人)【N/新V】Devil May Cry 今天交齐水电费了吗 作者:

字体:[ ]

  《(dmc同人)【N新V】Devil May Cry 今天交齐水电费了吗》作者:蜜蜂_HERR BIENE
 
  文案:本质沙雕家庭连续剧,一些有关游戏剧情之后的个人妄想 私设如山
  确定的CP为Nero/新V   DV兄弟亲情向 更多设定详见文末说明
 
 
第一章 
  Summary:从魔界回来的Vergil想要送给自己的儿子一份见面礼物,于是他决定向Dante寻求些帮助。
  “我拒绝。”
  Dante放下手中的最新一期的《Playboy》,看向坐在自己对面沙发上的同胞兄弟,对方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此刻露出的为难表情让他在心里暗爽。
  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己收拾。他想着,丝毫不打算帮助自己这个可怜无助但不弱小的哥哥。
  “说真的老哥,”Dante前倾着身子,把手肘支在膝盖上,摆出一副诚恳谈话者的姿态,“你都在那边做了一个月的心理准备了,怎么最后还来问我,我又不是那小子肚子里的蛔虫。”
  那边当然指的是魔界,在处理掉Qliphoth这个麻烦后他们痛痛快快地连着之前十几年攒着的份打了一场,顺带一起胖揍了那些想来找他们麻烦或者就是看着不顺眼的恶魔。等到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便宜儿子/侄子在人界等着他们回家吃饭时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喂Dante,你说我应不应该给Nero准备……”
  某天他们共同面对一群饿惨了的蜥蜴人,在怪物的嘶叫和枪声中红衣的恶魔猎人听见靠在自己后背的兄弟突然对自己说了一句话。
  “啥?你大声点,我听不见——”
  一个勾拳把扑上来的倒霉鬼揍飞,Dante故意大声嚷嚷着,其实他用后脑勺都能猜到喜当爹的Vergil想问他什么,无非就是那小子喜欢什么或者缺什么。那天他俩窜的快,都害怕被吓惨了的小朋友魔人化一顿胖揍——Nero为什么会以为他们要杀了对方?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终于琢磨明白了:
  谁家兄弟打架没事就用剑往胸口捅的?捅完对方不够还要往自己身上来一下;没见过这阵仗的可怜孩子肯定以为自己的叔叔和爸爸打完只能剩一个。
  “我说——”Vergil抽了抽眼角,他听得出来Dante是想看自己笑话,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那小子在叔叔身边的时间比自己的长?磨了磨后槽牙,他提高了音量:“我是不是要给我儿子准备一份见面礼物?”
  “呦,终于想起来你还有个儿子呢?”抬枪轰飞另一个倒霉鬼,Dante心情很爽,非常爽,比自己得一百分还要爽。终于找到一个把柄了,他在心里大笑,为自己这个难得坦诚的哥哥。
  “你猜那小子会不会把你的礼物扔进垃圾桶?”一把熟悉的武士刀穿胸而过,Dante笑了笑,索- xing -开启了魔人形态打个痛快。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而且我和他那几个同伴都不太熟。”梳背头的灰发男人脸上一副“万一礼物真的被扔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的复杂表情,“不然你以为我想来问你吗?”Vergil厌恶地瞥了一眼被扔到一边的杂志,衣着暴露的金发女郎正对他露出妩媚的笑容。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本人呢?”Dante用眼神指了指天花板,“他就在楼上。”
  是的,他们现在住在一起。在Dante和Vergil从魔界回来后大家就合计了一下,斯巴达家族好不容易又凑齐了家谱树,而且这两个月下来姑娘们发现彼此还挺合得来,更重要的是每个月的水电费可以分摊了。
  所以他们凑钱买下了事务所的整栋房子,Nico带着Kyrie搬了过来,和Trish和Lady住在同一层,而Nero,不幸地,要和自己的爸爸和叔叔分享另一层——幸好有三间房刚好够他们一人一间,否则这日子没法过了。
  “别挑战我的耐心Dante。”Vergil皱了皱眉,难道自己的兄弟都没看出来当他和Nero呆在同一空间时那令人尴尬的气氛吗?老天,他宁愿再去挑战魔界之主十次也不愿意在那里多待一分钟。仿佛他们两个就像强力吸尘器,能把周围的空气抽到令人窒息。
  “好吧,好吧……”Dante投降地举起双手,难得Vergil有关心除了力量以外的东西,自己这个当叔叔的总是使绊子也说不过去。“那我给你一个提示,能不能领悟就看老哥你的造化了。”他支起手指放在下巴上,高深莫测地开口:
  “你有没有发现Nero看你的眼神有点奇怪……?”他回忆着在晚饭时灰发的恶魔猎人盯着自己对面的生父的场景,“就像……就像……”Dante继续循循善诱;
  “……就像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Vergil有些犹豫地开口,他确实能感受到Nero好像在看着自己又不太像,而且带着点莫名的情绪,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怀念和悲伤的混合体;一开始他以为儿子有话要和自己说,可等到他尝试着开口,他们之间的氛围就立马回到令人窒息的尴尬。
  “对!”Dante激动地拍了一下大腿,看来自己的兄弟还懂得一点人情世故,而且抓到了重点。漂亮,他在心里欢呼了一声。
  “……是因为我之前分离出的那个人格吗?”Vergil继续大胆猜测,在融合后他能感受到V的部分记忆以及情绪,有关Nero的那部分总是温暖愉悦的过了分,以至于他怀疑那小子是不是给自己的半身灌了什么迷魂汤。
  “很有可能。毕竟他们可是一起战斗了不短的时间,你也能感受到继承下来的一些记忆吧,我猜。”
  “你的意思是Nero在怀念着我的那个人格?”挑了挑眉毛,Vergil觉得这场谈话正向着一个奇怪的方向滑去;虽然V存在时他是完全独立的,有自己的思维和判断,但毕竟是自己的一部分,被自己的儿子用这种心情来看待真的有点……怪?
  而事实往往能超出人们的想象。他看到自己弟弟脸上露出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想不只是‘怀念’,Vergil……”Dante耸耸肩,“至于具体是什么我想你得问问V本人。”他敲了敲心口,扯出一个苦笑;
  或许Nero都没发现自己的感情外露的如此明显。
  “唔……”Vergil摸了摸下巴,即使这个猜想再过诡异但它确实很有道理,“我大概知道要怎么做了,”他看向自己正等着看好戏的便宜弟弟。
  “但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Nero觉得最近大家都在用一种“很心疼你但我无能为力”的同情眼神看着自己,特别是女- xing -成员,就连自己的睡前牛奶都比以往多加了半勺糖——“我知道你心里苦,但至少喝的甜蜜点。”这是Kyrie的原话。
  我难道看起来像失了恋吗?!
  他有些暴躁地把喝空的杯子砸到桌子上,发出有些恐怖的声响。按照Nico的脾气早该给他一个死亡瞪视或者爆栗了。但她没有,只是走过来摸摸他的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包含女- xing -同情的叹息,收走了那个可怜的杯子。
  我只不过还没能接受现实。Nero摇了摇头,把目光投向枕头下面露出一角的诗集,他几乎已经习惯了睡前读几页,有时他会让那些诗句滚过自己的舌尖,仿佛这样就能离那个黑发诗人更近一点似的。
  没了那辆厢式车上的斗嘴和仿佛没有尽头的对视,他只是有点寂寞,或者说,有点怀念那种时时刻刻都对什么人感到好奇的感觉。
  “嘿Nero!”
  正当他进行一点也不男子气概的胡思乱想时,有人在喊他的名字。Nero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前辈,现在是叔叔,正向这边走过来,脸上挂着古怪的表情。
  “有什么事?”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沮丧。
  “你的爸爸准备了一个惊喜给你,”Dante的声音也一点没有‘惊喜’应有的兴奋,反而透露出一种苦大仇深的感觉,像是有人抢走了他最后一块披萨。
  “……Vergil?”Nero疑惑地挑起一边眉毛,“他给我一个惊喜?为什么?”
  “呃……难道正常的问题不应该是‘是什么’吗?”
  Dante在心里为自己可怜的哥哥叹了口气,看来修复正常的父子关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只是一个父子之间的友好表示,毕竟你们才刚认识不久。”他解释,“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的。”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Nero摊了摊手,“我会尽力的。”
  臭小子,等会你就不拽了。在心里比了个中指,任劳任怨充当快递员的传奇恶魔猎人拍了拍手;
  “出来见见老朋友吧!”
  等到Nero看到自己的‘惊喜’从不远处的门口慢悠悠地转出来时,他几乎以为这个是个整他的恶作剧;不然就是自己没睡醒,要不就是见了鬼。
  他睁大了眼睛楞楞地看着黑发诗人穿着原来那身黑皮衣,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走到自己面前,用手里的手杖点了点他的手臂——新长出来那个。
  “好久不见,Nero,”V开口,有些好笑地看着灰发男人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它们从震惊变到疑惑,再转为纯粹的喜悦,那双灰色的眼睛几乎闪闪发光。
  “……V……你怎么……”Nero眨眨眼,从手臂上传来的触感如此真实,提醒他一个多月前在一道蓝光中消失的人现在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我还以为你永远消失了。”这句话差点就从他的无数个噩梦中跑出来。
  “是Vergil,他用Yamato重新把我分离了出来,Dante负责压制他剩下来的部分。”V指了指愁眉苦脸的红衣男人,“不过这次不会有Urizen,他并没有完全剥夺自己的人- xing -面。”
  “作为交换我失去了自己的魔力,”他扬了扬自己的胳膊,原本布满黑色纹身的皮肤现在干干净净。“所以,”V转向还在巨大的惊喜中不知所措的Nero,伸出自己的手;
  “我说过下次见面的时候会拿回我的诗集,现在它在哪儿?”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Nero的卧室。
  “还给你。”Nero不好意思地走向床边,把压在枕头下面的书抽了出来递给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它是你的睡前读物吗?”看着面前人脸上的淡淡红晕,V有些好笑地开口,“我还没发现这栋房子里有另一个文学爱好者。”
  “只是睡不着的时候翻一翻……“Nero几乎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闷死,这太诡异了,他想。原来身边都是废墟和怪物的时候他能毫不在意他们之间的距离。可是现在,在自己的卧室里,这样的距离真的太近了,他甚至能看见V的脖子上有一颗小小的痣。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