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霍游】跳跃呓语 作者:满心如愿

字体:[ ]

  【天行轶事/霍游】跳跃呓语(古&现)
  作者:满心如愿
  霍琊:我有一个秘密……
  紫影:但我不会告诉你;
  游浩贤:你会为我保守它吗?
  何熙:抱歉,我不相信你。
  ABO,有私设,关于ABO请移步百度,不会额外科普。
  较为清水,现代设定,原著人物会有串场,如凌瑶、奏律等,主霍游,OOC,所以会有紫游、熙游等配对……请谅解作者脑洞。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 yin -差阳错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浩贤,霍琊,紫影,何熙,青懿 ┃ 配角:墨律,奏,苍离,丹那,青凌,亘瑶 ┃ 其它:天行轶事,ABO,霍游,紫游,熙游
 
 
第零章 
  【序幕】
  如果没有因为极大的偶然- xing -遇见他,也许这条天行之路,起始之点就是终焉之地。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xing -。
  即,彼此的相遇,是被祝福的认定。
  【幕一·所谓罪骨】
  [再见面,千言万语尽作罢。血海骨岛之上,一轮夕阳西斜;你黑发金眸如旧,我已不复少年家。]
  月冷风寒。
  风里,有流萤随之漫漫扑闪,微弱而略带凉意地映- she -出他在这样的月色下泛着深蓝浮光的黑发,以及从发间钻出的角,尖尖的顶端锐利得直逼出幽幽蓝光,看着竟有些俏皮似的。耳垂掩在发间,倒是两只耳环完整地露出来,纹饰简单到粗犷,很有点大巧不工的味道。一双龙瞳里流淌着冷厉的金,熔浆般灼灼,却安静地很,仿佛失去了本应固定的燃点。
  他舒展了手指,五指灵活地跳跃,一股清澈的水流在其间流转,昭定其掌控者的些许复杂心思。
  头顶是一轮清皎圆月,他身后,几位女子窃窃私语着,他神色漠然,一副不理不顾的形容。
  “我们衷心希望这次能有您中意的,霍琊殿下。”蓝色宫装女子袅袅婷婷地走到他身后五步处停住,深深一福,“时辰不早了,殿下,明早的祭品就交给我们来处置,您快请歇下吧。”
  “你不用管我,”他闲闲地伸出食指,水流欢快地缠绕其上。“明早,我自会前去。”一扬手,“都散了吧。”
  “是。”明知道他不在意这个,宫装女子还是福身尽了该尽的礼。
  待旁人都散去了,他才眨眨眼睛,慢慢地笑了起来。
  是你么?你要回来了么?
  这一次,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过你了……
  “给我抬起头来。”
  他这样说着,心中暗起了些许作弄心思。
  驯良的水流顺势挑起那人的下巴,那人愣了一下,无奈地笑笑,偏过头去,“……好久不见,霍琊。”
  “你也知道是好久不见?”他不知怎的蹿起一股无名火来,抓住那人的衣领拽过来,嘴唇向那人耳边喷吐着气音:“等着,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咦?你们认识啊。”那人身后的女伴惊异道。
  “当然。”他没好气道。
  “呃,这位是霍琊,我的师弟。”说着撞了一下他的肩,“是吧,师弟?”
  “谁是那种人的徒弟啊,油耗子。”
  “……喂,你就不能充满情意地喊我一次么?”
  “……就你?”
  “……”游浩贤无奈,“随便你吧。”
  他跟在他身后,光明正大地打量着那一束浅色的长发,以及发梢频频扫过的略显细弱的腰身,目光放肆而炙热,一双仿若熔了流金的龙瞳里寻回了燃点般微微跳跃着暗色的光,充满了侵略意味。
  游浩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毕竟是自己一声不吭一走了之,有错在先便做什么都会不由自主地带上几分补偿与歉疚。
  ……只是,仍然不后悔离开就是了。
  “……霍琊,”他转过身,决定还是先道歉,“我其实……”
  “你不用多说,”霍琊强势地打断他,“留不住你是我的问题。不过这次你既然回来了,就要做好永远不再离开的准备。”
  他一步跨上前去攥住对方的手腕,“先前是我实力不够,现在的我么……”盯住对方瞳色一样浅淡的双眼,冷声道:“足够让你留下了吧。”
  “你……”游浩贤差点被他眼中的灼灼熔金给烫到,“……能再次遇见,我相信命运,所以……”
  “别走。”霍琊手足无措地把人往怀里扯。他真是怕极了对方那副几欲归去的神色,只能学着少年时那样用武力固执地强行留下一些可能不会属于他的东西。“你别走。”
  你这一走,我真的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再见到你。身体随着你的年岁从少年走到青年时,却发现记忆里你的身影虽然依旧清晰,我却无法描绘出你如今的模样了。
 
 
第一章 
  【碎片·ABO】
  【请给我一支镇静剂,谢谢】
  Chapter.1 什么叫做Omega?
  游浩贤长到十四岁上还以为世界上只有男女两种- xing -别。他没有发育完全,分辨不出周围人的气味,更何况其实他周围只有Beta——换句话说,他一直以为自己跟身边的人一样,只是个男孩儿。
  ——只是个Beta。
  不过这也不能全赖他。他所居住的小镇比较偏,镇上的居民无一例外全是Beta,自然就理所应当地将这个未成年男孩也视作一个普通人,当然不会跟他多说。而游浩贤无父无母,收养他的师父何熙也没给他科普过,这才造成了这个不是很理想的现状。
  他入学早,天资聪颖学习也很好,十四岁要去市里上高中了。跟录取通知书同时寄来的还有一张健康状况预填表,游浩贤拿着0.5毫米黑色签字笔写了几项,发现有好几个他看不懂的地方,于是趿上他的蓝色鲸鱼棉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出卧室找他师父去了。
  何熙是个很怪的人。长得倒是挺不错,瞧着正正经经的,家里也不缺钱,就是每天神出鬼没不知道在干嘛,好在没有短过家用,不然游浩贤绝对不会心甘情愿地喊他一声师父——为什么要喊师父,正常的小孩不是该喊爸爸什么的吗?!
  ——所以说他是个怪人啊。
  “师父你看这里。”游浩贤拿笔尖点着纸上的表格选项。“什么叫做Alpha、Beta和Omega?”
  “嗯……”
  “为什么‘初潮是什么时候’是必填选项?这是一所女子高中吗?”
  “嗯……”
  “还有这个,‘有没有使用抑制剂的经历’,什么叫做抑制剂?”
  “嗯……”
  “……师父,你是不是困了。”
  “嗯……啊没有,我只是在思考。”何熙表情严肃。“小律,我发现我一直没跟你说过诶,其实人呢是有三种- xing -别的,就是你看到的表上写的那三种……哈哈哈那什么我比较忙嘛,忘记说了你别怪我啊。”
  ……都不知道你整天在忙什么。“三种?分别对应男和女?还有一种是人妖么?”
  “……”何熙忽然意识到没有早点跟他解释真是个错误,男女思想根深蒂固了,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
  何熙费了老大力气才给游浩贤解释清楚,又破天荒手把手地教他填好那张表,顺便盯着他洗漱上床。入睡熄灯前游浩贤躺在被窝里问他:“师父,我是什么- xing -别?”
  “你还没成年呢。”
  “不是有基因预测吗?”
  “你爸妈生你时穷得很,做不起预测。”
  游浩贤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他。这种东西难道不是跟产检合并的吗。
  何熙面不改色:“等你成年就知道了。”
  “那师父,你是什么- xing -别?”
  何熙左顾右盼:“你早点睡,后天我开车送你去报道。”
  游浩贤听话地缩进被子里。何熙从床边站起来正要熄灯,冷不防游浩贤忽然开口:“师父你是Alpha吧?”
  何熙一怔,继而微哂。
  这孩子有的时候过分机敏了,他倒宁愿对方能一直装傻充愣。
  入学第一课不是班主任讲课也不是校长训话,是军训。游浩贤还没来得及对这所全市第一乃至全省第一高中感慨些什么,就先被繁重的训练任务给磨得没了脾气,原有的一些对大城市的美好幻想尽数化为泡影。
  踩着八月尾巴的夏风微灼,把皮肤上附着的汗液都吹干了,析出的白色晶体挂在军训服的T-恤上,形成一层层薄薄的粉壳。游浩贤僵着背去水房打水,感觉自己每走一步那些白色碎末就跟着往下掉。
  “游浩贤?”
  有人喊他。游浩贤回头,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身材纤细的瘦弱少年,毕竟这个声音听上去秀气得很。
  结果他看见一个身材颀长的男生站在他身后,骨架蛮大,顶着一张白白净净妖气横生的脸,细长的眼尾勾出些隐约的媚意来。
  “我们认识?”他确信之前没有见过这个男生。
  “哦,不认识啊,今天听到班长集合点名所以记了一下你的名字。”男生对他眨眨眼,游浩贤注意到他垂到耳边的白色短发其实是极浅极淡的紫色,发尾泛着铁灰。“不过不要紧,现在认识就好。我叫紫影,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
  紫影亲亲热热地搂上他的肩膀,游浩贤不太习惯地挣开了。
  “游历的游,浩荡的浩,贤能的贤。”
  “哦哦,这名字很不错的感觉。”
  “你呢?”
  “我?紫色的紫,影子的影。”
  游浩贤觉得这很像是少女漫画男主角的名字。他打量着紫影细媚的模样,想了想问道:“你……是Omega么?”
  他被强行科普了这方面的知识没两天,对这个充满了好奇,却仍然不太能区分三种- xing -别。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