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霍比特+HP]精灵的道理 作者:奶圆圆(上)

字体:[ ]

  《[霍比特+HP]精灵的道理》作者:奶圆圆
 
  文案:卢修斯喝下了族长密室里的药剂,觉醒了精灵血统。
  孑然一身来到中土世界,他孤单、无助、步履维艰。
  千年依旧独守高立王座,他冷清、霸道、不可理喻。
  从死亡线上活回来,卢修斯还没能喘口气,就无奈背井离乡。
  刚刚挣脱黑魔王的禁锢,他又一头栽进精灵王的魔爪之中。
  无情的中土世界,蛮不讲理的精灵王。
  卢修斯悲愤了!
  怎么混个日子这么难!!
  ————————本文又名《中土世界之精灵生存日记》
  全文清水,两者强强,攻受不分。当成主攻文或者主受文看都是没有问题的。
  保证HE和不坑。
  计划正文篇幅:80±10W字。
  更新时间:没有标准频率,非V文,日更和请假这两种情况都是会出现的,入坑需谨慎!
  其他说明:无生子、纯清水、副西皮基本都是BG、不入V、求地雷包养。
  排雷警告:文中主背景为中土世界,但作者实力有限并未严格考据。部分设定完全为剧情需要进行了修改和加工。小心慎入。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修斯·马尔福,瑟兰督伊 ┃ 配角:莱戈拉斯,陶瑞尔,哈迪恩 ┃ 其它:血统升级,感情羁绊
 
 
第一卷·林地王国  第一章 踏上中土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感谢给了本文200个收藏并耐心等待的朋友,圆圆终于不负众望开始更新了。
  之后的更新时间是每天上午十点。
  祝愿各位看文愉快~~!
  仅以此文献给AILIN宝贝
  感谢你给了奶圆圆写作生涯中第一个,第一百个评论,以及紫罗兰连载多少天来每天风雨不动的第一时间关注、评论和支持。
  人的一生有很多第一次,而你给了圆圆不止一个。
  从看见你的第一个评论起,就一直想要感谢你。感谢你给了圆圆开始和坚持的勇气和力量。
  感激的心情,无以为报,只能用这篇文,聊表心意。
  我虔诚的感谢,紫罗兰为我带来了这么美好善良的你,愿你之后的日子每天开心,也祝你可爱的宝宝幸福的快高长大!
  大决战让巫师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尽管伏地魔的死完成了他自己的宿命,但黑魔王统治留下的罪孽却只能让食死徒付出代价来清偿了。
  当蹒跚的脚步重新踏上马尔福庄园的土地,照耀在卢修斯身上的阳光已经是六年之后的久违了。
  在战后就被关进了阿兹卡班的卢修斯并非对外界一无所知。比如说,自己作为主要的食死徒领袖,为什么能够成为最初的一批获得释放的罪犯。
  魔法部的发展离不开他们这一批古老家族。可以预料,卢修斯离开监狱之后的一举一动都将对至少大半个巫师界的局面产生影响。
  马尔福家族因为纳西莎在大决战中帮助救世主的关系,并没有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六年来,德拉科一直努力地配合着救世主与魔法部的步调。这不仅换来了家族的基本稳固,还换来了卢修斯作为第一批“被感化”的食死徒罪犯,重获自由。
  对于德拉科来说,卢修斯的回归已经是最近唯一的好消息了。
  在这之前的一年,纳西莎的病逝大概也是卢修斯能够开脱的影响因素之一。
  虚弱的卢修斯对自己能够回到马尔福庄园的每一天都非常感恩。呼吸着熟悉的空气,他也在思考着未来的走向。
  尽管花费了巨大的代价,马尔福家族才勉强被热心的救世主保全下来了。但这个家族的未来是有希望的。
  不过,在卢修斯重获自由之后,这份希望又因为他身上无法洗脱的污点而蒙上- yin -影。
  如果卢修斯活着,他不能龟缩在庄园之中,因为那是对魔法部招安动作的不配合,并影响到其他家族囚徒的命运。
  如果卢修斯努力恢复健康,走出庄园,那么他又会不可避免地成为整个巫师界政治权利斗争中的牵线木偶——疲倦,而且随时可能成为其中的牺牲品。
  于是,当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第一次出现在卢修斯的脑海中时,就再也挥之不去。
  德拉科有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继承人。马尔福家族也有了可以遵循的道路。作为马尔福家族的一员,卢修斯觉得自己可以放心地卸任了。
  德拉科从感情上完全不能接受卢修斯的这个决定,理智上却知道这可能是最能让卢修斯获得解脱的办法。于是也只能同意。
  “本来这件事情的交接应该在你最初接任族长的时候就完成,不过现在也不迟。”卢修斯带着德拉科进入家族的密室,声音平和地交待着,“比起垂死的长辈们,我大概是有着最充足的生命力挥霍在自己的画像上的了。你不必为我的离开感到伤心,那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陪伴。”
  德拉科神色有些木然的点头,跟着卢修斯走到密室的一扇门门外。
  门边停着一个明显有着岁月痕迹的石台。石台之上,一个静置的石盆中盛放着透明而微亮的液体。
  “这是我们家族的传承之一,从马尔福家族的创始人手中留下来的魔药。当年我的父亲是这么告诉我的,‘当你来到迎接自己死亡的时刻,喝下它,你会拥有最后的宁静,恢复你最后的体面。’在死后恢复自己年轻时的样子,这大概是每一个马尔福都会开心接受的馈赠。记得以后将我刚才所说的话,告诉你的孩子。”
  “这就是所有我需要交待的事情了,我的儿子。”卢修斯不无留恋地摸了摸德拉科的头,“当我的画像苏醒时,来这里接我吧。”
  ******
  送走脚步沉重的德拉科,随着密室大门的闭合,卢修斯在安静之中找回了自己的心跳。
  石盆的模样非常特殊,只有成人的巴掌那么大。里面的魔药自然也不多,清香透亮的样子也有些诱人。如果不是事先知情,大概也没有人能想到,这是一幅催命的药剂。
  石盆的旁边放置着服用魔药的贝壳,只有血管中流淌着马尔福家族血液的人才能将其拿起。
  卢修斯仰头,入口的液体带着一股美妙的清甜。几乎在最后一滴液体滑落他喉咙的时候,原本被他舀空的石盆忽然又安静地增长了水位,恢复成最初的样子。
  来不及思考其中的变化,卢修斯只觉得一种无法克制的酥麻从身体深处的骨骼中升腾而起。身体的温度就像瞬间点燃的火苗,从心脏的位置烧上了脸颊。意识顿时就被这股热浪冲得七零八落。
  跌跌撞撞地进入石盆之后的房间,原本布置给马尔福族长在宁静中告别人世的温馨卧室变成一个莫大的讽刺。
  当骨头缝间的痒慢慢爬上卢修斯的喉咙,他心里只想着一个念头:祖先的说法实在太不靠谱了,说好的在平静中的死亡呢?
  撑在化妆镜前的卢修斯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经历囚徒磨难而生出的每一条皱纹因为神奇的药力而迅速抚平,失去光泽的发丝如同染色般又透出漂亮的浅金来。
  卢修斯在混乱中想着,作出了最终的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德拉科关于这副魔药的真相了,以免德拉科会因此拒绝服用这个过程痛苦但效果却是很好的药物。
  努力走到床边,卢修斯终于撑不住让自己闭上眼睛倒进柔软的床铺当中。
  可能是为了再看一眼自己临死之前模样的执念,卢修斯的意识并没有在疼痛结束之前就离开他的身体。
  无法克制的疲倦袭上他的眼皮,只微微睁眼从嵌在床顶的镜子里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相貌,卢修斯才终于放心地沉进黑暗的世界当中。
  过了一会儿,又可能是很久。
  密室里的卧室一直保持着宁静与昏暗。
  躺在床上的人依然保持着胸前有节奏的起伏。
  然后,他动了动眼睛,醒了过来。
  意识到自己有意识的时候,卢修斯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
  但随着房间里的照明因为他的睁眼而渐渐亮了起来,卢修斯震惊了。
  为什么他还在这里?
  ******
  德拉科等在密室的门口,手里拿着卢修斯留下的画像。
  眼看着画像里不会动的卢修斯逐渐变得年轻,德拉科的眼眶热热的,但没有哭出来。
  但当画像在德拉科记忆中卢修斯最风光无限的年轻状态上停顿下来时,如同麻瓜绘画一样的静止画并没有如同注入灵魂般活过来。
  在德拉科焦急的等候下,时间过了一会儿,画像又变了。
  闭着眼睛的卢修斯连头发和身体的轮廓居然都一起变了。
  紧接着,停留在门口的年轻马尔福夫妇还没有看清楚画像最终的样子,画像里的卢修斯突然‘咻’的一声消失了。
  就在德拉科傻眼的时候,跟前的密室大门突然开了。
  然后他们看见了推开门走出来的卢修斯。
  再次看见儿子的卢修斯心情复杂地皱起眉来,说了一句:“信息量太大了,让我一个人想一想。”
  “爸爸这是……”阿斯托利亚诧异地开口,把心底第一时间出现的字眼‘回来了’及时刹车,换了另外一种更委婉的表达,“不用死了?”
  德拉科最终没有得到卢修斯太多的解释。
  卢修斯消化完记忆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只叮嘱德拉科说那个魔药在他临死之前一定要喝。除此之外的信息,他并不能说出口来。
  而让德拉科最终失望的是,卢修斯紧接着就直说了自己必须要离开的事实,而且他不会也回不来了。
  三天的时间,卢修斯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思索着,就是在庄园里的各处走动。在等到一个光门之后,卢修斯带上所有他让德拉科帮他准备的东西就离开了。
  当光芒消失,德拉科发现,马尔福族谱上,卢修斯的名字终于还是熄灭了。
  ******
  在密室中醒来,卢修斯的记忆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不过他还是在凌乱中抓到了其中得两个重点:他作为马尔福家族的嫡系,千年之后终于成为第一个觉醒了精灵血统的后代;三天后会有一个光门引导他离开这个世界。
  精灵血统?
  卢修斯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摸了摸自己明显变化了的耳朵外形,还有完全变成灿金色的长发,卢修斯叹了口气。
  短暂的视觉适应之后,卢修斯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
  和预料中不一样的环境让他皱起眉头来,以优美著称的精灵世界怎么还会有这么不华丽地方?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