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霍比特+HP]精灵的道理 作者:奶圆圆(下)

字体:[ ]

继续叫嚣的龙灵丢回了口袋,随后看向自己桌面上立着的相框,“亲爱的西弗勒斯,你觉得呢?”
  “我说过,”一直低头翻书的魔药学教授黑着脸抬起头,“我只是一个画像。”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各位的地雷打赏~!
  SS肥田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11 00:21:51
  SS肥田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11 00:21:53
  弥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11 01:42:43
  ai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11 17:16:29
  Ech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12 14:26:07
 
 
第一百零七章 
  瑟兰督伊的拒绝让佛兰恩几近走投无路,但形势又在卢修斯主动踏进隔离区时变得峰回路转。当佛兰恩闻讯赶到隔离区边缘的时候,卢修斯已经开始和几个隔离区的管理者开始有序交流了。
  这样的峰回路转让佛兰恩惊喜溢于言表,和卢修斯说了无数感谢的话语。
  卢修斯只是再次强调自己不对结果有任何的承诺,并且提出了独立研究不被打扰以及丰富的材料必须优先供应的条件。
  此时,随着严格排查的深入,被送进要塞的病人越来越多。早已焦头烂额的佛兰恩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卢修斯的所有要求。
  其实根据金加隆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信息,卢修斯就已经基本推导出了解决的方案。
  黑暗力量对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来说是黑暗,但对卢修斯而言,那只不过是魔力的其中一种存在形式而已。
  既然这些病人身上的黑暗力量都是被诅咒之力吸引汇聚的,那么,诅咒之力的本质也就像是种子一样。只要拔除了种子,生病的根源也就随之而去了,所谓绝症也就不药而愈。
  而要除掉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种子,除了拔掉它,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种下更加具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种子。当新的竞争者吸走了所有的养分,原本的种子自然会因为得不到供给而最终死亡。
  第二种办法里面需要解决的是两种办法。其一是那个能够抢走养分的竞争者,其二是让原本的种子得不到供给的隔绝办法。
  所谓的竞争者并不难找,无论是黑魔法物品又或是魔咒本身,都不难找出这样的存在。卢修斯需要在海量的材料中寻找的,正式第二种方法的答案。而这,也许就会是他自身阻止体内黑暗与光明力量互相倾轧的可行路途之一。
  虽然,这个答案并不好找。卢修斯却很有耐心。因为,这已经是他离开长湖镇以来,最有可能获得解决自身隐患办法的一次了。
  不过,忽略在要塞与萨恩盖宝间疲于奔命的佛兰恩不说,还有人对卢修斯在实验室一呆十多天的现状担忧无比。
  安尼斯跟在卢修斯身边忙前忙后的,见后者好不容易决定到城墙上逛逛,给自己一个休息的机会,自然是非常赞同的。出于体贴,安尼斯还特意提前打听情况,为卢修斯引路到一段精灵王未曾涉足过的地区。
  所以,当远远地看着瑟兰督伊和哈迪恩走近的时候,安尼斯根本反应不过来,便被靠近的哈迪恩再次拽走了。
  傍晚时分,卢修斯望着远处还有些光亮的旷野,看得有点出神。
  瑟兰督伊靠近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出神中的巫师。
  冬天的白天很短,傍晚的光景也是转瞬即逝。刮得冷冽的风在天色全黑之后,便吹来了细细碎碎的雪花。卢修斯在雪中缓缓向前摊开手掌的时候,瑟兰督伊望向了他的肩膀。
  比起人类,精灵并不怎么怕冷。而卢修斯的穿着却更为单薄。但纷繁飞舞的雪花就像被一双温柔的手给遮挡住了,从卢修斯的身侧缓缓飘开,未曾落到他的肩膀之上。
  这双无形的手就像一层柔软的轻纱,一直围绕在卢修斯的身边,阻挡在他与瑟兰督伊之间。让后者总是看不真切。
  “你应该知道,即使是精灵,也是对瘟疫毫无办法的。”精灵王的声音沉沉的,微凉但又清冽的感觉就像雪花,“卷入其中是不明智的。”
  “如果是瘟疫的话,也许没有人能够有办法。”卢修斯没有抬头,回应了这么一句。
  闻言,平静地在卢修斯身旁站了许久的瑟兰督伊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皱起了眉心:“你怀疑这不是瘟疫?”
  “即使是瘟疫,也不见得没有尝试的价值。”
  “我没有看见支持你猜测的依据。”瑟兰督伊说道。
  “证据,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卢修斯侧过脸来,“如果您是准备以此来阻止我的话。”
  “你没有继续的必要。”
  “我有自己的判断。”
  瑟兰督伊又停顿了一会儿,视线一直聚焦在卢修斯的眼尾处。然后他这样说:“你很倔强。”
  卢修斯终于抬起头来,和瑟兰督伊对上了视线。不过,他很快又转回头去,收起了刚才眉眼间漏出的惊诧,冷笑了一声:“从您的口中听到这个评价,还真是让我感到无比惊讶。”
  巫师又顿了顿:“大概其他人并不会有跟您一样的结论。”
  这样的回应顿时让精灵王的脸色更加紧绷了,而卢修斯的神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刚才并肩立在雪景之中的舒缓氛围立时变得尴尬起来。就像最近一次,卢修斯和瑟兰督伊在城主府之中的不欢而散那样。
  卢修斯被长袍遮挡住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拳头,脚下几乎是瞬间就升起了转身离开的冲动。他用余光撇了一眼精灵王,只看到了对方也似乎扯紧了的身侧弧线。
  忽然,在卢修斯的注意力定格在瑟兰督伊手肘处角度的时候,后者动了动手,向上缓缓抬起:“你……”
  精神紧绷的卢修斯先是下意识地向远离瑟兰督伊的方向挪了一步,转过身来,面对这精灵王。然后他才在瑟兰督伊开口的同时,视线划过对方的手,瞥见了对方腰带上的纹饰。
  那应该是出自精灵的手工,用浅色的细线勾勒出绿叶茂密的生机感。人类的缝纫品往往不会这样精致到每一针每一线。
  卢修斯的突然远离让瑟兰督伊的动作和声音都顿了一瞬。然后,精灵王的手背到了身后,望向卢修斯的双眼眸色深沉。
  “离开王国快要半个月时间了,”卢修斯在瑟兰督伊闭上嘴的时候从腰带上收回了视线,抬头看向对方,忽然眼神认真得好像要望进精灵王的眼底一样。他问道,“您有打听过莱戈拉斯殿下的消息吗?他也到过这里吧。”
  因为看得认真,这一次,卢修斯没有错过瑟兰督伊瞳孔那一瞬间的收缩。尽管,精灵王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然后,这一次是瑟兰督伊下意识转开了视线,用沉默回避了卢修斯突然冒出来的问题。
  这一次,大概是精灵王的软肋暴露得太过明显了,成功转移了话题的卢修斯反而有些错愕。
  “拜尔德能帮助你找到我,一定能更容易地获得莱戈拉斯的消息。”卢修斯忍不住追问道,“既然担心,为什么不找他。”
  瑟兰督伊没有回答。
  这是卢修斯从未遇到过的状况。
  “我原本以为,你放手让莱戈拉斯离开,是因为你必须守在林地王国之中。”卢修斯停顿了一秒,没有移开对瑟兰督伊表情的关注,“而你现在在这里。”
  “他有自己要完成的历练。”瑟兰督伊回应了,却是声音更沉。
  “无论他要经历的是什么,这不是正确的方式。”卢修斯摇了摇头,“也许你加重了他的迷茫。”
  “他的道路应该由他自己去找到。”
  “你也许是一个睿智的君王,但真的是一个不怎么明智的父亲。”瑟兰督伊单调的回应让卢修斯再次摇了摇头,无法认同,“如果你没有教过他寻找道路的方式,为什么让他离开就会有帮助?”
  “也许他说他想离开的时候,更希望听到你问的是‘为什么’。”卢修斯回想起莱戈拉斯那个充满抗拒的背影,“他在向你告别的时候,你说起的却是他的母亲。”
  卢修斯接连的两句话突然激活了瑟兰督伊潜藏起来的烦躁:“我说什么,并不重要。”
  “那非常重要,很显然。”卢修斯并没有被精灵王难得出闸的情绪而吓住,而是直接反对,“如果我是你,我会让他留下来,作为一个父亲,而不是作为他的王。”
  “正因为那是你的儿子,才更应该给他他想要的,而不是他需要的。”卢修斯压低了声音,忽然从心底升起一股遗憾的感觉,“亲情……并不需要太多的理智和冷静。”
  “愤怒与责备,也比你默默地为他做了很多,却从来都不告诉他要好。”
  卢修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随着叹息呼出的白气在低温的空气中散了开去,卢修斯忽然觉得心底转过一股释然:“我一直,替你们两个感到惋惜。”
  卢修斯再次望向黑沉沉的天,瑟兰督伊凝视着他的侧脸:“你有一个儿子。”
  精灵王的视线很认真,卢修斯却没有回应。他好像有点无聊,目光追逐着一片从天而降的雪花在空中翻转飞扬,最后兜兜转转,融进城垛上刚积起来的小雪堆之中。
  然后,他第一次,白了林地王国的精灵王一眼,哼了一声:“我还有个孙子呢。”
  精灵王并没有因为卢修斯的无礼生气。他看到了卢修斯眼角扬起的那抹暖意,然后又对上了巫师隐隐流露出些挑衅意味的双眼。
  瑟兰督伊的眼神忽然变得轻柔了:“你想回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咦,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感情线?
  谢谢宝贝们的地雷!
  SS肥田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1 12:54:01
  sno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1 18:29:08
  ai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6-22 15:07:15
 
 
第一百零八章 
  瑟兰督伊的眼神软化几乎是在转瞬之间的事情,卢修斯心底的得意被那突然幽深的眼神笼罩着,没什么抵抗能力便陷落其中。心跳的速度顿时便有些加快。
  “想……”无意识地字眼便在心防松懈的时候溢出了嘴角。就像是打破了缺口的蓄水池,许久未曾想起的过去忽然在卢修斯的眼前一一浮现。面孔、经历与熟悉的建筑……直到一切被枝繁叶茂的墨绿一重重掩盖、替代,新的面孔出现,闪现,最后定格回眼前所望着的这个面容。眼底的流光让卢修斯的瞳孔不自觉地缩小,然后又再次放大,短暂的涣散之后,眼底马上恢复了清明。他接上了自己的字尾,眼神在瑟兰督伊的双眼间轻轻划过,“或者不想,并没有任何区别。”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