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7)

字体:[ ]

  宋承青越来越快的冲顶,把人整个紧搂在怀里,在方知的耳边喘着粗重的气,忽然- yang -物被一阵绞动,那甬道像是要把他榨干了似的直吸的他抽气。
  方知在怀里捂着嘴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唔!嗯嗯!——”身下花- xue -猛地涌出大量的热液,- yin -- jing -也一股股的- she -出了- jing -液。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宋承青已经不停歇的动起来,带动着高潮后敏感的他不住的哆嗦。
  终于又在一阵狠狠地- cao -弄之后,宋承青咬着方知的白嫩后脖颈,在对方的哭泣呜咽声里喷着热气,尽数- she -进了对方的屁股里,- jing -液一股股的打在肠壁上,激的方知往前缩屁股,又被一只大手搂住了腰身,紧紧贴近了对方的下腹动弹不得,承受着宋承青的- she -- jing -。
  宋承青- she -完了,也不抽出来,坐起来紧着相连的姿势,抬起方知的一条腿,要将他转过来。方知被- cao -干的满脸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翻过来的脸失神的微张着嘴,像是讨亲。宋承青将他面对面放好,分开了两腿重新爬上去,亲住了那张探着舌尖的嘴吃起来。啧啧有声的像是在品尝什么天下珍馐,方知下意识的去抱他,两只软绵绵的手臂抬不起来,只能轻轻用白嫩嫩的十指搭在对方的肩膀上,随着对方的吻慢慢握了握手心,抓了一手滑溜溜的带汗的肩膀。
  宋承青一手细细抚摸着方知的脸颊,等他神志回笼,一手去抓自己肩上那只小手,带着那只手十指张开相嵌合,紧握在自己嘴边亲亲啄吻着,眼里是无尽的疼爱与怜惜。
  终于回过神来的方知,眼神渐渐清明,看见眼前的男人,嘴一撇,委屈的又要掉眼泪,被宋承青先一步搂在了怀里,捧住了脸颊亲吻,不住地哄:“不哭不哭——我们小知儿乖了不哭……”
  到底是哭了,被这一番欺负,- cao -干的下体发麻敞着腿,抽抽搭搭的缩在宋承青怀里打着哭嗝,哭着哭着就觉出下边还没出来的东西又硬起来,恨恨的伸手打了一下宋承青的肩膀,拿哭得红肿的一双眼睛瞪他。
  宋承青上面心疼的不住亲吻疼爱,下面却一刻不停的又狠狠抽送起来。
  “啊!——啊……嗯……呜呜呜!……”方知在他怀里梨花带雨的停不下来,那根跟他人一样白嫩的- yin -- jing -却在- chou -插中立起来,硬挺挺的顶着宋承青的小腹。
  宋承青边亲他边笑:“舒服了?给你揉揉好不好?”
  方知委委屈屈的搂着人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红起来,蔓延到眼角潮红一片。宋承青亲亲他的眼皮,伸手下去握住了那根小- rou -棒,常年征战的手上满是老茧,摸得方知只喊疼,疼痛间又自有一股麻痒从小腹滚滚涌去,一时间被带茧的手摩擦着潺潺流水的尿道口,爽的边哭边叫。
  “啊……啊、啊、啊——疼……你轻一点……”
  “疼还是爽?嗯?小骗子……”宋承青趴下来吃他的嘴,他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一截小舌头去讨亲,被含住了砸吻,才舒服的哼哼出声,身下随着被- chou -插的动作一挺一挺的,很快就在宋承青手里又- she -了出来,嘴里的呻吟被宋承青尽数吃了进去,口水沿着嘴角蜿蜒至下,打- shi -了雪白一片的脖子。
  宋承青将那只满是- jing -液的手拿到他眼前来,眼神幽幽的看着他,鬼使神差的,方知软在那眼神中,将那几根手指含进嘴里,明明做着最浪荡的事,却要摆出最不谙人事的表情来,一双温顺的眼睛委屈的看着他,泪水挂在眼角,倒像是他宋承青欺负了他似的。
  确实是欺负了,还欺负的不轻。宋承青心里想着,喟叹一声,将沾满唾液的手指抽出来,亲住了带着腥味的嘴,把那一根软舌头搅弄的发麻。方知“嗯嗯啊啊”的哼着,任凭他啃咬自己已经红了的嘴。
  宋承青手指伸下去,摩挲着一开一合的花- xue -,扯住那粒硬挺的- yin -蒂,揉弄着。
  两章一起发,因为知道卡肉很难受,所以让你们多看点。后续我今天没精力写了,快要累瘫了呜呜呜呜!小方式哭哭.jpg
  【我的工作内容也是写稿子,所以面对文档我有些恐慌,我怕写迷糊了把我写的肉给提交上去了……在公司老是觉得自己不能放开了写,心里怪害怕的……】
 
 
第12章 
  “啊、啊……”那处最是敏感娇嫩,被粗糙的手指这么揉捏着,方知很快就受不了了,两手抓着宋承青的胳膊,像是要他别这么用力,又舍不得让人放开。
  未褪的情欲又渐渐爬上脸颊,坨红一片衬得他嘴唇更红肿,眼睛更黑亮。只不过这黑亮的眸子此刻被半阖的眼皮遮着,雾蒙蒙得沾着水汽,看不分明。
  宋承青喉结滚动,趴到他胸口吃他的- ru -头,张嘴便将那小小的一粒合着周围的乳肉都咬进了嘴里,拿舌尖研磨那颗嫩肉,啃咬着嘴里软乎乎的一小团,发出些- yín -糜的水声。
  方知张着嘴,露出小截红艳的舌头,喘着气,双手捧着胸口的脑袋,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身下又被那只手作弄得受不了,不时发出细微的呻吟。从远处看,敞着白花花的两条长腿,被身上精壮的人玩弄的失了神。
  宋承青把手拿上来递到方知眼前,手指张开间满是透明的- yín -液,方知羞得不看,还要被对方硬是塞进嘴里含着,咸涩的腥味瞬间溢满口腔,他“呜呜”含着手指,被夹着舌头说不了话,拿求饶的眼神看宋承青。
  宋承青到底舍不得这么作弄他,拿出手指趴上去亲他的嘴,但还要说些讨打的话,像什么“水真多……我们小知儿一碰就能淌水,是不是等急了?”这些,是顺口就来。
  方知羞得说不出话,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泪水就下来了,明知对方不是羞辱他,可臊的自己先哭了。
  宋承青柔声笑起来,将他抱进怀里,贴在耳边温柔地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呢?我们小知儿那处最是舒服,不害羞了好不好?你看我都硬成这样了,你要是没水,我可还要着急呢……乖不哭了……”说着还要拿对方的手去摸自己的东西,两人相连处的皮肤被撑开,方知一碰就打了个哆嗦,又被宋承青搂进怀里慢慢抽动起来。
  “唔唔——啊……”方知抱着胸口的脑袋,身下被彻底- cao -开了,张着腿“恩恩啊啊”的叫个不听,宋承青刚刚还没满足,这会儿更是放开了的- cao -,将方知- cao -的说不出话来,只会张着嘴哭叫。
  胸口的乳肉又被咬肿了,像是要破皮,肿得比平时大出好几倍,颤巍巍的动着,乳孔里被吸出几滴液体,显然是被蹂躏的狠了,连着周围一圈都泛着红,碰一下就又疼又麻的。可宋承青却还不放过那可怜的肉粒,轮换着左右两边,再重新咂摸进嘴里,身下撞击不停,臀肉布满青痕,以往的旧痕迹还泛着紫,被咬的嘬的交叉遍布。
  雪白的两瓣屁股水涔涔的,分不清是- yín -水还是汗水,股间一根粗壮的- yang -物不停的进进出出,快速冲刺起来。
  宋承青叼着一颗- ru -头,像是要从里面吸出奶水,小腹紧绷,热流直往下涌,再不忍耐,整个人都压实了在方知的小身板上,抱住那坨软肉狠命冲撞。
  “啊!啊!——恩恩、啊啊啊啊——”方知带着泪水被- cao -干的拱起雪白的胸口,不知是要逃离还是要把- ru -头再塞进对方的嘴里,快活的不知今夕是何夕,紧接着被一阵更剧烈的- chou -插直接插得- she -出来,- yin -- jing -一股股喷着水,花- xue -也涌出大量的- yín -液,打- shi -了宋承青硬粗的- yin -毛,顺着缝隙留下来,让那一根- yin -- jing -- chou -插间更加顺畅。
  宋承青终于不再折磨身下的人,一阵冲刺后抱住方知爽快的- she -进了里头,屁股蠕动着一顶一顶,两颗- yin -囊紧贴在方知的屁股上,毛发摩擦出一片红通通。
  窗外的一场小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茫茫的一层铺在院子里,宋荷带着几个丫鬟小厮在廊下站着,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低头不语,沉稳安静的模样,脸上早已是羞红一片。
  听到里头喊人,宋荷推开门带人进去之前呵斥手下的人:“管好自己的嘴!”小丫头们惶恐一一应了,再不敢露出些什么神色。
  宋承青抱着人斜靠在床头交叠的几个软枕上,隔着纱幔吩咐烧些热水来,再去备些清淡点的饮食。
  宋荷应下,先倒了杯温水来放在隔着纱幔的床头小几上,福了福身带人退下备着东西去了。
  纱幔里伸出一只男人的手,稳稳地端起那杯温水拿进去。宋承青喂怀里的人喝水,方知乖乖喝了两口,皱眉不要了,哑着嗓子说酸疼,问哪儿酸疼?又说不上来,嗓子沙哑着再说不出话,看着他撇嘴。两人对视了会儿,那酸软的双臂就再一次缠了上来,柔柔的贴着,这是委屈着了。
  次次被做的狠了,都要委屈一番讨点好处,而咱们宋将军也乐意给,巴不得夫人再多向他讨点好处他才开心。
  这会儿将人轻轻放在床榻上,一双舞刀弄枪的手侍奉起这宝贝祖宗来也顺手的很,熟练地已经知道捏哪处能让人好受些,从肩上到腰上,再到分合都困难的大腿根,连脚踝都不放过,一一细致的揉捏着,恰到好处得掌握着手中的力气,不让人疼了,也不让人觉得轻了,自是对这幅身子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方知斜躺着看坐在床尾给他揉小腿肚的人,眼里还带着点委屈,但也渐渐染上些笑意来,两人一对视,宋承青也笑:“舒服了?这会儿知道笑了?”
  方知回嘴,哑着沙沙的嗓子:“谁让你弄我来着,活该你累着……”
  宋承青温柔地看他一眼,带着狡黠,轻笑一声:“我累着让你舒服不好?”边说手里边轻轻捏着那两条细腿。
  唉,小宋好温柔好好啊,我什么时候也能拥有一个小宋呢呜呜呜呜
  【我在写《你不宠我》时,最害怕的就是写肉,因为真的真的不会写,每次一到肉就想跳过去,卡肉到爆炸,想着反正也不能光明正大放到网站上去,干脆别写了,也没人看……没想到啊没想到,时隔几个月我竟然在废文网开大卡车……】
  工作日我竟然还能写六千字,牛批,我到底哪儿来这么多时间写文???
 
 
第13章 
  方知看着他不说话,嘴巴微微撅起来。宋承青仔细给揉着,过了会儿,手下的腿动了动,幅度不大,左右晃了晃,抬头看方知。
  方知不说话,喉咙口哼出一声九曲十八弯的“嗯——”
  宋承青问:“做什么?”
  方知朝他动了动身侧的手指,是要抱的意思,配着那张撅起的红肿的嘴,宋承青低着头直笑:“多大人了?整天要抱?等以后给我生了孩子,我是抱他啊还是抱你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