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4)

字体:[ ]

  方知听话的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一圈那颗龟- tou -,就感觉到宋承青忍不住的曲起了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猛地就含进了大半根,舌头绕着- jing -身打了个转,就尝到了一股咸腥的味道。宋承青那根东西已经忍不住的吐出些许- yín -液,顶端的孔里冒着水。他含住顶端,吮吸着,双手不断抚摸撸动着- jing -身,下面的- yin -囊也要照顾到,无师自通的把宋承青伺候的爽的不知身在何处了。
  宋承青闭着眼喘了几口气,悄悄掀开了被窝,正对上方知含羞带臊的泪眼,小嘴被一根家伙顶着,有些无助的生疏的套弄着。
  方知被人看见了,这会儿倒是破罐子破摔般顾不上他,只想着让这人赶紧出来了才好,不然非得被顶破了喉咙,那东西戳的他喉咙口生疼。
  宋承青哪儿受得了这刺激,一时间没忍住,胯下朝上顶了几下,只觉得进到了更加紧窄的地方,舒服的接连冲刺了好几下。
  “唔唔唔——恩——”方知不知所措的抓着他的东西,被顶的双眼泛红,讨饶的看着他,眼角耷拉着,好不可怜。宋承青到底是忍不住了,一边摸着方知脸颊哄着“乖,马上好……”一边不受控制的顶撞起来,次次深入到那紧窄的喉咙,直将身下人一张小嘴- cao -的口水滴答顺着- jing -身直往下淌。
  嘴上一时没把门,说了句:“小知儿两张嘴水一样的多……呼——好爽……”
  说完不等对方准备,抓着人家的脑袋冲顶起来,粗黑的- yin -- jing -在红艳的嘴间冲撞,龟- tou -被喉咙压迫,挤出些许- yín -液,口水沾- shi -了他胯间黝黑的毛发,跟方知白嫩的脸交相辉映,激地宋承青停不下兽行。
  “唔!恩——”方知被抓着逃脱不开,只能接受那股蛮力的冲撞,眼泪哗哗流个不停,只盼着对方赶紧出来才好,喉咙口火辣辣的疼,嘴角似乎是破了,被撞的只知道麻木的吮吸那根东西。
  用力绞紧了喉咙,使了使劲最后含住那根东西吮吸顶端,宋承青就觉得身下热流一瞬间都控制不住了,精关一松,还没来得及退出来,白浊的液体已经全数- she -进了方知的嘴里。
  方知哽咽着忍着疼,不知是被- cao -的懵了还是怎么了,竟然喉头一滚,将那些东西都吞了下去,眼睛一闭,眼泪就顺着脸颊留到了下巴上,无声地趴在宋承青的胯间颤抖着肩膀。
  宋承青爽了、舒服了,这会儿知道慌了,小心抬起人家的脸颊一看,吓得一时间手无足措。方知的嘴角被撑破了,流出些血丝来,破了的皮翘着,显得那张红肿的嘴更惹人疼,处处都在诉说着他刚刚犯下的兽行。一开口,沙哑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哽咽着小声喘着气看着他,泪水挂不住眼角,纷纷滴落在他已经软下去的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上。
 
 
第7章 
  宋承青小心的把人抱上来,皱着眉披了件衣服就下了床,开门喊来了两个下人,吩咐了几句什么。方知躺在床上,嘴里火烧火燎的疼,不能呼吸,一吸气喉咙就干涸的疼,像是闭上嘴不是张着嘴也不是,无措的哭起来。
  这会儿不见宋承青过来抱着他哄,还以为是自己刚刚做的哪里不好了,更是委屈的不行,眼泪决堤般沾- shi -了枕头。
  宋承青倒了杯温水过来,就看见自己的心肝儿一个人缩在床角掉眼泪,一时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忙轻手轻脚的爬上床,把人半抱进怀里,嘴里不住说着:“是我错了,让我们小知儿受委屈了,不哭不哭,相公在呢,不哭了……”
  方知渐渐停下抽噎,还要哑着残破的嗓子问一句:“我做的好吗?”宋承青见他这乖顺的模样,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疼他才好,真正的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还有说不好的份?搂着人亲了对方红潮未褪的眼角,温柔的说:“好,我们小知儿做的好极了……是我不好,让你这样痛,是我不好,你打我……”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心疼,轻轻抓着方知的手作势要往自己脸上打。
  方知被他逗得终于有了些笑模样,缩回了手,撇了撇嘴想说什么,被嘴角的伤口疼的皱了皱眉,委屈的看着宋承青。
  宋承青凑过来小心的舔了舔那伤口,看着他说:“喝点温水好不好?我让他们去拿伤药来,一会儿给你上一些……”
  方知顺从的点了点头,于是就被小心扶起来,被角从肩头滑落,露出里头红紫遍布的胸口,这还只是看得见的,下面看不见的大腿根和中间使用过度的花- xue -,还指不定是什么凄惨的模样。宋承青只是看了一会儿,就悔得不行,匆忙抓过了一旁被揉作一团的里衣,小心给他穿上了免得再受凉。
  再捧着人亲了亲脸颊,才端来一旁的温水给喂,只是没小勺,那杯子口宽,方知疼的张不开嘴,半杯水尽数滴在了胸口,喝进去的倒是没多少。宋承青见他这幅受难的样子,皱着眉喝了一口,含住了方知的嘴。
  慢慢的将一杯水哺进了对方口中,温水顺着喉咙滑落,刺激地刚刚才受过折磨的甬道一阵难受,方知皱着眉轻哼了一声,被宋承青抱着抚了抚后背,渐渐睡过去了,躺在安心的怀抱里,却睡得依然不安稳,大概是身上不舒坦,两手抓着宋承青的衣领,梦里还哼哼着什么。
  宋承青撑着手看他这幅模样,嘴角挂着笑意,不时地低头吻一吻方知使用过度的唇,舔到一嘴的清凉,是刚刚给上在嘴角的药。
  刚睡着没多会儿,下人们轻手轻脚送了热水进来,宋承青想让他多睡会儿,但又怕不洗干净了一会儿醒了更不舒服,于是小心地抱人起来,方知这会儿是又累又困,迷迷糊糊的缩在他怀里轻哼了一声,喉咙口溢出一声婉转的呻吟,像是不满他的动作。
  宋承青边抱了人往屏风后头走,边柔声哄着:“小知儿乖,我们去洗干净了再睡好不好……”直到被放进温水里,方知还迷迷糊糊的不愿醒来,搂着宋承青的脖颈困顿地撒着娇,嘴巴微微撅起一点,眉头皱着,半眯着- shi -润的眼眶,缩在对方怀里任人动作,好不委屈的模样。
  宋承青疼他疼的紧,将人搂住了大半身子,一起泡在桶里,一手揽着方知的后背安抚地轻拍,一手探到下头的花- xue -里,渐渐的将一根指头伸了进去。
  方知疼得缩了缩,那里的软肉也跟着动了动,像张会呼吸的小嘴,一吸一吸的,嘴里哼唧出声:“恩——疼……”嘴还张不开,说话也是迷迷糊糊的。
  宋承青低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哄道:“我轻点,得洗干净了,乖——忍一会儿好不好?”方知两手搂得更紧了些,哼哼唧唧地呜咽着,将脸埋进了宋承青的肩窝里。
  那处地方被使用过度,这会儿真是一点都碰不得了,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疼,怕是走路都走不得。肥厚的两瓣- yin -唇肿得外翻,露出里头脆弱不堪的红通通的- yin -蒂来 ,大概是被吸的过了,此刻遇上温水便是一阵钻心的刺痛和麻痒,惹得方知眼泪不断,颗颗滚落在宋承青的肩窝里,又顺着精壮的胸腹滚进水里。
  身下的花- xue -连里头的甬道都肿起来,将平时一扇一合的洞口堵得只剩个小口,只进去个手指就疼的不行,宋承青一遍心疼的亲亲安抚怀里的人,一遍沾了药膏伸进去,狠着心里里外外涂了个遍才将手指拿出来。
  怀里的人已经疼醒了,正搂着他掉眼泪,带伤的嘴角撇着,抬眼看着他,眼里是无尽的委屈。宋承青哪儿见得了他这模样,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抱着人好话说尽,给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洗完身子,再换上干爽的贴身衣物,才又抱着去床上了,哄着拍着的给说些做低伏小的话,方知才终于又睡过去了。
  本人爱好就是哄着宠着疼着,每天都只想被甜死。
  另:上一章让我们小知儿疼了,因为憨批作者昨晚空调开大了,现在嗓子干疼的说不了话,喝水都难受,一时生气,就让我们方知也嗓子疼了QAQ对不起我错了(下次还敢)。
 
 
第8章 
  方知一觉睡醒,察觉到身边人还没走,似乎是刚睡着,一双手还有意识没意识的在轻轻揉着自己的腰,抬眼一看,宋承青皱着眉梦里也睡不安稳的样子。
  方知抬手轻轻抚平了那处紧皱的眉头,心里甜滋滋的,身上干爽舒适了许多,倒是也没方才那样难受了。半抬起身子撩开床帘,想喊人嗓子一时间还没好,沙沙哑哑的发出些细微声音。夏莲果然在外间候着,隔着屏风听见动静过来瞧,上前来问主子要些什么,方知做了个虚躺着隔着宋承青说了句什么,看口型大概是让备些吃的来。
  挥退了下人,方知重新躺会宋承青怀里,被对方无意识的搂紧了,这会儿已经是半夜,宋承青自从回来,就回了一趟家,其余时间都耗在这凤止楼里,方知心里高兴,但也有些担心,抬头摸摸这人熟睡的脸颊,轻轻叹了口气。
  黄昏时睡得早了,这会子倒是清醒的不行,醒来就再也睡不着,身上不舒坦就想起来稍微走走,碍着身边的人估计是照顾他累坏了,此刻睡得不省人事,方知怕吵到宋承青,就也作罢。
  楼下隐约还能听见一些姑娘们公子们的调笑声,凤止楼正是热闹的时候,一时半会儿且歇不下来。窗外的运河上孤零零的飘着几叶小舟,被绳子拽着禁锢在码头边,风一吹歪歪斜斜的飘来荡去,随着水波渐次浮动。
  床帘被掀起一小半,半挂不挂的垂在床头,方知盯着那素色的纱帘子看,不知怎的,想起那年大雪,宋承青跟一帮人去打猎,大冬天的林子里哪有什么猎可打,只不过是一群有闲钱有闲忙的纨绔子弟冬日里无聊闹着出门找乐子罢了。
  不过倒真的让宋承青抓到了东西,黄昏的冬日下着鹅毛大雪,宋承青带着几个家丁,年轻人的精神头十足,只披着一件稍微厚些的毛领披风就来了凤止楼,下了马车也不等后头的下人上来撑伞,迫不及待的往楼里跑,一口气上了三楼就闯进了方知的房里。
  方知正靠在小榻上看雪,被来人吓了一跳,上前一看宋承青手里也不知道捧了什么宝贝,肩头落了满雪,此刻化了,- shi -的要透进心里。方知担心他身子,伺候着给他脱了外衣,让下人去打了热水,这才看见宋承青手里那宝贝。
  一只已经冻僵了的小山雀,黑豆大的眼睛倒还精神的,毛茸茸的小身子冰凉。宋承青在城外山上遇上这只小畜生,一路捧着给送到他眼前来,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跟平日里宋承青送他的物件玩意儿相比更是不值得一提,但就是那股子要讨他欢心的劲头,那神气十足的眼神,让方知记到了现在。
  想着想着思绪就远了,迷迷糊糊在温热的怀里睡过去,再一觉睡醒已经又过了些时辰,眼前的人皱皱眉头似乎是要醒,方知看着他觉得有趣极了。
  宋承青醒来就对上方知一脸笑意的眼神,一时有些发懵,困顿的模模糊糊说着什么,手就摸到了他腰上,这才听清了,是在问他“还难不难受?”
  方知红着脸摇了摇头,宋承青就趴上去蹭着他的肩窝醒盹,嘴里撒着娇发出些哼哼唧唧的声音,被方知按住了脑袋不让动,才抬头看他。
  “我让夏莲备了吃的,饿不饿?”方知柔声哄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