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32)

字体:[ ]

  宋淮懵了一下,瘪着嘴揪着宋承青的衣领子就开始哭,方知气得去揪宋辰的耳朵:“跟哥哥道歉!”
  “我不!”小宋辰梗着脖子,偏不低头,倔得不行。
  宋承青把孩子给方知抱着哄,自己抓过了小儿子训斥,弟弟撅着嘴,有些怵,全然没了刚刚欺负哥哥时的神气。一通教训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威迫下妥协了,低着头挪到了哥哥面前,小声说了句“对不起”。宋淮全然不买账,靠着爹爹的胸口抽噎个不停,宋辰便坐上来也靠在爹爹的身旁,拿小手去拉哥哥的小手,摇晃着撒娇求饶。
  宋淮被那副软乎乎的模样给蒙骗了,挂着泪珠子原谅了他,全然没想到在往后的十几年里,这人的顽劣一点不会变。
  一路上吵吵闹闹的终于到了地方,小镇悠远,这里的人们生活恬静安适,有种与世隔绝的美好。从陆路到水路,一家人带着丫鬟小厮们,摇摇晃晃坐上了大船,进了镇子里面又换了几叶小舟。
  小船不比大船,稍微伸出手就能够到水面,怕孩子们不当心,尤其是宋辰,宋承青便将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抱在腿上坐好。船身从一座座拱桥下穿过,正是吃饭的时候,两旁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洗菜做饭的声音,家里招呼的声音,热闹且舒适。
  怀里的小宋辰早不满被父亲抱着,看见水就想玩,此刻扭得像条泥鳅似的,吭哧吭哧想伸手去捞水面。方知跟宋承青对视一笑,软乎乎的靠过来说话。
  啊,好想写两兄弟长大后的故事啊(不是),宋辰是个兄控,以后看见哥哥有了喜欢的人就吃醋,各种捣乱,还喜欢抱着自己软绵绵的哥哥撒娇。
  【所有设定纯属虚构,不知道,文盲作者,问就是瞎写的。】
  今天先到此结束,晚上憨批要去打游戏了啾咪!
 
 
第65章 (番外3.2江南)
  马车换大船,大船换小舟,轮了一圈,又走了半天水路,终于是到了事先让人来打点好的客栈,这地方后头临着一条小河,倒是跟凤止楼外的景色相一致,只不过这里人们的习俗与家里自然是不同的。
  街两边人家热闹非凡,正是刚过了清明的时候,似乎还能闻到些艾草的清香。原是些古老的习俗,每到清明家家户户都要做些艾草青团,孩童趁着好天气在空旷地处放纸鸢,推开窗便能看到近处的花花绿绿的东西在眼前迎风摇晃。
  这类寒食与民间游戏的气氛充盈整个四月和五月时节,毕竟端午也即将要来,春天在这样的情形下看着总归是热闹点了。都说这里冬日- yin -冷- shi -寒,这会儿闷了一整个冬季,人们脸上都是笑盈盈的。
  宋承青和方知住一间屋子,宋淮和宋辰让从小贴身伺候的丫鬟带着住隔壁,其余下人一一分配妥当。
  俩小孩儿刚刚吃了些点心,哄着睡了。方知也有些乏力,蔫蔫地打不起精神来。宋承青抱着他靠在临窗的榻上,偶一缕微风拂面,带着不知是哪儿的花香,将方知脸上的发丝拢至耳后,宋承青低头亲他,听他发出细微呻吟。
  “累着了?”宋承青手指勾着他的头发玩,问他。
  “唔,大约是没出过远门罢了,有些犯困……”
  宋承青说:“今日里便先歇着,明日带你们去附近走走,我听那些南下的同僚说,这地山水宜人,好看得紧呢,最是适合休养,前些日子不是说身子总不舒坦吗?这会儿便好好在这儿歇歇……”
  方知困顿的点了点头,跟小孩儿似的往身边人怀里钻了钻,不一会儿迷糊过去了。宋承青看他埋在- yin -影里的半张脸,不知是春天的气息太浓厚还是时节实在是太过美好,不自觉的有些心猿意马,忍不住凑过去含住沉睡人的嘴。
  柔软的嘴唇味道甚好,就算是已经品尝过千百次,这滋味也难以言喻的美妙。亲着亲着就不满足了,里头的那根软舌头更是有趣,他怎会不知,这会儿便捣着乱去撬开方知的唇齿,细细的舔吻,直将那处弄的- shi -漉漉的,还不罢休。
  方知在睡梦里被熟悉的气息包围,下意识的微张了嘴唇,正好合了对面的心意,当下那徘徊在外面的舌头就入侵进- shi -软的口腔,敏感的上颚被反复舔舐,舌头纠缠着被嘬吸到发麻。
  方知皱着眉哼了一声,银丝顺着嘴角滑落又被一一舔去。窗外是热闹的人家生活,他俩在这一小方天地间缠绵不歇。
  终于被闹醒,才睡了没多会儿的人不满地瞪他,被捧着脸再次含住了嘴唇,温柔的情欲将他包裹,他便也不再挣扎,顺从的伸手揽住了来人的肩背,乖巧的张着嘴任凭夺取。
  宋承青大手下移,将榻上人的衣衫敞开,露出白玉似的两肩和嫩生生的胸口,不知是体质原因还是其他,方知自生完孩子之后,胸口就总有乳汁,虽不像孕期那般鼓胀疼痛,平日里不影响,但每每情动难耐时刻,宋承青却总是能从这两处吸出乳液来。
  这会儿方知已然动了欲望,眼角眉梢都挂上桃红的粉嫩,风情勾人,垂着眼睑看宋承青,在对方炽热火烫的视线里求饶的挺了挺胸口:“嗯……”
  宋承青拿手指反复揉捻那两颗尚且小巧的乳尖,恶劣地调戏:“想让我做什么?”
  方知红了眼角,胸口酥麻的快感让他有些承受不住,水汽渐渐氤氲到眼眶,动人非常,溢出呻吟,明知对方是在捉弄他,却还是忍不住地跟他求饶:“嗯……弄它……嗯——要你吸它们……”说着,像是已经承受到了极限似的,迫不及待的将宋承青的头往自己胸口按了按,那副模样像极了馋嘴讨食的小猫。
  宋承青便凑过去亲他,再顺着细白的脖颈渐渐往下,嘴唇嘬吮,留下一个个红印,最后叼住了胸口的- ru -头。
  “啊……”酥麻难耐的胸部被温热的口腔包裹,方知一瞬间呻吟出声,难耐的扭着身子。
  宋承青伸手去摸他的裆部,那根- yin -- jing -挺翘翘地抖动着,霎是可爱,花- xue -里流出水渍晕- shi -了裤子,宋承青便干脆把他裤子脱了,只留一件半敞开的上衣挂在两臂,泪眼朦胧的微张着嘴躺在他身下失神。
  方知全身都泛起粉红,胸口两颗- ru -头此刻有些红肿,是被刚刚的蛮力吸吮所致。宋承青按着他的腰身,吻痕渐渐往下,含住了他的- yin -- jing -,他便立马嘴里哼哭出来,屈起了腿试图去阻挡这气势汹汹的快感,又被人按住了大腿根动弹不得,只能承受一次次的吞吐带来的极致快意。
  夏天到了,广场上热闹起来了,啊,本老年人被吵的睡不着被迫起来码字,这些老头老太太比我有活力多了,我是一个晚上八点就要睡觉的人。(半夜回复你们的评论不是我发的,是小宋回的)
  刚干完一轮吸着事后烟的小宋:对,没错,是我。
 
 
第66章 (番外3.3江南)
  宋承青将那根东西舔到- shi -漉漉的,又用舌尖在顶端的尿孔打转,含住龟- tou -吸吮片刻,不多时,方知便哭着泄在了他嘴里。
  - yin -- jing -下面的两颗小球比正常男子要小上很多很多,只能萎缩着垂着占据一点位置,再下面就是让他魂牵梦萦的女- xue -了。
  此刻- yin -道口里已经潺潺流出许多的汁液,顺着股缝打- shi -了后- xue -的褶皱。方知难耐的蹭了蹭身体,宋承青便低头含住了他整个小巧的- yin -阜,唇舌舔过,分开大- yin -唇,咬住娇嫩的- yin -核研磨,被他按住的身子抖得像筛子,那快感激得方知要昏过去,又顾及着还开着窗,咬着下唇不敢放肆哭叫,唯有藏不住的呻吟断断续续从嘴边溢出。
  没一会儿,- yin -核便肿了,挺立在合不拢的- yin -唇之间,露出下面红艳的女- xue -尿孔,又被一双火烫的唇舌再次含住,花- xue -痒得不行,那人却迟迟不去碰触,方知再受不了,出声哀求:“唔……承青——下面……下面也要呜呜呜呜……”
  宋承青却不答应他,还要反问他:“哪个下面?”
  那人终于哭出了声,主动用手去掰自己的大腿,将- shi -淋淋的肉- xue -整个露出来送到宋承青嘴边:“呜呜呜——承青……舔舔它……唔嗯——”
  宋承青被他这幅急切的样子刺激地直喘,- shi -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那朵娇嫩的肉- xue -上,方知端着自己的屁股拱上来,哭着求他舔一舔,这幅- yín -荡的样子让宋承青再也忍不住,闷头便含住了那个- shi -滑的- xue -口,舌头舔进去沿着- yin -道壁扫了一圈,那软肉便像有生命般将他的舌头吸住了不住蠕动,渴望已久的地方被触碰。
  方知却仍旧不满足,早就习惯了被- cao -干的地方此刻痒的不行,光是舌头已经无法满足,却又一时舍不得让胯间的人停下,呜呜咽咽地抱着宋承青的脑袋哭叫,- yín -水四溢,口涎从嘴角溢出滑落脖颈,睁着水雾蒙蒙的眼皱眉呻吟不止。
  方知被舔出来第二次,整个人都战栗不止,颤抖着潮喷在宋承青的嘴里,悉数被吃干舔净,红嫩的- yin -道蠕动着,不满足的将对方的舌头含住不放。
  宋承青直起身,脱了自己的裤子,将胯下早就硬到胀痛的紫红- yin -- jing -对准了那个娇小柔软的- xue -口,不顾方知高潮后敏感非常的身子挣扎,按住了两条大腿,使着蛮力就插了进去,一下就进到了最深处,龟- tou -直直的戳着里面更加娇软的子宫口。
  方知被一下子- cao -的发不出声,张着嘴被禁锢在宋承青的身下,过于直接的刺激带着些许疼痛,娇气如他,眼泪从眼眶翻滚滑落,还来不及适应,身下的- yang -物便毫无缓冲的再次狠撞起来,次次朝着他体内的子宫口去。
  宫口被顶到酥麻烂软,很快就一扇一合的张开了小嘴,硕大的龟- tou -趁机一个深顶,整个捅进了子宫里。
  “啊啊啊!不——承青……啊啊啊……嗯嗯嗯啊啊——”方知两手抓着身上人的胳膊,嘴里哭叫不停,反复摇着头表示自己承受不了,泪水沾了满脸,雾蒙蒙的眼里只能看见对方紧抿着嘴的下颌线。
  宋承青按住了他的大腿根,凶狠的一次次反复撞击- chou -插,低头看着对方红肿的- xue -肉被自己的- yin -- jing -抽出,又随着- cao -干的姿势进的更深,那小小的- yin -部被他撞得凹进去,两颗囊袋啪啪打红了方知的胯间,粗硬的毛发在前后动作间摩擦着娇嫩的- xue -口。
  似乎还是不满足,宋承青将方知一条腿扛在了肩上,这个动作让两人贴的更近,- yin -- jing -进的也更深,方知总觉得自己的子宫都要被捅漏了,那生疼的触感让他不敢再- yín -荡,只想恳求身上人轻一点,哪怕知道自己只是在做无用功。
  床上的宋承青总是凶狠的让他害怕,次次都要将肉- xue -- cao -肿了为止,这次也一样,那肉- xue -在上百次的- chou -插之后明显充血红肿,却裹得- yin -- jing -更紧,让宋承青停不下来。等把人- cao -到再也哭不出声,只能随着他的动作在榻上失神的前后晃动时,他才一下- cao -进了子宫口喷出了浓精。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