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31)

字体:[ ]

  方知去瞪他,宋承青就心虚的笑笑,又低头亲他。
  1、本周六、日不更新,出去玩。
  2、番外真的要不定时更新了,也许不能保持日更,也许会放在晚上再更,不确定,因为有人在身边放歌,太吵了,白天没法静下心来更新,很抱歉。
  3、我硬着头皮在吵闹的外放歌声里写完了这章,只是为了来跟你们说这两件事,所以如果在追连载的就去关注一下我的通知号微博吧,那上面只会发请假通知一类的事情,以后有突发情况无法更新我就直接在微博上说了。【最后,外放&……%¥¥……%&*&】
 
 
第62章 (番外2.1吃醋)
  宋淮和宋辰一周岁时,方知准备给他们断奶了,这对于哥哥来说无非就是白日里多吃些辅食,少吃点奶水的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对于平时总要含着他- ru -头才肯睡的弟弟小宋辰来说,那可是件大事了。
  第一天夜里怎么都哄不好,哭得惊天动地,两个奶娘和四五个丫鬟围着转还是哭的直打嗝,小宋淮在一旁吃着小手看哭闹的弟弟,眼睛滴溜溜的,似乎是在想这个人怎么天天除了哭就是哭呢?
  没了办法,方知听着隔壁撕心裂肺的哭声,心也跟着揪起来,终于还是去自己抱了过来。宋辰一落到熟悉的怀抱里就不哭了,吭哧吭哧的偏头去抓方知的衣衫,嘴张着把那块布料往自己嘴里塞。
  宋承青满脸不高兴,抓着他的小手不让他得逞,他便瘪瘪嘴又要哭。方知心疼的不行,解了衣衫把涨着的奶塞他嘴里,用手背摸了摸儿子脸上还挂着的几串泪珠子,有些无奈道:“怎么这样娇气……”
  宋承青在一旁说:“你都没这么惯过我——”语气里似乎还有些委屈,方知转头看他,那人在后面抱着他,把头搁在他的肩上,一时间觉得这种感觉怎么这么熟悉?
  “我看宋辰是随了你吧?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不乖?”
  宋承青眼一瞪,死鸭子嘴硬:“胡说八道,分明是随了你,到底是谁这么娇气?”
  “我尚在襁褓时可乖呢,肯定是你——”方知把儿子换了个方向抱着,用另一边去奶他。
  宋承青不说话了,趴在肩头看他那儿子吃的小嘴一努一努的,还挥舞着小拳头,像是跟他示威。顿时心里老大不高兴,伸出手一拨弄把那颗- ru -头从儿子嘴里划拉出来,小宋辰懵了一下,立马张着嘴凑进爹爹的胸口,谁知他那不正经的父亲把爹爹的- nai -子整个捂住了,当下瘪瘪嘴就大哭起来。
  方知哭笑不得,去拿开胸口那只手,瞪了肩上的人一眼:“你还是小孩子吗?”
  “谁让他吃我的东西?”
  喂奶的回头看他,那人虎着张脸,抿着嘴没个好脸色,方知好笑的凑过去亲亲宋承青的嘴角,哄他:“还总说我羞人,我看你最羞,还跟你儿子抢奶吃——”
  宋承青顺势咬了几口方知的嘴,还要强词夺理:“分明就是我的,是他来跟我抢,没有他时你这奶不是给我吃的?”
  方知脸红起来,不说话了,怀里的小宋辰吃饱了爹爹的奶水终于安安稳稳的睡着了,脸朝里闭着眼,时不时蠕动两下小嘴,梦里还不忘吃奶。方知慢慢把- ru -头从他嘴里拿出来,那颗比平时大出两三倍的- ru -头此刻被吸的扁扁的,颜色也更深了,宋承青看得心里发痒,主动说:“我把他抱过去。”
  方知便把儿子小心交到他手里了,还叮嘱他:“动作轻点……”生怕这五大三粗的人把好不容易哄睡着的小家伙又给摇晃醒。
  宋承青抱着儿子倒是小心,出去前犹豫了一下,回头压着声音跟床上正系带子的人说:“等我回来再睡——”
  “知道啦,去吧。”
  方知合衣躺下,闭上眼,转身就想食言。就到隔壁这几步路,还要等他睡觉?给他惯的。
  耳朵里传来隔壁的动静,想着大约是让奶娘看着了,不多会儿房门就响了,咯吱一声轻轻合上,那人走的飞快,没多会儿就爬到了床上。
  凑头过来一看方知背朝他正闭着眼睡觉,当下这一家之主心里更委屈了,觉得自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伸手去掰方知的肩膀,捣乱:“你骗我,你不是说等我吗?不许睡!”
  方知被他闹了两下,抿着嘴一秒破功,笑出了声:“别闹了,就这几步路你这不是回来了吗?快些躺下吧……”
  “不行!”
  “那你要干吗?大晚上不睡觉还想做什么?”方知瞪他,却是一副笑模样。
  宋承青把他掰过来躺平,自己俯身上去,嘴唇贴着对方的嘴唇,撒娇道:“我也要吃,你都好久没给我吃了……”像条讨食的大狗。
  方知脸一红,把在自己胸口拱的脑袋捧住,哄儿子似的哄他:“刚刚已经被吃空了,没有了,下回行不行?”
  “不行,我现在就要!”得,还说不通了。
 
 
第63章 (番外2.2吃醋)
  方知半推半就的任凭他再次解开自己的衣裳带子,胸口两只- nai -子果然没有白日里那样鼓胀了,有些瘪下去,软软的肉在躺着时稍微往两边垂下一点点。
  宋承青伸手去捏了捏,不高兴:“下次只许给我吃。”说完就顺势咬住了其中一只- nai -头,还作怪的用劲吸了吸。
  “啊——你……”方知两手抓着他的肩膀,终于妥协,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哄他:“好……都给你吃——啊,轻一点……”
  “不要。”宋承青难得在床上拒绝他,还带着一股子酸味儿,下嘴更凶,似乎是要将那两颗- ru -头咬出花来。
  方知难耐的挺了挺胸口,咬着嘴唇溢出一声呜咽。
  没多会儿,宋承青就觉出些不对劲,抬头对上方知泛着红的眼角,凑过去吃他的嘴,含含糊糊地问:“是不是想要了?”
  方知不说话,抬腿用膝盖蹭了蹭对方胯间鼓鼓囊囊的一团,两手邀请似的攀上了他的肩膀,哼唧了一声。
  宋承青看他这样,早按捺不住,喉结滚动,喘着气问他:“要我舔还是直接- cao -?”
  对方,像是羞恼极了,明知他已经受不了了还要这样问他。宋承青便不说话了,拿自己的胯下去顶撞他的女- xue -,隔着几层布料,更是让方知觉得- xue -里痒得不行,想要个大家伙插进来。
  他主动伸手想去抓宋承青的胯间的- yang -物,被对方识破,握住了手按在了头顶,还要顽劣的逼问他:“是不是想让我- cao -你?说话——”
  方知被逼得哭出来,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唔,快点!”
  “说以后的奶都给我吃,我就- cao -你——”
  呜呜咽咽的人被他撞得一顶一顶,身下的- yín -液- shi -透了裤裆,终于哭着说:“都给你吃……呜呜呜以后的奶都给你吃——唔!你快点啊……”
  宋承青这才满意了,当即就去脱两人的裤子,三两下脱了个干净,衣服都没来得及褪,就握着自己尺寸可观的东西撞进了柔嫩的花- xue -,带了些气似的,当下就一插到底,身下的人哭着扭了扭身子,那花- xue -不满足的吸着他的- yang -物,像是有张嘴长在里面。
  宋承青松了口气,舒服的不行,重新把人抱进怀里,身下毫不吝惜地开始猛烈- cao -干,花- xue -的软肉被一次次的- chou -插带出来,又随着动作被顶撞进紧致的- yin -道。方知被他笼罩在身下,用手攀着他的肩背,- xue -里的瘙痒终于得到了些缓解,两条腿交叉着叠到了宋承青身上,把自己的整个人都交出去。
  “啊嗯嗯——啊、啊、唔——恩恩……”随着身上的- cao -干溢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仰着脖子任凭宋承青吸咬玩弄他早就被吸空的两只- nai -子,- ru -头被紧紧抓进手里,又倏然松开,红肿的- nai -头再次被吸到瘪,却又被那张嘴一次次的吃进去。
  胯下的撞击又凶又狠,床铺咯吱咯吱摇晃,宋承青用一只手去抠挖他的- yin -核,大- yin -唇被手指分开,又被胯间的- cao -干撞到合不拢,外翻着露出里面嫩红的尿道口和- yin -核。
  带茧的拇指一次次擦过那个小口子,方知主动将两腿张到最大,让他玩自己的女- xue -,没多会儿就哭着泄了出来,- yín -液浇打在龟- tou -上,激起一波波的热浪,宋承青喘着气停下,摸两人相连的地方,把自己的- yin -- jing -拔了出来,随即用两手掰开了方知的大腿根,低头去舔他的女- xue -。
  刚刚高潮的地方正是敏感,舌头刚伸进来便吃到一大股的花液,里面的软肉绞动着他的舌头,像是还不满足。方知叉着腿光着下身,腿间一个脑袋不时前后蠕动,吃他的软- xue -,吸他的汁液。
  等把那里舔干净了,宋承青才重新握住自己的- yin -- jing -- cao -进去,- yin -道- shi -软,前后- chou -插间带动细细密密的快感,这人不知满足的撞个不停,直将里头的水都要- cao -干了,方知感觉疼,哭叫着让他快点,他才喘着粗气将自己的- jing -液- she -进了花- xue -深处。
  宋承青吃饱喝足,满意的把方知搂紧怀里,低头亲亲他汗- shi -的鬓角,终于肯睡觉了。
 
 
第64章 (番外3.1江南)
  两个孩子八岁的时候一家人去了趟南方,一路上马车断断续续走了好些日子。
  小宋淮是不爱说话的- xing -子,但其实黏人黏得紧,总是要爹爹和父亲抱着。小宋辰却与哥哥截然不同,才这么丁点大整日里就是爬树下河,府里后花园里的几尾锦鲤被他祸害的死了好几条,然后被宋承青拎着打肿了屁股,改天就去树上掏鸟蛋,根本坐不住,在位子上吃个早点的功夫都能把屁股从桌边一圈凳子上挪个遍,没少挨骂 。
  马车稳稳在官道上走,方知倚着窗看外头的景色,不时回头跟身边人笑着说几句。正是春天,四月的天气不热也不冷,清风吹来甚是凉爽。小宋淮乖乖地坐在父亲的腿上,手上拿着块糕点,嘴角吃的一圈碎末。
  宋辰在宽大的马车里一会儿换到这边一会儿跑到那边,最后被宋承青呵斥,才不情不愿的坐在了爹爹旁边,试图找个靠山,可方知却不买他的帐,还附和宋承青的话:“听话坐好了,一会儿又磕了额头,好了伤疤忘了疼。”
  宋辰不高兴的撅起了嘴,看见宋淮手里吃到一半的糕点,嚷嚷着也要吃,方知便从一旁的纸包里拿出一块来给他,谁知这小家伙不要爹爹手里的,非得去抢哥哥那里吃了一半的。宋淮刚挨着嘴边的东西打算咬,忽然手上一空,低头一看,手上没东西了,他那倒霉弟弟当着他的面把整半个塞进了嘴里,还鼓着腮帮子说好吃,得意洋洋的冲他嬉皮笑脸。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