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28)

字体:[ ]

  肯定是太痛了,他的小宝最怕痛了。宋承青握着他的手哭出了声,但那人却狠心的一声都不肯应他,任凭他如何呼喊。
  方知在黑暗里沉睡,外头的吵闹被拦截在了神志之外,他像是知道这些,但似乎暂时还不太想去理会他们。
  眼前的路渐渐明亮,露出前边的一个小茶棚,他觉得口渴极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的沙哑,但梦里的他一时没搞懂到底是为什么。刚想上前去那小茶棚里买碗水喝,就看见远处来了一队人马,打头的那个长得人高马大的,一下子拦住了他的去路,抬起的脸上有一道伤疤,吓得他立马收回了拿碗的手。
  但那人却笑起来,亲自端了那碗水来喂他,还让他慢些,熟悉温柔的语气让他渐渐放松了警惕。
  天好蓝好高,春天的郊外鸟语花香,林子茂盛,到处都是小动物的身影,在林中穿梭。方知被抱在马上,身后坐着刚刚那个给他水的男人,那人说要带他回家。
  清风裹挟着花香划过鼻息,方知皱了皱鼻子,看着路边的小蓝花,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身后的人贴着他耳朵笑起来,火热的胸膛贴着他的后背,骑马往带他往家去。
  场景一转,到了凤止楼的那间屋子里,他正眯蒙着睡觉,听见窗口传来声响,睁眼去看,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正翻着他屋子里的窗户进来,一脚已然跨进了窗槛,方知吓得醒过来,瞪着眼睛看那人,对方却咧着嘴冲他一笑,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问他吃不吃龙井酥。
  昏迷的人使不上力气,孩子已经滑落产道,几个大夫和稳婆在地上跪了一圈,唐月端着碗参汤喊着跑进来。宋承青抖着手接过那碗汤,一口口哺进对方嘴里,混着不知是泪还是汗的液体。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方知却依然没有动静,像是要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走了。宋管家老泪浑浊,已经打算着手去备着东西了,忽然宋承青怀里的人皱眉虚弱的喊了一声:“承青……”
  宋承青抱着他,双眼通红不停答应:“我在……我在——小宝……方知,你舍不得我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的……”
 
 
第55章 
  原以为生了孩子,这人好歹会成熟一些,可如今是比从前还要娇气爱耍小- xing -子了。唐月像往常一样亲自给方知准备了早点,生完孩子之后,他非唐月亲手做的不吃,挑得不得了。
  唯有宋承青甘之如饴,什么小- xing -子都哄着宠着,方知要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这要是让他手下的将士们看到了,非得笑掉大牙,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宋将军,此刻在家里是一点身份地位都没有了,也只能在下人面前做做主子的威风。
  方知还在月子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在床上窝了大半个月,烦的天天找宋承青的茬,脾气也越发大起来。
  这会儿刚吃过午饭,两个小的被奶娘抱去了,方知眯蒙着想打会儿吨,习惯- xing -去摸床边,没人,又生气了。
  扯着嗓子喊了两声,只见宋承青急急忙忙从门口进来,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掀开帐子一看,那人皱着眉撅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对他说:“我要睡觉。”
  宋承青就明白了,脱衣脱鞋上床,把人抱进了怀里。方知闻着鼻尖熟悉的味道,渐渐安稳下来,嘟囔着问他:“你去哪儿了?”
  宋承青拍拍他的背,亲亲他的脸颊,小声说:“去看看两个小的。”方知似乎是不满的哼唧了一声,越发缩进他怀里,没多会儿就发出平稳的呼吸。
  低头看他,那张脸上已经有了些肉,大半个月好生养着,脸色终于好看了点。宋承青看看他,不时凑过去亲他,怕吵醒对方,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去含他的嘴唇。每回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让他觉得怀里的温度是真实的,这人真的回来了,带着他们的孩子,从下面走了一遭,最终还是回到了他身边。
  想到这,宋承青嘴角上翘,似是喜欢的不得了,盯着那张脸,一看就是一个多时辰。方知是被热醒的,屋子里碳火烧的太旺,后背出了层薄汗,动动身子,才发现被人紧搂着,更加闷热。
  幽幽睁开眼,对上宋承青疲惫的一张脸,方知抬手去摸,有些心疼,这段时间他肯定忙坏了,自己还不怎么听话……亏他还能想到自己不听话,宋承青要是知道了也算有安慰。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被窝里的人偷偷笑起来,想撑着身子去吻对方,哪想到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嘴里吸了口气,决定还是躺好吧。怀里人一有动作,宋承青就醒了,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去拍方知的背,嘴里哄了两句。
  方知笑着去捏他的脸,他这才睁开了眼,故意皱眉,先是亲了亲,再凶他:“做什么?”
  方知就哼哼唧唧的撒娇:“你凶我做什么?呜你不对我好了——”
  宋承青被他闹得发笑,这几天的疲惫似乎都在一瞬间褪去了,眼神越发温柔,握着方知的手亲。方知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缩在他怀里,露出两个小梨涡,对视间满室柔情,外面的冰天雪地都不相干了。
  过了会儿,方知皱了皱眉,说了句:“涨。”他没多少奶,但也总是会涨,平时少点就少点,总要让孩子来吃,虽然有奶娘,但觉得总归是自己的奶水,不一样。于是这会儿也习惯- xing -的就想让人把孩子抱来,谁知宋承青却不高兴了。
  埋在他颈窝,小声说了句:“我给你吸。”
  方知红着脸去打他,被抓着了手,对方看着他一脸严肃,嘴里却说着流氓话:“又不是没有尝过你的奶,有什么可不行的?”说着就埋头去解他胸口的衣衫。
  方知不肯,挣扎间动了伤口,疼的眼泪花花。宋承青心疼的忙停了动作,又不能去揉,抓耳挠腮干着急。
  等缓过了那阵子痛意,方知躺好,瞪了他一眼,红着脸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小声道:“那你……快点——”
  宋承青小心去解他衣服的系带,手上动作脸上还要带着笑望他,看的方知更羞恼,两手去抓他的肩膀,索- xing -闭上了眼睛。
  作者没话说,被榨干了。
 
 
第56章 
  胸口传来- shi -热的触感,鼓胀刺痛的地方被温热的舌头舔过,温柔的吮吸。瞬间有些麻痒难耐,方知双腿暂且不能有太大动作,胸口挺了挺,嘴里溢出一声腻人的呻吟。
  宋承青双眸暗了暗,看见那里的情形,喉结滚动。两只小乳如今已经彻底膨胀起来,能让他轻松握住一只手,像是平坦的胸口莫名长了两只小包子,可爱的紧。此刻上面沾了些他的口水,亮闪闪的,红艳艳的一小颗,像是在吸引他去吃。
  宋承青盯了会儿,埋头张嘴含了进去,用了些力气吸了吸。方知抓在他肩头的手力气便大了些,嘴里发出些呜咽,胸口忍不住挺起,像是要把那团软绵绵的乳肉都塞进对方嘴里去。
  宋承青不再磨他,用力吸出了里面的奶汁,腥味涌进嘴里。
  胸口像是在发烫,尤其是那两处被手和嘴玩弄的地方,更是让方知无所适从。身体内部升起一阵奇异的酥麻,但却碍着下身的伤口,不能去蹭动,急得扭着头哭。
  宋承青吃了会儿,很快一边就干瘪了,方知忙挺着胸让他去吃另一边,等到另一边也被含住,才呼出了口气,皱着眉躺在床铺间呻吟不止,光是被吸奶就已经受不了了。
  两处不多的奶汁没多会儿就都被吸空,宋承青犹显不足,还要叼着方知的- nai -头用牙齿亲亲研磨,似乎是不满只有这么点汁水,还要弄出更多来。方知揪着他肩头的衣服,哭着喊他:“承青!没有了……没有——别……啊啊……嗯嗯嗯轻一点!——”
  “呜呜呜真的没有了……啊啊别咬——”
  等终于啃咬够了,宋承青抬头,对上一张泪眼朦胧的脸,爬上去,两手撑在方知头顶,轻声应他,像是有些委屈:“真的没有了……”
  方知用双手去捧他的脸,朦胧的对上一双沉黑的眸子,抽泣着点了点头:“等……等下次……晚上,晚上再……给你吃,好不好——”
  “好。”宋承青哑着声音说,复又低头去吻他,两手拢在对方的两旁,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宝贝,舍不得的、疼惜的,一次次反复啄吻,直到情不自禁没控制住力气,不小心压倒了他。
  “唔!疼——”方知两手忙去推他的胸口,下面被不小心碰到,冷汗瞬间从额头冒出。宋承青连忙起来坐好,心疼的去握他的手,恨不得这疼让他自己来受着才好。
  方知生孩子时下面裂了个口子,刚开始几天疼的上不了厕所,好在是用上面的- yin -- jing -尿,但也每每要他亲手抱着去,一用力就牵扯到下面的女- xue -,疼的站不住。
  那处伤口还要每天拿用药水浸泡过的- shi -软帕子清洁,不然引发感染更是要命。宋承青以往不知道生孩子是这么麻烦、痛苦的事情,这一回虽不是他亲身经历,却也能感知一些方知的难堪。
  方知下面的尿液总是不能受自己控制,淅淅沥沥的沾- shi -裤裆,半夜里不敢喊醒他,一个人缩在床角哭的事,每每想起来,总让他心口发苦。所以其他事情方面更宠这人,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他。
  好在现在次数多了,方知也能在他面前放开些,漏了、疼了,第一个就要寻他,虽然还是躲在自己怀里哭,但总归是不躲着自己了。
  1、这篇文能写到这里我自己觉得挺惊讶的,因为从想要写这样的人设到起名字再到动笔写出第一章不过半小时左右,纯粹是我看文寂寞了想自己写肉而已。也没想到能保持四更五更,所以这两天只有两三更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种偷懒了的感觉。。。。。。不过实在是到结尾有些卡文了,这篇文没有大纲,我就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原本就是个小故事罢了。
  2、生完宝宝月子里也要好好洗澡哦,不然伤口感染发炎要出大事的哦。——洁癖妇科圣手严肃发言(这条没有乱说,是真的。)
  3、五分钟起的名字真的很敷衍!宋承青妈妈对不起你QAQ参考隔壁梁堂元和杜明棠,宋承青简直,好像是因为我当时穿了件青色的衣服???【宋承青:He——tui——】
  4、回答上一章某小可爱的评论:可以!
 
 
第57章 
  年节还未过去,立春就来了,偶尔有这么几天,热得只可以穿一件薄衫,太阳也大,但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冬天的样子。
  方知带着两个小的在床上,大哥叫宋淮,脾- xing -温顺,也最好哄,不哭不闹相当乖。小弟叫宋辰,脾气不知是随了谁的,这么小就能看出以后肯定不是个好惹的主,一下子没顺了他的心意,就能哭的掀翻了房顶,其他人都哄不好,总要方知亲自抱着走动才能安稳下来。
  好几次半夜听到哭声,奶娘和几个丫鬟怎么都哄不好,方知明明被压在身下气喘吁吁,听到那声音却忙不迭的把身上人推开登上鞋子就出去了,过了会儿,隔壁就传来哄孩子的动静,宋承青看看自己下面的小兄弟,脸色黑了又黑,总说这小的是来讨他命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