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21)

字体:[ ]

  两人吃过早点拿了木桶去营地边上的一条小溪摸鱼,方知坐在岸边看他,宋承青光着两只脚在水里走,看得他心痒痒。
  小方:问题来了,到底臭不臭?
  小宋:香的。
  小方:OK
 
 
第39章 
  他从树荫底下站起来,一只脚试探着往水里伸,宋承青抬头看到,喊他:“干什么!”
  方知把脚拿回来,撅着嘴看他:“我也想玩儿!你骗我,说带我来抓鱼,就是让我看你抓鱼!”
  宋承青嘴角藏不住笑,冲他喊:“等着!”
  走到岸边来,一把抱起了方知,对方笑嘻嘻的搂紧他的脖子,两条腿晃来晃去。对方就凶他:“别动!再给摔着了。”
  抱到中间,再把人放到小溪中间的石墩子上,在他脚边放下那只木桶。
  桶里两条鱼,不大不小,正游的欢,方知拿手伸进去摸,鱼尾巴翘了一下,甩了他满脸水珠子。
  山里溪水凉快,白嫩嫩的两只脚丫子泡在里头,快要中午了,正是热得时候,方知洗着洗着就想洗澡了。来了这里之后每天只能擦洗一下,一路舟车劳顿竟还没有好好洗过澡,这会儿想起来便觉得自己身上已经臭了,抬起手闻了闻。
  宋承青刚好凑过来,他就拉着对方的手撒娇说想洗澡,见对方皱了皱眉,哼唧了一声凑过去讨好的亲宋承青的嘴:“求求你了……我都快要臭死了——”
  宋承青抱紧他,笑骂道:“哪里臭了?胡说八道。”说完心想了一下,平时夜里睡前大家都结队来这里冲洗,都是大男人,没这么讲究。可方知来了之后他都是自己拿了水去帐子里给他擦,是舍不得他在这里洗澡的,这会儿天气热,洗洗倒也不要紧,晚上还怕他着凉,要不就趁着中午洗洗吧。
  于是动手去给他解衣裳,仔细脱了叠放在一旁的草地上。就这么让他坐在那个石墩子上,宋承青解了自己的衣裳浸- shi -了给他一点点撩着水洗。
  方知光天化日之下乍一脱光还有些不好意思,被第一下水激到了胸口,打了个哆嗦。
  “冷不冷?”宋承青问他。
  “不冷,快点!”方知朝四下左右看看,两手搭在宋承青肩膀上,怯怯的问:“会不会有人来啊……”
  “别怕”,宋承青抓了他一只手,“有我呢。”
  五个月的肚子已经凸出来了,方知身上除了这个肚子就在没有其他的肉,四肢瘦得不像样,仿佛只剩点皮肉贴在骨头上。骨架子本来就小,这会儿看着更没有多少东西。
  宋承青心疼,洗着洗着就凑上来亲亲他的嘴:“以后不许再那样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了,听到没有——”
  “哼,是宝宝把我的肉都吃走了。”方知冲他撒娇,“宝宝不乖,你要让他听话点——好不好嘛?”
  宋承青含着他的嘴吃,模模糊糊应他:“哪个宝宝?我看是你这个小宝不乖吧——”
  “哼,我才没有呢……嗯嗯——”方知被他亲的嗓子眼里的声音像小猫似的,趴在他嘴边上叫唤,过了会儿就用手去推宋承青:“嗯,你不要亲了……”
  宋承青放开他,问他怎么了,对方脸红起来,夹了夹腿,不高兴地看他。
  宋承青就用手去摸他下面,- yin -- jing -半硬着被他夹在腿间,底下- shi -漉漉的,撩了点水一根手指就顺滑的进去了。
  “嗯嗯——承青……我害怕……”两只手乖乖的去搂宋承青的肩膀,明明想要又因为在野外有些不安心,看着他求他。
  宋承青安抚地亲他的嘴:“别怕,我不进去,帮你出来好不好?”听到这么说,方知才点了点头,眼底已经泛起些水汽,迫不及待的将腿分开了一点,让对方的手指进去。
  隔着肚子上一个小包子,又是坐着的关系,宋承青看的不是很清楚,只凭借着记忆温柔的去摸他的花- xue -,带茧的手指从- yin -道里沾了- shi -滑的粘液,出来覆住了上面的- yin -核,轻轻揉弄着。
  光是这样方知就已经受不了了,食髓知味的身子五个月没被疼爱,自是一碰就抖得不行,把头埋在宋承青的肩窝里,呜呜咽咽地小声呻吟着。
  宋承青让他坐好,自己埋头去吃胸口两只小- nai -子,大约是怀孕的缘故,涨起来了,比先前大出许多,已经能用手轻松抓出一圈乳肉,乳晕的颜色也深了许多,奶尖还没碰就挺立起来,比往常要大。
  宋承青轮流吃着,嘬吮那两处软肉,手下捏着他的- yin -核揉弄,很快,方知就埋在他肩头呜呜咽咽的高潮了,一挺一挺的- she -出了白浊滴进了小溪里,又被水流带走。花- xue -里的粘液也从石墩子上滴滴答答的流到了水里。
  “呜——”
  宋承青慢慢摸着他的花- xue -,帮他度过高潮后的不应期,抱着他哄,亲他挂着眼泪的眼角。
 
 
第40章 
  两人拎着几尾鱼回去,晌午唐月便生火炖了鱼汤,香气悠悠绕着营地外圈转悠,几个小兵眼巴巴的看着,看他们那副馋嘴的模样,唐月低头偷笑。
  端着那小锅鱼汤往主帐篷走,遇到了陈有良,拦住她:“哎唐月姑娘,现在可别进去。”
  唐月纳闷:“怎么了?”
  陈有良冲他挤挤眼睛:“我这不刚想找老宋说说后天的安排嘛,刚走到门口……哎!不可说不可说,总之你先在外头等会儿吧!”
  帐篷里,方知撅着嘴跪坐在床铺间,从背后抱着坐在床沿上的人,一只手不老实的探进对方的裤裆,宋承青忍得刚洗完的身上冒出层细汗来。
  “呜——我想要……”
  宋承青按着裆部的手,不让他动:“你……”
  军中的随行大夫日日来把脉,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方知底子太虚,前些日子又这样折腾,虽然已经过了头五个月,但还是先暂缓一下房事吧。
  可方知刚刚在外头被他用手弄出来一次,回来了就不肯放他走了,撒着娇缠着他“要”,宋承青自己也憋得够呛,但又要顾及着他的身子,实在是,被他缠得有些哭笑不得。
  转身把人抱进怀里,方知在他腿上坐好,双手就去搂他的脖子,嘴里哼哼唧唧的说“想要”,一点不知羞的隔着裤子去蹭他胯间的- yang -物。宋承青咬咬牙,拍了拍他的屁股,凶道:“坐好,不许动!”
  方知就哭,呜呜咽咽的抱着他的脸亲他的嘴角,小猫吃奶一样不得章法的乱舔乱咬,以往都是宋承青主动,这会儿让他来,竟是一点都没学会。
  宋承青搂着他安抚的亲他,手伸进他的裤子想用手帮他,方知识破了他的小心思,两腿夹紧一点,用那处软肉夹住了他的手,小声地趴在他嘴边哭叫:“嗯————我不要手……我要你——”
  “还要再等些日子才行,听话,用手帮你好不好?”说着低头去看他的肚子。
  方知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两人头凑在一起,看着自己下身的光景,裤子脱了一半,露出一个圆鼓鼓的小腹。方知用一只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嘴巴撅起来了,皱着眉,不太高兴。
  宋承青一边用手去摸他胯间早已硬得流水的小家伙,一边轻笑着去亲他的嘴:“喜不喜欢他?”问的是肚子里的小孩儿。
  方知被他摸得软下来,哼哼唧唧地喊,似乎是觉得当着小孩子的面做这些有点难为情,虽然人家还在肚子里,过了会儿才犹豫着开口:“唔——喜欢的……”
  说完又去抱宋承青,问他:“你也喜欢他吗?”
  宋承青凑过去亲亲他的嘴,小声又充满爱意的回他:“喜欢,最喜欢你们——”
  最后还是同意了用手和嘴帮他,小可怜蛋委委屈屈的躺在床上,还是有些不满意,勉强同意的样子让宋承青觉得可爱极了。方知很少有这样缠着他要的情况,也没有听说过怀孕会导致- xing -欲增强这一说法,大概是因人而异,但总之这个样子的方知是非常难得的,在床事上更加大胆也更依赖他。
  宋承青把他裤子脱下来,低头去亲他的下面,隔着个小肚子,方知看不太清自己胯间的景象,只能看到半个脑袋在动,接着柔软的小巧的- yin -阜就被唇舌缠住了,方知仰着脖子看头顶的帐子,双手揪着枕头,两腿屈起来,夹了夹胯间的人。
  - yin -核被叼进了一处- shi -热温润的地方,是宋承青的嘴,在含他,偶尔还小心地拿牙齿轻轻磨着,方知舒服了,哼哼唧唧的哭,腰腹一挺一挺的去配合身下的人。
  那人就用手去摸他的花- xue -,小口开开合合的当真像朵小花,漂亮极了,大约是孕期的缘故,颜色比平时更深,里头的水已经耐不住寂寞一点点冒出来,打- shi -了一缩一缩的- yin -道口,亮晶晶- shi -漉漉的一滩。宋承青伸了根手指进去摸索,很快就凭借着记忆摸到了那处小凸起,一按一揉弄,方知就哭一声,两只白嫩的小脚丫子不自觉的踩在了他的肩膀上,一下下用脚趾揪着他的肩背。
  宋承青偏头亲一口那双脚,手下动作不停,嘴里故意作弄他:“舒服不舒服?”
  方知抬起一点头看他,嘴巴被他自己咬得通红,眼角泛红,哼唧着害羞地哭喊一声:“嗯——舒服——”
  刚说完就觉得那处浪荡的- xue -口里伸进来一条舌头,顿时连说话都不会了,瘫软在床榻间,只会一下下小猫似的叫唤,带着哭腔,一声声喊得宋承青心猿意马。
  那舌头像是要顶到深处去,方知又舒服又害怕,身子磨蹭着像往后退,嘴里求饶的喊他:“嗯——承——承青,不要……”
  宋承青却不放过他,更往深处舔去,直将对方的身子玩得颤栗不已,没多会儿,就夹着他的唇舌一抖一抖的喷出一汪- yín -液,沾- shi -了他的下巴和床铺,上面的- yin -- jing -- she -出了今天的第二次,颤巍巍的在小腹间一挺一挺的,可爱极了。
  方知还迷迷糊糊的,情欲过后就有点困了,微张着嘴想睡。宋承青给他擦洗,穿戴整齐,也躺上去抱着他,去亲他:“舒服了没有?嗯?”
  方知哼哼唧唧去推他,不想跟他说话,显然是一副用完了他就要丢弃他的模样,宋承青又好气又好笑,低头去吃他的嘴,把对方一条软乎乎的舌头嗦舔的发麻,两只手揪着他肩背的衣料哭出声,才放过他,小小的嘴唇被咬得更肿了,委委屈屈的撅着,这下倒是不困了,那一双还带着春意的眼睛瞪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