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20)

字体:[ ]

  两人这么久没见,见面就是吵、闹,这些年,宋承青没有跟他发过这么大的火,方知心里害怕极了,看见对方不理他的时候,真怕宋承青不要他了。
  身后人到底掰过了他的身子,去捧他的脸,亲他的眼角,把他小心揉进自己的胸口,低着头不停亲自己,嘴唇在抖,声音里透着后怕与颤抖:“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啊?你怎么这样不听话……小宝,你怎么这样不听话……”
  方知抬头去看他,对方红着眼眶,惹得他心里又难受起来,用细瘦的指头去摸宋承青的脸,被他握住了放在嘴边亲吻,方知也抖着声音哄他:“小宝错了……你不要难过……”
  闹也闹过了,哭也哭过了,宋承青心头的后怕却一直消散不去,闭上眼就是方知细瘦的身子发丝凌乱缩在一路颠簸的马车里的样子,这会儿把人抱紧在怀里犹显不足。
  方知哭累了,被他抱着又哄睡了,紧紧缩在他怀里,抓着他的手。宋承青看看他,摸摸他的脸,不时就要亲一亲,又看见他那个肚子,有些小心翼翼的没敢去碰,怕自己控制不好力气,只眼巴巴的看着。
  我昨晚躺在床上想这个剧情想哭了,我可能是傻逼。
  就觉得,挺替小宝委屈的,关心则乱,越是担心越是要冲对方发脾气,好像人的坏情绪都是给最爱自己最关心自己的人看见的,没忍住。
 
 
第37章 
  大约是终于见到了人,虽然算是吵了一架,但好歹都说开了,方知心里踏实下来,这一觉就睡得有些沉。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哪怕是盛夏,野外的夜里也有些凉意,宋承青给他盖了条毯子,胳膊被他枕着,正靠着他打盹。
  方知想动一动,发现对方的另一只手正扶在自己的肚子上,心念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把自己的手也覆了上去。他一动,宋承青就醒了。
  “醒了?”宋承青睁开眼,紧了紧怀抱。
  方知便抬头去看他,眼里终于有了些笑意,两人对视片刻,宋承青就低头去亲他,水声黏腻,方知乖乖地微张着嘴,让那条舌头伸进自己嘴里搅动,勾他的舌尖,吸吮他的嘴唇。睫毛颤抖,两手不知不觉就去搭宋承青的肩膀,把他的衣服揪成一团。
  等被亲得喘不上气时才终于被放开,宋承青摸他眼角沁出的一点- shi -意,贴着他的额头,亲昵地喊他:“小宝……”
  方知就被哄得开心了,软软糯糯地应他:“干嘛呀……”
  “喊一下你,想亲亲你,一直亲你————”说着就又凑上来,刚分开片刻的唇舌重新纠缠在一起,宋承青把他压在床铺和自己身体间,感觉有些压着对方的肚子了,才起来了,爬到他的肚子上去看,眼里带着喜悦跟爱意,抬头看看方知,嘴角挂着笑:“让你辛苦了。”
  方知就顺势把嘴巴撅起来:“哼,家里都没有人哄我,我来找你还要被你骂……”说着说着又委屈起来,抽泣着哭了。宋承青忙将他抱进怀里,嘴里语无伦次的哄:“不哭不哭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们小宝这样好,我还要骂你,我该死……”
  方知拿手去捂他的嘴,哭着说:“我梦见你没了,好惨,我就来找你了呜呜呜呜”
  宋承青没搞懂,听他颠三倒四说了那个梦境,有些哭笑不得:“这样的事你也信,小傻子……不哭不哭,乖————”
  方知又絮絮叨叨哭哭啼啼的跟他诉苦,药很苦,每天都要喝,都没有人来哄他,哭得嗓子都疼了,吃不下饭,也没有人来疼他,说的好像家里的一家老小都在虐待他似的,宋承青听得发笑,又心疼。
  “不哭了,再哭嗓子还想不想要了?嗯?乖了,小宝乖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以后都哄你疼你,不让你再受苦,好不好……亲一下,不哭了,乖————”
  两人腻歪在一处,方知憋了几个月,这会儿又怀着孩子,最是娇气的时候,做什么都要宋承青来,换了别人就委屈的要掉眼泪,说不疼他了,嘴里说着胡说。
  军营里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大多是些干粮,好在方知嗓子疼,也吃不下其他的,每天只有喝点米汤米粥的。唐月端了晚饭进来,宋承青坐在边上一口口吹凉了喂他,许是心里踏实了,吃得倒是比在家里还多。
  陈有良撩开帐子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嘴贱道:“哟,小嫂子吃饭呐?”
  宋承青抬眼瞪他:“没事快滚。”
  “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我来看看小嫂子怎么啦?啊?!”大嗓门到哪儿都嚷嚷,怕别人听不见似的,门口的几个小兵路过听见了直笑。
  方知红着脸低头,也不好意思让人喂了,自己拿过勺子吃,宋承青给他端着碗,另一只手摸摸他的头。
  陈有良被他俩这旁若无人的劲给腻歪的牙疼:“嘶————你俩真够行的。”其实说完心里就有些酸,坐在一旁的垫子上,觉得有些想自己家中的夫人了,咂摸了两下嘴。
  方知被他臊白一通,全程红着脸低着头,吃完了才敢抬头打量他,这一看吓一跳:“呀!”又立马将嘴捂住,知道自己失礼了,有些无助的去看宋承青。
  陈有良摸摸自己还裹着纱布的肩膀,嘿嘿一笑:“小嫂子怕啦?嘿!这有啥!甭怕,好着呢!”说完也不管人家,自顾自凑过去打量起方知来,这会儿才看见了那个肚子,眼里露出些惊讶的神色,“哟!”转头去看宋承青:“宋将军你嘛呢?!媳妇这么大肚子还让他千里迢迢来看你?你自个儿忍不住这一时半刻了?你还是人吗?!”
  宋承青脸色铁青,骂他:“不会说话就闭嘴!谁跟你说是我让他来的?!再多说一句就滚!”
  方知脸更红了,低着头摸摸自己的肚子。陈有良凑上去看,宋承青拉着他:“看在你还没娃的份上借你多看两眼,只许看,不许碰!”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得意跟高兴。
  陈有良撇撇嘴:“了不起啊?谁不会有似的……”
  走前看见方知那小胳膊小腿的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一亮:“我明儿去抓两只兔子来,给小嫂子补补身子吧!”
  “快滚!”宋承青看着他的背影笑骂道,转头也去盯着方知的肚子看。
  方知摸摸他的发顶,笑起来。
  作者没话说,新年快乐吧。
 
 
第38章 
  军中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方知也来了有两天了,还算习惯,主要是就算来这里宋承青也没让他委屈着,就是吃食上不如家里。
  这天宋承青从陈有良那回来,以往都是在自己帐中做计划,说正事,可现在不行了,方知还在睡着,于是只得劳驾宋将军天天往副将营帐里钻。
  方知刚醒,睁着眼困顿地还在赖床,看见他来就冲他伸手,嘴里模模糊糊哼唧一声。宋承青走近了俯下身抱他,两人对视,一下下摩挲方知的脸:“起不起?”
  方知皱着眉往他怀里钻,他便顺势侧躺下来,把人搂进怀里,小心拍拍他的屁股:“小懒虫,只能再睡一会会,待会儿饿着宝宝啦……”
  “呜呜呜我不是你的小宝了吗?”方知装出哭的样子在他怀里撒娇。
  宋承青嘴角含着笑:“你是小宝,他是小小宝,好不好?”
  “不好……”
  “你只能有一个宝,你选吧。”怀里人抬头,两手去扯他的脸,嘴巴撅起来,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宋承青装作招架不住,嘴里求饶:“好好好,只有你一个宝,好不好?”方知这才罢休,伸伸懒腰说要起来。
  宋承青便给他穿衣服,他就摇头晃脑地不好好坐,皱着眉说头疼往对方身上靠,故意一副软骨头的样子,胳膊也要宋承青给他抬。
  宋承青就笑话他:“我看我光伺候你一个就要命了,以后再来个小的,我可伺候不过来。别动,手拿过来——”
  “你嫌我烦。”嘴巴嘟起来,凑到宋承青嘴边去蹭。
  “我哪敢嫌你,你最好了,好了好了乖,坐好了!穿鞋——”
  晨起还没来得及洗漱,方知作怪,扒着宋承青的肩头哈了口气,笑嘻嘻问他:“臭不臭?”
  谁知宋承青抓着身上不安稳的人翻身把他罩在了榻上,亲一口他的嘴,看他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的样子,再亲一口,这次时间比较久,亲的方知直喘不过气了才放开他:“再闹罚你不许去抓鱼。”
  怀里的人登时就不闹了:“抓鱼?!什么抓鱼?我也要去——”乖乖坐在床上让对方给他穿鞋子。
  穿好,宋承青摸了摸他的肚子,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肚皮,问他:“他会不会动啊?”
  方知有些窘迫,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大抵是还没有过感觉,于是说:“好像还不会……”刚说完,肚子咕噜噜响了一声,宋承青抬头看他,笑出了声,
  方知就去捂他的嘴。
  “好了不闹了,去吃点东西,幸好唐月那丫头机灵,从家里带了些食材,给你吃应该还是够的……”两人说着话往外走,正遇上陈有良,穿着件短打,腰上别着一把匕首,刀尖还沾着血,单只手上拎了两只山兔。
  “哟,小嫂子起啦?”
  宋承青瞪他:“关你屁事!”
  陈有良顶一句:“跟你说话了吗?!一边去!我打了两只兔子,小嫂子来这还没吃过这野味吧?保证一会儿香得你走不动道!”
  方知有些害羞的靠在宋承青身后,怯怯地说:“好吃吗?”
  宋承青摸摸他的头:“想吃?晚点给你吃,等我们抓完鱼回来,好不好?”
  方知便乖乖的点点头,再转头冲陈有良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等两人走远了,陈有良拎着兔子站在原地纳闷,心想着小嫂子那天哭得声音可不小啊,还骂老宋来着,听的外头的几个小兵那一天都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就怕被宋将军的怒气波及到,怎得说话这般软唧唧的……对了,那天骂老宋什么来着?
  这几天下雨,虽然没太阳,但是白日里天闷,热的人心里烦躁,宋承青怕他憋坏了,才想着带他去附近走走。
  来时带的都是家里的衣服,这野外到处泥泞,宋承青早起便让他穿了件自己的衣衫,袖子长,腿也长,幸好天气热,干脆都挽了上去,拿一根带子轻轻绑在胳膊和小腿上,方知便这幅模样跟他在营地里逛,看着害羞,倒也不怕生。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