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16)

字体:[ ]

  两人接着黏腻的吻,混着咸涩的眼泪,宋承青脱了方知的里衣,去揉他的胸口,那处不知怎么的,似乎是比寻常时大了些,但不仔细看不出来,只不过手上捏着的触感分明比以前软了许多。
  宋承青倒也没想到其他的地方,手上捏着,嘴里哄:“我们小宝是不是要有奶水了?怎么这里这样好弄?”
  方知哼唧着反驳:“骗人……”身子却违背他的意愿,挺了挺小胸脯去喂他,想要多些快感。宋承青就低头含住了,粉嫩的乳肉还没怎么玩就有些肿胀起来,轻松地就被舌尖勾进了嘴里。
  两颗乳尖被轮流咂摸进温热的口腔,方知被吸含的忍不住,身下的小- xue -一缩一缩的蠕动,紧得他不知道是想有个东西进来捅捅还是想让人轻轻的舔舔。向上揪住了枕头,将布料攒成了皱巴巴的一团,胸口挤出一点软肉,被宋承青拿手握住了揉捏,嘴里用力的啃咬舔吻已经悄悄红艳艳翘起来的乳首。
  光是被舔胸,方知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高潮来的猝不及防,乳孔似乎是微微张开了些,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那小口子透着一点奶白,两人却都没有发现,只当方知是临别在即,格外动情。
  宋承青吸了没两口,下面的花- xue -手都没来得及去碰,身下人就呻吟出声,一挺一挺的- she -了出来,许久没有发泄过,浓稠的- jing -液从那根小- yin -- jing -里喷出来,沾了宋承青一小腹。
  雪白的身子还在喘息着呻吟,胸口的- ru -头艳红- yín -糜,被他咬的肿胀不看,宋承青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低头一点点亲下来,看见那根软下去的小- yin -- jing -,顶端还吐露着- yín -液,小心含进了嘴里。
  “啊!——”方知两腿绞紧,却被宋承青逼迫着分的更开,大敞着两条细长的腿,袒露出中间的部位,被含住了要命的地方。
  “啊啊嗯嗯嗯……嗯——”眼前迷蒙一片,头顶帐子上的花纹也变得模糊,两手紧紧揪着耳边的枕头,全身的快感都聚集在小腹,花- xue -里热热的,潺潺流出了东西,也不知是什么,但方知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了。
  宋承青的嘴里,太热了,含着他发育不全的那根东西,顶端被舌尖一次次的探索,像是要探到尿道口里去,微微的刺痛含混着说不上来的快意,让他想不管不顾的- she -出来,可临到头却被一双大手一下禁锢住了底端。
  方知哭起来,呜呜咽咽地说“想出来”,宋承青含着他的东西吃着,不应他,手下还紧紧捏着- yin -- jing -,只露出一个顶端的小伞头,小孔微微一张一合吐露着- yín -液,又被一一舔去,紧着那处用力一吸,方知再忍不住,两腿大张着一次次摩擦床褥,将身下的床铺弄出乱七八糟,十根脚趾头紧紧收拢着,像是要被快感逼疯了,哭着喊叫、求饶。
  宋承青终于放开了手,同时含着- yin -- jing -轻轻一吸,第二次的- yín -液就尽数涌进了嘴里,淡淡的腥味弥漫口腔,宋承青还咂摸着那根渐渐软下去的小家伙,慢慢吸着,等方知度过这一次的高潮。
  小家伙被吸一下,方知就颤抖着屈起腿,两手从头顶放到胯间的脑袋上,不知是要推开还是抱紧。身下汩汩淌水的花- xue -也没被放过,舌头伸进来的时候里头的软肉仿佛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遇到外头来的东西就牢牢地吸附住了,层层叠叠的在里面蠕动着,不放人走。
  宋承青用手去摸上头的- yin -核,扒开- yin -唇,找到女- xue -的尿道口,拿带茧的手指去剐蹭。
  “唔!————啊嗯……嗯嗯啊啊————嗯……”方知两腿屈起又放下,不知道该怎么好了,短时间内高潮过两次的身体敏感的不行,一碰就颤抖,更何况是被这样吸含要命的地方,胯下不停颤抖,一跳一跳的想要挣脱开身上人的牢笼,宋承青却扒着他的大腿根,禁锢他这具身子,偏生要他尝尝这无尽的情欲滋味。
  - yin -核被吸的肿起来,红艳艳的一颗,一碰就抖,整个小小的- yin -阜都被张嘴吃了进去,拿一根有力的舌头在上头舔,- yin -唇外翻再合不拢,尿道口张着一开一合,- yin -道口却紧的不像话,牢牢紧闭,绞的方知都要觉出疼痛感来,- yín -水憋不住的流淌不止。
  终于被玩弄彻底,宋承青扶住自己早就硬涨的- yin -- jing -,抵在了那处,嫩红的小口子刚一接触到硕大的伞端,就忍不住的自己蠕动起来,龟- tou -顶进一点,立马被软肉绞住。
  宋承青无视那点摩擦,强硬的将整根东西顶进去,直直的到头,一进到底,将跨部贴上了对方的耻骨,粗硬的毛发裹着两颗- yin -囊拍打在方知的花- xue -口。
  “啊!啊……嗯!唔唔唔……啊啊啊嗯嗯嗯——”被迫张着腿承受男人的- chou -插,比宋承青要小上一圈的身子,连花- xue -也比寻常女子小得多,却要吃进去比一般人大的- yang -物,- yin -道口被撑开成一层薄薄的肉膜,一抽一插间带出里头艳红的软肉,又随着动作被反复捣进- xue -口,裹住滚烫粗硬的- yang -物。
 
 
第29章 
  “啊啊……恩……呜呜呜轻一点……”身下人被- cao -的哭喊,宋承青把那两条白嫩的腿拢在腰侧,撑在方知的身上,看着那张小脸此刻泛着潮红,沾满- shi -漉漉的泪水。
  低头去亲他的眼皮,就立马被方知的手缠住了脖子,顺势搂住他,亲吻他的嘴唇。上面亲的有多温柔,下面的- cao -干就有多凶狠,一下下的像是要把人肏死在床上,- yang -物次次进入最深,顶着宫口一次次的研磨,逼得方知痛哭咬宋承青的嘴唇,却将腿分的更开,好让身上人能够更容易的进出自己的身体。
  宋承青任他啃咬,自己回吻更多,把那根柔软的小舌头含住了吸舔,- yang -物顶部一次次顶进宫口,被娇嫩的宫口含住,那滋味是比紧窄的- yin -道口还要刺激的感受,激地他越发狠劲的- cao -干,一次次把小他一圈的人钉在床榻间弄,方知含糊着去舔他的嘴,意识不清的呻吟。
  宋承青犹嫌不足,揽着人的肩背坐起来,随着角度的更变,- yang -物进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处,方知短促的尖叫了一声,紧紧搂着宋承青的肩背,被那阵快意激得差点昏过去,狠狠地咬上了宋承青的肩头。
  疼痛混合着快感,让宋承青两手握住方知的一截柔软细腰,狠狠的提起又放下,腰两侧的指印由浅到深,青紫一片。
  方知却像是感受不到那疼痛似的,手下收拢,把眼前人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捧着宋承青的脸把自己被咬到红肿不堪的嘴唇送上去,又被吸住只能皱着眉发出含糊不清的喊叫和呻吟。
  “承青……嗯嗯呜——”方知边哭边呢喃他的名字,在他的耳边,像遥远的呼唤,让他在往后的很多日子里每每想起这声呼喊心口就没来由的紧皱。
  “我在,我在……小知儿————我的小宝……我在————”宋承青回吻他,一次次答应他,一次次许以承诺,将哭得喘不上气的人紧紧搂进怀里,方知哭得可怜,泪水沾了满脸,呜呜咽咽的要亲要抱,揽着他的脖子不放手,明明被- cao -干的受不了,还是离不开这人的怀抱。
  最后以这样的姿势,- yang -物顶端抵着宫口将- jing -液尽数- she -了进去,一股股的打在宫壁上,激的方知颤抖不停,花- xue -涌出大量的液体濡- shi -了宋承青的- yin -囊,小腹渐渐涨起来,形成一个小包。
  宋承青抱着他躺下,引着他的手一起去摸他鼓胀的小腹,两人混着汗水接吻,方知摸他的脸颊,情绪上涌。
  宋承青回握住脸上的小手,拿到嘴边来亲,温柔的哄他:“小宝给我生个小小宝好不好……嗯?好不好?”
  “……好,呜呜呜————”今晚的眼泪就没停过,宋承青任他在怀中哭泣发泄,身下的- yang -物又慢慢动起来,一下一下的- chou -插刚刚高潮完敏感的花- xue -,那里的肉像是要被撞的凹进去,小小的- yin -阜却突兀的挺着,露出里面- shi -红的一颗- yin -核,勾引宋承青去抚摸揉弄。
  这一晚注定不寻常,方知被翻来覆去的- cao -弄,被抱紧在怀里禁锢得他不得动弹,被迫承受身体深处一次次有力的- she -- jing -,胸口的两颗乳尖被咬破,吸出丝丝红艳的血,- yin -核被抚摸舔吻,肿到合不上腿,花- xue -口糜烂红肿,一张一合的吐露白浊,两腿被分开太久已经没法合上,大敞着让宋承青给他擦洗,温热柔软的绸布一碰,那腿根就颤抖不停,最后只能强行给他清洗,痛的方知眼泪流了满枕,被抱着哄到天亮。
  两人谁都没舍得睡,从前每一次的分离都抵不上这回,日日交颈相缠绵,分离似剥皮抽血般痛不堪言,去了不知能否再回,或许是见一眼就少一眼,唯望平安常伴君侧,不要忘了家中的小知儿。
  昨天庙里求来的两挂平安符,一人一个,方知抖着腿站在床下给他亲自戴上,塞进里衣,贴身护好。
  穿上盔甲,最后亲吻一次,替他抹去眼角的- shi -意,再哄他一声:“乖,不哭……”
  转身随着宋管家出了大门,门外大队人马已经候着,宋承青拿上长枪跨上马背,没再回身看一眼,一路向前进发。
  方知长时间的歇在了凤止楼,宋家的那张床似乎是成了精,一躺上去眼里就是往日的场景,夜夜不让他入眠。
  凤止楼外的运河每日都开,船家来来往往,载人的、打渔的,街道两旁人家的小孩儿趁着天好到处追逐打闹,总招来家中母亲责骂顽皮,隔天依然要去街上撒着娇缠着要买糖葫芦。
  这太平盛世是将士们拿血肉换来的,想到这儿,方知又隐隐担忧,边疆不知是何境况了。
 
 
第30章 
  方知整日里懒在小榻上看窗外热闹的景象,也不爱动弹,某一日吹着风忽然看见河边的一渔家打着赤膊出船,心下纳闷怎的冬天刚过就这般怕热?直到唐月来给他送绿豆汤,他随口问了句才恍然大悟,原来昨儿个已经过了立夏了,怪不得这天气越来越不像春天,偶尔闷的他心里发慌。
  大约是天热了,人也变得懒散,前段日子还时常出去走走,这几天懒得都想长在床上,整天犯困,晨起刚用完早点就想爬回床上睡觉,连唐月都说他长肉了,往日精瘦的肚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软软的一层肉。
  方知这天坐在榻上摸自己的肚子,有些想笑,想到宋承青,要是让那人知道,肯定要笑话他小懒汉,想到这,嘴上的笑就苦起来,眼角也耷拉下来。
  唐月推门进来看见他这幅样子,忍不住说他:“整日里愁眉苦脸,他回来了就能高兴?要是知道你在家这幅样子,我看他才要伤心,这几天也吃不下东西,要不我同你去街上走走吧,开开气,整天闷着不出毛病才怪。”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