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15)

字体:[ ]

  我的脑子还想写,我的身体告诉我不行了。
  工作日的时候只要不上班干嘛都快乐,连写更新都更有动力了,但周末只能靠酒精提神的样子QAQ
 
 
第26章 
  方知被下面硬涨的物件儿顶着了,戳的他大腿根硌,宋承青随手一招把边上支着窗户的叉竿放下,轻轻地一声响,木窗合拢,屋子里就少了点光,但因为临着窗户,又不暗。
  用手把方知的衣服掀起来,去揉弄他胸口的两颗乳尖,方知却忽然生起气来,按住了他的手,也不让他亲了,哽咽着控诉:“不给你!你总是欺负我呜呜呜……”这是还难受呢,要找个由头发泄。
  但宋承青却真不动了,把手拿出来,嘴里还是贴着对方的唇瓣吮吻,用手摸他的头发,温温柔柔地哄他:“好好好,不弄你,我欺负我们小宝了,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不哭了好不好?小宝要把我的心都哭疼了……”
  宋承青亲着哄着,两手规规矩矩地抱着他,要不是腿间的东西还没软下去,方知真要信了他。抽抽噎噎的哭了会儿,抬头看宋承青。
  宋承青就问他:“做什么?”
  方知不说话,还生着气,自己跟自己生着气,也跟宋承青生着气,嘴巴撅起来,像个不知道该怎么办又实在没有办法的样子。
  最后到底是心疼宋承青,被自己缠着作弄了一下午,本来说好睡觉也没睡成,宋承青这几日总是往那位叔伯府上跑,想必也是为北方战事烦忧,自己还要这样闹他。
  方知越想越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可刚刚话都说出口了,这会儿怎么办呢?想了想,自己给自己顺了个台阶,一只手慢慢摸下去握住了宋承青的物件儿。
  宋承青嘴角弯起来,把他抱住,亲昵地蹭他的额头:“这是在做什么呢?你不是不给我吗?”
  一点红晕爬上方知的脸颊,随即低低地跟宋承青道歉:“是我不好,你都这么累了,我还要整日里哭,让你哄我……本就不是你的错……”说着话呢,又瘪起了嘴。
  宋承青心软的一塌糊涂,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好福气,能遇上这么好的人,恨不得时时刻刻把人带在身边,事事都要给他最好的,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只为让他这会儿好不要这么难过。
  “胡说,我们小宝最乖,你没有不好,是我的不对,不哭,小知儿最乖,是不是?”
  方知打着小小的哭嗝,脸红着说:“那我帮帮你。”
  宋承青喉结滚动,嗓音沙哑,低低地趴在方知耳边应了声“好”。
  方知最是熟悉那物件儿的样子,这会儿探进了人家的衣裤里,却临场露怯了,眼皮被宋承青温柔的亲着,他酝酿了一会儿,把手伸了进去,炽热的温度烫的他脸上通红。
  握住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无助的抬眼看对方,宋承青带着他的手上下动起来,他无师自通的去揉顶端的龟- tou -,渐渐地那里就- shi -了些,吐露出一些黏糊糊的液体,宋承青趴在他耳边咬他的脖子和耳朵,穿着粗气。
  方知心里就有了些成就感,手下也渐渐大方起来,另一只手寻摸着去找那根- yin -- jing -底下的两颗囊袋,摩挲着揉弄,还要小声趴到宋承青耳畔去问:“舒服吗?”
  宋承青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吻住了那双柔软的嘴唇,亲的他气喘吁吁,眼里氤氲起水汽,手下却被抓着不停动作,玩弄对方的- xing -器,明明心里觉得羞耻,又因为给宋承青带来了快感而欣喜。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他渐渐喜不出来了,手也酸了,嘴唇也要被亲破了,苦着一张小脸直皱眉,嘴里嘀嘀咕咕求饶:“好了没有啊,你快点行吗……”
  宋承青被他这一嘀咕,刚刚上来的一点意思又消下去了,哭笑不得的亲住那张嘴,含糊着说:“不许说话……”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出来了,那东西一挺一挺的- she -了方知满手,方知上面被亲着,下面被按着手接了一掌心的白浊。
  苦着脸把手拿上来,那白浊就顺着掌心流到了手腕上。宋承青笑,边笑边给他拿了一旁的帕子擦了,抱着人温存,两手捧着方知的脸蛋,摸他的眼角,不时啄吻两下。
  方知羞臊的仰着脑袋说:“亲亲。”
  宋承青就趴下去,唇舌交缠间,外头已然是黄昏,这一下午又哭又哄的,总算是把心头的事说出口了,宋承青心里轻松了点,想着这几天更要好好多疼疼这人。
  寻常的日子总是过得慢些,冬日里本就倦懒,又不爱出门,还总嫌这冬天漫长,那春花烂漫的时节怎么还不到来,光想着出去玩。
  可一旦知道了别离的日期,数着指头的日子就过一天少一天。
  作者没话说。
 
 
第27章 
  方知变得格外娇气爱哭,寻常就总黏着宋承青,随着分别的日子将近,身边总是一刻也离不了人,才一会儿不见就要自己生闷气,偷偷抹眼泪,让宋承青好不心疼,知道是他没个发泄的出口,找这些小事情闹人,但也哄着宠着,一切尽着方知的意思来。
  天气变好的日子越来越多,往往睁开眼外头已然是天光大亮,宋承青被拉着陪他睡回笼觉,方知这段日子总是郁郁寡欢,脸上的笑都少了,于是说趁着天好带他出去玩。
  换了往常,方知定是高兴地立刻就要拉着他动身的,这会儿却不急着起了,凑到他怀里把脸埋进宋承青的胸口,闷闷地说还想再睡会儿。
  宋承青抱着他,拍他的背,温声哄他:“小宝是昨夜梦见什么不高兴的了?怎的睁眼就跟我闹脾气呢?”
  方知不看他,用手握了个拳头锤了一下他的胸口,气呼呼的说:“梦见你这个大坏蛋!”
  宋承青笑,回握住他的手摩挲,在他耳畔说:“我这个大坏蛋是不是又欺负你了?该打!”
  胸口的人于是就咯咯咯地笑起来,蹭他的衣领,哼哼唧唧地:“哼,你都不对我好。”
  这就是胡说八道了,简直张口就来顺杆子往上爬,欺负人家宋承青宠他哄他不让他受委屈,还要这样污蔑人家。
  宋承青在被窝里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嘴上说:“是哪个小坏蛋整天要这要那的,路都不好好走,成天里要我抱来抱去,我不好?我明天就把你卖了,唔,就卖给集市上那个卖糖人的老头子吧,让你给他当儿子去,反正你那么爱吃糖人,你让他对你好去……唔!”
  “你胡说!”方知抬头嘟着嘴看他,用手捂他的嘴巴,宋承青被捂着嘴,低头和他对视,眉眼弯弯,笑意分明,方知皱眉,隔着自己的手亲了一下他的嘴,撒起了娇:“你胡说……你不能把我卖给那个老头子,我、我、我吃多了糖人要牙疼……你不心疼我牙疼吗?”
  宋承青这下再忍不住,笑出了声,拿下嘴上的手去亲他,含糊着舔方知的嘴唇:“是我胡说,我该把你卖给那个卖拨浪鼓的,你不是说他家拨浪鼓做的好看吗?还说有机会要全买下来……”
  被他压着亲的人不说话,哼哼唧唧的用手锤他,那点力气跟挠痒痒似的,宋承青把两双手按在他头顶,低头看他,两人对视,额头贴着额头,亲昵的蹭脸颊,见他不说话,宋承青又问:“嗯?说话,好不好?”
  方知眼里氤氲起水汽,倒真像是被卖了似的,委屈的不行,瘪着嘴瞧他,泪水慢慢聚集,从眼角滑落到枕头里,宋承青放开他的手,去捧他的脸颊,轻轻舔眼角的泪,砸了咂嘴,说:“咸的,我们小宝不是最甜的吗?怎么成咸的了?是不是被眼泪泡多了?”
  方知还是不说话,平日里话最多的人在这个早上成了个小哑巴。含着泪伸手去抱他的脖子,宋承青把人搂进怀里,亲他,温声哄他:“不哭了,乖,等战事结束,我一定早早回来……我们小知儿最听话,不哭了好不好?”可战场上刀枪不长眼,每一次出征前的分别,都应当视作是最后一次,方知是知道这些的。
  到底是被哄好了,乖乖的在宋承青怀里点了点头,像个被迫长大的小孩儿,再也不能随意撒娇玩闹,依靠的人始终有离开自己的时候。与其说是被宋承青哄好的,倒不如说是方知自己想明白了。
  军中事宜早已打点好,明儿天不亮就要启程,今天是特意空出来让将士们与家人告别。
  回笼觉没睡成,方知挂着眼泪起来了,宋承青照旧伺候他穿衣洗漱,蹲在床下给他穿鞋袜,嘴里婆婆妈妈的叮嘱他:“晚间的泡脚不能偷懒,我让宋荷跟宋管家一起盯着你,大夫给的药我让宋荷每日给你用热水烫好了再端来,泡完脚要擦干才能爬上床,这些事让下人去做,你不要偷懒这点功夫都不肯花,听见没?”
  “听见了……”方知小声应他,乖乖伸出另一只脚放在他膝头,让穿袜子。
  宋承青手上动着,嘴上又说:“过几天天热起来,你不要贪凉去玩水、玩冰,吃的也要注意,天气热吃不下东西就吃点清淡的,午膳不要吃太饱,犯困打盹撑得你胃胀,到时又哭,可别指望我千里之外来哄你睡觉。夜里要盖被,我让宋荷看着你,不许不听话,听到没有?”
  方知撇撇嘴,被收拾妥了,冲他伸出手,委屈地模样:“听到了,抱——”宋承青就去抱他,放在外间的软凳上,给他擦脸。
  吃早饭的时候方知也是蔫唧唧的,像朵开败了的花,垂着脑袋,给喂什么吃什么,倒是乖。
  最后一天两人去了趟寺庙里,回来的路上看见集市里那个卖糖人的和卖拨浪鼓的紧挨着隔壁,方知看着看着笑起来,抬头看宋承青,许是想起早晨床间两人的小话,这还是今天他起床后头回开笑脸,看的宋承青心里酸胀不堪,当着人来人往的就低头亲了他一口。
  方知脸红,拉着他去买糖人跟拨浪鼓,一手一个拿着,终于开心了,坐在返程的马车上靠着宋承青看窗外的光景。
  宋承青搂着他,亲亲他的发顶,问他:“开心了吗?”
  怎么会开心,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宋承青哪儿会看不出来,平日里出个门跟被放出笼的山雀似的一刻不得停,叽叽喳喳能吵一路,吵的他脑瓜仁子疼,今天安静的像霜打的茄子,那笑也是挤出来给他看的,大抵是想让他不要那么担心,谁说方知只会撒娇闹人?宋承青知道,他的小知儿最会疼人。
 
 
第28章 
  乖乖带出门转悠了一上午,回来吃了午膳又陪着睡了会儿觉,最后拉着去后院树下荡秋千。当你越不想明天到来,明天来的速度就越是快。一天就这么几个时辰,再怎么磨磨蹭蹭乞求老天爷慢些走,那时间也慢慢过去了。
  等到晚间给擦洗完躺在了床上,乖了一天的人终于是哭出来了,抱着宋承青闹,怎么都哄不好。
  宋承青没了法子,被他哭得心颤,最后搂着他去亲,方知抽抽噎噎地缠上来,两腿攀上了他的腰,颤着声说“要”。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