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12)

字体:[ ]

  “嗯————”方知皱起了眉,“太大了……轻一点————”
  “一会儿就好了,乖……”
  宋承青亲他,胡乱哄他,全身的思维都要被身下的紧致甬道吸走了,快感一波波的朝着下腹走,差点逼得他当场缴械,缓了缓才熬过了那阵要命的快感。
  “宝贝————好紧……”宋承青喘着气,含着对方的舌头舔,两手去抓方知胸口的两团软肉,大掌各自将周围的乳肉用力捏拢,做出像女人的- nai -子似的模样,然后用大拇指去拨弄中间挺翘的- nai -头。
  方知两手抓着他的手腕,嘴里哼哼唧唧的,有些受不了那样弄,刚想开口求饶,身下那根东西就动了起来,让他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剩呻吟。
  宋承青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啪啪啪的撞击声萦绕在屋子里,让人羞红了脸。- yin -- jing -搅着- yin -道,各自的- yín -水声混杂在一起,咕叽咕叽的发出- yín -靡的声音。
  胸口很快又被含住了,方知不明白自己两处平坦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每回都要被吸到红肿为之,却还是忍不住的挺胸,将那颗依然肿大的- ru -头送到对方嘴里去。
  次次贯穿到底的- chou -插将- yin -道边缘撑成了薄薄的一层,似乎再用力点就要被- cao -破了,囊袋随着撞击的速度拍打在方知的臀部,粗硬的毛发骚刮在花- xue -口,被一次次的- cao -干带进了里面的软肉,引起更加强烈的快感。
  终于等方知哭着- she -出第二次的时候,宋承青才有了点要出来的意思,喘着气趴在方知的耳边,双手收拢,将身下娇小的身躯整个紧紧桎梏在怀里,胯下使劲的撞击,- chou -插的- yin -道口都已经渐渐发麻。
  方知哭着想要挣脱,却被整个人禁锢住动弹不得,被迫承受宋承青的- she -- jing -,像是最原始的动物交配,雄- xing -的- yin -- jing -狠狠的嵌进他体内,- she -进他的最深处。
  数不清的眼泪不要钱似的掉,濡- shi -了半只枕头,鬓发微凉,脸颊冒汗,分不清是唾液还是汗水。睁开眼,看见正上方的宋承青,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他,情欲的滋味浓厚的要将方知整个人包裹进去,喘着粗气,- she -- jing -完的- yin -- jing -半软着还在他的身体里。
  方知拿手擦对方额上、脸颊的汗水,宋承青就顺势趴下来,将头埋进他的肩窝,蹭他,像是在撒娇,似乎唯有在床上,才能经常看到宋承青露出这种柔软的弱态来,每每这时,方知才知道,对方也并不是无坚不摧的。
  宋承青将脸埋进对方的侧颈,轻轻喘着气,胸口还沉浸在快感的起伏中,被自己用力抱紧了的人微微颤抖着,两人在高潮的余韵里享受只有彼此的疼爱与依赖。
  休息够了,宋承青抬头看他,实现相缠,在互相眼里都看到无尽的爱意,忍不住低头,又黏到一起。方知微微捧着对方的两颊,仰着头让他亲,半阖着眼,感受对方的温度。
  “再来一次好不好?”宋承青含含糊糊的边亲边问他,体内那根已经重新硬起来的东西却不经过他的同意自顾自开始- chou -插起来。
  “唔!————啊……嗯————”
  这一次,要更加凶狠。宋承青做起来,将方知的两条腿架到了肩上,看着下头的小口含着自己的东西套弄,莫名的兴奋与快感涌上脑海,一次次的加快撞击的速度,不顾方知泪眼朦胧的求饶,用力的要将自己的- yin -囊都嵌进去才好。
  粗长黝黑的大家伙跟小巧的一个小洞形成了鲜明的比较,像是他在欺负人家,像是在被迫对方承受他的巨大。可那张嘴却还是努力着,一次次吞吐着- yín -液,将他的- yin -- jing -整根吃到底,- chou -插带出来的糜烂红肉随着- yin -- jing -的抽动一点点的诱惑着宋承青,- yin -道口周围一圈已经被撞出了白沫,一次次看着那里是如何将自己吃进去,又一次次如何被- cao -的凹进去。
  伸手去摸方知同样硬挺的- yin -- jing -跟- yin -核,带茧的粗糙的手指带来别样的快感,又痛又舒服,快感一波波的涌来,要将人淹没。
  “啊啊————嗯嗯嗯!”方知无意识的自己去摸胸口,捏住自己的两只乳尖揉弄,头后仰着,嘴微张溢出一波波的呻吟。宋承青看见他这幅样子,恨不得将他- cao -死过去,喘着粗气一次次用力撞击身下那个- yín -靡的- xue -口,方知两条大腿根被他掐出了一道道的红痕,十根脚趾在空中绞紧又松开,腰腹忍不住的跟着他的动作挺动着。
  在又一次被顶进子宫口的时候,方知终于忍不住,嘴里喊着“酸”,哭着往后退,却被宋承青抓住了不放,次次顶撞那处娇软的宫口。
  “啊、啊!————我受不了————啊……”
  宫口的软肉更加紧致,含住了龟- tou -就不让走,紧紧的绞着,像是要让那根- yin -- jing -当场就泄在里面才能满足。那酸软的感觉让方知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活活- cao -死,逼迫着无法后退的处境让他哭哑了喉咙,两只扑腾的脚被抓紧动弹不得,被迫承受一次次的深入撞击,次次都顶在那要命的宫口,顶的他疼、麻、受不了的哭喊,可对方却还不放过他,一次次的抽出去,又毫不留情的插进来。
  “啊!承青,不要不要!!啊————”宋承青粗喘一声,将龟- tou -嵌进方知的子宫,喷出了浓浓的一股股的- jing -液,低头一看,方知的那根东西,在- she -出了几股稀薄透明的液体之后再- she -不出任何东西,过了会儿却又一挺一挺的- she -出了淡黄的水来,淅淅沥沥的滴落在对方的小腹,沿着肚子滚到被褥上。
  宋承青睁大眼,一时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忘了动作,身下的快感渐渐褪去,方知沙哑却哀求的哭声终于引回了他的神思。对方大敞着两腿,还被他抓在手中,松手的地方已经印下血红的抓痕,整条腿被他亲的、吮的、咬的、抓的,不成样子,尤其是大腿根,青红交加,中间被- cao -干的合不上的花- xue -一缩一缩正控诉着他犯下的罪行,吐出刚刚- she -进去的- yín -靡的- jing -液,沿着白嫩的腿根流到了股缝。
  胸口已经不能看了,肿大到平时两三倍大的乳尖一只已经在情动时刻被咬破了,渗出一点血丝,周围的乳肉也被他捏揉的红肿不堪,脖子上全是亲吻吮吸的印子,一直蔓延到锁骨,白嫩的一张脸哭得不成样子,眼睛肿成了核桃,泪水不停地往下淌,此刻正看着他哭个不停,嗓子哑的让他又哭不出多响的声音来,不知是羞的、痛的、还是爽的,呜呜咽咽的好不可怜。
  宋承青一瞬间心就皱了起来,只想抱着人温柔的哄,想要什么都给他捧到面前来,恨不得把他的宝贝祖宗含到嘴里细细柔柔的舔吻一边。
 
 
第21章 
  宋承青看他这幅模样,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好了,两手撑在方知的身上,看着他,汗水沿着线条聚集,在鼻尖上滴落。原本以为对方定要生他气,跟他好生闹一通,没想到却看他伸出酸软的手,给他抹了一把汗水,那手还微微抖着,擦拭过他的脸颊。
  宋承青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侧身躺下,把人抱进了怀里,摸他的脸颊,给他拂去汗珠子,亲他的眼皮,单手捧着他的下巴,用拇指一下下摩挲方知的嘴角,侧头轻轻在那里舔了舔,微微的咸,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脏……”方知抓着他,不知所措的开口。
  原以为是指汗水,后来看到他颤颤巍巍的双腿间,才明白对方指的是什么,空气里一股淡淡的骚味,暗示着刚刚在这床上发生的一切。
  “不脏,亲一下————”宋承青搂着他,摸他的大腿根,去亲他的嘴。
  “呜呜呜脏————”方知不肯,偏过了头,执拗地看他,泪水又汹涌而出,大颗大颗的落在宋承青给他垫着的手臂上。
  宋承青心疼了,后悔了,这次是真后悔了,过火的床事让方知对自己感到羞耻,甚至不敢大胆的再抱他,只一味的看着他哭,说“脏”。
  “抱一下……乖了不哭不哭,一点都不脏,我们小宝最乖了……”方知还是小声抽泣着,双手推着他的胸口,不肯让他靠近,泪水像是擦不干似的一包一包从眼里滚落。
  再没办法,躺了会儿,宋承青下了床,站在床沿俯下身摸方知的脸,说:“抱你去洗洗好不好?咱们一起,来————”方知这才动了动,冲他伸了手。
  宋承青从善如流将他一把抱起来,像是个抱小孩儿的姿势,原本就比方知高大许多,这会儿托着他的屁股倒也不累。方知两手紧紧揽着他的脖子,埋头在他肩上小声抽泣。
  “不哭了,乖了,小宝不哭了……是我不好,一点都不脏……”嘴里颠三倒四哄人,却到底没哄好,直到坐进浴桶里,方知才渐渐停下了哭泣,乖乖靠在他胸口,让他给洗澡。
  一时间只剩下宋承青断断续续的哄人声和淅淅沥沥的水声,夜里外头都安静了。
  “真的不脏吗?”过了会儿,方知问他,抬起的眼睛还红肿着,桃花眼哭成了杏仁眼,委屈又怯懦的样子。
  “我们小宝不是最干净的吗?怎么会脏?都是我不好,你怪我,不哭了好不好?”宋承青忙安慰,手上轻轻的撩着洗澡的帕子,低头在方知的眼皮上亲了一口,心疼地说“眼睛都肿了……”
  方知靠上来,搂住他的肩背,脸颊贴着宋承青的脸颊蹭,委委屈屈地说:“那我们一会儿不要睡那里了……”
  “好,都听你的,你说睡哪里就睡哪里,好不好?”
  方知乖乖点了点头,过了会儿又说:“我为什么是你的小宝呢?”
  “唔,那叫大宝好不好?”宋承青装作沉思的样子,方知本想引着他再让他喊一声,没想到对方却这么说,一时间被噎住了,嘴巴嘟起来一点,抬头看他。
  宋承青笑出声,在他发顶亲了两下:“因为我最喜欢小宝呀……”
  方知就露出一点笑来,软软糯糯的两个小梨涡挂在嘴角,宋承青看着他,怎么亲都亲不够似的,捧着他的脸蛋柔柔的亲对方的嘴唇,说:“你怎么这么乖呢?下次我再欺负你,你就打我。”
  “我打不过你,那你要让着我一点才好……”方知含含糊糊的说,亲着亲着,忽然打了个小小的哭嗝,两人都一愣,旋即笑起来,方知有些害羞的低头不看他,看着水面上浮动着的帕子,过会儿转身来捂住了宋承青的嘴巴,有些强势的说:“你别笑了吧。”
  宋承青就去抱他,等洗到下面的时候,方知又哭了,一会儿酸、一会儿疼的喊,缠得宋承青又憋出一脑门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