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醉青山+番外 作者:猴有羊

字体:[ ]

  《醉青山》作者:猴有羊
  原创小说 - HE - 小甜饼 - 生子
  短篇 - 完结 - BL - 古代
  调剂心情写的大甜饼,剧情少,不定时更新。
  爱哭爱撒娇的双- xing -受,宠溺温柔的将军攻。
  大概就是撒撒娇,撒撒娇,撒撒娇这样子,没其他的。
 
 
第1章 
  方知在昏暗的房间里醒来,身后是说不清的酸痛滋味,全身像被碾压过般疼痛不堪,后- xue -里传来的胀痛还非常清晰,像是那根东西还在不停歇的搅动着里面的软肉,让他苦不堪言。
  腰间一双温热的大手牢牢的禁锢着他,方知一只手搭在上头,小心地转过了身,看见身后的人睡着了还皱着眉头,忍不住伸手轻轻地为其抚平。
  窗外更深露重,更夫的梆子声从沿街的窄巷子里传来。当前凉州城里最繁华的青楼临水而建,方知的房间窗外头正对着横切南北城的运河,平日里船家来往,游客颇多。已经是五更天了,热闹繁华的凤止楼刚刚停下旖旎的生意,各个房间大门紧闭,等到再开时大约是要在黄昏后了。
  方知听了听外头的动静,只有几个早起的小厮正在轻手轻脚的收拾外厅,一夜喧闹,估计又有的忙了,想到此,方知将头埋进宋承青的胸口,打算再睡会儿,没想到不小心扯动了身后的软- xue -,被激得小声喘了口气。
  宋承青皱着眉睁开了眼,将怀里的人搂得紧了些,贴着方知的耳朵问:“疼?”
  方知红着脸应了:“还好……天还早,你再睡会儿?”
  宋承青昨天刚从塞外回来,此次前去与敌寇周旋两月有余,等到一窥敌方弱点,前后夹击,势头凶猛,让敌人退无可退,打了漂亮的一仗,敌寇连连败退,此刻已经被打回西北老家。而我们的威远将军风尘仆仆的赶了半个月的路,回到城里却连宋家大门都没跨进去,先来了一趟凤止楼,今天要是再不早点回去,估计要被宋家大小姐揪着耳朵按着在院子里思过。
  想到这里,宋承青撇了撇嘴,不舍了怀里的人,弯着腰别扭的将头埋进方知的肩窝,多大的人了,还要冲他撒娇:“我不想走……再来一次好不好?”
  方知刚要拒绝,就看见这人大狗似的委屈的冲他撇撇嘴,凑上来亲亲他的嘴巴。方知看见他这幅样子就不忍心拒绝了,况且几个月没有见过了,自己也想同他温存,但想起宋大小姐,顿了顿,还是说:“你先回去好不好?晚些时候再来吧,不然……”
  “你都不想我!”宋承青抱怨了一句,看着他不说话。
  方知觉得好笑,觉得他此刻的样子像极了撒娇的大狗,伸手将宋承青滑落的鬓发夹到耳后,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唇,眼里是藏不住的宠爱与留恋。
  宋承青见不得他这样看着自己,身下的东西在这样炽热的目光下不多会儿就硬起来了,顶在方知的大腿根,一下下蹭动着。
  方知脸上绯红一片,身子却已经被顶的软了下来,两只手轻轻地搭在宋承青的肩头,似是受不了对方这么看着自己,喘息着轻声喊了一句:“承青……”
  宋承青笑起来,剑眉星目格外的好看,脸上的刀疤都不能阻挡分毫,反而平添了几分英气,外人看来有些不近人情的冷冽,但是在方知眼中,对方眼中难以割舍的温柔才是他深陷其中的源头。
  宋承青从善如流,看见方知这幅样子就知道他受不住了,凑上去含住了人的嘴唇,细细舔吻吸吮,方知微张着口,小巧的红舌露出一截,被宋承青色情的含住了,水声啧啧从两人相叠的嘴中发出。
  宋承青手也没闲着,已经熟门熟路的探到了方知的后头,那处小- xue -被一夜折腾,此刻还没合拢,碰上了手指正一缩一缩的要把手指吸进去。
  方知被摸了两下就不行了,模模糊糊地喘起来:“承青……啊……”
  “怎么了?嗯?”宋承青故意装不懂,手指在他后- xue -里温柔地抽送着,嘴上已经含住了方知胸口嫩红的- ru -头吸吮起来,发出- yín -糜的啧啧声音。
  “唔……啊……承青……求你了……呜呜呜”方知被两处地方夹击,全身泛着粉嫩的光,胸口不自觉的挺起来,将红肿的- ru -头往宋承青嘴里送,身下的小- xue -明明已经肿起来,却还是不满足的蠕动着,淌出透明的液体,打- shi -了身下的被褥。
  宋承青到关键时候反而不舍的了,手里摸肿胀的- xue -口,打着商量说:“你这儿肿的不行了,我再进去可能要破……”
  方知被他搅得一池春水止都止不住,临了却被告知不能进来,急得哭起来:“呜呜呜承青,你进来……唔我可以……我我……”
  方知潮红的双眼看着上方的人,宋承青自己也难受的不行,- yin -- jing -抵着方知白嫩的大腿根,胀痛硬挺的像是要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但他尚且还有理智。平时方知是他放在手里疼都来不及的宝贝,这会儿更不会让他受伤。
  于是想了想,摸到了前头汩汩流- yín -水的小花,那处地方从没被用过,长得比寻常女- xing -要小很多,宋承青的物件儿太大,怕伤了他,两人在床事上一向用后- xue -爽快。
  这会儿宋承青没了别的办法,一根手指轻轻的探进那处流水的花- xue -,引得方知叫起来:“啊!承青!别!”
  “不怕不怕,乖……”
  方知没用过这里,只知道大夫说他这里没长好,既没有一般的女- xing -一样有生育能力,也没有一般的双儿一样柔媚娇软能让男子爽快,所以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而方知因为这没长好的身体既当不了正常的男子,也不能做能为心爱之人生育子嗣的双儿。
  此刻那处媚肉被揉搓着,方知嘴里的呻吟抵挡不住的泄出来,眼角流下泪水,哀哀地看着宋承青。
  宋承青被他这眼神看的受不了,爬上去亲他的嘴,舔他的舌头,嘴里模模糊糊哄着:“乖,我们试试这里好不好?小知儿不怕……我在呢……”
  方知哭起来,边哭边要亲亲,被他一只手搅动地在身下化成了一摊水。宋承青疼他还来不及,凑上前说着好话,亲着哄着,手上温柔的在那颗小豆子上亲亲揉搓着,方知顿时像是被电流过了全身一般,张着嘴迷茫的呻吟。
  身下的- yin -- jing -小小的一根已经- she -出了一套摊- jing -液,打- shi -了两人的小腹。宋承青轻笑一声,边亲着方知柔软的唇舌边宠爱地说:“我们小知儿舒服了?帮帮相公好不好?嗯?”
  说着那黝黑粗长的东西就抵住了那处- shi -润的小花- xue -,方知边细细微微的哭着,边伸手搂住了宋承青的脖子,还乖乖的将嘴巴凑上去,呜呜咽咽地说:“好……小知儿乖……呜呜呜要相公亲亲小知儿……”
  宋承青自然是求之不得,温柔的将方知的唇舌重新含住吸吮,身下慢慢的挺了进去,刚进去一个龟- tou -方知就不行了,下面痛的像被劈开了两半,但却还是将两条腿分开,任凭宋承青动作。
  宋承青稀罕他这幅样子稀罕得不行,上面极尽温柔之能事哄着亲着什么“乖,相公轻轻地来……”下面一寸寸的挺进去。
  方知哭得要喘不上气,两手牢牢揽着身上人的脖子,身下小- rou -棒耷拉着,被宋承青一手握住了,轻轻撸动起来,下面一点点慢慢开始抽送。
  上班摸鱼,满脑子搞黄色,正经文没心思填坑,我废了。
 
 
第2章 
  方知渐渐地止住了哭声,小声打着哭嗝。被宋承青狠狠一撞,就用双手紧张的抓住对方的亵衣,原本就是松垮披在身上的衣服被他揉得不成样子。
  而他自己倒是早已经敞开了衣服,正被宋承青埋头在胸口啧啧吮吸着乳尖,那小小的一颗东西,不知怎么得,就这么得趣,让宋承青吸舔的停不下来,似乎是要从那小孔里吸出乳汁来才算罢休。
  宋承青见他得了趣,身下水流不断,滴滴哒哒的淌- shi -了早已混乱不堪的被褥,加大了力气撞击起来。肉体碰撞的“啪啪”在房内回荡,宋承青是第一次进女- xue -,再加上方知那里比一般女孩儿双儿都要小、要紧,一根粗壮的- yin -- jing -被绞得差点泄出来,倒像是个刚开荤的毛头小子般克制不住,一下下打桩似的要将底下那两颗- yin -囊都嵌进去。
  方知嘴里“嗯嗯啊啊”的小猫似的叫唤,嘴上被宋承青咬着下唇,乖乖地伸出一截红舌头讨亲,宋承青从善如流的含住了那截软舌,吮得水声啧啧。
  胸口被冷落,只有一只手拧着一颗- ru -头,方知刚破了女- xue -,两人又是几月未见,虽然昨晚厮混一晚上,可还是不满足,悄悄地挺了挺胸口,嘴里哼哼唧唧地出声:“承青,亲亲它……”宋承青轻笑一声:“叫相公,乖……”
  方知脸色潮红,趴在他耳边轻声唤了声“相公”,宋承青就满足他,趴在那胸口开始舔咬,底下力度加大,撞得小知儿直往前顶,宋承青一把拉过他,用力的嵌了进去,胸口更是被一只手用力捏住了周围的乳肉,只剩个凸起红肿的- ru -头,被一根有力的舌头舔吸着,- ru -头被一夜含咬,此刻肿大得不像话,颤巍巍的沾着水光,像是要被吸破了皮。
  方知脖子后仰,喊出了声:“啊!——恩恩啊啊啊——唔恩……”
  过了会儿宋承青就觉得小腹一凉,方知在短短的时间内泄出了第二次,花- xue -被干的潮喷,一阵- yín -水热流从- xue -内涌出,冲击着硕大的龟- tou -。
  宋承青被那阵激得差点缴械,停了停,亲亲方知红红的嘴巴,哄着:“小知儿好乖……相公亲亲……”
  方知红着眼,抽泣着,顺从的伸出一根红舌头来讨亲,两人黏腻的亲了会儿,方知两手缠着对方的脖子,两条细长的腿却没什么力气了,瘫软在两侧,任凭身上人不断冲撞着中间柔软的花- xue -。
  忽然,宋承青大力的往前一顶,似乎是顶到了一处更加柔软紧致的地方,方知“啊!”的喊了一声,含着眼泪说“有些酸”,宋承青边亲他边不断撞击那处软肉,没过一会儿就顶开了宫口。
  宋承青抱着哄怀里的人:“谁说我们小知儿不能生?这不是能生吗?不哭不哭乖……”
  方知被酸的软了腰肢,只会搂着人边哭边“恩恩啊啊”的叫唤,一边轻轻点了点头一边像是哄宋承青似的说:“小知儿……呜呜呜呜给将军生孩子……”
  宋承青笑起来,舍不得他这幅乖顺的样子,明明被情潮激得已经受不了了,却还是像哄小孩儿似的要哄自己,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亲亲他乖顺的嘴角,满心欢喜地说:“好,我等着我的小知儿给我生孩子……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