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今天小和尚开窍了吗+番外 作者:一封情叔

字体:[ ]

  《今天小和尚开窍了吗》作者:一封情叔
  【文案】
  “有个小和尚,来把头发长。带上剑,穿上皮袄和靴子,一路来到蜀中央。铃格朗,滴儿哒哒,他在中原闯……”
  六尘不染的小和尚离开佛门直奔中原大门,没想到第一次普渡到的众生却是这样的。
  小和尚:“我救了你,不应该是天大地大救命恩人最大吗?”
  众生:“……再废话我就吃了你!”
  小和尚:“吃人要遭天谴的!”
  众生:“……在这里我就是天!”
  开窍前他哀嚎这究竟是普渡的众生还是索命的凶煞啊,
  开窍后他美滋滋的想这妥妥的是自己的心头肉才对嘛。
  【看似一脸纯洁无比小和尚 × 一直高高在上教主大人】
  报告!中午十二点左右自动更新!一篇江湖故事,欢脱有,无奈有,悲伤也有,希望多多支持~感谢
  【食用需知】
  ●站定攻受1v1:游梵(攻)×于归(受)
  ●正儿八经武侠文,不存在其它不相关元素,作者已备好存稿,可放心追看
  ●一盟:武林盟
  ●四教:八方风雨、双木吟、业火教、恕山教
  ●固定副cp(左右护法,莲雾×邴江)
  ●糖多,亦有微虐部分
  ●若不喜文中人物可自行吐槽,轻点喷,作者已经顶好了锅盖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梵、于归 ┃ 配角:顾岩、林言,罗云进、邴江、司空莲雾 ┃ 其它:江湖,人多,吃糖,满甜
  一句话简介:前方夺命梵音警告!
 
 
第1章 佛语梵音(一)
  西域,天恩承寺外。几只秃了毛的流浪猫狗正在咬着菜包子,它们是饿的不行了,就算是白菜馅的包子都吃的津津有味。
  旁边一个小光头模样,穿着灰蓝僧袍的年轻人正在往小碗里面倒水,只见他眉目英俊,皮肤是自然地白,右眼的眼角下还有着一颗美人痣,又生有一双桃花眼,抬眼时候要是那么一勾,多少红尘任由他踏遍。都说相由心生,不知道他底细的还以为是个花和尚呢。
  事实上这并不是花和尚,而是个乖和尚,就连不用上早课的时候都把佛珠带好,视佛法为最重要的东西,常常被老主持夸奖是寺里面最尊崇佛语的弟子。
  只见他喂完猫猫狗狗,还抱着它们到旁边的小池子里洗个澡,这些个流浪动物估计也都被喂熟了,任由他抱起来完全不挣扎。池子里的水是从山涧留下来的,入春后就冒着白气儿,水温暖暖的,洗惯澡猫狗真真觉得舒服的不得了,爪子都扑腾起来了。
  “啊,小黑小白小灰的毛都快要长出来,应该会很好看的。小杂毛你什么时候能长胖点长好看点呀?杂色毛发就算啦,还丑。”
  正被擦干身体的小杂毛狗像是听到了他的话,一转头就吠吠了两声。
  “说你丑还不承认,你看这东一块西一块的,中间还秃了,真的丑。”
  小杂毛气得只想咬他一口,可要真的咬上了又怕明天没饭吃了。
  “弥梵!弥梵!”
  寺庙里面传来个沙哑的声音,喊了好多声没听见回应之后就骂骂咧咧的跑了出来,是个灰白胡子的老和尚,眉毛往上翘,鼻子往外塌,生的一副有些凶狠的模样,说起话来也是十分的难听:“弥梵!你是不是又在这儿偷懒!啊!混小子你又浪费寺庙里的粮食!”
  他说完还朝着小黑猫踢了一脚,幸好猫儿聪明,反倒朝他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咬的他哇哇哇的大叫。
  弥梵偷笑的看了小黑一眼,这可是没有一根杂毛的猫,精明着呢,想欺负它哪那么容易。
  老和尚转了几个圈直叫,又拿弥梵来出气:“你笑什么笑!等着我去主持那儿告状对不对?这些粮食是给人吃的,不是给这些畜……牲畜吃的!”
  “不过是几位师父吃剩下的饭食,我拿来喂养它们,虽算不上是什么大慈大悲之事,但浪费粮食这一说法就是欲加之罪了。”
  “弥梵!你还敢顶嘴?”老和尚更加气得跳脚,“给我回去!发你今天跪在厨房三个时辰,跪到做晚饭为止。”
  “我又没做错!”弥梵抱着猫咪非常不服气。
  “我说你错了你就错了!我是监院,我是监院!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准有怨言!”
  一旁抖完毛的小黑狗瞅着他的大嗓门有些来气儿,趁着老和尚不注意的时候,猛扑过去,对准他的小腿又是一口,那狗子刚长出了新牙,尖的很,一口下去还扯破了裤子,血珠子不停地往外冒。
  “啊!啊啊!”老和尚捂着原本就受伤的腿大叫,谁知脚下的石子儿绊人,生生的让他跌了个狗啃屎。
  “汪汪汪!汪汪!汪汪!”
  小黑狗四肢蹦跶起来,邀功般的朝着弥梵吠吠,老和尚气得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不顾礼节脱了鞋子举着就冲它追过去,一路追一路边喊:“狗崽子!看我抓到你不把你关起来!给我站住。”
  老和尚上了年纪,自然跑不过盛年的黑狗子,甚至还被它戏弄的撞到了树上,惹得后面踮脚张望的游梵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杂毛狗看着好玩,想过去凑热闹,被他一把逮住放到另一条路上,催促道:“快些走,监院待会闹起来我也没办法的。”
  最后追不到猫狗的监院和尚,就拿逃不掉的弥梵来撒气,罚他在伙房里跪着。
  “弥梵!在住持没有回来之前,你就给我跪着,等住持回来,我一定跟他好好说‘明白’!”
  代表寺庙规矩的五戒鞭抽在地上,弹起了一圈的灰尘,那是由特殊材质而成的皮鞭,传承多年,威力不小于任何一件兵器。它是监院执掌的象征,弟子们见到此物犹如见到了佛法一般,在五戒鞭下几乎不敢说话。
  跪在地上的游梵都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把想要顶嘴的话逼回肚子里,省得自己又得多跪四五个时辰,今晚怕是不能睡觉了。
  首座和维那带着寺庙里的一干弟子匆匆从禅院赶过来,他们刚做完早课就听说监院又闹事了,这个监院本身是寺庙里资历比较老的和尚,因为上一任监院寿终圆寂,所以才推举他上去,谁知他即使修佛十几载,劣- xing -也难改,做惯了欺负小沙弥的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主持出外云游半年,首座早就想提议换人了。
  “弥梵!你怎么跪着?快起来。”
  这么硬的地,磕坏了膝盖谁都得心疼死。
  弥梵是什么人?
  那是全寺庙的欢喜宠。上到主持下到小沙弥,都把他当做宝一样的疼着,游梵平常待人一片真心,日常生活上还是个秉承佛法的乖弟子,最主要是他能做的一手好斋菜,特别讨和尚们的喜欢。不过偏偏这个监院就一直看他不顺眼,或者对他得到的关怀眼红至极,自从他上任监院以来,就对弥梵处处针对,无论大小事,就没有他挑不出刺的地方。日子一长,监院的举动越来越放肆,现在还让他长跪在地下。
  这可就要了首座的命了。
  主持云游前就叮嘱他要好好照顾弥梵,即便没有这叮嘱,对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小和尚,首座也坚决不允许他平白无故的受别人的欺负。
  维那把弥梵扶起来,监院看到自己的话根本不起作用,索- xing -撒起泼来:“弥无师兄!你这是在扰乱寺庙的规矩!”
  “规矩?我倒想听听,弥梵他犯了哪条大错,要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拿出五戒鞭?”
  “他的错何止一条?这半年我都一一记在脑子里,今天我就翻出来让你们好好听听。”
  老和尚清了清嗓子,却不过是一些芝麻大的小事,而且并没有触及到佛法所不能为的界限,就拿刚刚喂流浪动物的事情来说,并没有违法哪一条戒律戒规,可到了他的嘴里,就变成了浪费食物不可饶恕。
  首座的白胡子都要被他气得翘起来,要不是出家人不能无缘无故动手,他早就把这个师弟拖出去打一顿了。
  “小师叔,我们觉得你没做错呀!”一个小沙弥双手合十的站出来,敛着眸子说道:“佛曰普度众生,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是生命,那小师叔的做法哪里有错呢?”
  监院还没来得及呵斥这个不知轻重的弟子,就有僧人一路小跑过来报告说:“住持回来了,住持回来了!”
  云游半年归来的了空住持,仍旧是眉目不改,两眼间放着异样的神采,披着朱红的袈裟,手中执着佛珠,一股淡然如尘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报告,下一本预收已开,指路专栏,三百六十度转圈圈卖萌,赏脸的看官求个收藏嘻嘻~
 
 
第2章 佛语梵音(二)
  监院又换了人,住持秉承大义,不顾前任监院的遗愿,愣是让他沦为扫地僧人,一年之内不得进禅院大堂供奉神佛。
  当然,他的不成熟管理方式是撤职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弥梵是他最疼爱的入门弟子,从小养到大的欢喜宠,一点欺负也不允许的!
  弥梵给师父烧好了一桌子的菜,首座弥无和维那弥目也在一旁服侍着,他们还提议监院的位置弥梵可以胜任,他今年也满岁数了,已经可以让他管理寺庙的事务了。
  “不可。”住持放下碗筷,摸了摸胡子说道:“我有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交给他去做。”
  空目好奇的接问:“师父云游,是否遇到了奇事?”
  住持点了点头,可是不愿再开口,俩徒弟双手合十,就不再多问了。
  菜园子是寺庙伙食的来源,平常除了去逗一下那些小猫小狗,弥梵就时常来这里,园子里的菜大多数都是他亲手栽种的。西域边境连年战火,这一带的百姓衣食都成了问题,寺庙根本就没有什么香油钱,平日里还会开门发粮,若是光靠香油怕是要饿死不少弟子了。所以在十几年以前,住持云游后就会带回一些种植谷物的书本,供僧人们学习,然后亲身实践。经过好些年的努力,基本上能做到自给自足了。
  昨天帮他说话的小沙弥是半年前刚入寺的,他与弥梵年纪相仿,加上弥梵平常对人特别好,因此时常过来帮忙。
  “小师叔,昨- ri -你膝盖可有受伤?这是我常用的淤青散,效果非常的好。”
  弥梵正在给新出头的蔬菜拔杂草呢,春天一到这草就疯狂的往土里冒出来,都快把菜给覆盖了。他抬头笑道:“不用啦戒嗔,我就跪了小半个时辰,一点都不疼。”
  “真的不疼吗?我上次念错佛经被首座罚跪两个时辰,还是有蒲团垫着的,起来的时候膝盖都快肿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