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和离后怀了前夫的崽+番外 作者:茶查查

字体:[ ]

  《和离后怀了前夫的崽》作者:茶查查
  文案
  所有人都知道林糯喜欢沈寒,甚至做了沈寒的男妻。
  藏剑峰沈峰主迎娶绝音仙子的消息传来,林糯怔愣,转身去找沈寒。
  话未说出口,看见那一对儿仙侣在天湖中泛舟,林糯默默红了眼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林糯想,他再也不喜欢沈寒了。
  明着出不去守卫森严的藏剑峰,林糯只得偷偷往出跑,终是让他成功了。
  被那个满脸寒霜,表情- yin -沉的男人堵在墙角时,林糯吓得直往后缩,悄悄掩住了微隆起的肚皮。
  ————
  沈寒一直都记得小时候的林糯。
  “给你。”
  瘦弱少年脏兮兮的脸上带了个讨好的笑,小心翼翼将手伸出去,想要将那株草药给他。
  不止脸脏,手也脏,当时的沈寒心里极为嫌弃,却还是收下了草药。
  林糯陪着沈寒从扫洒弟子到一峰之主,沈寒本以为那个胆小又懦弱的青年离不开他,会一直跟着他,赶都赶不走。
  可谁知等他再转身的时候,林糯却不见了。
  湖里的莲蓬又长出来,白腹银尾鱼也长得极快,却少了个在他耳边小声说想吃的人。
 
  注意:
  渣攻变忠犬的古早调调,狗血带球跑,依旧是软软的受,不喜欢的就可以退出啦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糯,沈寒 ┃ 配角:连载文《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正在更新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渣攻变忠犬古早文
 
  作品简评:
  林糯纠缠了沈寒许多年,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哪怕是再迟钝的人都能看出他情意,而他从未得到过回应。年少时的相遇,林糯始终都记得,沈寒救了他,最后和他成婚,本以为会和冷心冷情的沈寒就这样走下去,却没想到,沈寒要另娶他人。十几年的陪伴,只当是一场错付,林糯转身离开,不愿再卷进这些爱恨纠葛。可本该娶妻的沈寒却追了上来,说他后悔了。
  这是一本可以归为追 “妻”火葬场的虐渣文。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对林糯的感情的沈寒看不清内心,一错而失去那个在他身边,一路陪着他走过许多年的林糯,转身回首,这才发现,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离开了他。本文写了一个“渣攻”后悔醒悟,努力追回前道侣的爱情故事,语言流畅,节奏较快,内容简单轻松,值得一读。
 
 
第1章 
  正值初夏,日头渐热,半早上天光正好,本是个闲散之人寻地方打盹,勤奋之人练功打坐的好时候,可藏剑峰上的人大都脚步匆匆。
  千山明月阁
  顺着游廊往里走,到处都是仙草奇花,浅淡草木香四溢而出,穿过游廊,阁楼后的百花园正热闹。
  蜂蝶飞舞在千姿百态的花丛中,太阳快爬到了天空中间,暖意过了头,天儿逐渐炎热起来。
  在一片花香中,蜂鸣声嗡嗡嗡,本就极度催人入眠,日头又晒得躺在花丛中的人昏昏欲睡,云锦白衣一角露出花丛中。
  “啾”
  一只花雀鸟轻盈的飞了过来,停立在一株紫梅梢头,低垂了小巧玲珑的脑袋,叫声蔫蔫的。
  这个天气实在是适合睡觉,花丛中的人干脆睡了过去,即使听到花雀的叫声,眼皮子都没撩起来。
  许是觉得日头晃眼,林糯,藏剑峰为数不多的“闲散之人”,翻了个身,侧躺在花丛中,好歹遮了些日光。
  他长得白净,颜色偏淡的唇有些肉感,轻抿在一起,鼻梁挺直,为他增了分英气,不会让人把他认成女子。
  偏淡的眉微皱,眼睛都没睁,伸手拂开了扫在脸上的枝叶。
  总归来说,林糯相貌生的温和没有攻击- xing -,若是笑起来,还带着甜甜的少年感。
  平日里那双琉璃般透亮的猫儿眼圆润明亮,总是含着笑意,此刻合上了眼。
  花枝微动,从他脸颊上扫过,长长的眼捷微颤,眉头轻皱,他还是没睁眼,想继续睡下去。
  “林糯!”
  一声怒气冲冲的女子尖锐叫声响起,同时那只花雀飞下梢头。
  术法携着一阵浓郁灵气绕着花雀周身转动,卷起无数花瓣,花雀化为了一个头戴花色翎羽的娇俏女子。
  “林糯,你说你,都被欺负到头上来了,你还有闲心思在这里打盹。”
  云花蹲在林糯身边,脚下的花枝被踩倒,她也顾不得了,对着还在睡觉的人就开始了碎碎念。
  “什么白衣剑尊,我看他沈寒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倒好,转头就娶了别人,你亏不亏,当初还不如跟了我。”
  头上翎羽随着云花激动地斥责而微微颤动。
  “阿花,我好困啊。”
  林糯声音困倦,睁开的眼睛看着又要闭上,花雀忍无可忍,伸手就拧住了林糯耳朵。
  “人家把烟霞小筑都收拾好了,就等着成完婚搬进去,你再睡,再睡就什么都没了!”
  云花快被林糯气晕过去,她- xing -子本来就急躁,说话又快,林糯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阿花,我不喜欢沈寒了。”
  林糯那双猫儿眼没了平日里的灵动,就连眼里的光都黯淡下来。
  他这话说得极轻,又带着平时慢吞吞的调,让云花一时哑了声,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烟霞小筑是为藏剑峰峰主夫人准备的庭院,就连林糯都没住进去。
  可现在,沈寒让人为那个什么绝音仙子收拾出来了,还把林糯拘在这千山明月阁里,出都出不去。
  方才云花化了原形,小小的花雀混迹在普通鸟雀中,一路听着藏剑峰其他人嘴里说的八卦。
  她脾气本就急躁,回来给林糯通风报信,谁知让她看见林糯在这里偷懒犯困。
  可听到林糯这句话后,就连云花心里都一酸,她跟了林糯十年,从没见过林糯这样过。
  十年前看见这个白皙秀气的少年郎,她曾想过把林糯掳去给她当压寨小郎君。
  结果差点被沈寒给削平了山头,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林糯是喜欢男人的。
  道侣还是那个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的沈寒,她一度痛心了许久,后来因着一系列原由,她不得不跟着林糯还有沈寒来到这藏剑峰,给林糯当了妖侍。
  也没了睡觉的心思,林糯起身离开这里。
  衣角拂过花枝,一头黑发也没心思打理,发髻歪斜,他干脆随手把头发扎高了,后脖颈处清爽了不少。
  恢弘大气的阁楼里,林糯进了主屋旁边的屋子。
  打开窗户,林糯手肘撑在窗沿上,支着下巴看外面。
  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白皙小臂。
  从这里看去,恰好是烟霞小筑的方向,只不过只能远远看着那里的七彩烟霞。
  沈寒将他禁在了这千山明月阁中,在他昨夜喝了些酒,壮着胆子闯进主屋质问沈寒为什么要娶绝音仙子后。
  沈寒看着他,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没表情。
  等林糯以为不会等到他的话后,沈寒却开口了,声音冷冽浅淡。
  林糯,我以为你早该知道。
  这是沈寒对他说的话。
  林糯站在原地,沈寒从他身旁经过,他转身,看着那个一身冷傲又孤清的男人缓步往外走,白衣飘逸,似乎在下一刻就可以远离他。
  是了,娶一个男妻,是沈寒身上最大的污点。
  他原本该是那个不染微尘高高在上的剑尊,却被他拉下这浊世,染了污迹。
  ——
  日暮西斜,山峰间轻薄的云雾缥缈流动,煞是灵动好看。
  千山明月阁在藏剑峰的最高点,也是最中间,最大的阁楼,视野宽阔,一切美景尽收眼底。
  都说高处不胜寒,可这里有着阵法聚灵,并不像平常山峰一样。
  原本的千山明月阁灵气浓郁到极点,是藏剑峰人人向往修炼的地方,四季如春,风景如画。
  不过林糯在这里看了两三年没有过任何变化的春景后,就央着沈寒改了。
  当时即便沈寒再不耐烦,还是顺着林糯心意,用阵法使得这里同人间一样,有了四季的变换。
  峰主大婚,除了林糯以外的人都在忙碌,这里也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
  林糯躺在床上眼眸微阖,耳朵却听着外面的动静。
  神识微动,一缕神念探了出去,林糯“看到”连主峰的千山明月阁里,到处都挂上了红绸红灯,为沈寒新婚添喜。
  大红喜意刺痛了林糯,他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收回了神念。
  听云花跟他说是一回事,可自己亲眼看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心尖都似颤了颤,泛上种酸涩之意。
  眼捷微颤,林糯依旧没有睁眼,装着自己在睡觉的样子,昨夜之后,他再不敢去找沈寒。
  良久,挂在墙壁上的一副美人踏春图被风吹动,底部画轴轻轻撞在墙上,发出声响。
  林糯缓缓睁眼,那双圆润的猫儿眼依旧黯淡。
  美人图里走出来一位浅绿薄衫的美人。
  碧玉簪松松挽起黑发,长发垂腰,手执轻罗小扇微微掩面,肤若凝脂,柳眉如烟,一双含水美眸轻眨。
  “糯糯。”
  美人声音温婉柔和,芊芊细腰微摆,衣摆逶迤拖地,款款朝林糯走来。
  云画在林糯身旁坐下来,手中宫扇轻轻放在床边,被遮掩的下半张脸露出来,果真是个美艳动人,眉目如画的美人儿。
  “阿画。”
  林糯失魂落魄般看着房顶,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云画无奈轻摇头。
  “阿花揪疼我了。”
  有些慢的腔调是云画熟悉的,林糯声音轻缓,可她还是听出了他的委屈和难过。
  自从那天林糯从天湖边跑回来后,云画看他红了眼睛,眼泪在打转,可就是不哭。
  “那,我帮你揉揉。”
  说着,云画伸手拂上了林糯右耳,林糯惹云花生气的时候,云花总是揪他这只耳朵。
  玉白指尖触感温热,那双手也极美,动作轻柔。
  然而在下一刻,云画却忽然消失,原地只留一阵轻烟,再往墙上看去,美人图上消失的美人又回去了。
  沈寒突兀的出现在房里,神情冷峻,眼里似有点点寒芒,漫不经心扫过美人图,一阵风吹过,美人图眼看着要被送出屋外。
  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静的林糯终于有了反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