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将军只爱我的钱 作者:季阅

字体:[ ]

  《将军只爱我的钱》
  作者:季阅
  文案
  洛阳首富之子骆深长相极佳,坐拥豪车骏马无数,金银珠宝成山。
  唯一的缺点就是——好男色。
  大将军韩将宗望着所剩不多的军饷,一咬牙,一狠心,决定牺牲色相……诱他!
  诱人第一步:英雄救美
  骆小公子被其他商户买凶围攻,韩将军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是摆好姿势,想好台词,正欲英雄救美,谁料——
  小公子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的收拾了歹徒,驾着马走了。
  韩将军:“……说好的娇弱贵公子呢?”
  ?
  诱人第二步:适当展示自己强健的体魄,高超的武艺
  于是韩将军每日清晨都在骆小公子必然经过的后山练习武艺,练到畅快时,还会情不自禁褪去上衣……
  然而骆小公子每次路过时都目不斜视,快步离开。
  韩将军:“……说好的好男色呢?”
  ……
  接二两三的失败令韩将军大受打击,决定放弃。
  这时,骆小公子却亲自登门:“听说将军很缺钱?”
  韩将军:“???”
  骆小公子:“不如……我养你啊?”
  闷骚活好老流氓将军攻x风流倜傥多金诱受
  食用指南:
  1、大型古代甜蜜狗血剧,每晚八点(除周四不更)于晋江文学城准时播放。
  2、此文肥肠好看,球球你们康康吧!(捂脸)
  内容标签: 种田文 业界精英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深,韩将宗 ┃ 配角:刘倩影,江家兄弟 ┃ 其它:金玉其外,宝藏其中
  一句话简介: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第1章 
  清澈明净的琴声缓缓而升,“铮——”攀行至最高处戛然而止,留下一室寂静。
  众人围坐四方雅间,撩起轻薄纱帐睁眼看着,视线都被从顶楼一跃而下的舞女紧紧抓了过去。
  那舞女水蛇弯腰,纤细长腿光滑细腻,一路延伸至脚背,脚尖绷的很直。
  及地一臂距离,下坠身形攸的止住,乃是一个缠绵妖娆的贵妃飞天姿势。
  轻薄飘荡的纱衣随后才落下,缓缓覆在了身上。
  “好——!”掌声骤然起,一时间叫好声音和着银钱掉在地上的清脆声音错落不绝。
  那舞女背上缠着发丝一般细肉眼几乎不见的丝线悬于虚空,身下舞台则铺着大片金丝绣线细绒红布,除了喜庆好看之外,自然还有更重要的用处。
  二楼,东栏南角,一间略小一些的雅间中,刘副官探着头趴在凭栏上,脖子伸出去老长。
  他眼睁睁看着掌柜从台角处一拽,将那宽大红布无声缓缓撤走,连带着上头散落的银钱也一并拖走了。
  金贵奢华的红布之下,又是一块铺展整齐的金丝台布。
  “将军啊,”刘副官忍不住的“啧啧”两声,将脑袋收回来,愤恨的拉上纱帐,“就这一晚上,得的钱足够咱们三军吃整整一天!”
  愤怒完他仍不解气的说:“一天!早、中、晚!三顿饭!”
  另一人大刀阔马坐在美人靠上,随意的姿势牵扯着肩背的肌肉线条微微隆起,将转角处的衣裳撑成了凸起紧绷的弧度。
  他见手下副将如此气急败坏,朝下扫了一眼。正看到银钱被尽数装走,银块圆润的棱角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
  韩将宗收回明亮双眸,哼笑着骂了一声:“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说话间,外头“哗啦——”一声碎响,二人一齐转头去看。
  对面一个不知哪家的有钱少爷,斜斜趴在栏杆上,隔得这么远都能看到那衣裳料子的贵气逼人,明亮暖昧的光线勾勒出那人伸出去的手,修长薄细的手指,白皙的手腕,透出一股冷淡又诱人的复杂感。
  提着鼓鼓囊囊的钱袋子的手一翻,里头的东西清囊倒了下去。
  台中顿时响起金钱砸在地上的“噼啪”声,十分动人悦耳。那竟是满满一钱袋子的银块、金球、珊瑚角、白珍珠……还有些看不清的其他贵重东西。
  场中顿时被掀起一阵起哄吹哨的高潮。
  更有甚者,直接对着那舞女喊道:“姑娘!我若是你,就跟了他!”
  “对!今晚就跟骆公子走吧!”
  欢呼调笑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时不歇。
  韩将宗一挑眉,如星双眸打量起对面那个出手阔绰的‘骆公子’。
  年纪不大,眉目乌黑,唇色明显,眼睛形状若桃花,似乎是喝了酒的缘故,黑白不太分明,里头蒙着一层雾气。
  那人骤闻起哄声大方一笑,眼睛紧紧跟着一弯,眼周带着浅浅红晕的半月出现在了脸上。
  视线中更多了几分温柔多情的味道。
  周身都散发着纨绔花花公子的气息。
  “嗳!”刘副官提高了些声音,“将军!”
  韩将宗回过神,门边站着店内一个添水小奴,满脸的笑,轻声说道:“二位客官,今日骆公子请客,茶水吃食一律免了,您二位慢慢欣赏接下来的琵琶奏。”
  他要走,韩将军叫住他,下巴往对面一抬,“就是他?”
  小奴望了一眼,笑的见脸不见眼,“正是他。”
  “这么多钱,就为了跟那舞女睡一觉,忒奢侈了点。”刘副官叹了口气,酸里酸气的说:“还真是有‘莫惜连船沽美酒,千金一掷□□芳’这种人啊。”
  “是也不是,”那小奴听完笑了笑,似乎觉得他长了一副武夫的五大三粗样,竟然还会吟诗。
  不过下一刻就说:“骆公子有些不同寻常,喜好‘男风’,这点钱,算是纯打赏舞女儿的。”
  刘副官惊讶的张开嘴,韩将宗却根本不怎么信这种坊间传闻,随意笑了笑:“你一个添水奴,怎么知道这么多?”
  小奴一口白牙尽数咧了出来,笑的更加高兴了,“因为呀,这骆公子,正是咱们店大老板的长子。二位客官是新来的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啦。”
  韩将宗:“……”
  得,在人家的地盘酸主人,让人听了个正着。
  然而这小奴没有多说什么,见怪不怪的朝着他们一弯腰,提着长把子水壶往下一间去了。
  刘副官消化完了,不知是该哭还是笑,心思仍旧在钱上:“他扔了钱,回头又装回了自己的腰包,别人扔的钱,也装进了他的腰包,这也太会做生意了。”
  韩将宗晏晏一笑,余光中那人已经放下纱帘,只能扫到一个影影绰绰的虚晃人影,倚在青纱帐里侧。
  “唉,”刘副官叹了口气,片刻后又更重叹了一声,“唉!”
  “怎么?”韩将宗问。
  刘副官给他倒满一杯酒,自己也满上了,“朝中吵作一团,军饷久不到位,属下好伤感啊。”
  说着朝他一举杯。
  韩将宗想了想,确实好伤感,于是沉默不语的端起酒杯来,同他一起干了。
  洛阳的酒不似北方的烧刀子,有着南方酒独特的绵柔,喝一口缠绵在舌尖久久不肯走。
  非要比拟,女人比它诱人,它比女人够劲儿。
  主副将二人平日过的紧巴巴,今日有人请客,酒水全免不喝白不喝,二人你一杯我一杯,一杯接一杯,成了最后一批散场的人。
  子时街道不算安静,沉迷在两旁红灯酒绿中的人仍旧很多。
  ‘借酒消愁,愁更愁’这话实在不假,韩将宗看着热闹的人群,醉醺醺流连不去的官家子弟,甚至回想到刚刚一掷千金的‘骆公子’,深觉奢侈、糜乱,更加郁闷了。
  “走吧,”他望了望远方,“去……江家看看。”
  “这个时间去吗?”刘副官犹豫的问。
  韩将宗目视前方,眼皮之下深眸如渊,比夜色更加漆黑浓重,嗓音沉沉的说:“就这个时间去。”
  洛阳城太守兼廷尉江首逸,耄耋之年,黄土已经埋到了下巴颏上的岁数,这时间睡得正沉。
  骤然听闻北方来人,又是这个时辰,还以为是京中派来的查贪巡抚,心慌气短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儿孙已经在外头等着了,他由人搀扶着,去正厅接见来客。
  “韩将军。”江太守率领着家中老小,未进门就先行礼。
  韩将宗行进数步,托住他胳膊:“江大人不必多礼,深夜叨扰,我等心中实在不安。”
  江太守嘴里笑说着,“不妨不妨,迎来贵客,府中蓬荜生辉啊。”
  心中却在吐槽:既然心中不安,就不要大半夜的来叨扰,搞的我这个老头子觉也睡不好。
  韩将宗被他客气迎着往正厅中走,茶水即刻冲好送到桌上,冒着蒸腾热气,将身上寒气逼退了些。
  “惭愧,我就直接说了,”几人依次落座,韩将宗开门见山直接道:“北面不太平,只怕哪日就要开战,皇上的意思是,要增加南方地税,以地养兵,洛阳作为第一富饶地,希望江大人能做出一个表率来。”
  室内静可落地闻针。
  江太守端起茶盏来,一掀白瓷盖子,没拿稳,“叮”一声脆响,砸到了杯壁上。
  “请,请,”他才反应过来,招呼韩将宗:“深夜霜重,请将军先尝几口热茶。”
  韩将宗给他一个台阶,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江太守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骤然增加地税不太可行,恐怕会引起农民反抗,自古动荡都是由民不安心而起,贸然执行怕是会引起动乱。”
  “江大人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韩将宗高兴的仿佛看到了知己,脸上带着一见如故的笑容,“地税不好征,但是这么多年江大人管辖的粮运、铁、盐、纺织,都是暴利产业,不如忍痛割舍一二,支援一下我等的饭食问题。”
  江太守:“……”
  “嗳呀,看看这豪门大宅,”韩将宗打量一眼厅中摆设和宽敞庭院:“想必支援个十二金不在话下。”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