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王下之王 作者:宫槐知玉

字体:[ ]

  妻乃王下之王
  作者:宫槐知玉
  文案
  他身为帝王,未曾想一遭国破家亡。殿上奋战至终,本以为必死无疑,却被生擒送上敌国帝王之榻,落得个以色侍人的下场。
  他噙恨如那人所愿,却不想竟把那人吓得面红耳赤仓皇逃跑。
  →受宠攻、强强、南门是攻哦!
  内容标签:强强 种田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门修谨、司风宿 ┃ 配角:【连载中《爱上首富他夫人》轻松甜文】
  一句话简介:朕喜欢你啊!
 
 
第001章 你当你还是王
  杀红眼的敌军犹如压城黑云翻卷而来,反击的军号震天动地直插云霄,然而最终却没能突破那厚重的黑云。
  敌军终是入了城。
  大殿前尸骸遍地,血液凝成暗黑。军旗倒地,战鼓声沉闷,仿佛叫沙哑了喉咙。
  不复昔日庄严的大殿之中,身着黑色龙袍的年轻男人紧握手中长剑,刀刃寒光烁烁,一如男人那双冰冷的黑眸。
  修长挺拔的身姿,略有些凌乱的黑发,他脸色惨白,眼神却冰冷而充满杀意。
  火光混杂着夕阳撒在大殿之中,那鲜血一般通红的光芒勾勒出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也让他深邃的眼眸中映出一丝绝望。
  南门修一双冰冷的黑眸,直直望着殿外正拼死奋战的残兵,他早已经知道会是如此结局,但他却毫无退却之意,也早已无路可退。
  “王……”立在南门修身旁的护卫,顾不得身上还在渗血的伤口跨前一步,紧张地看着门外越来越近的敌军。
  南门修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剑,任由青丝拂面,他背脊挺得笔直,傲骨铮铮。
  他身为一国帝王,天之骄子,自然一身傲骨。
  “王!”护卫再跨前一步,挡在了南门修身前,因为敌军已经入殿。
  为首那人穿着他们翼国的铠甲,手中的长矛却对准了他们翼国的帝王。他本是他们翼国的镇国将军,如今却成了敌军的内应。
  “叛徒。”南门修握紧手中的剑,不惧分毫,眸底深处更多了几分狠绝。
  那叛徒李将军冷哼一声,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手中长矛直指南门修面门,“把他给我捆了!”
  李将军话音落下,旁边便有士兵上前来,欲要拿下南门修。护在南门修身前的护卫自然不让,两边立刻便打作一团。
  南门修亦有了动作,他以极快的身法袭向穿着铠甲的李将军,要取他- xing -命,再不济拼个你死我活。
  他早已没了求生之念,与其沦为亡国败犬,还不如战死殿中!
  “就凭你?”李将军微惊,他后退一步,手中长矛一舞,挡住了南门修手中杀气十足的剑。
  南门修见一击不成,又逼近几分,正欲再刺,脑中却是猛地一抽,一阵剧痛猛地袭来,吞噬着他的理智。
  这突发的情况让南门修一个踉跄,他抬手扶额,正惊讶,对方手中的长矛已经重重打在他肩上。
  在重击带来的剧痛以及眩晕中缓缓晕过去时,南门修才发现,原本一直护着他的那护卫,早已经站到了叛徒那边,“你……”
  “李将军你这是做什么,不是说好了等药起效生擒就好?”
  “这不是还活着吗?”
  “你伤他如此之重,可别忘了,那位要的可是活的……”
  ……
  南门修再次清醒过来时,天色已大亮,他已不在殿中,而是被囚在了一辆被黑布笼罩着的囚车当中。
  囚车车辙滚动,踏踏的马蹄声中,还伴随着行军的脚步声。
  南门修躺在囚车之中,在剧痛以及浑浑噩噩之中朝自己身上看去,他手脚已经被铁链所缚,脸上更是被带上铁面。
  铁面中有口塞,让他不能出声,亦不能寻短见。
  弄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南门修深吸一口气,这一动却牵动肩膀上的伤,剧烈的疼痛痛得他差点又晕过去。
  缓过劲来后,南门修伸手挑开了黑布下方的缝隙,朝着外面望去。
  正当晌午,明媚的阳光透过缝隙反- she -进囚车中,刺眼的光线让他睁不开眼,眼中都氤氲出一层薄薄的水汽,模糊了视线。
  南门修还没来得及看清外面的情况,囚车外面便传来一阵急促的破风声,下一刻,一根长矛重重打在南门修挑开黑布的手背上。
  “唔……”剧烈的疼痛让南门修收回了手,也让他痛得闷哼。
  好片刻之后,南门修才从那剧烈的疼痛当中缓过劲来。
  因为肩膀上以及手背上的疼痛而微喘着的他,双眸恶狠狠地瞪着那个方向,但那里除了黑布什么都没有。
  手脚被缚,头戴铁面,莫说逃走反抗他连自寻短见都做不到,只能任人欺凌。
  愤恨、绝望、不甘以及身上的伤痛席卷而来,南门修用尽力气打在身下的囚车上,囚车立刻发出哐当一声闷响。
  可伴随他这动作传来的,他手背上和肩上的剧痛,却痛得他意识都有些模糊。
  囚车外有人听见动静,说了些什么,南门修却因为疼痛根本没听清。
  那之后,囚车一直在前行。
  一开始南门修还能估算时间,但很快他就因为身上的伤发起了烧。疼痛加高烧不退,后面的日子他一直浑浑噩噩。
  浑浑噩噩间盘旋在他脑海中的,全都是兵临城下百姓流离失所,士兵血流成河以及他皇兄母后惨死刀下的场景,一幕一幕,不断的浮现。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囚车上的黑布才被掀开。他再次见到外面的景色时,已身处一处完全陌生的繁华城池中。
  人满为患的街道之上,李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众士兵游街而过。
  他被俘囚车之中,迎接着那些路人好奇探究以及嘲讽的视线,还有诛心的嘲讽字眼。
  囚车中,狼狈不堪的他双眼猩红犹如困兽,杀气四溢,却惹得四周民众越发兴奋。
  一国帝王如今却沦落为阶下之囚,呵,这是多么可笑的一幕。
  听着那喧闹声,南门修痛苦愤恨地闭上了眼,不去看不去听。
  他咬紧牙关双手紧攥成拳,任由牙关溢出血指尖刺破掌心,任由是恨意在他心中肆意冲撞。
  他今日所受之辱、亡国之恨以及血亲之仇,所有的这一切,他总有一天会亲手讨回来,十倍,百倍的!
  一年之前,邻国契国突然对他们发兵,那时他们毫无防备,丢了几座城池才总算稳住。
  那之后他就派兵加固了边关镇守,但契国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之后一年的时间内,契国帝不断的向他们出兵。
  战事连连不断,民众苦不聊生,南门修不是没有试图去书契国帝王以求和解,但对方却根本不顾民众如何,不断挑起战事。
  知道对方毫无和解之意,南门修也改变了态度,既然对方要战,那他们翼国就奉陪到底!
  南门修下令征兵征粮,欲奋力一战,然而所有一切都准备就绪时,翼国却出了叛徒!
  翼国太傅与镇国将军两人,竟早就被契国帝王收买,大战前夕,两人带着重兵投诚于契国帝王。
  他们的投诚,带走了翼国将近一半的兵力,也直接把翼国推向了灭国。
  之后半年的时间,契国的大军在叛徒李将军的带领下,从边关一路打至皇宫打至大殿之中。
  大军入宫,宫中一切皆被抢夺掳掠,宫中侍卫宫女太监连同他皇兄母妃在内,所有人无一幸免全惨死刀下。
  翼国皇宫血流成河,只余他一人还独活于世,却生不如死。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除了李将军这两个叛徒之外,最大的主谋,便是契国帝王——司风宿!
  想到这三个字,想到那人,南门修本就充血的双眼瞬间更加通红,杀意恨意像是要撕裂他的胸腔般,不断在他心中翻涌沸腾。
  如果不是因为那混蛋,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翼国不用亡国,民众不会颠沛流离,他皇兄与母后也不会惨死!
  无法抑制的愤怒与杀意让南门修喉头一阵发苦,随之而来的还有腥甜的味道,但这一切都不能抑制他心中燃烧的越来越旺的怒火。
  他一定要杀了那混蛋,一定要!
  队伍走过街道,没多久之后便在皇宫前停下,前方马背上的人下了马,其余的士兵则退守两侧。
  南门修在这阵动静下睁开了充血猩红的眼,李将军已经来到他面前。
  两人视线对上,李将军看到南门修眼中的猩红与杀意,他冷笑一声,眼中皆是嘲讽,“带着他跟我来。”
  旁边的士兵闻言,牵着马带着囚车中的南门修,随李将军一同向着皇宫内走去。
  契国,大殿之中。
  殿内,金漆雕龙的龙椅之上,一个身着白色龙袍的男人单手支头斜斜坐着,睥睨天下的眼中是百无聊赖与兴味索然。
  他皮肤白皙,是异于常人病态的白皙,那样白皙的皮肤再配上那一身白色打底银丝镶边的龙袍,让他整个人显得越发- yin -冷戾气。
  与他对视,甚至有一种被蛇盯上的错觉。
  这样的气质,再配上那俊美的面容,仅是他的存在便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下方百官却垂首屏息而立,无人敢抬眸看上一眼,更莫说对那张脸心生杂念。
  “李将军求见。”殿外传来声响。
  闻声,龙椅之上懒散斜坐着的帝王- yin -冷的眸瞬间亮了起来,他坐直了身体,“快把人带进来!”
  “是。”
  传话的人出去,龙椅之上的人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yin -冷的眸中有期待与兴奋浮现。
  等了片刻没见到人,他有些坐不住,起身朝下方走去,只是走了两步他却又停下脚步,然后回去重新坐下。
  他一起一坐,行为怪异,百官却无人敢说,甚至不敢多看。
  就这会儿时间,大殿门口有了动静。李将军压着南门修进门来。
  南门修身上穿着的还是之前的龙袍,与龙椅之上的人相似的龙袍,却是截然相反的黑色。
  一身龙袍的南门修强忍身体不适带来的眩晕,昂首挺胸直视前方,即使身披枷锁,他亦是王。
  压着他进来的李将军见状,眉头紧皱,当即喝道:“跪下。”
  南门修无视他,一双眸紧紧盯着殿中龙椅之上那眼神- yin -冷的人。
  白皙的皮肤熟悉的五官,虽说几年不见对方已然长变了模样,但却并未脱离太多。
  看着对方那张脸,感受着心中溢出的那份熟悉感,南门修紧咬牙关,他犹如地狱爬出的索命的恶鬼,眼中满是恨意与杀意。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