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将军的卑微替身 作者:小阿瑶

字体:[ ]

  《将军的卑微替身》作者:小阿瑶
  内容简介:
  人人都说顾将军骁勇善战冷血无情
  可桃灼眼中的顾将军却是天底下最温柔的
  付了心也交了身
  桃灼才知道将军的温柔从不属于自己
  回了京入了将军府
  原来将军已有妻室郡主容不下桃灼
  赶他之际,将军一句挽留也没说
  再相见他是将军你是jì
  温柔绝情攻x软糯痴情受
 
 
第01章 
  正是三月桃花开的季节,春雨过后空气中掺杂着桃花香和泥土的芬芳。
  一阵马蹄声惊起花丛间的蝴蝶,车轱辘碾过泥泞的小路,留下一道道辄迹。
  十几名骑着骏马的官兵押送着一辆马车,车内六七个年轻女孩,皆是哭哭啼啼的满面哀容。
  边关战事吃紧,与蛮夷已经周旋了一年多。怕士兵劳苦怠慢,故在附近村庄买了些年轻貌美的女子送往大营充军妓。
  桃灼坐在马车的角落里,目光有些茫然的盯着自己破露的鞋尖。桃灼与旁人不同,他并非女子,可论起容貌却是这车厢里一等一的。他也并非是被家人所卖,而是自愿到军营去的。
  桃灼本是被遗弃的孤儿,是一位好心的郎中捡了他。恰巧也是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候,就给他起名叫桃灼。后来老郎中去世,桃灼靠乞讨为生。如今边境战乱,老百姓叫苦不迭,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桃灼没什么学问,并不晓得军妓是做什么的,只想着军营里一定能填饱肚子。
  天色擦黑之时,马车速度减缓,一路人马押着马车进入长风军的大营。
  久不碰色的士兵们早就憋的难耐,还未等马车停稳就已经围个水泄不通。
  “下来下来。”
  有人拿着长枪敲打着车帘子,吓的这群女娃儿发出尖叫。
  外面男人们发出哄笑,嘴里面- yín -词秽语的占尽了便宜。
  在一名军官的驱使下,车里人排着队的一个个跳下马车,而后像是瑟瑟发抖的小鸡抱成一团不敢乱动。
  “咦?怎么还有男人?”
  霎时间,桃灼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细皮嫩肉的,比娘们还俊呢。”
  “男人怎么玩?能比大姑娘舒服么?”
  桃灼有些怕了,双手紧攥着衣袖,靠在马车边连头都不敢抬。
  “将军来了,将军来了。”
  随着喊声,挤挤嚷嚷的人群立马让出一条道路,再没人敢胡言乱语,场面倒是一下子安静了。
  桃灼和那群女孩一样,好奇的用眼角瞟向那个传说中的战神,长风军的统领顾将军。
  银白色的铠甲衬托着顾烨的身型犹如凛冽的长枪,令人望而生畏。剑眉星目,如美玉雕琢的容颜俊朗不凡。淡淡的目光扫过,带着睥睨天下的王者风范。
  当目光落在桃灼身上时,顾烨微有一怔,随即若无其事的收回。
  “军中的规矩也不必我多说,这些女子虽是买来犒劳你们的,但也都给我警醒着点,不可伤不可死。但凡在谁那里出了人命,那就一命偿一命。老规矩,由程校尉负责看管分配,任何人不得私自串通,强掳,违者军法处置。”
  扔下这些话,顾烨转身离开。
  桃灼趁着人群还安静这会儿抬起头,一眼就看见顾烨挺拔的背影。心里倒也没做多想,只回味着顾将军的声音,带着深沉的磁- xing -,很是好听。
  如桃灼所愿的,不但填饱了肚子还尝到了肉腥,直到小肚子撑的圆滚滚的,才恋恋不舍的放下碗筷。
  饭后半柱香的功夫,桃灼就被带出伙食房,押往供士兵消遣作乐的营帐。
  还未靠近,就听到里面传出凄厉的哭声和- yín -秽的大笑。
  桃灼慌的脚步一停,隐约猜到了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快走。”
  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桃灼踉跄着差点儿扑倒在地。
  当挂在军帐上的蓝色布帘被挑起,入眼的场景吓的桃灼目瞪口呆。
  不是说不可伤不可死么?怎么那些女子的身上都沾了血……
  “呦,还真把这俊俏的小生送来了,我先尝个鲜。”
  看着一脸- yín -笑走来的男子,桃灼惊吓之余转身就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出去。
 
 
第02章 
  虽是填饱了肚子有点力气,可桃灼弱不经风的哪能跑得过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眼看要被逮到,桃灼慌不择路的冲进眼前的营帐。
  顾烨正换去身上的铠甲,白色亵衣的领口还未系严,半敞着露出脖颈下方麦色的肌肤。握着袖子口,与突然闯进来的桃灼面面相觑,彼此都是一瞬间的怔神。
  “将军。”随后而入的士兵露出畏惧的声音,“属下看管不力,令这小子擅闯将军营帐,请将军责罚。”
  顾烨先是低头系好了衣领,而后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是。”那士兵瞄了桃灼一眼,转身退下。
  盘腿坐在桌前,顾烨专心致志的阅览战略图,而后翻读桌子上的兵书。一切如旧,仿似营帐里并无桃灼的存在。而桃灼亦是不敢发出丁点儿声响,在门口站到腿脚酸麻也只能咬牙忍着。
  眼瞧着蜡烛快燃尽,顾烨终于合上了手中的兵书,挑了挑烛芯后,又燃了一支新蜡烛。
  “叫什么名字?”
  突然的问话将桃灼吓了一跳,不敢抬头正视顾烨的目光,垂着头小声回道,“桃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顾烨念着,而后淡淡一笑,问道,“学过诗经?”
  桃灼摇了摇头。
  营帐里又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桃灼手足无措的依旧低头盯着自己破烂的鞋子。
  “会研墨么?”顾烨的声音再次响起,低沉悦耳。
  桃灼傻傻的再次摇头。
  “过来吧。”顾烨的语气里蕴着温和,“我教你。”
  乞讨的日子里受尽了世人的白眼与唾骂,忽然间被温柔的善待,且又是位高权重的将军,桃灼又是感动又是不安的。圆圆的杏眼沁着一层薄薄的水膜,晶莹透亮的好似胆怯的小鹿。
  小心翼翼的靠近,桃灼就连走路都不敢发出声响,怕扰了眼前之人。
  跪在案台前,桃灼抿着双唇一动不动的。他闻到从顾烨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兰香,夹杂着长年征战沙场的血腥味。
  “手给我。”
  桃灼愣愣的看着伸过来的右手,秀窄修长,骨节分明,不算白皙却坚韧有力。长年的拿刀握剑,手心与手指关节处覆着一层薄薄的茧。
  当手背的纹理与手心的薄茧贴合,桃灼感觉心跳都要破胸而出。从耳根处升起的一团红晕直接蔓延到脖颈,白净的肌肤衬托着一抹嫣红,令清秀的桃灼染了动人的惊艳。
  抖,全身都在发颤。说不出是害怕亦或是其他,反正心慌的厉害。
  顾烨的拇指轻轻按了按桃灼微握的手掌,轻声细语的说道,“别紧张。”
  这声音就像一股暖流,顺着桃灼的血液溶遍了全身。他偷偷的抬眼看向顾烨,顾烨依旧低着头专心地教他研墨。额前的一缕碎发低垂着,烛光映的顾烨恍若天神,高不可攀却又温柔的想靠近。
  “你自己试试。”
  手背上的温度撤去,失落之际桃灼手心一颤,几滴墨点溅到了砚台外。
  桃灼一下慌了神,紧握着手中的徽墨不知如何是好。
  “无妨。”顾烨依旧温和淡然的,拿过桌角的布巾擦去案台上的墨迹,随后又拿起挂在笔架上的紫毫,摊开书笺。
  “慢慢磨,不用急也不必心慌。”
  顾烨的温柔就似定心丸,平复着桃灼所有的不安。
  手上研磨的力度越发均匀有力,有模有样的倒是没再出什么纰漏。
  顾烨的字迹苍劲浑厚,书写之时如行云流水气盖山河。桃灼认不得几个字,就是觉得顾烨写的字好看,和他这个人一样的好看。
  不知不觉的看入了迷,手中研磨的速度就降了下来。
  “识字?”
  听到问话,桃灼回过神,正巧对上顾烨琥珀色的双眸,顿时脸颊发烫恍若燃了一团火。
  桃灼窘迫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头。
  顾烨轻笑,“到底是识字还是不识字?”
  “幼时随着郎中出诊,认识一些简单的当归、牛黄之类。将军写的这些,我都不认识。”
  顾烨没再说什么,收回目光后继续书写。
  桃灼也未敢再抬头,听着自己慌乱的心跳几乎跃到了嗓子口。
 
 
第03章 
  入了三更,顾烨终于放下手中笔。此时的桃灼困倦的频频点头,清澈如水的杏眸流露出惺忪睡意。
  “去休息吧。”顾烨指了指位于墙角的木塌。
  桃灼虽未学过礼仪却也知晓尊卑,眼下虽是困倦,可将军还未入寝,哪轮到自己先睡。
  “我……。”桃灼掩住口中的哈欠,眼含水光的喃喃说着,“我不困。”
  顾烨勾起薄唇轻笑,放下手中的紫毫。
  “夜深了,我也要睡了。你把桌子上的笔墨收拾干净,未干的书笺先不要动。做好了就去休息,以后就留在我身边侍候着吧。”
  直到顾烨上了床塌睡下,桃灼才回过神的用力在脸上掐了一下。
  啧,疼。
  桃灼弯着唇角抑制不住脸上的喜色,留在将军身边啊,既可以填饱肚子又不会被人白白作贱,且将军又温柔俊朗,桃灼第一次有种天上掉馅饼砸进嘴里的喜悦感。
  收拾好桌子上的一切,桃灼又心细的擦拭了挂在墙上的铠甲。鬼使神差的凑近了嗅了嗅,银白色的铠甲散发着和将军身上一样的味道,血腥味、兰草香。
  做好了一切,桃灼才面带微笑的上了小塌沉沉的睡去。
  木塌虽小,但桃灼身量也不高,正好能容下他。这一晚睡的香甜,直到翌日的太阳都爬到半空,桃灼才从梦中醒来。
  将军不在,营帐里空荡荡的只有他自己。
  桃灼坐起身回味了一下昨晚的情景,而后喜滋滋的下了小塌开始整理干净的营帐。
  到了午时,桃灼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可将军又不在,桃灼也不敢乱跑。他挑起门帘的一角,恰好看见一队巡逻的士兵经过,吓的桃灼缩回手,躲在营帐再不敢露面。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