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琉璃坠 作者:少年糖

字体:[ ]

《琉璃坠》作者:少年糖
 
文案
 
一别十年,故友重聚,柔旧时相思,愁今朝忧患,寸步艰难,何去何从...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少卿,杜明轩 ┃ 配角:杜明德,周福,阿吉,陆珍珠,陆老爷,窦管事,胡县令,韩大人,朱程,白驹,某配角们 ┃ 其它:古风,耽美,琉璃坠
 
 
 
 
  ☆、第一节  故友重逢
 
  商铺林立的热闹街道上,各个店铺人来人往。唯有杜记米铺门可罗雀,店内货斗商架上空空如也。铺子的伙计门里门外各自寻地方坐着唉声叹气,杜家大公子杜明德站在铺门口也是束手无策,这样的状况已经有几天了。
  原本经久合作的供货商们突然就集体停供了米货,之前给人签订的给米单子现在也是供应不上,失信于人,经商大忌。还有伙计们的月钱以及家庭的各项开支,杜明德,杜家大公子担着重重压力。祖上基业,如今岌岌可危风雨飘摇了。
  一素缎白衣,五官俊秀,清目润唇书香儒雅的翩翩少郎从内院走至前堂铺子。众伙计见到纷纷起身迎他,并尊喊二公子且皆目露一丝期待的望着他。杜家二公子杜明轩微皱眉头,眼藏愧疚的看了看明德兄长。
  明德兄长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没关系。”明轩低眉...
  就在此氛围压抑之时,众伙计间细碎言语着看向路口那边...“牵白马那人是谁?在盯着我们铺子看。”..“是啊,那人真好看,穿的也好,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真好看,和我们二公子一样,都是好看的人。”..“谁啊..有什么事吧...”
  杜明轩在众伙计的细碎言语中抬头看向路口,看定之后便面露温笑的奔过去。
  街口,那位牵着白马,穿着银灰锦缎纱衣,气质高贵洒脱且五官立体的俊美男郎看见奔过来的杜明轩,也露出温润的笑颜。
  明轩在那男郎身前站定,说:“唐兄,你真的来了,自那次商会一别十年,你可都好。”
  男郎应声都好,但似有不满般收了笑容,说:“自小你也不曾喊过唐兄此称,莫不是十年未见显得生分了?当喊我少卿才好。”
  明轩没接唐少卿的话,而是凑近了他的身子,轻轻俯身嗅了嗅,说:“你身上的轻轻香味儿,还是那个味道,身带香味真乃奇妙之事。”
  唐少卿对杜明轩的这个举动愣了愣,随后笑了。
 
  ☆、第二节 以礼相待
 
  杜明轩带着唐少卿折回铺子门口,介绍好友给杜明德兄长。
  兄长热情的欢迎这位朋友,说:“难得过来,一定要留宿好好和家弟相聚才好。只可惜错后了一天,若是能赶上昨日的中秋团圆夜,与我家老小共同吃个团圆饭便更是热闹。”
  唐少卿感知杜明德兄长的深情厚谊,恭恭敬敬的行上了一礼拜谢兄长,又言语礼责了自己此行而来的叨扰和没有提前书信的仓促,杜明德兄长礼回。
  唐少卿又是一礼,言:“此行还有事相求杜家。”杜家兄弟立耳礼视。
  唐少卿说:“此次同行还有一批茶货,欲在青城出售,且茶货算来再有两三个时辰就将由随从护送抵达。但我对此地方生疏,还望仰仗杜家脉络寻处空闲仓储以供茶货的临时存放。”
  杜明德还未出口,杜明轩便说:“我家内院就有空闲仓储间,原是存米货仓,防潮处理周至,存放茶货正是合适,铺内伙计也可以帮手,少卿尽可安心。”
  唐少卿微微笑目的看着杜明轩说:“此少卿甚好。”
  杜明德说:“甚好,必是明轩此言,除吾家私仓别无更妥当之地,唐贤弟心安。”
  唐少卿自然是心安的,这便是本初自己的计划,直接放在杜家的仓库自然会方便不少,杜家的仓储库空闲自己也是了解的。
  铺内方才还愁眉不展的伙计们也都因为贵客的登门和面前这位尊贵客人的较好容颜与清新风貌而暂且忘却了那些个惆怅,面露暖色的望着他们。
  当下虽是杜家有忧难当头,但杜家兄弟明白自家事不可牵连外友,典经有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应该妥当礼待才是君子之道。杜家祖上虽经商做米货生意,但数来其中亦有多位中举之人,虽然官运都是惨惨淡淡没什么能助之力,但是杜门书香习气自祖上一直流传,经商亦要修身,有能力者一定还是读书考取功名光耀门庭。
 
  ☆、第三节 琉璃坠
 
  杜明轩担心铺内空空的怪异状况惹的远道而来的好友扰心,所以便直接从侧门将唐少卿带到了内院。
  途中遇着正准备去前堂铺子找自家二公子的书童周福,周福看见二公子带了个如此气宇不凡英俊洒脱的男郎从便门进来,愣了一愣,随即上前给这位男郎贵客行礼,行完礼便凑近了自家公子身边轻声询问公子:“这位贵气的客人是谁啊,怪好看的呢,二公子,跟你一样好看。”
  周福言语虽轻,但唐少卿就在旁边走着,听不见才怪了,那傻孩子问的真是时候。唐少卿被这遭可爱了一脸,随即就笑着提了下周福,凑近正经的对他说:“我叫唐少卿,是你家二公子的爱人!”
  周福茫然瞪大眼睛:“啥?”
  杜明轩咳了几声,对周福说:“这是我儿时相识的好友,与你开玩笑而已,贵客远道而来,还不快去收拾厢房。”
  周福应声向内院跑去。
  杜明轩回眼望了下在一旁嬉笑的唐少卿,说:“你还是一如儿时那般顽皮。”
  唐少卿回顾四周庭院砖刻陈设,说:“想一经商门庭还能一如保持这般书卷之味,实在难得。十年前商会时候见过汝家父亲与兄长,今又见兄长比那时高壮结实了不少,你也高了,比那时更是美了许多。”
  杜明轩说:“少卿又在言笑了,吾乃堂堂男儿之身,怎能用以美来形容,那可是赞美女子的词汇。感叹,听你说起确实感慨,自那次商会相别已有十年,我们也都从孩童初成男郎了,少卿也是变的更好的,只是你的香味,一如从前般,经年来每每想起都觉是奇异之事。”
  唐少卿看着杜明轩顿了下,说:“家父可好。”
  杜明轩说:“家父身体不适,已经调理多年了,目前米铺生意全靠大哥支持,好得大哥身体壮实,处处- cao -劳实在辛苦。”
  “到了,这便是我住的厢房,汝先在这此休息片刻,待周福收拾好了隔院的客房就安顿汝过去。”说罢,杜明轩便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满屋的书墨香气扑面而来,唐少卿初为浅笑杜明轩住的西厢房该是女儿房,又被房间内悬挂的那些书画和未完成的作品吸引住了,画作笔法利落清新又细腻有章,字也是清新独风,可见天资。
  唐少卿随口而出:“好画,好字。”
  杜明轩一边收拾那些乱放的宣纸,一边给唐少卿倒茶水,说:“闲暇时间喜欢写画,一些随心之作,打发时间罢了。”
  唐少卿盯着杜明轩的脖子看定,随即……
  “哎..额..”杜明轩被唐少卿一把搂在怀里,正感诧异,遂又是一个猝不及防,被唐少卿抚过脖颈扯出随身带着的那个琉璃坠。唐少卿看见那坠子喜目笑颜,遂眼神凌深的看着杜明轩说:“这琉璃坠乃当日与你定情之物,你果真留着。”
  杜明轩想起琉璃坠的事,略显尴尬的挣脱了唐少卿,说:“此琉璃坠乃..乃是我心中幼年挚友赠与,必是得好生存放..以是见证友谊,唐兄..少卿此说定情之物,我..我听得不懂,自古有书文经典,男婚女嫁,- yin -阳相合,你我皆为男子,怎可有此言论。”
  唐少卿并没有接杜明轩的话,而是坐在桌边喝了口茶,云淡风轻的问他:“明轩可有中意女儿?”
  杜明轩说:“不曾,至今还未出现中意的女子。”
  唐少卿又是一口茶,说:“看来唯有我可动你的心了。古书经典也有腐朽之思,怎可固执照搬。男子之间亦并非异事,古来自有众多帝王配幸男宠,早不稀奇。”
  杜明轩有些不耐烦的辩解道:“那是君王,得天道者,必是我等凡人不能比的。少卿还是少些个离经叛道的胡思乱想为好。”说罢又叹了口气,接着说:“祝君早日寻得佳偶相配,以便我能脱身不再被汝此般调侃玩笑。”
  杜明轩摇头叹气的档口,又是一个猝不及防,被唐少卿抱住压在桌上,唐少卿笑着点了下杜明轩的鼻子,说:“若我为君王,你可甘心做我宠臣。”
  杜明轩想要反抗,但唐少卿太沉了,被压的死死的。心想这位十年不见,个子高了许多脸皮厚度也是增长不少。怎的就成君王了,太异想天开了,宠臣?照这个状况的话或许吧...但是自个不甘心...不甘心...
  杜明轩气愤愤的挣脱不了便对着唐少卿的脸吹了口气,唐少卿笑出了声。
  此时刚好周福安排好了客房来寻自家二公子,眼真真的就看见了这一幕,随即瞪着眼睛张着嘴巴立在了那里。唐少卿和杜明轩见周福来了,立马起身整顿了衣衫。
  唐少卿说:“听闻家父身体不适,我为晚辈,应当先前去探望请安为好。”
  杜明轩说:“少卿言是,请..请随我来..”
  二人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坦然向内院走去,周福收起嘴巴跟上二公子,轻声对二公子说:“二公子,您的这位贵友开玩笑的方式这么特别?!”
  杜明轩匆匆说:“知道是玩笑便好。”
  周福小声念叨:“知道了,就是有点不习惯...”                        
作者有话要说:  《琉璃坠》每日20:00更新
 
  ☆、第四节 茅庐
 
  次日清晨,秋高气爽,神清草香。一俊俏小侍牵着一匹白驹守候在院内,唐少卿理好衣衫走出客房,小侍恭敬的对着唐少卿行了一礼并喊了声:“少爷。”
  唐少卿对那小侍说:“阿吉,茶货可都妥当。”
  阿吉小侍说:“少爷放心,昨日便已安置完好。周福领了二公子的指示,还有大公子指派的伙计们诸多照料,比预想的更加轻快。”
  唐少卿:“好,一路你也辛苦。杜家当下当家之人为长兄杜明德大公子,今日其他便交由给你了。”
  阿吉行礼,道:“少爷放心。”
  早已起身的杜明轩与周福清早前来看望唐少卿,周福跟在杜明轩身后端着食盘,里面是一些糕饼稀饭。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