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朕与国师共沉沦 作者:沐家阿年

字体:[ ]

《朕与国师共沉沦》作者:沐家阿年
 
文案
 
林越来大燕找当年救下的小孩,顺带考个状元,好回乡大肆炫耀一番。
 
结果,状元没当成,稀里糊涂当了国师,一直要找的人竟是大燕天子江昀!
 
江昀微微一笑:“世上种种于我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唯独你,我想据为己有,非要不可。”
 
林越一把抱住江昀:“那我要当皇后,统率后宫。”
 
江昀大手一挥:“准了。”
 
1.财大气粗国师攻x深情霸道帝王受,1V1,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越,江昀 ┃ 配角:林行云,方鸽子等等 ┃ 其它:
 
 
 
  ☆、初遇
 
  在燕国南境边陲的一座小山丘上,刚过完十三岁生辰的林越偷偷从家里留溜出来,手中拿着锄头,正猫着腰蹲在花丛里,拿着手中的锄头不停地铲着土,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句感慨。
  清风袭来,盛开的花儿逐个点头哈腰的,似在讨好少年。
  林越抬袖擦了擦额间那豆粒大的汗珠,嘴角慢慢咧开,抬头看着四周橘黄色的花朵,很是欣慰。
  “我说你个小兔崽子,为了你可折了我好些兄弟,你瞪我也没用,我也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你若是识时务些,我也给你个痛快,可你偏偏不识好歹!”
  一阵暴怒的骂声惊扰了林越的思绪。
  林越转过头,拨开挡在眼前的几株花。只见一位约莫七八岁的男孩四肢被绳子牢牢捆住,双眼通红,眼里泛着泪光,右脸红肿,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正覆在上头,嘴角隐有血迹,脖子上正架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林越见他小孩也不哭闹,难不成是吓傻了?
  壮汉朝男孩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的,然后抬脚将他踹倒在地。
  男孩狼狈地躺在地上,眸里满是不甘与愤怒。
  眼瞧着壮汉的大刀再次逼近男孩,林越暗骂一声:“他娘的!”然后抄起手边的锄头,朝壮汉背上打去,趁机拽起地上的男孩,拖着他拼命地往前跑,不时回过头看着后面的花丛,眼里满是心疼,这些花花草草又损了。
  壮汉一个不察,吃痛地捂着后背,看见二人身影,一边骂一边追赶:“找死是不是!”
  男孩就这么一直被林越拖着,脑袋落地,不时磕到地上的碎石,整个人晕沉沉的。
  林越实在跑不动了,身后也无壮汉的身影,便寻了块巨石,依着其遮掩,停下歇息片刻,转头看见躺在地上的男孩,这才想起给他将绳子解开。
  “实在是抱歉,忘了你还被捆着。”林越看着男孩脸上深深浅浅的划痕,小心地伸手替他拂去发上的草屑,不好意思地说道。
  江昀这才缓过神来,撑着地面坐起,晃了晃脑袋,神智渐渐清晰,目光看向林越,模样刚好是说书人口中经常描述的那种人见人爱的样子。
  “多谢。”江昀收回目光,虚弱道。
  “你的家人呢?”林越关切地问,“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待会我送你回去吧,他们现在肯定很担心你。”
  林越瞧着江昀衣着不凡,想来也是富贵人家的少爷,估摸着偷跑出来玩被歹人给瞧上了,嗯……跟他一样。
  家人?江昀眸光掠过一丝嘲讽,那些人,怕是巴不得他死了。
  林越见他又不说话,只好闭上嘴没有再问,靠在石头上,惦记着他的花,那壮汉估计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去摧残那些花来泄愤吧。
  实际上,还真是,壮汉恼羞成怒,一路走去,挥刀乱砍,无辜的花草东倒西歪。
  天色渐渐沉下,日头依依不舍地离去,拼命地将余晖洒向大地,撑起最后一份绚烂。
  “咕咕”的声音自耳边传来,抬眼便看见江昀微微泛红的脸。
  林越将怀中仅有的一块饼取出递给江昀,笑道:“那人估计已经走了,你先吃,吃完我就送你下山。不用怕,有我在,我的功夫可是很高的。就算再来一个,我也能把他打跑。”许是怕江昀不信,林越伸手在空中比划起来,“看,这是我师父教的。”
  江昀接过饼,默默地看着林越,刚刚拖着他跑的是谁?
  林越明白了江昀的沉默,轻咳一声:“师父说,习武者,不可轻易杀生。”
  “你师父是僧人?”江昀突然来了一句。
  “嗯?”林越愣了一下,“不是。”
  “他是恶人,该杀!”江昀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
  林越摸了摸鼻尖,道:“嗯,我师父是和尚。”以自己目前这点功夫,还真是打不过那壮汉,因为他有刀。
  此时,远在别国的一位老者狠狠打了个喷嚏,猛地扔下手中的扫把,指着树下正玩着泥巴的小孩,道:“肯定又是你那糟心的大哥在骂老子!孽徒,以后别想再吃老夫做的饼了。”
  小孩依旧快乐地玩着泥巴,对老者的话置若未闻。
  江昀艰难地咽下口中干巴巴的饼,神色复杂地看向林越。良久,方才开口说道:“今日多谢兄台,待我日后发达,我一定把你接到我家,让你天天有水漱口,有白米饭吃,有衣服穿。”这饼,实在是太难吃了,半生不熟,一半咸一半甜。
  林越闻言,颇为好笑道:“敢情我现在是用沙子漱口,吃的是土,光着身子到处跑?要报答我你还不如以身相许呢。”
  江昀:“……闭嘴。”
  林越笑了出声,正准备起身,就听见前方传来嘈杂。
  林越立即搂住江昀往后躲了躲,谨慎道:“不要说话。”
  声音越来越近,林越干脆把江昀藏在身后,警惕地听着前方的动静。
  江昀眸光几转,低声道:“是我家的人寻来了。”说完,站起身,冲前面喊着,“在这。”
  ”找到了找到了。”欣喜的欢呼声由远及近。
  一大队身着铠甲的人慢慢集中向二人这边靠拢。
  还真是家里人,林越见状,松了口气,将腰间的锦囊解下送到江昀手中,道:“无以为赠,这里面是花种,日后若是有机会,我便来寻你,把酒赏花,一定要记住我,可别忘了。”
  还不待江昀回话,林越便嗖地一声没有了踪影,此刻江昀才相信了林越是真的会武功。
  “太子殿下,属下来迟,还请殿下赎罪。”禁卫军统领孙恒抱拳道,眸中惊惧之色这才慢慢消散。谁能想到有人胆敢在青天白日刺杀太子。
  江昀转过身,面无表情道:“他若是想做的事,即便你们再有防备,也是枉然。今日这般也只能怪本宫对他太过仁慈了。好了,回去吧。”
  孙恒带着一对侍卫牢牢跟在江昀身侧,太子与大皇子奉皇命来南营视察,怎料半途初遇劫匪,大皇子负伤,而太子殿下则被歹人劫持,好在人也找到,不然就算他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江昀被一侍卫背在肩上,看清前面东倒西歪的花丛,示意侍卫弯下腰,伸手摘了几朵花托于掌心。
  “太子殿下?”孙恒喊道。
  江昀将花放入锦囊内,淡淡道:“今日多亏一人相助,本宫方能无恙。”
  “何人?”孙恒问道,转头看向四周,除了方才斩杀的那位刺客,并未瞧见还有其他人。
  “走吧,回去。”江昀不愿多说,阖上眼,趴在侍卫肩头。
  大皇子江演端坐在案前,听闻江昀无事,拿着笔的手一僵,眸色微变,心里涌起一股恼意,还不待发作,抬起头,便看见江昀走了进来。
  江演迎上前,上上下下将江昀打量一遍,随即欣喜地说道:“没事就好。”
  “劳烦皇兄牵挂,本宫还能看见明日的太阳。”江昀冷声道。
  江演嘴角的笑容微僵:“太子无碍便好,天色已晚,早点休息。”
  江昀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情感,静静地看着江演,缓缓道:“与皇兄分享个趣事,韩将军方才带人剿灭了莲花宫的分舵,这莲花宫可是这淮南一带最大的一个杀手组织了,烧杀抢掠,坏事做尽,韩将军如此,也算是为民除害,大功一件了。”
  “是,是啊。”江演心口一紧,眸里闪过一丝不安,隐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紧。
  “皇兄有伤在身,本宫也不多打扰,早些歇息吧。”说完,江昀拂开帘子,转身离去。
  江演气得将手边的兵书摔在地面,脸色通红,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偏偏这么错过。他明明身为皇长子,也颇得燕皇青睐,奈何不是从皇后肚子里出来的,眼睁睁看着太子之位落在比他小十岁的江昀身上。
  “都是废物!”江演低声咒骂。
  其实林越并未离开,而是躲在远处一直看着江昀跟那群人离开。
  这阵势,何止是富家子弟那么简单啊,林越感慨不已,等等,忘了问他叫什么了!
  晚霞早已散去,月亮偷偷爬出云层,挂在深蓝的天幕上。
  林越面色隐隐苍白,脚步微虚,重返原地,捡起掉落的小锄头,看着杂乱的花丛,无力扶额,暗自祈祷师父不要来。
  有的时候越怕什么,什么就来得越快。
  “你这是要在这过夜么?小小年纪,就想倒在万花丛中么?我跟你说,这还不到时候,等你到十六了,为师可带你去百花楼好好欣赏。”一道痛心疾首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林越脸色几变,恨不得直接将手中的锄头往那人脑袋上砸去,然后喂一把泥给他吃,把这嘴给堵上。然而,出于做徒弟的自觉,林越硬生生给忍住了。
  “师父。”林越转过身,无奈地喊道,“你怎么来了?”
  方鸽子穿着红衣,满头白发用红色发带束起,连脚上的鞋都是红色的,活脱脱像个新郎官一样。
  常年来,都是如此装束,林越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这大晚上突然看见这一身红,还是有点莫名的……惊悚。
  方鸽子瞪了林越一眼,道:“都这么晚了,见你还没回来,当师父的,当然不放心,特意来看你。”说着,看向林越身后的花,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这就是你跟我说你栽的花?哈哈哈哈,一直藏着掖着不让我来,难怪了。”
  林越:“……”
  还是塞把土给他吃吧,一来安静,二来解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