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全师门都是我媳妇+番外 作者:轩辕夜羁

字体:[ ]

  《全师门都是我媳妇》作者:轩辕夜羁
  文案:刚刚入门的小徒弟莫悲有个小秘密——
  他和师娘,有着不甘不愿的私情
  被整个师门骗来做炉鼎的小少爷的故事XD
  cp未定,谨慎买股√
  狗血轻松玻璃渣√
  作品标签:古代架空,甜宠,爽文,搞笑。
 
 
第1章 
  莫悲有一个不能说的小秘密。
  他是整个师门里最没有天赋,对修仙无所谓的人,其他师叔的弟子都不乐意和他相处,不过师父,师父的师父,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都对莫悲很好。
  他的师门在九州里不算顶大的一个门派,可也出了几位飞升的老祖,相当有排面。师父谢天盈又是年轻一辈里最有天赋的一个,就连莫悲也不清楚为啥师父愿意收自己这个普通的凡人为徒。
  但收便收了,拜仙宗当徒弟还能讨几颗灵丹妙药给自己老爹老娘吃,让他们长命百岁,总比在家放个气人的清闲少爷好。于是莫悲跟着师父上了仙山,两个月下来,什么本事都没学到,肚子上的肉倒是多张了不少。师父和家里的教书先生一点也不一样,自己偷懒也不生气,总是笑眯眯的,给他带一些好吃好玩的,配上那张风流倜傥的帅脸,莫悲用觉着师徒俩人的关系其实和以前的那群狐朋狗友差不太多。
  今天,下了师门早课以后,莫悲兴冲冲去找白烨师兄去了。白烨师兄是师父另一个徒弟,长得又好看,还是个剑修。星目剑眉,眸色如墨,身姿挺拔,比莫悲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莫悲总是愿意去看师兄练剑,但师兄从来都不理会过他。就连那些看不起他师兄师姐都多多少少和自己说过一些话呢,结果反而是同出一个师父的白烨,连半个字都不曾与莫悲讲过。
  今天也是这样。白烨师兄沉默着练了两个时辰的剑,期间莫悲一直坐在旁边的一颗树下,仰头看见他,见师兄收剑,赶紧爬起来,小跑着上前打招呼道:“师兄!你练完了?我们一起回……”
  白烨像是根本没听到一样,脚步不停,看都不看莫悲一眼,径直离开了。
  “师兄……!”
  莫悲拍了拍外衣上的灰,一路小跑跟着对方,可他的脚力怎么能跟上修士呢,很快就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弯下腰撑着膝盖喘了会儿粗气。
  太赖皮了,不就是欺负我个子矮步伐小吗?本少爷才16岁,有的是长高的机会!
  莫悲气鼓鼓地想着,他勉强顺平了气,拖着脚步,不情不愿慢吞吞往回走,还没走出几步路,背后就有人拖着嗓子喊他:“莫悲?”
  他翻了个白眼,可真不想回头。
  “你今天又缠着白烨那家伙啊!”
  一个道士打扮的长脸男子走了过来,语调讥讽地说:“他不愿理你,又何必上去找不自在呢?”
  莫悲皱起了鼻子,不情不愿地说:“马师兄好。”
  马师兄很自然而然地把手搭在了莫悲肩上:“你不是喜欢看人舞剑吗,不如跟师兄我走,白烨那种花拳绣腿有什么好看的?”
  他不动手动脚啊!
  你一个修道的人,和一个街井地痞小流氓一样——不对,连他们都不如。以前在家的时候,莫家家大业大,哪个小流氓敢调戏莫少爷啊。
  这个马师兄就牛皮糖一样,每次见面都要缠他半天,手脚还不干不净的。莫悲真是纳了闷了,就算这位马师兄有龙阳之好,也该看上白烨呀!这样他就能美滋滋看白烨教训这位马师兄了,毕竟白烨可不会留情。
  他正皱着眉,想怎么摆脱这家伙,突然马师兄把手放了回去,还主动退了一步,要多规矩有多规矩。
  咦?不会吧?这家伙怎么现在就来了啊?
  莫悲变了脸色,僵着身体看马师兄点头哈腰地说:“师伯好。”
  “马小友好。”
  那人的嗓音温润好听:“我来找莫小友,你有事?”
  “没事没事!”马师兄头摇得和一个拨浪鼓一样,慌慌张张就走了。
  当然得
  走了。
  当初莫非来师门第二天,有几个人看他又没有天赋,也没有后台,想必以后肯定没啥建树,围住他一顿冷嘲热讽,气得莫少爷脸都红了。
  他正要跳脚反驳过去,只感觉一道劲风擦着自己鼻尖划过,险些挂下来一层油皮,那群人被哄的七零八落,还有两个直接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站不起来。
  为他出头的人就是莫悲的师娘,虽然是个男人,却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笑起来清风霁月,动起手却毫不留情,非死即伤。
  “师娘……”
  莫悲嗫嚅着叫对方一声,柳霜庭俯**,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又受欺负啦?”
  他柔软的发丝垂在莫悲脸边,莫悲闻到一股淡淡的竹子的香气。
  “我换了熏香,上次你好像不太喜欢兰草的味道,这个喜欢吗?”
  莫悲别扭地退了一步,这句话您问师父好不好,问我干什么?
  对方轻轻笑了笑,男人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说:“最近你老是缠着白烨一起回去,是想借他躲开我吗?”
  莫悲一窒。
  “好了,赶紧回去吧,你师父又给你带了新东西。”
  柳霜庭站起身,还是温温柔柔的笑容。他摸了摸莫悲有些发白的脸:“下次乖乖待在家里不好吗,老是让我担心。”
  莫悲有一个不敢说的小秘密。
  他和他的师娘,有着不甘不愿的私情。
 
 
第2章 
  莫悲在谢天盈的洞府里赖了半天,哼哼唧唧不肯走。
  谢天盈也乐得纵着这个小徒弟,看他趴在白玉栏杆上,百无聊赖地用手逗弄着水池里的鱼。
  那鱼儿瞧见水面上有动静,以为是吃食,便美滋滋地游过来,然后又被莫悲大大咧咧拍打水面的动作吓跑了。
  一会儿又游了过来。
  莫悲瞧着也有趣,自己一个人乐了起来,旁边的谢天盈就坐在蒲团上,却一点正经样儿都没有,斜撑在矮桌上,看着徒弟的啥样,也乐了。
  “这鱼真傻。”
  “和你一样。”
  “哪里一样啦!我那么聪明,就差一点点就考了秀才,可以进京赶考当官啦!”
  莫悲人不大,脾气却不小。他挪了挪屁股,坐在师父旁边:“要我说,师父才真的是傻呢?”
  能不傻吗!师娘给师父带了那么大大大个绿帽子,他一点儿也不知道哎!
  莫悲闷闷不乐地想着,一抬头,看见师父那张俊脸,更不开心啦。
  师徒俩相识在天玄城的茶馆里。莫悲只以为谢天盈腰间挂着把剑,是什么浪荡侠客,可兴奋了。
  他读书不行,可以拜师学艺,闯荡江湖嘛,就巴巴坐到了谢天盈对面,请对方喝茶吃瓜子。
  “………”谢天盈从小到大被讨好惯了,第一次有人拿这点小东西给自己卖乖。这人还特意嘱咐小二坚果不要剥壳的,就为了省那么点儿钱。
  看见对方在自己和小二之间来回打量的眼神,莫悲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呀!他这几天考秀才又失败了,气得爹娘不给他零花钱用了。
  他仔细看着谢天盈腰间的那把剑,细长低调,可纯黑的剑鞘上不时有金色的纹路闪过,一看就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好宝贝。对方修长而骨感的手敲了敲桌面。
  “有何贵干?”
  “请你喝茶呀!”莫悲大大方方地说。
  男人风流潇洒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勾起薄唇,笑着回答:“可我不喜欢喝茶呀。”
  不喜欢喝茶你来茶馆干嘛,脱裤子放屁吗?!
  莫悲心里撇了撇嘴,对这个一点儿也不正经的大侠很不屑。
  可是他的剑真的好帅呀!
  莫悲摸了摸自己的钱袋,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好,那我请你去酒家喝酒!”
  谢天盈大笑了几声,用力拍了拍莫悲的背:“不用不用,走!我请你喝酒!”
  直到莫悲稀里糊涂跟着谢天盈上山的时候,他还和这家伙过着狐朋狗友的生活,现在都还没完全转过弯儿来。
  “师父——”莫悲拖长语调叫道:“我想下山——”
  “乖啊,好好下山干嘛,别丢我们师门的脸啊!”
  “我怎么就丢脸啦!”
  莫悲又不高兴了。
  “你先把基础练气口诀背好了再说。”谢天盈悠哉悠哉地说着,撸了两把小徒弟的头毛:“有空多背背书,别老烦你师兄。”
  说起白烨那个大猪蹄子,莫悲更生气了:“师兄他为什么不理我啊!”
  “你师兄都不理我,为啥会理你?”
  “好好的白烨理你干嘛!”
  “我是他师父!!!”
  哦,又把这事儿忘了。莫悲不甘心地趴在矮桌上,拱拱谢天盈的腰:“那你带我下去嘛,我们下山喝酒啊。”
  “本门派清心禁欲,滴酒不沾。”
  这句话你那个字做到了啊,现在拿这句堵我!莫悲那叫一个
  气呀:“你不带我去,我就把你下山逛花楼的事儿和师娘说!”
  谢天盈一巴掌给小徒弟翻了个儿:“你就和霜庭说吧,要我帮你喊他过来吗?”
  “别别别。”莫悲慌了。他恹恹地趴了回去。师父和师娘相敬如宾,感情很好,他还不知道怎么和师父开口说这件事。但不说的话,到时候被拆穿了,他可就完了呀。
  他正纠结犹豫着呢,闻到一股桃花和面点的香气,兴冲冲地直起腰来。
  是哪个人带来了好吃的过来——
  看清那个人是谁,莫悲又趴了回去。
  柳霜庭端着盘子,朝他们走来。如果是女子的话,可真说得上是步步生莲。他走到莫悲身边,坐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我给你做了桃花酥,尝一下吧。”
  柳霜庭的手一直很冷,冰凉的指尖划过莫悲的后颈,他慌里慌张的缩了缩头,也不敢多说什么,拿了一块点心,咬了一口。
  可真好吃呀!
  酥脆的面皮包裹着香甜软糯的内陷儿,咬一口,里面还有一些坚果碎,正和莫悲的口味儿。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