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归途+番外 作者:九晏

字体:[ ]

  《归途》作者:九晏
 
  文案:昭和八年,岭南王私离其封,触龙颜,畏死,乃送世子入京为质,以示己无反心。
  ——《魏史·昭和八年》
  一步错步步错的故事。
  1v1,年上,双洁。
  重要配角:国师,宋霄,君卿,南衡,等
  阅读指南:1、强制爱,狗血又俗套
  2、双结局
  3、第四十六章 ,be结局,第四十七章,he结局。
 
 
第一章 南衡
  “世子,我们到了。”年轻的侍卫扣了扣马车,一只素白的手自内伸出,挑起车帘。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弯腰钻了出来,他抬头望着那高高的宫墙,稚嫩未脱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世子?不立嫡立庶,不立长立幼。在外人看来,岭南王可真是宠他,也不管是否名不正言不顺,就直接跳过嫡长子立庶出的他为世子。可岭南王府上上下下只要稍明事理的人都知道,是他那个极为受宠的大哥怕吃苦不想来,这岭南王世子的名号才得以落到他这个倍受冷眼的娼/妓之子头上。冒名顶替而已,一句“受宠,废嫡长子”完全可以轻描淡写地揭过这个罪名,既不用大儿子来帝京受罪,又不必再看到自己这个让他心烦的二儿子,当真一举两得。
  “世子,当心太阳刺眼。”贴身侍卫南衡细心地伸手挡在他的眼睛上方,为他遮住了被琉璃瓦反- she -而来的日光,然后扶着少年下了马车。
  “帝京不是有人要你的命么?你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真的没问题么?”少年的语气似乎有些担忧。
  “他没办法明面上动我,我只要……”南衡安慰的话语才说了一半,便就被一声尖锐刺耳的“皇上驾到——”给堵了回去。少年赶紧领着他跪下,手心之中沁出了一层薄汗,心生疑惑:景帝慕容澜,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不择手段,这样一位心高气傲的帝王居然会亲自来接作为质子入京的自己?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慕容澜的笑声称得上爽朗:“子珩,朕盼了许久,可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闻言,少年的脸色不由地白了几分:子珩是他那个嫡出的大哥的字,果然,就凭他?就凭区区一介番王送入京中的质子,何德何能值得当朝皇帝亲自迎接?
  他没有动,只是低着头跪着,心中微讶:景帝真如传闻中那般- yin -晴不定?听声音似乎很好相与。
  他身边的南衡则抬着头,腰板挺得笔直,一错不错地盯着景帝来的方向。
  慕容澜一听说岭南王世子到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兴冲冲地跑来亲自迎接,先入眼帘的是那跪得毫无恭敬之意的侍卫,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竟是是那个四年前从自己手中逃脱的废物弟弟。再见那位岭南王世子,却也并非是两年前在宫宴上惊鸿一瞥的青年,脸瞬间就沉了下去。跟在后面的一干宫人都吓得一哆嗦,恭恭敬敬地在他身后站定,屏气凝神,生怕一不小心触了圣上的霉头。
  “你不是子珩,你是谁?”低沉的嗓音带着天子的威压齐齐袭来,致命的压迫感造就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少年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他鼓足勇气伏下身,对着面前不远处的帝王三叩九拜,不卑不亢道:“臣,岭南王世子谢氏明珏——谢子瑜参见陛下!”
  等了良久,都未曾等到一句平身,谢明珏的内心极为忐忑。只听景帝冷笑了一声:“朕看岭南王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拂袖便走,压根懒得跟跪在宫门口的少年多说半个字。一大票宫人紧随其后离开,眼中满是震惊:跟在岭南王世子身边的那位不是失踪了四年的靖王吗?但介于慕容澜没多说什么,宫人们也不敢造次,选择缄默不言。
  这件事在第二天就传得人尽皆知,帝京洛阳城内的天潢贵胄们都暗地里与岭南王府的人划清界限。毕竟他一来圣上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指不定圣上会怎么样处置他,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世子,陛下走了。”南衡收起脸上与慕容澜对视时的冷笑,低声提醒他。谢明珏起身,望着慕容澜离去的方向薄唇紧抿:“南衡,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二公子吧,‘世子’二字对我来说可谓是千斤重,我担不起,也不配。”再进京之前他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大抵不过是个“死”字。不过依照眼下的处境,这汴京……怕是以后都寸步难行了。
  “二公子……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以南衡的身份同你说话了。”南衡扶起他,眼中是谢明珏看不懂的情绪,“我其实是这卫国所剩的两位王爷——靖王慕容溯。南衡是我的字,很抱歉……隐瞒了你这么久。”
  谢明珏露出一抹极淡的笑容:“南衡,其实我在见到你的第一眼便知道你终非池中之物,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普通的江湖人不会有那么傲的眼神。”
  南衡微微一愣:“你早就看出来了?”
  谢明珏点点头:“撇开眼神不提,你的言行习惯都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必定是世家出生。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你说你是普通的江湖人,我便信你。”他顿了顿,继续分析,“那个要你命的人权势极大,你从京城一路逃到岭南才堪堪摆脱他的控制。那时候我就在想,有这么大权力的人,整个京城都屈指可数,你和你的来历,都不简单。”
  沉默了一会儿,南衡才道:“你救我的那一年,才十二岁。即便是出生在帝王家的我,十二岁都不可能看得这么通透。别说我了,子瑜,你也很不简单。”
  “岭南王没有看上去那么愚蠢,在他看来,没有用的人只有死人。我若不早些学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早就死在那个势利的岭南王府了。”谢明珏轻笑,一双凤眸映着夕阳,潋滟动人,“呐,你看,他留我到如今,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南衡长叹一声:“这汴京不比岭南,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是个没有实权的王爷,即便能帮你,也做不了你的靠山。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在这里,我皇兄便是天。你最终所能倚仗的,只有我皇兄。”
  谢明珏轻声应下:“我明白的。我现在是质子,身份敏感,谁同我亲近都有可能被冠以‘谋逆’的罪名。南衡,圣上四年前就想除掉你,现在你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不可以无端治你的罪,那便会想尽办法挑你的错处,我不能害你 。”
  “我不怕死!”南衡忍不住向谢明珏迈出了半步,竟生出一丝压迫感,“从小到大,父不慈,子不孝,兄不友,弟不恭。他们为了得到那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即便得到了又怎样?他还是夜不能寐,安王是个废人争不了皇位,他现在只担心我——他的亲弟弟取代他!”
  “慎言!”谢明珏脸色微变,抬手想要打断他。
  “他连亲弟弟都想杀。”南衡眼圈都红了,一把攥住谢明珏的手,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不是你,慕容溯四年前就死了。我这条命是你的,我愿意用它来护你- xing -命无忧。”
  谢明珏被他捏痛了,眉头微皱,他慢慢地将手抽出来,摇摇头:“我救你不是指望你报恩,我也不希望有谁因为我而赔上- xing -命。”他冲南衡行了个礼,“王爷,臣初到京城,一路风尘,需休整几日,改日再登门拜访。”说罢,不等南衡反应,转身登上来时的那架小马车便要离开。结果马车刚驶出几丈又停了下来,谢明珏撩开帘子,表情略微有些尴尬:“殿下,可否借一个小厮给臣?”
  南衡被他给气笑了:“怎么,刚和我撇清关系又来问我借人?”
  谢明珏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汴京太大了,我不知道岭南王府设在何处。”
  “……”南衡认命地叹了口气,坐上了马车,“走吧,我带你去。”
  “这不合适吧?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南衡不等他话说完,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管他呢,你才十六岁,思虑这么重做什么。”
  头顶的温度让谢明珏莫名地安心,小脸没绷住,露出了少年人才该有的略带青涩的笑容,一双漂亮的凤眸里盛满了细碎的光。
  ——
  与宫门口带温馨的氛围截然相反,长乐宫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兆。
  慕容澜面沉如水地听着夜羽禀报在他走后宫门口发生的一切:他这个弟弟,似乎是找到了值得守护的东西……但是他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
  夜羽,又称十三夜羽,一共十三位领头人,以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命名,负责搜集情报、统领禁军,是慕容澜最为得力的心腹。
  “开阳,摇光,你二人轻装启程,去岭南调查谢明珏和靖王的关系。若是可以,强行带谢明奕进京。”慕容澜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此刻冷若冰霜,“天璇继续盯着靖王,这次朕要换个法子针对他。他不是很在乎这个孩子吗……”想到这,慕容澜的嘴角弯出一抹略带恶意的弧度。
  开阳、摇光、天璇领命下去了。慕容澜摆摆手,剩下的十人瞬间隐匿于暗处,各司其职。
 
 
第二章 元斐
  虽说是日暮时分,汴京却繁华依旧,一路上车马辘辘之声和街道两边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谢明珏将车帘撩起一角,略带好奇地向外张望,目力所及之处皆是丹楹刻桷、雕梁画栋。
  仿佛与岭南相照应似的,王府坐落于皇宫的东南方,虽与皇宫隔得有点远,但还在天子的眼皮子底下。与前街的车水马龙不同,岭南王府门庭冷落,连个司阍都没有。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一副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四个大字“岭南王府”,金字的漆已有些许脱落,看着很是凄凉。
  谢明珏不是很在意这些,拜别了南衡,拎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上前敲门,等了约摸半柱香的工夫,才有一位老者颤颤巍巍地开了门。谢明珏递了名帖与岭南王府的信物亮明身份,老者这才朝他行了个礼,接过行李,一边自觉地到前面引路,一边自我介绍:“世子请。老仆是这岭南王府的管事元序,表字盛昌。”
  偌大的府中并没有多少人,庭中疏于打理,佳木葱茏,枝叶葳蕤,倒也称得上清幽,就是少了些人气。谢明珏喜静,对于这座清冷的府邸,莫名觉得安宁。
  内室并不像庭院那样随意,每天都有下人打扫。谢明珏略微收拾了一下,支起窗,发现窗边植有一株金桂,开得热热闹闹的。窗下有张书桌,谢明珏铺纸研墨,对着窗外发起呆来。
  老管事带着一拨人提着锄头铲子凑巧路过,谢明珏喊住一行人:“元叔这是要做什么?”
  这一声叔喊得老管事心里很是熨帖,笑呵呵地告诉他:“老仆带人休整一下花园里的花草树木,王爷世子先前都不在京中,下人们就惰怠了,还望世子宽恕。”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