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看不见的王冠(概念稿) 作者:Riesling

字体:[ ]

=================
书名:看不见的王冠(概念稿)
作者:Riesling
 
备注:
     战争结束后,恶魔贵族奥林·瓦伦廷接到恶魔君主的命令,前往大陆各处清理战时的遗留问题。
 
为了在家乡养老,奥林以各种理由拖延任务,出差摸鱼,在家划水。一旦君主施压,奥林就称病装死。
 
为了尽快收拾残局,君主只能强加监管。“加班吧,不进ICU不算真加班”,如果他的君主是现代的经理人,一定会这么说。
 
战争时期,奥林也欠下各式各样的债务,多数赖掉了,没赖掉的继续赖,直到一位债主友好地安排了他的命运,让他到海边的乡下谈一谈。这位债主名不见经传,却是一位神灵。战争时期奥林向神灵请求各种神谕,多数用来中饱私囊,一次都没有给过祭品。
 
加班还债两不耽误的生活开始了。
 
讲述恶魔的短暂畸形文明一角。
 
想在家躺着又躺不住,只能去搬砖的悲惨恶魔生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奥林,卡拉斯, ┃ 配角:艾德埃塔,雷甘,维玻 ┃ 其它:养老,骨科,996ICU,人外,弟中弟,不可名状
==================
 
  ☆、第 1 章
 
  复杂的魔力气息在沙尘的气息中游荡,地- xue -的下层透出明亮的火光,映照出漂浮的异形影子。影子形状时而尖锐时而流畅,在地- xue -中形成柔和的观感。
  前方的通道突然变窄,奥林侧过身体,浮游着通过狭窄的通道。空间骤然开朗,火光却黯淡了不少,堪堪描绘出他的颀长身形,腰后轻薄的双翼和布满鳞片的长尾。细长的双角自脑后生出,盘旋纠缠着越过漆黑的短发,其中一部分遮盖了脸颊、面具一般停留在脸上。因疲倦显得过于消瘦的脸庞,透露出奇妙的温柔观感。
  地- xue -中有盘旋向下的阶梯,奥林扶着地- xue -墙壁缓慢向下游去,长尾不时撞到凸起的石块,掀起尘土。下行几百台阶的高度,魔力与空气骤然分离,橙色的火源如同高塔般挺拔。
  奥林继续下游,喷薄的火源周围形成了无数阶梯般的环形凸起,他选了一处宽敞的平台俯卧其上,火光清晰地照出双翼和长尾上的伤痕。
  神和恶魔的战争以恶魔的胜利告终,人类的国家不得不与恶魔的居所接壤。东南方的魔城是外观畸形的黑色城堡,名为玫瑰堡,其中蕴藏着恶魔力量源头之一的“末日之火”。众神的攻势止于此城。
  随着短暂的吟唱,火源中冒出些许火星,化为闪烁的光点,轻柔地落在伤痕上。龟裂的鳞片化为完好无损的样子,破损的骨骼也恢复如初。奥林舒展双翼,长尾悠闲地拍打着岩壁。
  数十年间,这是他第一次与诸多事务暂时隔绝、有如影子般独处。尽管如此,他脑中闪过的依然是过往的零碎片段,对冲的马匹和骑兵、纷飞的箭雨、燃烧的巨大攻城器械越过平原上的尸体、将城门撞个粉碎、粉碎之中夹杂着工事和血肉。
  奥林注视着火焰,只见其中升起浅色的迷雾,过度劳作为他的眼睛留下了些许瑕疵。他揉揉眼睛,僵硬地转转手腕,法术戛然而止,闪亮的光点瞬间消失不见。除去恶魔愈合的身体,并无昭示此处发生之事的痕迹。
  迷雾向他的方向飘了过来,奥林捂住左眼,用力眨了眨右眼,希望能暂时舒缓视觉的偏差。白色的瞬膜开合,有如小憩的鸟儿在翅间埋头。
  迷雾并未停下来势,空旷的地- xue -中投下成团的影子。恶魔并不会做梦,故而这绝不是幻想的映像。奥林迅速起身,召出四道□□般的火焰。
  迷雾像是感应到了恶魔的警戒,在末日之火正中停了下来。
  “日安,否定的生灵,”迷雾发出人语。
  奥林挥了挥手,火焰从四个方向逼近迷雾。
  “此处为诸王的灵魂必经之处,你选择在此处现身,意欲何为?”
  迷雾像是遭到强风一般扭曲了几下。
  “我无意冒犯你的祖先,只是想见到你而已。”
  这声音曾无数次响起,有如清醒的幻梦。然而此处是先王的圣地,除去当政的君主之外,多数恶魔无法抵达,故而幻梦也显得真实。
  没等他有所反应,迷雾径自上前,擦过奥林的肩,在他的角上留下水滴般的触感。
  “你我的合约,我会兑现承诺,”奥林退后两步,与迷雾拉开距离,“你要的远征队已经部署完毕,我会尽快获得君主的许可。”
  “否定的生灵,想想你的所为,诸魔的君主、东南大陆的皇帝绝不可能让你调动他的军队,”迷雾中传来若隐若现的笑声,“至于你所言的军队,已经在海的另一边,恐怕已不再听你的命令。”
  “我会解决的,在那之前,你只需等待。”
  “我已预见了变幻的未来,其中有你力所不能及之事。”
  “现在说信不过我?当初何必响应我的召唤?你这愚蠢的亡灵。”
  奥林摆摆手,两道火焰□□刺向迷雾,却仿佛穿过空气似的失去方向、没入火源之中。
  “何必如此,”迷雾中传来叹息,“我对你确实缺乏了解,一如我对所有召唤者缺乏了解那般。你是君主的兄弟、曾为远征的君主监国,那场战争于你而言,是国家存亡的攸关使命;对我而言,不过是遥远文明中的掠影,我旁观过无数这样的文明,珍贵又渺小的文明,流星般出现又消失。但是,当我参与这等文明的变化之中,一切变得难以言喻了。”
  “你给的不过是一句预言,我的敌人可是亲自为战,”奥林掐灭火焰,“这也算‘参与’?”
  “我和那位主宰不同,我不会赋予确定的结果。你所求的是国家的完整和族群的留存,也不是绝对的胜利。我的预言为你找到了合格的将领,他带领你的军队坚持到了君主归来,君主结束了战争。”
  “我认可你的成果,给你的承诺也必定兑现,”奥林尴尬地笑了笑,“只是……君主回来了,我失去了原有的权力,而你所要的东西,必须倾尽国力才能达成。你需要等待。”
  “我不急于此时。何况,如你所言,对于一句预言,所求的回报不免太多。在你的下一个使命中相见吧,但愿那时,你我都有不同的见地和崭新的思考。”
  声音飘然远去,迷雾也消失不见。
  “这个国家从来就不属于我,”奥林揉了揉僵硬的肩膀,“却要我承担这么多沉重的责任。”
  没有回应,奥林展开术式向上飞去,越过盘旋的阶梯、魔力与沙尘模糊不清的界限、狭窄的通道。对于这迷雾的来源,他一无所知,查证此事又意味着无尽的工作。奥林摇摇头,擦净角上的水汽,继续上行,直到马蹄声从沙尘中传来。
  “维玻,你在这里?”奥林问。
  “嗳呀……”
  沙尘中传来模糊的声音。
  “休战这么久了,你既不庆祝也不休息。”
  “是为修复城墙的事情找我么?已经安排好了。”
  地- xue -上方闪过一道亮光,身穿金色轻甲的恶魔手持长剑,降落在奥林面前。
  “已经休战了,你还这么紧张,真让我担心。”
  “我还不适应休战的生活,下次出行我会带上你。”
  “怎么下来看火源?”
  “不要多问,回去了。”
  金色的近卫不由自主地向下望了一眼,火光一如既往的闪动着,丝毫没有异动的迹象。
  “走!”奥林严厉地提醒,想起近卫到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怪异的迷惑笼罩了他。
  “是。”
  虽然不明白主人为何发怒,但维玻依然跟随主人向上而去。地- xue -被他们的影子抛在身后。
  “君王命我带来密令,”近卫递过一封信笺。
  “怎么不早说?”
  奥林一把扯过信笺,当看到火漆上的黑色羽毛时,不由楞了一下。他展开左手,小小的火苗从鳞片间生出、贴上火漆封章,溶解火漆,羽毛完好无损地落进他的掌心。
  “你看起来很难过,所以就没拿出来,”维玻前进半步,瞄了一眼信纸,那是以人类的文字书写而成的,“这次的任务能带我去了吧?”
  “不能。”
  奥林合上信纸,以火焰燃尽。想到迷雾的预言,过劳带来的疲惫感不停地冲击着他的理智,他不由扭过头干呕了几下。近卫见状,掏出腰带上别着的手帕,擦拭他的嘴唇,这温情的侍奉反而让奥林真的吐了出来。近卫抱紧他,让他以不那么痛苦的姿势吐完,再唤来马匹,踏平满地漆黑的血迹。
  “替我向君王复命,此去至少七个昼夜,”奥林叠好手帕,递还近卫。
  “不能拒绝么,”维玻握住主人的手。
  “你回去吧,我要想想此事如何处理。”
  近卫恋恋不舍地放了手,把自己的佩剑摘下来系到奥林腰上,才打马离去。
  奥林倚靠在洞- xue -的岩壁上,提着剑发起抖来。他活过近三百年的岁月,从未有任何死者在末日之火的领域中现身,也鲜有同类能达到火焰的深度。要说有什么会从火焰中现身,那绝对是更为可怕的力量。联想到先前的战事,一位神灵在攻打玫瑰堡的战斗中陨落,此事为战争划上了休止符。除了神灵的报复,奥林想不到更恰当的解释了。
  
 
  ☆、第 2 章
 
  窗外不时有闪电掠过,奥林轻轻地翻着书页。这本书讲的是骑士和女骑士的故事,他们住在几百年前就干涸了的河的两岸,相识、相爱,分离在天各一方的战场上。
  读完这本解闷的读物,未知命运带来的恶心感也褪去了些许。奥林从书架最右端取下厚重的魔法书,根据书籍的编号、上架位置、前言和他的记忆,这本书是最新的死灵法术,用于呼唤恶魔的亡灵。没等他翻到上次看到的页码,一点微弱的烛光亮了起来。他接连数个夜晚在此逗留,被人类察觉也不意外。
  奥林停下翻阅,拉紧黑色的法衣,遮住腰腹两侧闪亮的红色鳞片,隐身于黑暗之中。那点烛火慢慢地移到书架背面,与他隔着些距离。
  “风雨无阻的陌生恶魔,”一个愉快的声音响起,“你比这王国任何一个学徒都要勤快。来吧,来吧,看完这些旧的经典和新的传奇,好过让它们等着腐朽发霉。”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