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7)

字体:[ ]

  林绪制止了晋祁到了嘴边的话,见身下的人乖乖安静下来,他缓缓松开了捂住晋祁嘴的手。
  林绪正准备把手拿开,就感觉到掌心处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暖暖的- shi -漉漉的感觉让林绪立刻就明白过来那是什么,晋祁正在舔舐他的掌心。
  林绪动作一顿,黑暗中他低下头去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晋祁那双眼,屋里太黑他看不清晋祁的表情,但他那笨拙的挑逗的动作林绪却清楚感觉到。
  晋祁的动作很是生疏,只笨拙的上下舔舐,犹如黏人的小狗,没一会儿就把林绪掌心舔- shi -一片。
  林绪深吸一口气稳住沸腾的血液,他把手下不老实的人往下按去,另一只手也往下滑了几分,把人抱得很紧。
  晋祁僵了僵,微愣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并未拒绝,而是在被子中抬起手回抱住了林绪的后腰。
  “你干嘛?”林绪微不可闻的沙哑声音传来。
  晋祁心如鼓擂,他都已经表现得如此明白,林绪这混人这时候了竟还问出声,那瞬间他都有些绷不住,羞恼得有了几分逃跑的意图。
 
 
第44章 闭嘴,莫要说了
  晋祁憋着一口气, 黑暗当中的他体内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趴在他身上的林绪轻轻动了动, 换了一个姿势, 他把腿卡在了晋祁的腿间支撑身体,身体也紧绷起来。
  林绪身材本就好,身上几乎没有一丝赘肉,他身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后整个人就如同快硬邦邦的铁,让环住他腰的晋祁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
  晋祁深呼吸一口,嗅了嗅被子当中属于林绪身上的气息,他大着胆子抱紧了怀中的人。
  “老实一点。”林绪依旧压低声音。
  本就已经有些羞恼的晋祁闻言, 两只眼睛瞪得更大, 林绪到底还要他怎样才罢休?他都已经表现得如此明白了。
  晋祁正咬牙切齿,原本压在他身上的林绪却突然向旁边一个翻身, 掀开被子如同离弦的利箭般冲出门去。
  林绪的动作非常快, 几乎是在晋祁眨眼的瞬间就已经消失在院子当中,这让双手还举着虚抱着林绪的晋祁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晋祁大脑一片空白,他望了望自己空掉的怀抱又望了望门外漆黑的夜色,如此两次后才总算回过神来,林绪这时候居然跑了!
  晋祁翻身, 正准备追出去,黑暗当中便有几道人影闪现。
  跟随在他身侧的暗卫一部分追了上去,部分则是出现在院子当中,预防对方调虎离山。
  “出什么事了?”晋祁出门来。
  “有人。”暗卫首领道。
  如果不是因为林绪突然冲出来,他们甚至都没发现, 暗中居然还有人窥视。发现这一点,几个跟在晋祁身边的暗卫额头上都有冷汗冒出。
  他们是被晋祁养在身边的暗卫,是最擅长隐藏身形的人,可他们却根本就没发现对方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林绪,他们甚至现在都还没发现。
  “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晋祁迅速收敛了心中刚刚那些心思,皱起眉头担心地望着林绪消失的方向。
  “只看到一道人影。还请皇上放心,其他人已经追了上去。”暗卫首领回话。
  说话间他抬头与晋祁对上双眼,见到晋祁那双在月色下愈发冰冷的眸子,他不禁轻颤一下,彻体发寒。身为暗卫,他们失职了。
  等了片刻,林绪没回来,晋祁双手紧拽成拳,心中愈发担忧。犹豫片刻后晋祁还是放心不下,很快转身出门追了上去。
  这县城不大,林绪他们居住的位置属于县城中央,离开院子之后外面便是一条街道,再往前是一排住宅区,然后才是一片农田。
  农田的尽头是拔地而起的山脉,山脚附近是一片树林,月光被山挡住照- she -不到这边,黑暗中看上去就如同野兽张大的血盆大口,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晋祁追到树林外时,林子当中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晋祁当即停下动作,跟在一旁的暗卫也都立刻拔出武器,“谁?”
  树林当中有人走了出来,待到他出现在月光能照到的地方,晋祁一眼就认出对方,“你没事吧?”
  从林子里面出来的人正是林绪,不过出来的并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人被他一起带了出来。
  那人着一身黑衣,此刻整个人毫无反应,想来应该是已经晕厥过去。
  “另外两个死了。”林绪把手中的人交给一旁的暗卫。
  他一开始也并未发现这些人,是因为听到那不属于这里的鸟叫暗号才有所怀疑,趁对方不备突然发难追出来后,他很快便在树林当中见到了对方的同伙。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会被他发现,但也显然做了最坏的打算,见他追上
  来几人立刻转身逃走,而后见逃不过林绪,便立刻服毒自尽。
  林绪只来得及打晕离他最近那个,其余两个等他试图做些什么时已经口吐白沫。即使如此,被他打晕救下来的那人一张嘴也已经被药所伤,恐怕是没有办法再开口言语。
  不过即使无法说话,只要人还活着总能够问出些什么来。林绪把人交给暗卫,也是这意思。
  “这些家伙是什么时候跟着我们的?”晋祁看向林绪。
  林绪摇头,并不清楚,他也是直到刚刚才发现。
  晋祁见状眉头越发深皱,林绪的身手已是登峰造极,具体有多厉害晋祁不清楚,但他养出来的那批暗卫身手并不差这一点他最清楚。
  如今暗卫不说,就连深不可测的林绪都未发现对方,要么对方当真比林绪还厉害,要么就是对方也是今晚才来。
  前者显然不大可能,不然也不可能逃不过林绪选择自杀,依照如今的情况来看后一种可能更大些。
  晋祁脸色- yin -晴难定,只觉得整个胸腔都被气得发痛。
  离开京城时他是想过可能会有人借机刺杀他,但这一路下来都平安无事,他都已经放松警惕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没想到对方却选择在这时候下手。
  他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对方倒也真的聪明。
  他和林绪两个人原本还准备钓鱼,想借机摸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没想到对方却选在这样的时候动手。
  林绪把人交给暗卫后领着晋祁往回走,夜里路上无人,两人又是走在田坎上,四周只有虫鸣鸟叫。
  夏日的夜里凉风拂过,万分舒适,但两人现在却都无心去管这些。
  “能确定是什么人吗?”晋祁低声问道。
  林绪摇头,确定暗卫无法听见他们的对话后才开口,“很难判断,对方一身黑衣,身上也并未带任何东西,甚至武功路子都没泄露。”
  “你怀疑是暗卫?”晋祁察觉到林绪的避讳。
  “不一定,对方隐藏的确实很深。”林绪道。
  如果是暗卫这边的人,这一路上他们有很多机会可以出手,没有必要等到他们到家后。
  如果是留在宫中的太监总管,对方不能确定他们回来的路线,确实是很有可能提前来这县里守株待兔,可对方的身手又不像是一个太监能够调动的,这种隐藏身形的手法更接近暗卫。
  对方特意选在他们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动手,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早已经察觉他们的想法。
  且还有一件事,也让林绪很在意。
  林绪原本还以为对方只不过是何正他们的眼线,何正等人出事后,他若是聪明就会选择收敛手脚,若是极端便会刺杀晋祁,但无论如何动静总不会太大,可如今看来也许这后面的人远不止一个眼线。
  “朕刚刚也注意了,你冲出去时暗卫基本都在院子里,至少那些人不是暗卫里面的。”晋祁也并非笨蛋,在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后,他立刻就注意起了身旁的暗卫。
  暗卫是晋祁一手培养起来的,里面有些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以暗卫的- xing -质,若其中有女干细应该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重新回到街道,见周围的房屋多了起来,暗卫靠得更近了些,两人都不在讨论刚刚的话题。
  一时间,气氛变得安静。
  “你刚刚——”林绪进门时突然开口。
  他话还未说完,晋祁已经打断,“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我还什么都没说。”林绪幽幽的打量着面前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试图转移他注意力的人。
  晋祁一噎,半
  晌后才吐出一句,“朕有些困了,就先去睡了。”
  话说完,晋祁大步向着屋内走去,快速躺回床上。
  林绪刚刚如此那般,他一瞬间还以为是他起了那什么心思,微愣片刻后甚至厚着脸皮主动回应勾引,结果这人却突然就跑了!
  晋祁狼狈逃窜,林绪勾起嘴角,他缓步进门跟了上去。重新走向床边,林绪越发没了睡意。
  晋祁已经躺回床上,他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紧闭,就差打呼以此证明自己已经睡了过去。
  林绪熄灯上床躺好,他单手支头,借着微弱的月色望着身旁装睡的人。
  屋内光线并不亮,就算林绪的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也只能隐约地看清楚晋祁的五官轮廓。但这已经足够,足够林绪凭借着这些与晋祁故意拉长的呼吸,判断这人此刻正紧张不已。
  躺下后,林绪不吭一声也并不做什么,却生生把装睡的晋祁看得装不下去。
  察觉到林绪的视线,闭上眼睛装睡的晋祁只觉得全身都难受起来,他想要翻身,却又怕被发现装睡。
  这么一想着晋祁又觉得不对,林绪肯定是知道他在装睡。越是如此晋祁就越是不想醒了,因为他总有一种全在林绪预料中的感觉,让他越加不爽。
  “刚刚的事情——”林绪的声音突兀的打破寂静。
  “不许说!”晋祁触电般睁开眼,他呲牙咧嘴恶狠狠,“这件事情你给朕烂在肚子里,不然朕饶不了你。”
  “皇上这是不准备追究刺杀的事情了?”林绪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谁让他还什么都没说出口,晋祁就已经急哄哄打断。
  晋祁闻言张嘴就想要解释,好在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生生咽回去。在林绪这里吃这种亏吃多了,晋祁也学聪明了。
  林绪见晋祁不开口,见他居然学聪明了知道多说多错,眼中多了几分笑意,不过却也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他。
  林绪故意向前靠了几分,几乎半个人都压在了晋祁身上,满意的察觉到晋祁身体变得僵硬后,他才又开口,“还是皇上想讨论的是另外一件事?”
  晋祁呼吸一重,他狠了心索- xing -咬着牙一言不发,是当真要当自己已经睡着。
  “若是刚刚的事皇上想要讨论的话,臣也可以奉陪。”林绪低语。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