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38)

字体:[ ]

  “朕知道了,那么凶干嘛……”晋祁声音哽咽,他不得不瞪大眼睛,才让自己忍住心中几乎喷涌而出的
  复杂情绪。
  他刚刚懂事时他母妃便因与人有染被打入冷宫,随后父皇龙颜大怒,他也变得不受待见,被李妃收养后更是受尽折磨。
  那样的日子里,当他发现自己还有个弟弟时是当真开心,但那份开心却在看见他亲生母妃把那瘦骨嶙峋的孩子用铁面封头用铁链拴在屋内,如同禽兽般饲养,近十岁甚至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时,瞬间便化作无尽的愤怒与杀意。
  那时他尚且年幼,手中无兵无权,是他哭着喊着求着许澜才让许澜答应帮他,后来两人暗中谋划多年才换来如今的一切。
  他逆天而行,杀父弑母,杀人无数,坐上这本不属于他的位置,并非他喜欢,只是他别无他选。
  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做个好皇帝,并不是因为他想要洗脱什么改变什么,被他杀掉的人不会复活。
  只是从林绪口中听到那句肯定的话,晋祁多年来建设的心防却瞬间崩溃,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连日来的抑郁与压力瞬间便消失不见。
  他或许并无皇室血脉,但他是个好皇帝,至少在林绪眼里他是,这就足够了。
 
 
第79章 如此便已足以
  被林绪训斥了一顿后, 晋祁很快就振作起来, 他一改之前的作风, 关于反叛军的事他再次变得强势起来。
  那些反叛军借口晋易聚集了数万人,一开始还好,人数不多时还看不出什么,人数一多便原形毕露,完全就是晋易的做派。
  他们聚集在一处,然后杀掉地方官员控制住一方后,紧接着便把地方内的商贾之牛也全部控制, 以获取大量的钱财以及粮食。
  那蛮不讲理的行为, 就完全如同一批土匪,让当地并未参与进这件事情的百姓苦不堪言。
  晋祁重新振作起来后, 立刻便制定了详细周全的计划, 让士兵暗中与当地普通百姓取得联系,借以了解城中状况, 然后配合得来的内部消息聚集几处地方军,一鼓作气大举进军,直接把那些反叛军打得溃不成军。
  消灭大部分势力后,晋祁并未让那些人还有机会死灰复燃, 晋祁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心慈手软的人。
  这次对方也算是让他真的生气了,所以他早就已经做好安排,但凡是参与过反叛军的,一旦被抓住,轻者重罚, 重者直接便斩首菜市口。
  晋祁手段果决狠戾,那些反叛军余党溃不成军四处窜逃,晋祁却并未放过他们,而是下达了通缉令,永久有效。
  反叛军的事情被强权镇压,事情倒债,大雨掀起一阵浪潮,但也只不过就是一阵过了便了无痕迹的水波。
  反叛军悉数落网,不到两个月时间,事情便已经慢慢淡了下去,那时候就算有人茶余饭后提起,也只不过换来一阵嬉笑调侃。
  百姓并非傻子,晋易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了然于胸,他们当然也明白若当真让晋易坐上皇位,又或者让打着晋易明的那些反叛军坐上皇位,带给他们的会是什么。
  事情过了便过了,百姓逐渐忘却,宫中却还处于水深火热中。
  关于晋祁身份的事情无人敢提,即使是私下里海关也是三缄其口,生怕有些人传了出去晋祁追究。
  晋祁身份的事情无人敢提,但宫中却依旧水深火热,原因无它,只因为反叛军被一锅端后,之前一直被反叛军控制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晋易那尚在襁褓当中的儿子,也被带到了宫中。
  晋易有个儿子,如今尚在襁褓当中,这件事情不少人都知道,之前晋易被杀,他们还以为晋祁会连着孩子一起处理,却未曾想他竟让人把孩子带回宫中来。
  更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晋祁似乎完全没有杀掉他的准备,反而是把他放在宫中好好照顾起来,甚至每日下朝后部分时间与之亲近。
  事态的发展超出众人预料,百官静默了一段时间后,都纷纷忍不住旁敲侧击起来,想要弄明白晋祁到底什么意思。
  面对百官的质疑,晋祁倒是一点不含糊,御书房中的他一边抱着那还尚在襁褓当中的孩子逗弄,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
  众人闻言纷纷露出不解的神情,他们越发弄不明白晋祁到底在想些什么,而且只是与他们有何关系?
  “你们不是天天都在催促朕早日纳妃早日诞下龙子?”晋祁把那小娃抱到胸口。
  尚还什么都不懂的那小娃嘴巴微张,喉间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哼哼声,奶声奶气的,可爱的紧。
  “皇上什么意思?还请明示?”御书房中,所有官员都是一愣。
  “这就是你们未来的皇帝,朕的孩子。”晋祁把那小娃举起,让众人看他白白净净的脸蛋。
  晋祁说的理所当然,百官却是瞪大了眼一脸都不敢置信,因为太过震惊众人花了些时间才回过神来,等他们回神,他们身上脸上也早已经满是冷汗。
  晋祁要把晋易的孩子立为太子?
  “皇上,恕臣直言,这恐怕有些不妥……”一个官员面色连连变化,越变越是扭曲不安忐忑。
  “哦,有何不妥?朕早日立褚,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晋祁反问。
  众人皆沉默,他们嘴上是这么说这没错,可他们之前一直谏言让晋祁早日纳妃填充后宫,却也并不完全是因为这,还为了他们自己能借机稳固势力。
  如今晋祁直接跳过纳妃便要立下太子,就算撇去那孩子是晋易的血脉不提,这也未免太不合常理。
  “还请皇上三思,立褚之事……不急,臣等也只是为皇上着想所以才多番谏言。况且这还只是罪人之子,立为君褚,未免有些不太合适。”
  “不合适?有什么不合适,朕说他合适他就合适!这件事情朕晚些时日就下达指令,诏告天下。”晋祁不容拒绝。
  众人闻言一惊,你一句我一句连忙劝道:“皇上还请三思,此事依臣等看,还待皇上纳妃诞下皇子再做决定不迟——”
  “纳妃?”晋祁打断那群人的话,他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众人,不等众人开口再说什么,晋祁就已经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若朕说朕不喜红颜,怎么,诸位大臣也准备为朕纳上满后宫男妃不成?”
  晋祁这话如同平地惊雷,瞬间就叫原本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个没完的官员仿佛被掐住喉咙般变得死寂无声。
  听闻晋祁那话,百官也顾不上那么多,分错愕地抬头看着晋祁,见晋祁不像在开玩笑,又联系他年纪不小却一直拒绝纳妃,众人脸色都瞬间精彩起来。
  晋祁不喜女子?那他岂不是……
  大榆对此素来排斥,民风如此,寻常百姓家若是有哪家传出这样的丑闻,必定一臭千里,不溶于世。
  换作其他人这不过就是一桩丑闻,可若换成晋祁,若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恐怕整个都得闹翻了天不可,这还了得!
  “皇上,这种玩笑……”
  “纳妃之事以后不要再提,朕听着心烦。”晋祁冷声赶人,“你们可以下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也只是脸色惨白的退出门去。离开的这一路上众人都寂静无声,他们还完全没生的事情当中回神,更别提商讨对策。
  晋祁御书房那一番话很快便不胫而走,没多久就已经成为满朝文武百官人尽皆知之事,事情传到林绪耳中时,已经是人尽皆知后。
  林绪素来与其他官员走得不亲近,他又是晋祁身边红人,关于晋祁的八卦众人自然不敢到他面前来说,所以他反倒成了最后知道的一个。
  告诉他这件事情的人是许澜,而许澜也是在事情几乎已经传遍所有人耳中时才听到。许澜是晋祁的劳斯,不少人都来找他确认。
  林绪从许澜口中听说这件事后,立刻就进宫去见了晋祁,面对林绪的质问,尽情却是一脸淡然与笑意。
  晋祁抱着怀中几乎就不曾离手的那孩子,看着林绪那张又要生气的脸,他挥了挥手把林绪也叫了过去,然后把怀中咯咯直笑的那孩子塞到他怀里让他抱。
  “这样不也挺好?大榆有了继承人,还是晋易的血脉,朕立他为太子不正是一箭双雕?既堵住了那些质疑朕血脉的人的嘴,也让朝中那些人不能再催着朕纳妃。”晋祁饶有兴致地看着因为怀中多出个孩子,所以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僵硬的林绪。
  算起来,林绪名下也有个儿子,自从他亲戚那边过继来的。
  显然,那孩子虽然在林绪名下但他并未怎么照顾过,所以抱着现在这孩子的手法很是僵硬。
  “你知道我说的
  并不是这个。”林绪看着怀中哇哇的说着什么的小奶娃,眉头紧蹙。
  “这件事你也不要再谈,朕意已决。”晋祁道。
  晋祁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直直地看着林绪,眼中满是固执。
  这件事哪怕林绪不赞同他也不想永远藏着掖着,更加不想二十年后他后宫佳丽三千,却唯独委屈伤害了林绪。
  晋祁的固执与强势,第一次让林绪说不出话来,他静静地看着晋祁,与他那双眼对视。
  半晌后,林绪无声叹息一声,道:“你本可以不用如此。”
  反叛军的事情才结束,晋祁选在这时候说这些,又故意把事情泄露出去让朝中之人皆知晓,无外乎就是想要借着反叛军事件的余波把事情都归咎到自己头上。
  先是反叛军之事,紧接着又传出断袖之癖,接下去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里晋祁都会被人背后戳脊梁骨。
  “无妨,反正这也是事实,再说了,朕是皇帝,他们又能把朕怎么样?”晋祁大手一挥,不甚在意。
  更何况,这大概是唯一的一次能把所有怪罪和指责都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的机会。先有了反叛军之事,如今又马上爆出他有断袖之癖,只要林绪的是不被人发现。
  再过个几年后,到时就算他们的关系被人知道,那时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外人也肯定会以为是他威胁强迫林绪,而不会去怪罪林绪。
  毕竟他是皇帝,林绪不过是个丞相,从来只有皇帝强迫丞相的道理,哪里有丞相强迫皇上的事,况且他本来就有断袖之癖。
  林绪不会被怪罪,也能继续做他的丞相,皆大欢喜,对晋祁来说如此便已足以。
 
 
第80章 着实不容易
  林绪试图劝阻, 晋祁却根本没有听他话的意思, 他意已决, 绝不会因为林绪几句话就轻易改变心意,况且此事他也早已经想清楚。
  与其让林绪承受所有压力,不如他来背负这个罪名,况且就如同他所说,他是皇上,就算众人再不满,又能拿他如何?
  晋祁万分坚决, 林绪本想阻止, 但最终却并未如此,况且谣言早已经传遍整个朝廷, 就算他想做些什么也已经来不及。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