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27)

字体:[ ]

  “这什么东西?”晋祁在林绪进门的瞬间就忍不住捂住鼻子。
  晋祁不是没有生过病也不是没有吃过药,不过林绪端来的这样味道明显腥臭很多,他一进门满屋子便都是臭味。
  “我让店小二去附近医馆抓的驱寒药。”林绪道。
  暗卫自然一直跟着看着,药肯定没有问题,不过这只是寻常人家用的祛寒药,和宫里太医给晋祁用珍贵的药材专门熬制的肯定不能比。
  林绪端着药坐到床边,晋祁皱着眉头,却还是乖乖的自己坐了起来,然后端过药,强忍着臭味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他又不是小孩,早些年也没少吃苦,这点味道自然不在话下,不过嫌弃还是半点没少。
  特别是那一碗药喝进嘴里之后,晋祁不得不强忍呕吐的欲望,那药里不知道加了些什么东西,有一股鱼腥的味道。
  晋祁把碗递回给林绪,捂着嘴巴连吞了好几次口水,都没能把嘴巴里面的味道淡化。
  “要吃蜜饯吗?”林绪问。
  “不用,又不是小孩。”晋祁咂咂嘴,他正准备躺下去再睡,动作间就看见林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蜜饯。
  晋祁动作顿了顿,他厚着脸皮张开了嘴,“要吃。”
  晋祁傻乎乎的张着嘴,面上也有些发烫,两只眼睛却直直的盯着林绪手中的蜜饯。
  林绪刚刚趁着他喝药的时候,把密件拿在了手中,看那样子,似乎本来是准备喂到他嘴里的。
  林绪亲手喂的蜜饯,晋祁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林绪漆黑的眸子在晋祁脸上扫过,他几乎立刻就从晋祁那跃跃欲试的脸上读懂尽情心中的花花心思,林绪举着已经递过去的时候停住,有了几分往回收的意思。
  正眼巴巴望着的晋祁见状,连忙凑上前去一口含住了蜜饯,他怕林绪把手收回,动作急,这一口下去,直接连林绪的手指也都一并含住。
  晋祁察觉到自己唇瓣下不止蜜饯,动作不易察觉的一僵,他抬眸看向林绪,见林绪正望着自己的唇瓣,他体内有一股热气猛的涌进大脑。
  晋祁含住蜜饯,他把蜜饯吞入口中,动作间带着些许高温的舌却故意在林绪的指腹上滑过,留下一道暧昧不清的水渍。
  蜜饯入口,晋祁连忙用舌尖顶住在口中打了个囫囵,然后咬成两半,下一刻酸酸甜甜的味道在他口中散开,还带着隐隐的果香。
  晋祁舌尖灵活的顶着口中已经被咬成两半的蜜饯,让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盖过药味。
  这外面的药不怎么样,蜜饯却格外的和晋祁胃口,宫中的蜜饯总是甜得腻人,不留丝毫果子本该有的酸涩。
  “真甜。”晋祁夸赞蜜饯,眼神却暧昧的扫在林绪慢慢放下的手上。
  林绪不止甜,他整个人闻上去就格外的好吃,所以他才总会恋恋不忘想尝尝看。
  林绪看了他一眼,把自己回来时去买的蜜饯放到晋祁床边的柜子上,“不要吃太多。”
  晋祁见林绪也没有反应,略有些失望,他重新躺回床上。
  “感觉怎么样?”林绪询问病情。
  “还有些晕。”晋祁无力望天,看来今天是很难好了。
  “不要出门,外面一直在吹风。”林绪道。
  许是因为吃了药,又或者是因为一直晕乎乎的难受,晋祁吃完蜜饯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他一觉睡到自然醒,再次醒来时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已经是夜里。
  “要吃些东西吗?”林绪的声音突兀的在黑暗当中响起。
  刚刚睡醒正患迷糊的晋祁听见黑暗中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吓精神了,“你怎么在这里?”
  屋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动静,片刻后烛灯被点亮,林绪此刻正坐在桌旁,他面前放着一本书,书页已经合上,看样子应该是之前一直在这边看书。
  知道林绪一直在屋里没走,晋祁心中有什么东西开始涌动,且愈渐疯狂。
  “不饿?”林绪又问。
  林绪总觉得晋祁大概是病傻了,从水里出来后他就有一直这模样。
  “你吃过了吗?”晋祁问。
  “我去让店小二送些饭菜上来。”林绪直接下楼。
  他端着饭菜上来时,晋祁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裂着嘴一边傻笑一边望着林绪。
  吃完饭,林绪并未离开,又拿了白天没看完的书翻来继续看了起来。
  晋祁睡足来了精神,他裹着被子看着坐在一旁看书的林绪,“在看什么?”
  晋祁伸手去翻封面,看清书页上的字后晋祁愣了愣,是他之前送林绪的那本。
  “你还没看完?”晋祁还以为林绪肯定早就已经读完,毕竟之前他那么宝贝。
  “温故而知新。”林绪道,书这东西就算读上十次也总能发现新东西。
  话音落下,林绪侧头看向脸色微微有些泛红的晋祁,“你冷?”
  “还好呀!”晋祁身上还裹着厚厚的被子,怎么也不会冷,不过喷嚏没停倒是真的。
  闻言,林绪伸手摸了摸晋祁的额头,晋祁的脸微微有些泛红,手上却依旧冰凉。怕病情加重,晋祁盖的被子本就是厚的,再后也怕捂出病来。
  “去床上躺着。”林绪命令。
  “你要睡了?”晋祁失望,他都已经睡了一天了,根本没什么睡意,不过为了能够尽快好起来,他还是他乖乖躺回床上准备再睡。
  晋祁才躺好,心中正失望,旁边突然有了动静,晋祁回头看去只见林绪退了外衣正上床。
  晋祁张嘴就想问他要干嘛,话到了嘴边却被收回,他往里面挪了些,欢天喜地的让出位子来。
 
 
第67章 闭上你的嘴
  林绪灭了灯, 躺到床上。
  晋祁醒来时就已经是夜里, 又吃了东西折腾许久, 现在已经是深夜。
  熄了灯后,四周便只剩下一片寂静,与偶尔会传来的流水声响。整个街道都依水而建,到了无甚游客的秋季后夜里就更加安静了。
  林绪躺在床上静静的闭上眼睛,躺在他身旁的晋祁一颗心却怎么都静不下来,他直挺挺的躺着,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头顶床幔, 注意力却全部都集中在了身旁的林绪身上。
  “早些休息。”林绪敏锐的察觉到晋祁的异常。
  “白天睡多了, 现在睡不着。”晋祁见林绪还没睡觉,来了几分精神。
  晋祁翻身面对着林绪的方向, 借着窗外洒进来的银辉看着林绪那张脸, 月光下的林绪那张脸少了几分棱角分明多了几分柔和,再加上他此刻闭着眼, 整个人都显得愈发的安静温柔。
  林绪的睫毛很长,而且有些微翘,月光从窗口洒落进来落在他的睫毛,同时也在他脸上投下- yin -影。
  晋祁静静数着林绪的睫毛, 怎么也不觉得厌烦,倒是数得有些心痒痒起来,他有些想伸手摸摸看,因为林绪的睫毛就像一把小刷子。
  “你觉不觉得好像有点冷?”晋祁问道。
  林绪睁开眼,月光下他的眼眸变得通透, 就仿佛一块半透明的玉石,那玉石中隐隐带着几分疑惑,“你冷?”
  “好像有点。”晋祁蜷成一团,他在被子当中扭动起来,然后钻进了林绪的怀中。
  “你干嘛?”林绪看着钻到自己怀中的人。
  晋祁不止是钻到了他怀中,还借着这机会手脚并用的整个人都抱住了他。
  “这样比较适合发汗,看才比较容易好,接下去的两天时间里还有好多事情没做,朕可不想就这样在床上躺上三天。”晋祁一本正经,说话的同时,他还把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林绪身上冬暖夏凉,如今才躺到床上没多久,身上的温度倒是已经比他还要高些,抱在怀中就如同抱着一个暖炉,分外的舒服。
  林绪伸出的手本已经拽住近期的后领,他正准备把人拎着推到一旁,听了晋祁的话后,他动作停下。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林绪询问的同时把左手从晋祁怀中抽了出来放在枕头上,晋祁见状连忙枕上。
  “来之前朕特意准备了行程,原本是准备带着你一起在这边玩个够的,朕听说山上的庙祈福也很灵,这附近也还有一片竹林,上游也还有一些纳凉的竹亭。”晋祁舒舒服服的躺着数落起来。
  这街道依山傍水,后方的位置便是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寺庙,还算挺有名,因为听说祈福非常的灵验,因此每年夏季冬日又会有很多人特意来这边祈愿或者还愿。
  晋祁原本是准备带着林绪一起去祈愿的,但那是庙在山顶附近,要上去只能徒步,他若病倒,明日肯定就去不成了。
  “不去,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打算忘了。”林绪不容拒绝。
  “为什么?”晋祁不能接受,难得有机会。
  “你爬得上那座山?”林绪怀疑。
  那座山挺高,上下一趟怎么也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林绪可没有兴趣把时间全花在这上面。况且山顶上的温度要比河面上还要低,何必上去找罪受?
  “不去爬山我们也可以去一些其它地方,例如上游的竹林和竹亭。”晋祁对林绪否决自己的安排有些不甘,他可是特意精心准备安排的。
  “那里是夏日乘凉的地方,还是你还想让风寒加重?”林绪虎着张脸质问。
  晋祁闻言,张了张嘴,却
  无法反驳什么。他之前虽然做了不少功课,但是也确实是忘了现在已经是秋天,而且最近几日的温度明显要比之前低得多。
  “那我们明天后天干嘛?”晋祁把脑袋埋进林绪的颈肩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他现在觉得明后天他们哪里都不去,就这样躺在床上聊聊天也挺好。
  林绪本闭着眼睛在说话,见晋祁小狗一般在自己颈肩又蹭又吸的,开了眼,伸手按住晋祁的脑袋把他推得远了些,晋祁的脑袋蹭得他脖子发痒。
  “我听说这附近有听书的地方,明日去看看。”林绪想了片刻后道。
  “听书?”晋祁抬起被林绪用手抵住的脑袋,很诗意地瞪着眼睛看着林绪,“你当真?我们特意出来就听听书,你不觉得这样很没劲吗?”
  “我觉得挺好。”林绪手上用力,把晋祁不断向着他凑来的脑袋又推得更远了一些。
  “不好,一点都不好,这多没劲,你要是喜欢听书,回去之后我让人到你丞相府去给你说书,你要听多少都行。”晋祁有些受不了,林绪他明明年纪轻轻,却像是个老头子似的喜欢这些东西。
  “你不去也行。”林绪放过晋祁的脑袋,“你不去那里就在客栈好好休息,我自己去就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