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24)

字体:[ ]

  晋祁知道林绪并不是因为发现自己的心怀不轨所以才换的地方,忍不住松了口气,打量了一眼这有些不如他意的客栈,跟了上去。
  冷清偏僻一点也好,至少无人打扰。
  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晋祁把所有东西都扔到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的向着隔壁房间走去。
  这一次来,晋祁并没有带任何下人,暗卫也已经被提前安排到远处,林绪也是,所以这里只
  有他和林绪两人。
  这个时节没什么游客,连带着就连掌柜的和店小二也都没什么精神,两人告诉了他们房间的位置后,就呆在了楼下,因此楼上这边只有他们两人。
  晋祁敲响房门,听见林绪应门的声音后他推开房门,他并未进门,而是靠在门框上打量着正在整理房间的林绪。
  林绪忙碌的样子在晋祁看来也是十分诱人的,他修长的手指划过被褥又掀开枕头,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几分谨慎,却并不乏优雅。
  晋祁以前从不知,一个男人整理被褥竟也会让他看得如此痴呆不可自拔,甚至还有几分想要冲上前去把人扑倒的冲动。
  看着林绪在屋里走来走去,把整间屋子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安全,晋祁笑着走进屋内,“你认真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林绪抬眸看了他一眼,把自己带来的包裹打开,因为只在这边呆三天,林绪只带了一套换洗衣物。
  “你睫毛真长。”自己进屋拉开凳子坐下来的晋祁又道,他的视线就一直没从林绪的脸上离开过。
  林绪的五官拆开来看也十分好看,浓眉大眼鼻唇端正,标准的三庭五眼,就连皮肤都比常人要细腻,再加上那色泽红润的唇瓣,当真是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林绪放完东西,走到桌子对面坐下,晋祁连忙给他倒了杯茶,“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眼睛很漂亮?”
  林绪喝了口茶,抬眸看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笨拙的试图撩他的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要不,咱们生一个?”
 
 
第63章 管好你的人
  林绪愣了愣, 眼中瞬间有呆滞浮夸, 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
  林绪又喝了一口茶, 这街道边角处冷清的客栈中一共的茶水自然比不上宫中,而且因为这个时节人不多,店家也怠慢不少,茶水都已经有些凉了。
  喝完茶,林绪那双漆黑得仿佛深不见底的眸子这才看向晋祁,“臣倒是当真不成知道,原来皇上还有这能耐。”
  说话间, 林绪的视线不禁重庆奇那张脸上向下划了几分, 似乎当真在疑惑晋祁居然连这都能做到。
  “朕只是在开玩笑。”晋祁被他看着腰腹处,浑身上下都是一阵紧绷酥麻, 林绪这家伙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臣本还以为当真要对皇上刮目相看了。”林绪与收回视线, 不紧不慢的语调若不去在意他话的意思倒是格外悦耳。
  “朕都说了是在开玩笑。”晋祁脸上浮现出几分羞恼来,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到, 自然没办法让林绪刮目相看。
  林绪不语,他抬眸看向远处,屋内气氛突然沉默,晋祁却根本顾不上其它, 他依旧还在纠结之前的事,“而且为什么是朕来生?”
  虽说他那句只不过是笑言,但林绪凭什么就认为是他来生?同样身为男人,也许他凭什么就认定他才是被压的那个?
  林绪看了他一眼,你给他一个不然你以为呢的眼神, 让晋祁自己领悟。
  “朕是皇上,是天子!”晋祁挺起胸脯,可是一国之主九五之尊。
  林绪依旧并不言语,只是幽幽地看着面前的皇帝。
  晋祁是皇帝不假,可要说为大榆做的事情,林绪可不认为自己比晋祁做的少。
  晋祁瞬间变成林绪的眼神中读懂他的意思,本还挺着胸脯的他一时间也有些心虚起来。自从林绪称相后,朝中的事情他大多都已经让林绪去处理。
  太过专政的皇帝无法维持住朝中平衡,这一点晋祁也是在当上皇帝几年后才懂的。
  朝中如果没有势力分流没有勾心斗角,如果所有官员的心那天真的拎成了一条绳,那只能说明他们有了更大的统一的敌人。与其如此,让他们内斗反倒更加轻松。
  只是晋祁不再专政什么都掌握在手中,许多事情却还是必须要有人来做,许澜已经慢慢淡出朝堂不管事,晋祁能够靠得住的人也就只剩下林绪,能者多劳,他也确实辛苦,这一点晋祁一直明白。
  晋祁心虚,但输人不输气势,他很快收起心虚微眯着眼神秘莫测地说道:“朕乃至尊,万人之上。丞相虽也尊贵,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道丞相大人连这都不知道?”
  晋祁把‘一人之下’几个字咬得很重,这一人自然不用说,那就是他这个皇帝。
  晋祁有理有据,林绪闻言无以反驳,索- xing -便不理会晋祁的歪理,无视之。
  “不要无视朕。”晋祁把手中的茶杯捏的咔嚓作响。
  林绪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那一副无所不能多智近妖的模样,事实上与他相处的久了便会发现他也并非时时刻刻都是那毫无破绽的模样。
  私底下,林绪也有说不过的时候,虽然这样的时候少有,但也确实是存在的。
  而往往这个时候,他都会装作没听见无视之,若逼得急了,林绪更甚至是会直接把提溜了扔出去。
  晋祁以前就有过被扔出去的经验,他原本还想反抗,可奈何打不过,所以最后也只能作罢。
  以前的事情可以作罢,但这一次不行,因为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晋祁危险的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林绪
  ,林绪就算再得他信任,归根到底也不过就是个臣子,他不信林绪当真敢反他。
  林绪听出晋祁话语间的威胁,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深情冷清淡然的他悠悠的打量着面前面露震慑的人。
  “嗯?”林绪用鼻音轻轻挤出一个调子。
  听着林绪那带着鼻音地问询,面露危险之色的晋祁没撑过片刻,眼神就飘动起来,“唔……朕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话说完,晋祁觉得自己身为一国之主这样似乎太没气势,他又硬着头皮挺起胸来故作凶狠,可没多久就在林绪那双黑眸的注视下泄了气。
  晋祁泄了气,从林绪房中出来时都垂头丧气的,他回了房间,也学着林绪的模样把屋子检查了一遍后,便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晚上吃完晚饭,晋祁早早地回了房间沐浴洗漱,这里并不是宫中,没有那么方便,晋祁洗漱完时都已经是月光大亮时。
  晋祁去旁边屋敲了门,无人应门后他向着楼下找去,本是准备找店小二询问林绪的去向,却在下楼后看见林绪在客栈后院中坐着。
  此时已是秋季,天气早已经转凉,早晚甚至都需要穿上厚些的外套保暖。
  林绪独自一人坐在那不大的庭院,身旁只一张矮桌,桌上摆着一壶酒,几个杯子,无言的月色笼罩下他整个人越发冷清安静。
  “怎么不去休息?”晋祁走上前去,扰破了那一份寂静。
  晋祁其实有些不喜欢看着林绪如此模样,因为总让他有一种林绪不在人间的错觉。若是其他人就算了,可林绪他是想要握在手里的人。
  “要喝一杯吗?”林绪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林绪并不嗜酒,若非必要他也少碰这东西,但偶尔小酌也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在如今这难得可以休息几天的时候。
  “明日不用早朝也不用早起,倒是可以陪你喝两杯。”晋祁在一旁坐下,自己拿了酒杯倒了一杯。
  那酒果然让他失望,只是一股辛辣的味道,无甚口感。
  若当真作比较,宫中的日子自然是好过的,万事都有下人去做,吃穿用住也是顶顶的好,除了不自由便无甚不好。
  对于其他人来说自由或许难能可贵,可对于晋祁来说,如今这样的日子却已经是他渴望的。
  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舍弃一切,甚至这一切才是他能活着的保障,所以他早已经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此时此刻,晋祁却又有了几分念想,若当真能舍弃一切,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每日都只为生活忙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似乎也不错。
  “在想什么?”林绪有些好奇,晋祁难得安静。晋祁在外人面前也不曾如此,可在他面前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林绪也早已经习惯静静听着他说个不停。
  “在想就这样过普通人的日子似乎也不错,每天忙忙碌碌自给自足,无聊却也充足。”晋祁笑道。
  明明他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和林绪相处,在此之前他都一直十分兴奋开心,也期待万分,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却觉得不知足起来,若能永远如此该多好。
  “你当真这么想?”林绪问道。
  两人说话间店小二从一旁走廊中走过,店里掌柜的早早的就已经去休息,只剩下店小二照看着。
  他走过时还好奇的朝着这边张望了两眼,眼中满满的都是探究和不能理解。
  这个时节来这边的游客本就已经不多,整个客栈就只有他们两个客人,林绪和晋祁这样一看就知并非普通人的游客自然也格外引人注目,也更让那店小二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想着这时候来这边游玩。
  店小
  二走过,回了大堂,晋祁才回答道:“只是一时兴起。”
  这想法是他一时兴起,也只能是一时兴起,他们的身份不允许他们当真,所以与其痴心妄想徒添烦恼,晋祁在那想法冒出来的瞬间便果断掐死。
  晋祁嘴上说着,身体却换了个姿势坐好,他拿了桌上的酒壶,学着平日里别人与他倒酒的模样挽起袖子给林绪已经空了的杯子满上。
  身为一国之主,这些琐碎的事情自然轮不到他来做,能让他倒酒的人大榆如今也已经不存在。
  晋祁不去想这些,只此刻,如此也不错。
  林绪察觉到晋祁的举动,他并未点破,不去想两人的身份。
  他拿了酒杯轻抿,冰凉的酒水进入口腔后却泛起一阵滚烫的温度,酒劲有些冲鼻,刚好抵消了这秋日的冰凉。
  察觉气氛不对,晋祁张嘴正准备说点什么好听的话,一旁突然就有黑影闪现,被他挥退到远处的暗卫出现在院子中。
  见到暗卫,晋祁立刻臭着一张脸,他早之前就已经吩咐过,如果不是大事不许打扰。
  “出什么事了?”林绪询问。
  暗卫冲着两人抱了抱拳,说明了来意,前些日子朝中一直在讨论堤坝修建的事情,如今情况基本都已经定下,但要从国库拨出款项却还需要晋祁圣旨。
  晋祁临走之前并未留下圣旨,药浴那边找到宫中,这事半刻不能耽误,所以暗卫才找了过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