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23)

字体:[ ]

  如今他们人手不够,可选的人不多,最重要的是吴毅然才入朝没多久,让他去调查这件事情,被注意到的可能- xing -很小,比起他们来倒是方便不少。
  “但是他会同意吗?”晋祁问。
  这件事情明显牵扯颇广,吴毅然
  并不傻,就算晋祁以皇上的身份下令让他去调查,他嘴上答应,也未必当真会全力以付。
  朝中素来如此,百官互相勾结,绝大多数时候身为皇上的晋祁扮演的才是敌人的角色,就算晋祁下死令,一旦关系到利益,下面的人也未必会倾尽全力。
  “他会同意的。”林绪垂间,眼中尽是肯定。
  林绪居然提名他,自然有把握。
  “行吧!”晋祁不再提这件事情,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许澜和你说了没有,今年祭祖的事情。”
  冬日临近,作为礼部尚书的许澜已经开始准备祭祖和祭天的事情,这本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晋祁却一直觉得好笑。
  “目前还未安排。”林绪虽然身为丞相,但也不是事事都归他管,祭祀这些他通常只需要到场,并不需要负责。
  “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笑吗?”晋祁见林绪一本正经,嘴角忍不住勾起。
  林绪抬眸,漆黑的眸子中是淡然的疑惑。
  “整个朝廷唯三知道那件事情的人,一个一本正经的筹划着安排着祭祖事项,一个是这一次祭祖的主角,剩下的一个在一旁看戏。不知道地下那群人会被气成什么样子,这倒是突然有些想看看他们的嘴脸。”晋祁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越发开心起来。
  大榆每年都会在年前祭祖,每一年都举办得格外浓重,晋祁也陪着演了十年的戏。
  林绪无视晋祁眼中的嘲讽,不予评论。
  这样的日子还长着,若已经被埋进土里的那些人当真被气得爬出来,他也会再把他们埋进去。
  “对了,你最近有空吗?”晋祁有些期待地问道。
  “吴毅然那边还待安排,年前防洪事项也还在进行中。”林绪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你乃是丞相,又不是杂役。”晋祁不悦,“朕听说京城外之前那避暑之地再过段时间就要收摊了,要明年才会再有商贩去了,怎么样,你要不要与朕去看看?”
  林绪办事能力强,也能者多劳,朝中许多事情他都经手,有个如此能干的丞相晋祁轻松不少,不过也有些心疼。
  “皇上既然知道臣并非杂役,那就应当多担些皇上应担的责任。”林绪面无表情。
  晋祁信任他是好,如今更是毫不防备,甚至就算他先斩后奏晋祁都不追究。不过信任得太过了,未免有失皇威。
  晋祁摸了摸鼻子,略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到底去不去?”
  “皇上不都说那边已经无人,如今这时候去有何意义?”
  “就是如今无人才好去,不然又像之前那般闹腾还有什么意思?”晋祁颇有些幽怨的望了一眼林绪,有时候他是当真不懂林绪到底是真的不解风情还是纯粹的笨。
  如今已入秋,再过不久就要入冬,一旦入冬朝中就会开始忙碌起来,他们一个是皇上一个是丞相,再过段时间恐怕直到开春都不会有什么空闲,他也是念着两人几乎就没什么时间单独相处才有这想法。
  林绪开口,欲要拒绝,话到了嘴边却在晋祁那一脸期待的表情下停住。
  晋祁一脸期待地看着林绪,眼中更是掩藏不住的兴奋。
  他与林绪说起来倒是天天见面,时常还因为需要单独议事而在御书房商讨许久,但是撇去政事不谈之外单独相处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少到几乎没有。
  之前他跟着林绪去他老家那段时间倒是难得的单独相处的机会,可那时候林绪一心挂记家中情况,两人许多事情又还会说开,远不如如今亲近。
  “要去多久?”林绪与沉默半晌后问道。
  林绪可不如晋
 
 
第62章 到底想说什么?
  晋祁兴奋不已, 同时也不忘开始准备, 虽说林绪只答应去三天, 可是要离开却没那么容易,所以晋祁立刻就开始准备起来。
  该吩咐安排下去的吩咐安排下去,该提前准备的也提前准备,他尽可能的把所有一切都做到完美,因为这样一来这三天时间里他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不做的只和林绪待在一起。
  林绪那边晋祁不大清楚,不过身为丞相,他应该也有不少事情需要准备。
  接下去几天时间里, 晋祁都只和他见过一面, 那一次见面还是因为晋祁这边有事找他。
  从林绪家中回来之后,晋祁就开始着手准备起了地方驻军开荒屯粮之事, 算起来到如今也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前几天, 晋祁这边得到了各个军区递交上来的报告书,其中也包括前线边关的。
  晋祁找来林绪之后, 把得到的报告全部递于他,让他看了一遍,这件事情目前就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虽并非需要保密的文件但也并不适宜外传, 一旦让夏国或者让邻国知道他们已经在备战,必然会引起骚乱。
  秋日晌午后,晋祁静静地看着站在面前垂首手中报告的林绪,许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太忙,林绪清瘦不少, 以往在他身上穿着十分合适的那一袭朝服,都显得有些宽大。
  林绪自己并不觉得,晋祁见状心中却是隐隐有几分心疼。
  “收成不是太好?”林绪完所有报告,抬头看向愣愣地望着自己的人。
  “咳,没错,朕在几个月之前就以希望地方驻军能够解决自己军队粮食为借口,下了密旨让他们自己开荒,军队一番准备后也已经步入正轨,部分地方第一季的时蔬都已经收成,只不过都欠收。”
  大榆本就不适合种植,大榆山多地势崎岖的地方多,虽然也有适合种植的盆地存在,不过因为土质的原因能种出来的东西一直不多。
  林绪放下那些报告,从他刚刚的那些报告来看,情况确实并不太理想。新开出的土地并不适合种植,想要有所成果,那还得再等一两季度。
  “朕从之前就一直想鼓励农耕,如今看来,这件事情恐怕远远没有之前预料的那么容易。”晋祁有些无可奈何。
  晋祁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一方面是因为大榆如今农耕的现状已不足以养活所有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附近邻国几国国情。
  大榆国土宽广,比邻之国也有不少,夏国只是其中之一,后方的契国与藩属小国也只占部分,与大榆比邻相交国土面积最广的还属大宁。
  大宁与大榆国情大有不同,大宁同样是大国,国土面积不输大榆,因土质丰沃一直都以农作和各种种植产物为生。
  算起来两国一直互补,大榆几乎是靠着大宁种植的粮食养活,而大宁也向大榆购买大量的矿石提炼生铁制作武器,但这种互补的关系却在十几年之前被打破。
  十几年前大宁先皇病逝,新皇登基,那之后大宁就陷入了战乱,如今已经十年有余。
  原本粮食作物收入丰硕的大宁,在这近十年的时间里已经逐渐被拖垮,若战争不停再这样继续下去,要不了十年就算他们大榆想要高价收粮大宁恐怕也没有东西可卖了。
  “臣记得大宁那边也有许多种植在山间的作物,可以考虑考虑。”林绪道,大榆这边的土质和地势限制很大,有很多作物都无法种植。
  “你的意思是引进他们农耕的作物和方法?”晋祁被点醒,立刻便顺着林绪的想法往下想了下去。
  这想法倒是不错,如果他们能引进大宁那边的种植技术再进行推广,兴许能改变如今种不活东西的状况。
  不过
  这并不容易,大宁那边肯定不会同意,他们定然不可能派出使团光明正大的去学习请教,唯一的选择就是偷师。
  “可以考虑派出一队人去暗中走访学习,不过恐怕需要些时间,大宁那边如今也是战乱的状况,恐怕也很乱。”林绪道。
  要暗中去学习耕种,还要寻找到适合他们大榆种植的品种,少说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况且若这事走漏,派出去的人恐怕也会遇到危险,毕竟大宁也算是靠着大榆每年购买粮食的支出支撑着,若断了这比收入,他们肯定也会头痛。
  晋祁发现两人想到一起去了,心情不错的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这件事情朕会仔细考虑的。”
  记下这事,晋祁一边准备着腾出时间,一边也开始研究起大宁农耕的情况。
  几日后,到了约定时间后,傍晚时分晋祁领着暗卫偷偷出宫,上了马车后径直向着之前曾去过一次的京城郊外的避暑胜地而去。
  如今已是秋日,那地方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繁华热闹,许多商贩都已经撤走,只剩下寥寥几家客栈酒店以及就住在附近的人家摆的小摊。
  街道冷清,对于晋祁两人来说倒是更为合适,毕竟这里还属于京城,人少一些总少些被认出来的可能,也更安全。
  迎着夕阳,晋祁坐的马车穿过树林后驶入那冷清的街道,晋祁撩起窗帘朝着窗外看去,眼中满是迫不及待。
  马车又向前行驶了片刻后停下,晋祁不等马车停好便掀开车帘,林绪早就已经等候在一旁,为了避人耳目两人并没有约着一起过来,而是各自分开走。
  褪去朝服的林绪穿着的是一身素色的书生服,那衣服倒是十分贴合他的气质,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儒雅而冷清,一如这秋日。
  “怎么不进去?”晋祁下了马车后迎了上去。
  因为要来这边游玩,晋祁早就已经安排人过来做了准备,他们约定见面的这客栈晋祁已经包下,里面的人也全部都换了。
  机会难得,晋祁可没有准备当真就和林绪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游玩三天。一想到这件事晋祁两只眼睛便亮了起来,眉宇间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林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客栈,又看了看面前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的晋祁,拿了自己带来的包裹,道:“换个地方住。”
  “唉?”晋祁脸上的笑容僵在原地,为了迎接这三天,晋祁可是花了好些功夫在准备上。
  两人住的房间,晋祁甚至都已经设计好,里面更是藏了好些好东西,原本是准备情到浓时用的。
  林绪无视晋祁眼中的纠结,拿了包裹就自顾自的顺着街道走动起来,这里已经无甚游客,一路走下来也只见到几个。
  晋祁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几次开口都想劝林绪回去,可又怕暴露自己的居心不良。
  林绪顺着街道走了许久,最终选中的却是一间看上去有些老旧偏僻的客栈。林绪要两间房,晋祁连忙追了上去,“你要住这?”
  “这里偏僻,行人少有往这边走。”林绪一边上楼一边解释。
  虽说这里游客已经很少,但也不是没有,之前晋祁选的客栈在街道中心,太过显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