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2)

字体:[ ]

  林绪早就料到他会如此说,也不多说,起身便下了马车,弃了马车要走路回去。
  晋祁在马车中看不见,在马车前面站着的护卫却看见了林绪脸上那难得的笑意。自知道家中母亲病重林绪脸上就未舒展开过,这还是第一次露出笑容。
  护卫见状,松了口气,他熟练的跟上林绪的步子,就等着身后马车上的人暴跳如雷。
  果不其然,林绪还没走出一丈远,马车内就传来一阵咆哮,“你走的那路也是朕的,还有路边的那石头,那也是朕的!”
  林绪不理,仿若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只继续往前走,晋祁又吼了两句,见林绪不理,这才连忙下了马车追上,生怕被丢。
  护卫见状,连忙去后方把晋祁骑来的马还有马车一起拉了,不远不近的跟在后方。
  晋祁吵吵嚷嚷走了一路,都说得快口干舌燥时,林绪才幽幽开口又点火,“臣回家是省亲看病,皇上这般死皮赖脸的跟着去是要做甚?”
  晋祁闻言当即炸毛,他张嘴就欲要发怒,可却不知道该反驳林绪说他死皮赖脸还是什么。
  晋祁正憋得厉害,却听林绪又道:“还是说丑媳妇也想要见见公婆?”
 
 
第39章 你要干嘛?
  “你说谁丑?”晋祁愣了愣之后, 猛然回过神来。
  回神, 紧接着他又吼道:“谁要跟你回去见公婆!”他和这个人八字都还没有一撇, 说什么回去见公婆,分明就是故意羞他!
  不紧不慢跟在两人后方的护卫闻言脸上有些许僵硬,所以重点在这?
  晋祁话说完自己也察觉到不对,他恶狠狠地盯着前方林绪的背影想了半天,却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你这家伙!”晋祁咬牙切齿。
  林绪漫步向前,不紧不慢,修长的身影在傍晚的余晖下被拉长, 俊美的脸庞也被笼罩在那金色的光晕下。
  夕阳西下, 夜色很快来临,又向前走了一段后三人重新回了马车, 护卫驱马加快速度, 趁着天色完全看不见之前带着两人到了京城附近的一个小镇。
  这小镇就在京城和下一个大城之间,地段极好, 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却极为繁华热闹,街道之上各种商店遍布,酒家客栈更是不少。
  进了镇, 一行人第一时间便去寻找晚上落脚的客栈。
  这小镇正好就处于京城通往下个大城之间,往这边走的几乎都要在这落脚,是以来往住宿的行人格外的多。
  三人找客栈时,有好些都已经住满。
  “大人,前面那家客栈还有空房。”找了两家都没找到空房后, 护卫和林绪他们分开行动。
  林绪点头示意让护卫带路,三人向着护卫找到的客栈走去。
  这客栈位置稍偏些,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虽然收拾的还算干净,但是老旧年岁感却无法掩盖。
  “三位一起,三间上房?”掌柜的打量着面前三位虽然换了普通衣裳,但气质却出类拔萃一看便知道身份不凡的人。
  出门远行财不外漏是常识,那掌柜的早已经见怪不怪,不过态度却是更加恭敬几分。
  “两间。”林绪道。
  闻言,掌柜的和跟在一旁的晋祁都是一愣。
  掌柜的很快反应过来,收起眼中的惊讶,连忙叫了店小二过来带路。晋祁却是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三个大男人林绪却只要了两间房,是没替他要房故意气他?
  护卫拿了银两出来,交给掌柜,又拿了钥匙,并跟在林绪身后上楼。
  “还有事?”楼梯走到一半,林绪回过头来看向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晋祁。
  晋祁本能抬头看向林绪,明白过来林绪是真的只要了两间房,晋祁不争气的开始胸腔发烫起来。
  晋祁看了一眼旁边的掌柜,脸上一本正经,身体却连忙小跑着跟上。
  这客栈已经有些老旧,房间里也是如此,两间上房虽然收拾得干净,但看着却有些落魄。
  林绪并不在意这些,进门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门窗与柜子床底,见无问题后便放下行李。
  护卫要的房间就在隔壁,他检查完房间后来到他们门外,“大人,要先用餐吗?”
  林绪点点头,护卫立刻下楼去安排。
  站在门边的晋祁见着这两主仆一直忽略他,故意流露出几分不满。
  他跨前一步站到林绪身边,本是准备凶巴巴质问林绪,可到嘴边的话却有些不畅,“你、你要干嘛?”
  “你指什么?”林绪不甚在意。
  出了宫,两人自然不能再以皇上臣子称呼。林绪不觉有什么,晋祁却发现少了那一句‘皇上’,林绪好像越发不把他当回事了。
  “我晚上睡哪儿?”晋祁面上揣的淡定,耳朵却飞起一片滚烫的温度。
  这不能怪他不淡定,只因为他自从进门后就一直打量着这房间,可无论怎么看这屋里都只有一张床,难道林绪还当真要和他同床共枕?
  “自然是床上,还是你准备睡地上?”林绪已经打开行李,找出一套干净衣物。
  晋祁正准备再说些什么,门口便传来脚步声,护卫跟店小二一起端着食物上门来。把属于林绪他们的食物放在桌上,护卫端着自己的食物回了房间。
  这客栈的东西自然比不上皇宫,味道只能说普通,晋祁食不知味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一直想着林绪刚刚的话。
  客栈当中那张床晋祁已经偷看无数遍,那床自然比不上他龙寝中的大床,甚至比普通的床都要小上一圈,一个人睡在上面尚且还过得去,这两个大男人若躺上去,必定拥挤。
  吃完东西,晋祁正准备再问,门外护卫已经提着水桶过来给林绪送热水。
  “你要干嘛?洗澡?”晋祁后脑勺一阵酥麻。
  为了方便客人洗漱,每间客房都备有浴桶,不大。但即使再小,在这本来就不大的屋子里也显得格外显眼,更何况浴桶四周还只有一层薄薄的帘布,让人遐想连篇。
  “有问题?”林绪反问。
  因为事发突然,林绪头天晚上只来得及简单收拾和安排府内事物,第二日早朝后更是直接便出门,临出门前都没来得及洗漱打理。
  接下去离开京城,越往后面的路会越来越难走,有好些地方甚至都没有客栈需要露宿野外,到时候在想要洗漱就困难了。
  “那我出去等。”晋祁干巴巴的开口。
  “怎么?”林绪依旧是那淡然的表情。
  见他这模样,晋祁只得又乖乖坐了下来,硬着头皮留下。
  晋祁心中本还有些别扭不自在,此刻见林绪似乎理所当然一片淡然做派,也连忙收起自己心中那些腌臜想法。
  林绪走到一旁,他褪去身上的衣服入了水,随着他的动作,袅袅水烟也在屋内弥漫。
  晋祁静静坐在一旁,他背对着浴桶的方向,注意力却全部都在那窸窸窣窣的衣服声响还有水声上。
  他全身的汗毛都已竖起,只要身后传来一丁点响动,他身上就会跟着传来一阵轻微的酥麻感。
  随着那不断传来的异样的感觉,晋祁很快整个人都变得紧绷,身后发生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勾勒成画,让他鼻梁都开始滚烫起来,大脑四肢更是早就不能自己。
  晋祁只能拿了桌上的水壶,不断的给自己满上又喝掉,借以压制心中邪火,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他直喝得胀了才有些懊恼与委屈的停下。
  他有些时候是当真不懂林绪在想些什么,他不相信林绪不知道他的心思,可如果林绪知道他那些心思又做什么这般毫无防备?
  难道就当真不怕他真的做些什么?
  思及至此,晋祁呼吸又猛的一滞,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的晋祁本能的挺直了背脊,心跳的声音开始变得清晰,也许林绪就是期待着他做些什么呢?
  晋祁瞬间有些懊恼起来,他怎么就没早一些明白?
  晋祁呼呼的喘着粗气,他深吸两口鼓足勇气之后缓缓地回过头去,林绪这人嘴上坏得紧,没想到倒也有如此纯情的地方。
  晋祁回头看去,却在看见已经开始穿衣服的林绪后僵住,林绪已经穿好裤子,正在穿里衣。
  “你要也想洗,我让人送水进来。”林绪把晋祁眼中的失望与莫名的振奋尽收眼底,面上却未表露。
  “不、不用了。”晋祁有些瘪了,他原本还以为他这回头会看见些香辣至极的画面,对此他
  早已经血脉喷张期待万分。
  可如今看来林绪这根本就没有勾引他的意思,哪有人勾引人还洗的这么快的。
  晋祁心中失落,脑海中却还是不断浮现出刚刚回头时看见的那一幕。
  林绪不愧是从小练武的,身材当真是没得说,特别是他那在昏暗的烛灯的映照下变得越发清晰的腹肌,一看便充满爆发力。
  林绪才从浴桶中出来,身上还带着被水泡出的粉色与水汽,再加上那不见丝毫赘肉的身材,晋祁都忍不住偷偷咽起口水。
  林绪好笑地看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咕噜咕噜的仰头喝水的人,他只把里衣披在身上,故意并未系上。
  “不休息?”林绪走到床边。
  晋祁闻声回头看来,在看到林绪身上那松松披着的里衣后又狼狈的侧过头去。他动作很快,完全没有看见林绪眼中的笑意。
  林绪不理他,自己坐到床上开始铺被子,准备休息。
  晋祁喉干口燥,他又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视线贪婪的在林绪腰腹上扫过后,起身向着门外走去,“我还是再去要个房间,这床也太小了些,根本不够。”
  他原本还想着就这样将就一晚,如今已不是在宫内,他也不是那般娇气的人,但见林绪这么样,晋祁就知道若留下他今夜必定彻夜无眠。
  “不行,你就未曾想过若当初泄露秘密的人真的就在暗卫之中,你这般鲁莽出宫又落单会如何?”林绪沉声。
  晋祁跟来是冒险,但林绪并未赶他回去也是有几分赞同他的做法的意思。
  当初泄露消息的人一共有两个怀疑方向,一是暗卫,二是太监总管,如今晋祁离开宫中太监总管不知他具体行踪,路上晋祁若还遇险就只能说明是暗卫中有眼线,反之则是太监总管那边值得注意。
  虽然冒险,但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
  晋祁并非愚笨之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心中犯暖嘴上却笑着调笑,“怎么,你在关心我?”
  “嗯。”
  晋祁眨眨眼,心中开心,身后有无形的大尾巴翘起,一左一右地摇晃起来。林绪这人心思弯弯绕绕,极少如此直白。
  “过来睡觉。”林绪拍拍床里侧。
  “哦。”眼睛亮闪闪的晋祁乖乖小跑着过去,手脚并用地脱了衣服,然后乖乖的爬到里面的位置躺下并拉了被子给自己盖上,末了还轻轻拍拍被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