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下)(12)

字体:[ ]

  也幸亏丞相府和皇宫离的不远,他每天来来回回倒也没耽误。
  驿站之事逐渐步入正轨,夏国那边也难得的安静了一段时间,但就在这难得的欣欣向荣的时刻,但于后方战乱的消息却已经不胫而走,如今已是人尽皆知。
  难民入境,影响最大的自然是靠近后方的几省,其余它省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可黎民百姓也都关注着这件事。
  夏国和大榆一直摩擦不断,虽然众人都已经有些习惯,但也都时刻惦记着这事,就算开战众人也不会太惊讶,但如今夏国这边还没开战后方却乱了,众人也多少有些担心会影响到大榆。
  早朝结束后,林绪走向侧殿心中专置的办公处,为了方便办公,身为丞相的林绪在各部之间也有专用的院子与书房。
  林绪进屋,一同退朝跟随而来的其余两人纷纷进屋来。
  “坐吧。”林绪轻声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并未推辞,在一旁坐下。
  “情况如何?”林绪问,跟随着他而来的是之前曾经在御书房见过的都督府以及监军的两人。
  “我已经让人按照丞相大人你说道,把难民都控制了起来。”监军道。
  虽然他还不明白林绪到底想干嘛,偷偷入境而来的那些难民,却全都被聚集在了林绪之前划出的那一片荒山间。
  与此同时,他也按照林绪说的放出瘟疫的传言,然后在大部分难民都被聚集后,大张旗鼓的开始做烧山的准备。
  因为地方驻军大张旗鼓的在做事,如今大榆后方几省都已经造成一定的恐慌,不少百姓都变得惶惶不安。若瘟疫横行,定然要死不少人。
  “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办法……”都督府的人有些担忧地看着林绪。
  他本是有些不赞同如此大张旗鼓的,毕竟如果造成民众恐慌,麻烦的也是他们这些地方监管。
  况且造谣容易辟谣却难,这事情结束后他们要怎么去跟百姓解释?
  “丞相大人你到底准备干嘛?”监军也是满腹疑惑,军队这边倒不需要他担心,只是他也看出来情况确实闹得有点大,很多居民甚至都已经开始转移,显然是不
  想沾‘染瘟’疫。
  “那些难民反应如何?”林绪看向监军。
  “自然是十分不配合,不过就算他们不配合又能怎么样,咱们可是有几万兵力,最后还不是乖乖被赶到了山里。”监军嘴角勾起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那些士兵装作难民入境,发现被驱赶后也曾经试图反抗,但是身为难民的他们明显不可能与军队为敌,实力不足也怕暴露身份。
  “对面知道了吗?”林绪又问。
  监军并未想到林绪会问这个,停顿片刻后,才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应该是知道吧,毕竟闹得还挺大,而且我们虽然想把所有难民都赶到山里,可也有不少漏网之鱼,消息肯定传出去了。”
  说起这件事,监军有些尴尬,刚刚他还信心十足。
  林绪点点头,并未纠结这些细节,难民并非死物,就算出动地方驻军也未必能够把所有人都控制起来。
  “那就先这样按兵不动。”林绪甚是满意。
  “按兵不动?”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林绪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几天之后,朝堂上发生的另一件事情让两人更加不解,大榆后方才吞并了邻国的胜战之国竟向他们递交了外交书信。
  朝堂上,礼部尚书许澜把这件事情禀告给皇上晋祁,末了,静静站在一旁等待吩咐定夺。
  龙椅上,晋祁看了一眼手中的书信,又看向一旁明显在策划着什么的林绪,“丞相有什么看法?”
  对方突然递交外交书,有意派使团过来与他们互交友好。书信上言词恭谨,没有任何不妥,但整件事情却有些莫名其妙。
  大榆后方有四、五个藩属之国,皆是些弹丸之地,平日一直依附大榆,这之后便是战乱的两国,冀国与契国,之前契国吞并翼国,如今已只剩下一个契国。
  只是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大榆和契国都没有任何来往,两国并不相邻又并无什么矛盾或者相交的必要,所以一直都是互不干涉。
  如今对方突然递交书信,还说什么派来使团要互交友好,简直莫名其妙!
  “臣觉得,既然对方有意交好,我们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林绪站出来回话。
  这件事情众人都还在观望,林绪这话出口众人虽还有些迟疑,但也并不觉得有所不妥。
  唯独知道难民这件事的几人纷纷一脸复杂地看着林绪,也许他早就知道对方会派使团来?
  如今他们可是还扣押着对面试图入侵他们国境的士兵,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互交友好。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就交给许澜你来办。”晋祁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既然林绪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再多说。
  早朝结束,林绪也正准备离开,晋祁却叫住了他。
  空荡荡的金銮殿中,晋祁狐疑的打量着林绪,“你到底又在筹划什么?契如今虽还战乱未平,但吞并翼国后,也能跻身大国。”
  林绪可别说他什么都没干,就他所知,万裕那边都已经开始提前准备起驿站增修的事了,计划书都已经拟好,就等着林绪所说的‘资金入账’。
  “皇上请放心,臣并不准备做什么。”林绪分寸自然有,不会去主动得罪人,但是对方既然已经把触手伸进大榆,那他在自己国境内做点什么也不为过吧?
  况且如今看的不是他做了什么,而是对方接下去要怎么做。
  让士兵装扮成难民偷偷入境,这肯定不可能是一般官员能拿定主意,能拿定主意的只有龙椅上的那一人。
  那边的情况林绪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情他知道,那就是如果这些士兵当真被杀死在大
  榆,他们也没有借口或者理由做些什么,甚至是都不能表露出来。
  人他们已经困住,是杀是流契国都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管也管不着。不过如果这些人当真被杀,小几万人的数目,那些想出这办法的人怎么也不可能瞒天过海。
  “你知道就好。”晋祁道。
  林绪告辞,先去了一趟礼部那边找许澜,然后才回丞相府。
  林绪回府,才进后院正准备向书房走去,便迎面碰上了才刚分开的晋祁。
  “皇上在这里做什么?”才分开便又见到,林绪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是来喂朕的宝贝,前几日我问了,你居然要让人拿粗粮喂……”晋祁一说起这件事情便抱怨不停,只是嘴上絮叨不满,他眼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晋祁打量着林绪,越说脸上笑意越甚,林绪这人有时还真挺别扭,明明就是想要见他,却非要用这样拐弯抹角的方式。
  不过晋祁并不讨厌就是了,林绪别扭得可爱。有了这借口,他也能随时都来丞相府,随时都能见到林绪他高兴还来不及。
  “皇上身体不舒服?”林绪询问道。
  “没有啊,朕好得很。”晋祁笑得好不开心。
  “那皇上是之前吃了奇怪的东西吗?”林绪是很想问他是不是吃错了药,不然为何笑的那么恶心。
  听出林绪言外之意,晋祁嘴角一抽,“朕没吃错药,再说不是你故意如此吗?”
  “我?”
  “龙鲤。”晋祁一脸灿烂,他跨前一步靠近林绪,低头间就要吻上去。
  林绪却抬手抵住他的胸口,阻止了晋祁的靠近,聪明如林绪,几乎立刻就明白过来,“皇上以为臣故意把鱼带回来是为了让皇上来府中?”
  “难道不是?”晋祁眼神仿佛看破一切。
 
 
第50章 他是朕的丞相
  晋祁打量着面前还未换下朝服的林绪, 他和林绪已经相识数年, 林绪那张脸他早已经看熟, 可即使如此每次与他对视晋祁依旧还是忍不住眸光一亮。
  眉目清朗,鼻梁挺秀,一张薄唇不笑隐隐噙着一抹冷清,他整个人就如同盛夏夜里的月色,寂静冷清,让人一见误终身。
  前段时间林绪放假回家探病一路下来晒了不少太阳,肤色比往日多了几分麦黄,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身上那一股书生的斯文气质。
  不, 甚至是因为这,如今的他更加让人移不开眼。轮廓深邃的脸庞比以往更加立体, 垂首静立时, 浑不似真人。
  晋祁有些痴迷地望着面前林绪那张脸,知道林绪耍着那样别扭的小手段, 就为了与他更亲近些,晋祁一颗心被一股滚烫的岩浆热流填满,变得无比的充实。
  “你想太多。”林绪冰冷的声音毫不迟疑的打破晋祁的幻想。
  刚刚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晋祁闻言嘴角狠狠一抽,额头有青筋暴起, “你不用解释,朕懂就行。”
  “恕臣直言,皇上这是自作多情。”
  晋祁狠狠深吸两口气,努力抑制着自己冲上去揍上林绪一顿的冲动,考虑到他和林绪的武力值差距, 晋祁才总算是缓过劲来。
  “皇上还有事?若没事就请回吧。”林绪道。
  “你这家伙,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 xing -格真的很讨人厌!”晋祁再也忍不住,他是当真恨不得冲上去按住林绪咬上一口解气。
  林绪是什么- xing -子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但林绪就不能让他多感动片刻?哪怕是假的也好,非要弄得如此才甘心?
  林绪不语,只是静静看着炸毛的晋祁。
  见着晋祁想要冲上来和他打架却又不敢的模样,林绪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朝中事情太多而略有些烦躁的心情都变好起来,这么想着,林绪抬手摸了摸晋祁的脑袋,犹如在哄冲着自己汪汪直叫的小狗。
  晋祁正火大时突然被摸了脑袋,当即一愣,直接炸着毛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同手同脚的摔袖而去。
  晋祁被气走,早已静候在一旁的管家一头冷汗地凑了过来,“大人,那那些鱼?”
  那些龙鲤一直都是晋祁自己在照顾,他这被林绪气走,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来。
  “先养着。”林绪向着书房走去,走了两步,林绪又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多注意着些,莫要养死了。”
  管家见着林绪最近勾起的笑意,心中微讶,随即连忙应下,“是。”
  晋祁被气走之后晚上倒是当真没再来,不过他自己没来却派了专人过来喂鱼,显然是不信任林绪,怕林绪趁着他不在偷偷把鱼给饿死了。
  晋祁不来,林绪收了心思,又埋头于公务之中。
  朝中最近一段时间事态多发,时值盛夏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暴雨、旱灾、高温各种状况连连突发,虽都只是些小事,但却让百官比之前忙碌不少。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