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将军他对我念念不忘 作者:楚执

字体:[ ]

=================
书名:将军他对我念念不忘
作者:楚执
 
备注:
     毛躁怂货温柔受x痴情- yin -鸷偏执将军攻
 
任平生×邓烨
 
 乌桓太子被奉为漠北神衹,在大魏身份被发现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镇远将军邓烨包庇乌桓女干细,同为通缉重犯。
 
  ▼攻不止一个,邓烨正牌攻
 
  ▼有副cp,殷羽×魏骁
 
  ▼攻受彼此爱慕对方无法自拔,he
 
(不喜点叉,请勿人参攻击)
==================
 
  ☆、回到大魏
 
  01
  “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五- yin -炽盛。” 
  “公子,你这一生,经人世八苦,皆由此人而起。” 
  “此至一生,缘至情起,湮至情灭。爱而不得,如孤鸿过雪,徒留怨鸣。” 
  梦里的声音温润如一拢清泉,一字一句却如冰冷的利箭,一箭一箭的刺在心上,蔓延出刻骨的痛意。
  “公子,公子?” 
  额上传来一阵温凉,任平生睁开了双眼。金予立在他的床前,收回了放在他额头上的手,青玄面具下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正一瞬不眨地看着他,仿佛酿有万千情绪,再看时金予已经垂下了眸子,嗓音有些低哑,“做噩梦了?” 
  任平生嗯了一声,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不知道从前的我跟邓烨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连梦里都让我那么难过。” 
  金予沉默了一会儿,“公子可是想起来了?” 
  任平生摇头。他在两年前被清除了记忆,与邓烨有关的事在脑海中皆是一片空白,无论怎么去回忆都是徒劳。记忆没了,留下来的感情并没有一并消失,那些像是融进了他的骨子里,是如何也泯灭不掉的。 
  他与邓烨如何相识,如何成婚,为何他两年前离开邓烨都忘得一干二净。任平生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只是听到了那个人的名字,这里就好像被人拿利刃剜了一般的疼,眼泪也会抑制不住的往下掉。
  以前他一定爱惨了邓烨。
  如此浓烈的感情,他一点儿也不想要,这种爱像是飞蛾扑火,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挫骨扬灰,燃烧的一点儿渣也不剩。
  任平生洗漱完后用了早膳,桌上的粥还没喝上两口,外殿的小厮急匆匆地进来,“夫人,将军来了。”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为首的男人一身玄黑金纹袍,身长八尺有余,一双墨画一般的剑眉紧紧蹙在一起,眸如点星,深沉不见底,鼻梁英挺,鬓若刀削,一双播唇微抿,开门见山道,“我要给云若一个名分。”
  任平生掀了一下眼皮,心中嗤笑一声。据他所知,萧云若在邓烨身边待了十几年,名义上是将军府上的门客,背地里关系不清不楚,谁不知道将军府义子萧云若是镇北将军邓烨的宠儿,碰都不能碰一下的死- xue -。
  任平生在心里想关我屁事,面上冲邓烨淡淡一笑,“这事不是该有将军来决定吗。” 
  他抬头对上邓烨的眼睛,那一双眸子又黑又沉,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下一秒就会把人吸进去。
  邓烨淡淡道,“你好歹是将军夫人。” 
  意思是看在他是将军夫人的面子上来告诉他一声,无论他答不答应,这事其实已经定了。
  任平生不轻不重地戳了下碗里的莲子,提议道,“我离府几年,自知府中早已是物是人非,将军既与萧公子情投意合,不如予我休书一封,此来既能给萧公子将军夫人的名分,你我二人,也能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两年前他在漠北被人救下,当时已决定不会再回大魏,虽是清除记忆前所做的决定,但他相信自己这么做必然有原因。此次回大魏也是为了寻找九- yin -符令,等他找到符令会立刻返回漠北,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踏足大魏。
  何况他心里并不想与邓烨牵扯太多,若是邓烨休了他,当真是遂了他的愿。
  周遭的空气瞬间冷了几分,邓烨低笑了两声,“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邓烨重复两句,笑意并未抵达眼底。
  下巴被一只大手抬起,那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腹上覆着厚厚的茧子 ,摩擦在皮肤上带着灼热的温度,任平生挣了一下没能挣开,反问道,“难道将军不这么认为?”
  男人的眉宇间一片- yin -霾,邓烨用拇指重重的按在了任平生的下巴上,在他白净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青紫的印子。
  邓烨的眼底一片冰凉,“除非本将军不要你,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 
  任平生隐约又听见邓烨说了句什么,等他回过神来,邓烨已经踩着黑靴走了。
  他不知道邓烨低声说了一句,这次你别想再离开。
  任平生命人撤了早膳,他对着铜镜照了照,下巴上映着一小片青紫。他皮肤白,容易留印子,邓烨手劲儿大,下手的时候没有一点儿怜惜,这印子不知道几天能消。
  “金予。” 任平生对着空气喊了一句,下一刻面前便多了个人影。
  任平生摸了两下下巴,忍不住嚷嚷,“邓烨吃什么长大的,这么大劲儿。” 
  金予从袖中掏出来一个小瓷瓶,闻言下颚紧紧绷在一起,面部线条有些僵硬。
  药粉落在皮肤上,带着些许凉意,金予伸出手轻轻的用指腹揉着,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透着一股子小心翼翼。
  任平生,“我是纸做的吗?你用点儿力啊。” 
  金予,“……”
 
  ☆、娶亲
 
  02
  晚上的时候邓烨派人送来了结礼的诸项事宜,只是纳为男妾,排场比他这个正夫人还要大的多。
  朱红色的纸上映着邓烨凌遒俊逸的字体:
  萧氏云若,贤德清俊,兰疏轩举,心怀仁义,与吾相知相许,心自怜惜,愿予其妾氏,侍吾左右。吉时定于己亥年六月初九,赐跳脱两对,黄金千两,琉璃环十对,金盏百樽,玉著千颗,月纱五百匹。
  ……
  任平生忍不住问金予,“当年他娶我的时候用了多少彩礼?” 
  他好歹也是名义上的正妻,应该怎么也比妾氏多吧。
  金予怜惜的看他一眼,委婉道,“您是自愿嫁进将军府的。” 
  意思是邓烨没花一分钱。
  任平生脸一黑,当年他是有什么毛病吗,非要倒贴邓烨,邓烨一土皇帝,他连一分钱的彩礼都没捞到。
  任平生忿忿不平,“不愿意休我还不愿意给我花钱,他这不是白嫖吗。” 
  金予额角隐隐一抽,“……” 
  任平生睨他一眼,“我说的不对?” 
  金予无奈,“将军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 
  任平生哼哼两声,有个屁的苦衷,这个男人对他扣扣索索的,从他来将军府到现在,除了吃喝从来没赏赐过他什么东西,对萧云若倒是大方的很,三天两头赏赐些值钱的稀有物件。 
  金予吹熄了两旁的蜡烛,只在床头旁留了一盏灯。任平生见他要走,想了想近几日的噩梦,连忙拉住了金予的袖子。
  金予温声问道,“怎么了。” 
  任平生有些难以启齿,总不好意思说他一个人睡有些害怕吧?他转了转眼珠子,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微红的嘴巴抿起,小声道,“等我睡着了你再走。” 
  金予感觉心里像是被小猫的爪子挠了下,他的眼底隐有笑意,“好。”
  有金予在旁边守着,任平生放心了。他的双手平放在小腹上,闭上了双眼。 
  殿内很安静,床侧传来金予身上淡淡的香味儿,任平生整个人陷在黑暗里。逐渐被心底蔓延出的酸楚吞没。
  白天的事他并不像表面面对的那么轻松,心里的酸楚与难过告诉他,他其实不想要邓烨纳妾,他一点儿也不想离开邓烨。
  金予垂眸看着睡梦中依旧紧蹙着眉的人儿,伸出手抚在他的额头上,将他眉头上的川字抚平。 
  任平生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等他洗漱完去正殿里用午膳,有些意外的见到邓烨身旁坐着的人。
  坊间传言,萧云若艳若桃花,比女子还要媚上三分,连任平生都不得不承认,这传言并不假。萧云若长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眸光流转间都勾人的要命,腰细臀翘,让人看一眼就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侵l犯。
  这不还没娶进门呢,就已经登堂入室了。任平生默默翻了个白眼,坐在了邓烨的对面,与两人隔着整张桌子最远的距离。
  萧云若淡淡看了眼任平生,默不作声的低头吃着饭菜。
  邓烨脸色黑沉沉的,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过来。”
  任平生,“哦。”
  应了一声,屁股依旧挨在椅子上,并没有打算过去。
  邓烨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要我说第二遍?”
  任平生不情不愿的坐过去,心里把邓烨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三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任平生夹了几次菜就放下了碗筷。
  今天一桌的菜跟以前完全不同,像是为了迎合某人的口味特意准备的,这个某人自然不言而喻。
  邓烨看他一眼,“饱了?”
  任平生撇嘴,“不合胃口。”
  邓烨没再理他,意思太过明显,合不合胃口是他的事,不会因为他去换口味。他跟萧云若比孰轻孰重,显而易见。
  任平生站起身来,心想以后中午也不过来用午膳了,反正饭菜不合他的胃口,这么想着,就说了出来。
  邓烨没说话,往萧云若碗里夹了块儿糖脊排骨,算是默认了。
  任平生回到小院儿,他没去正殿,径直去了一旁的偏殿,推开了朱红色的门,金予正坐在石桌旁吃饭。
  金予刚布好碗筷,去掉面具后的一张脸清隽俊美,一双眼眸又黑又沉,任平生看的有点儿失神。
  这双眼睛莫名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金予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任平生回过神来,坐到另一张石凳上,莫名有点儿委屈,“来你这儿蹭饭。”说着瞅了一眼桌上的饭菜。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