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君湮+番外 作者:雾落成霜

字体:[ ]

=================
书名:君湮
作者:雾落成霜
 
   ☆、亲密地yongYa在一起
 
  【写在前面~
  我寻思着,自己本来是要写一个正正经经的故事的……
  后面会……越来越沙雕,还是尬雕[佛了]
  然后我就决定写沙雕!好吧又正经了
  我: …………
  人设崩塌,视角混乱,剧情节奏快得想上天,除了文笔稍微能看,脑洞还可以,一无是处。可以留着做纪念。(ω)】
  [正文开始——]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漫山大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飘落的雪花极白极白,白的那么纯洁,仿佛可以掩盖世间一切,却留下了寂寞微凉的叹息。
  山顶上的两人亲密地拥压在一起,上白衣,下血衣,偶尔还有几声轻喘;只是一袭血衣人的胸口却插着一把刀子,刀柄被白衣紧紧握着。
  “碎魂刀……”血衣人苦笑:“尊上可真舍得。”白衣人不语,只冷眼盯着身下的人,清冷的眸子里看不出丝毫感情。
  “真狠心呢……”
  感受到体内流失殆尽的生命力,血衣人终于轻笑着抬起头,苍白的唇附在白衣耳边:“师父啊,师徒十年,情深似海,结局竟是如此悲惨。倒不如来世,换我来了结你可好?”
  ……
  纷飞的雪花忽聚忽散,山顶最终只剩下一个模糊孤寂的背影。血衣人则早已支离破碎,消失不见,似是融化在了漫天飞雪中……
  愁云惨淡万里凝。
  ……
  君湮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抛开萦绕心间的记忆,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山洞。那里,有他曾深爱了十年,最终亲手结束自己的师尊。
  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低垂,敛去了眼底闪烁的火光,君湮轻笑自语:“我的好师尊,徒儿可是对你朝思暮想~思念的紧。”
  一袭白衣胜雪,三千墨发如瀑。出关的师尊更显仙姿飘渺,长身玉立,墨玉般的眸子清冽无比。他只淡淡看了君湮一眼,眼底毫无波澜,仿佛根本不认识他。
  君湮压抑下胸口又一次的隐隐疼痛,长揖道:“恭迎师尊出关!”声音稚嫩清脆。
  墨凉停下了脚步。早在山洞里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身体里了,搜罗全身,只在腰间找到了一块灰色玉牌,正面刻着“洛峰之主”,背面竟然就是自己的名字。墨凉觉得这一峰之主级别应当较高,总不会就住在山洞里,便出来准备去找找。刚刚探出头就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正太正眼巴巴地看着山洞,还以为是个贪玩的孩子,便不以为意。结果却忽然听到小正太脆生生地叫自己师尊!!!还闭!关!
  墨凉强压下心头震惊,微微闭目,敛袖侧身淡淡问:“本尊闭关……多久了?”
  君湮垂首毕恭毕敬答道:“已逾半载。”
  “回洛峰。”一模一样不出所料的回答,与前世一般冰冷淡漠无情。每个人都羡慕自己能够成为问天宗墨凉尊上唯一的弟子,每个人都说墨凉师徒情深似海,可当自己尚未表明心意便有了师娘,当被自己师尊绝情地亲手碎魂时,那撕裂般的疼痛,简直令人窒息而疯狂!
  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雪片般的一页衣角,记忆滞留在前世弥留之际的满天飞雪,无尽的苦涩涌上心头,几欲揉碎他残留不多的理智。他猛地伸手紧紧抓住那片衣角,弄出褶皱,却再也没有放开。
  师尊,君湮在心底深深叹息,这一世,你可别想再爱上别人了。你是我的,就算死了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谁妄想抢走你,我便撕裂他……
  墨凉低头看向自己被扯的衣角,有点不知所措,站立良久,忽觉头晕目眩,视线模糊不清,脚软乏力,终于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你是我的唯一的温暖
 
  君湮吃了一惊,伸出双手想要扶住他,却忘了自己此时才八岁,身形尚小,根本抱不住墨凉。一个重心不稳,脚下一滑,倒是摔在了墨凉身上。他抬起头,目光掠过师尊浅粉色的唇,却又忙忙闪过去。
  一只短小而肉嘟嘟的手轻轻覆上墨凉羊脂玉般光洁的脸颊,君湮深深叹口气……
  ……
  墨凉只觉得自己像在太空中漂浮。四周虚无缥缈,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片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微微发着光,却无法看清。墨凉心下好奇,想要走近他,却发现离他越来越远,终于再也看不到光亮,重新陷入黑暗。
  茫然而又遗憾之中,耳畔忽然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呼唤:“师兄!醒醒!”
  墨凉猛然睁开双目,入眼的便是一张因饱含关切,紧张,焦急等等情绪而纠结万分的脸,实在算不上好看。翻身坐起,揉了揉太阳- xue -,感觉脑袋依旧在发眩。
  纪无可见状终于满面春风,蓝色的眼睛闪耀着喜悦的光:“师兄可算醒了。”看了看虚弱的墨凉,轻叹着又忍不住唠叨道:“师兄如今已是大陆第一人,何必像从前那般苦练?此次闭关晕了过去,可是你徒儿君湮一步步将你从枯竹山抬回来的!……”
  君湮?墨凉突然睁大双眼抬头看去——蓝眼童颜鹤发,一袭青衣,腰间别红竹笛,这不是问天宗掌门的惯常装束?!这……
  “师兄怎么了?感觉如何?”
  “……不碍事。”信息量过大,墨凉整了整思路,试探道:“纪无可,问天宗?”
  纪无可闻言下意识绷紧神经:“师兄放心,问天宗一切正常,各长老均各司其职,弟子们都在各自山峰修行!”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看着师兄的脸色,师兄对于问天宗之事可都是十分严厉的。
  墨凉揉了揉眉心,半响道:“……好。”
  纪无可也不再多说,拍拍墨凉肩膀:“师兄好好休息。还有,我看君湮那小子不错,还是趁早收为正式弟子,好好培养吧。”
  “嗯。”
  墨凉背手站在洛峰顶,俯视着山腰的流云,思绪飘飞。
  上辈子墨凉是个宅男。小时宅在家中写作业,长大后宅在家中看漫画,生活浑浑噩噩,寡淡如水,并无滋味。年过三十,父母双双故去,一生的感受也不外乎孤独寂寞冷,一世平庸之气缠绕于身,厌恶却又无可奈何。这时他看到一本小说,名叫《傲天之士》。
  这本书陪伴并慰藉了墨凉整整一年。主角君湮,幼时家中贫穷被父母狠心抛弃,流浪街头抢食被众乞丐暴揍,受尽欺辱。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养父却发现他把自己当奴隶虐待,过的生不如死。千方百计逃出养父家后,又一次开始流浪。一天他为了躲雨却迷失在了一片枯竹林中,寻寻觅觅不得出路,最后昏睡了过去。
  不过也是机缘巧合,墨凉尊上恰好路过此地,看到竹林中“微现玉光”,终于发现了拥有罕见光灵根的君湮,将他带回了洛峰。
  “君湮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纯洁柔软的木床上,耳畔是清晨鸟儿清脆的鸣叫声,鼻尖萦绕着浓郁又清新的各种花香,镂花木窗外是飞舞的淡泊云雾和师尊飘渺而修长的身影,一切都好似做梦般美好。”
  (——《傲天之士》节选)
  此时的君湮只是一个记名弟子。墨凉留给他一本功法就闭关去了,半年后才出关。这半年君湮满怀希望,日夜苦练,硬是从零基础修炼到练气五阶,通过了问天宗新选,如愿地成了墨凉的弟子,从此踏上正轨。
  而后便是升级流式爽文,因为光灵根的极品属- xing -,君湮很快从练气到筑基,再到金丹,直至元婴末期,眼看就要化神了,结果不知为何心魔突发,终于还是化魔了……
  “……墨凉追赶而去,碎魂刀已然出鞘……入魔的君湮悲哀而狂妄地大笑:‘我的好师父啊!’”
  “君湮早已消失不见,似乎融化在漫天飞雪中……”
  墨凉想起了这个所谓傲天之士的死亡,心中还是痛惜不已。君湮陪伴了他无数个寂寞的夜晚,他看的到君湮勇往无前,奋力拼搏的昂扬斗志;能感受到君湮每一次晋级内心的巨大喜悦;更听得懂君湮化魔时的绝望和被师尊亲手碎魂时的心碎……
  虽然知道《傲天之士》并未完结,君湮还会复活,但是想到那个才八岁的可爱男孩,墨凉就极为痛恨问天宗墨凉尊上的无情狠绝!
  不过自己既然重生成了墨凉尊上,还继承了他化神境的功力,就一定要做一个好师尊,将君湮培养成真正的傲天之士!
  君湮盯着墨凉被山风吹起更显飘逸的衣袂,好一会儿才出声道:“师尊您找我?”
  回应他的是墨凉淡漠却温和的声音:“七天后便是问天宗每三年一度的新人选拔,可能通过?”君湮立刻掷地有声:“必能成为师尊正式弟子!”
  墨凉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不可小瞧。练气五阶不过是进我问天宗最低要求。你的光灵根虽然强大,亦有不足之处,那便是等级低则需酝酿多时。宜提前布局,不可贸然进攻。”
  “谨遵师尊教诲!”虽然君湮对光灵力的掌控早已熟烂,但内心却是窃喜。如今师尊愿意教自己避开不足,莫非是认可自己了?!
  墨凉深深看了眼面前乖巧有礼又可爱的孩子,想到他从前灰暗的童年,声音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明日卯时,为师亲自教你。”说罢拂袖而去。
  ……
  君湮一宿未睡。躺在窄小的木板床上凝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前世的一幕幕从脑海中掠过。第一次在洛峰顶见到墨凉,只觉得师尊是个神仙,高不可攀,心中充斥着满满的敬畏;后来师尊说要闭关半年,竟然就有些不舍,而那半年里每日发了疯似的修炼,除了想进问天宗,似乎也是为了缓解心底慢慢延伸的思念……日复一日的相处,竟不知何时就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卑微地藏在心底,生怕为人所知……直到十三岁那年,第一次历练回来正赶上问天宗双峰之喜……梦峰洛兹忆,不同门的师姐成师娘。
  记忆戛然而止。君湮双拳紧握,咯咯作响。
  这一世绝对不能重蹈覆辙!绝对,要牢牢抓住师尊!
  翌日天微亮,君湮便已起床。师尊就住在隔壁房间,简朴的木门虚掩,尚能听到墨凉绵长的呼吸。君湮轻轻推开门,小小的身子趴在门框,睁大双眼四处张望。
  极干净的铜镜,简单的木格窗,满满当当整整齐齐的书架。房间中央的松木桌上铺着一张略卷的雪纸,纸旁圆砚内墨汁微凝,细长的毛笔搁在砚台上。最深处的床白纱漫漫,看不清其中光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