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废桃+番外 作者:奶糖不甜

字体:[ ]

  《废桃》作者:奶糖不甜
 
  文案:前骗心小甜饼,后追妻火葬场,小桃精被骗身骗心的故事。
  “宫内流言四起,都说我有了寂牙的孩子,我也是真傻,竟然信以为真。
  要知道我一个公桃子,怎么可能会孕育子嗣。
  可惜我年少无知,竟然轻易就被他骗了,等到我恍然大悟,却早已一命呜呼,再也来不及了。”
  遂宁是一颗五百年才化成人形的废桃,结果刚落地,就被寂牙骗身骗心,把自己赔了个干净。
  情商低目中无人仙君渣攻X傻白甜小桃精
  1v1狗血,无生子,攻渣不洗白,受是傻白甜。
  
 
 
第一章 
  我是我们桃族最普通的一颗桃树,资质平平的让族人都很汗颜,五百岁的时候都不会化人行,我的朋友们都急的天天给我浇仙水,差点把我给淹死。
  说来这仙水来之不易,我们族统共才三百株桃树,撇去闭关修炼的,入世历劫的,还在族中的只有两百株不到,这两百株桃树日夜修炼,才攒了两小瓶仙水,从我三百岁灌到五百岁,两百年都没给我灌成人形,我一度觉得这仙水是族长拿来糊弄我的。
  结果我五百岁生日刚过完不久,族长就带着一群人急冲冲的来找我,要知道他昨天还嫌弃我不会化形,丢了我们桃族的脸,还让我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话说的,我只是一株小桃树,没什么意外这辈子也就扎根在这山上的荒郊野外了,你不来找我不就行了,还让我别出现在你面前,不就是拐着弯讽刺我没腿跑吗?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前天出主意让小伙伴捉弄他被他发现了。
  我们桃族的族长都这么小肚鸡肠,看来我们桃族运势不顺不能全赖在我身上。
  我看他们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吓得要死,还以为真的因为上次的恶作剧要来打我,连忙把枝叶都缩起来,紧紧的抱着自己。
  结果他们唰的一下都跪下来了。
  我把一片叶子从眼睛上挪开,他们跪在地上竟然一句话不说,我想开口问他们干什么,竟然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
  一阵清风袭来,我只觉得身上一轻,视线陡然变矮,扎在地底下的根软了一下,差点摔个狗吃屎。
  跪在我面前的人瞬间把头低了下去,我只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我竟然变成了人!
  一件黑色的袍子罩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
  “劳烦诸位,这株桃本官就先带走了,五日后仙君自会上门拜访。”
  啊?什么情况?这是要带我走吗?我一脸莫名的看着这一切。
  族长向前膝行了几步,竟对那个人深深的叩了个大礼,声音低颤着说:“烦请…小桃不懂事,若日后仙君觉得他不抵用了…还请派人知会一声,我们好把他带回来。”
  身后的男人笑着说:“这株桃擅自结果,仙君现在恼怒的很,抵不抵用还不是你我说了算。”
  我还没从化成人形的喜悦中醒过来,就看见族长对着我长叹了口气,一缕流光从他身上悠悠升起,尽数都进了我体内。
  我只觉得体内一阵灼热,经脉汇流处犹如针扎般疼痛,可惜我没法说话,不能喊着发泄两声。
  疼痛间我只觉得两眼一黑,竟是晕了过去,昏过去前我还在想,下次再也不得罪族长了,真是痛死我了!
  再醒过来时,竟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我裹着黑袍子四处瞎望,周边一个人都没有。我尝试着站起来,可我刚拥有人身不过片刻,只撑着站起来一瞬,又转眼跌坐在地上。
  真是要命了,怎么看别的桃子走路都这么容易。
  “喂!有人吗?”我只能坐在地上喊着,喊了半天都没人应我,我百无聊赖,只好爬着到处摸摸这些新奇的东西。
  费力的爬上几层台阶,沉香似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文书,我一眼瞟到压在最底下的画像,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
  这字我不认识,图还是能看得懂的,毕竟我在那山上呆了五百年哪都不能去,我的小伙伴就会拿一些画本给我瞧瞧。
  然而这两人交缠的图我还是第一次见,我看着那图上交颈缠尾的两人,目瞪口呆,皆因这上面有一人我竟然是认识的!
  “好看吗?”手上的画本被突然夺走,身旁有人冷哼了一声。我转过头看向右边,这画本竟然成了精,人都从里面跑了出来!
  金色的大门被重重推开,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走了进来,是我在山上看见的那个人。
  我一时不知道要往哪看,身上裹着的黑袍被旁边人扯下,我嘶了一声,这好好的脱我衣服干什么。
  “此桃名讳为何?”
  “回仙君,此桃名叫遂宁。”底下的人跪在地上回答。
  “上前来。”
  身旁的男人将我一把抱起,压在后面的软座上,我一脸的摸不着头脑,我都在这了,还要怎么上前,还有,压着我干什么??
  腰侧突然横出一只手,我只觉得一阵瘙痒,情不自禁的往出声的男人怀里躲了躲。
  原来是叫那个黑袍男人,不是叫我。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两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左边的刚才才见过,右边的可不就是我之前认识的人。
  “你这小桃,倒是惯会勾引人。”
 
 
第二章 
  天地良心,这人莫名其妙的摸我,我怎么就勾引他了?
  再说了,我的小伙伴给我看的话本可都是女妖精才会勾引人,我一个公的我能干什么。
  这两人真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我还没说他们挠我痒痒呢。
  我鄙夷的看着把我压在榻上的男人,一上来就骂我,肯定是没认出我,我也不要认他了。
  哼,比装傻没人能比得了我。
  “嘶,你能不能别摸我了?”我转过头瞪着那个穿黑袍子的男人,虽然你之前给了我衣服穿,但这也不是你摸我的理由啊。
  那个人被我一说倒是愣住了,低下头收回我肚子上的手,垂首跪在了榻前。
  一缕头发被强硬的拽了过去,耳垂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下一秒就被人重重的咬了下。
  我捂着耳朵一把推开了他,这个人真的是无理取闹!先是骂我现在又咬我,还不跟我好好说话。
  “你是狗吗?做什么咬我?”我推开他就要爬下榻。
  腰间的手一紧,却被人拦腰拖了回去,那人冷哼一声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 yin -阳怪气。”我小声嘟囔着,在那恐怖的眼神下,声音渐渐弱下去。
  “啪——”
  脸颊上一阵疼痛,我捂着脸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刚才做了什么。
  “你灵智初开,本君今天教教你。”
  “什么叫下者为卑。”
  捂在脸上的手被轻轻拿开,说他是- yin -阳怪气还真没说错,竟又笑着凑近我,低声问:“小桃儿,疼不疼?”
  怎么不疼!他还好意思问!
  “这叫‘责罚’,做错了事,说错了话,本君都会责罚你。”
  什么责罚?明明就是打人。我在家调皮捣乱了这么多次,族长都没有打过我,这个人对我太坏了,我决定了,就算他认出了我,我也不想再认他了。
  我才不要在这,我要回家。
 
 
第三章 
  “去哪?”
  我一只手刚挪到榻下,准备爬下去,就又被人给推了回去。
  气死我了,这个穿黑衣服的人怎么哪都有你?我觉得我眼里一定是冒着熊熊烈火,因为这人竟然被我看的害怕着低下了头。
  身体被强硬的翻了过去,打我的男人压在我身上,伸出一只手来摸我的脸。
  我气冲冲的转过头,闭上眼睛,不想看见这两个讨人厌的人,一想到我长这么大竟然被人打了,打我的还是他,我就委屈的要死,恨不得再也不理他了。
  “哭什么?打你还委屈上了。”
  “我才没哭!”做桃子要是哭了,不就成水蜜桃了吗!水蜜桃最没用了,我才不要当水蜜桃。
  我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下脸,想证明自己没有哭,结果碰到刚才他打我留下的红肿,疼的我一哆嗦,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气死我了,这下真的要成水蜜桃了。
  这个人笑着凑过来舔了舔我的眼角,我往后退了一步,莫名其妙看着他,“你吃我眼泪干什么?”
  他的笑意竟然更深了些,好像很高兴听到我说的话。
  他是不是疯了?看上去长得挺好看的,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重屿,如何?”他低垂下眼眸,笑着看向跪着的男人。
  原来他叫重屿,我心里思索着,肯定是他带我来的,我好好巴结他,说不定还能带我回去。
  他倒是一直低着头,回道:“如仙君所料,确是上品。”
  “哦,上品你畏畏缩缩的做甚,抬起头来。”他从我身上起来,懒洋洋的盘坐在榻上。
  我在一旁瞧的有趣,这两人之间奇奇怪怪的,刚才还好似站在一边,现在再看又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
  重屿顿了一下,抬起头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我整个人又被拽了起来,脸颊又被身后的手捏住,正面朝着重屿。
  我被抑在他怀里动弹不得,刚想挣扎,他就凑过来在我脸上舔了一口。
  “他好看吗?”他的嘴唇贴着我的脸,呼吸声拍打在我脸上。
  又舔我?不会是想拿我解渴吧?我不由把自己缩成一个鹌鹑躲在他怀里。
  再说了我一个桃子,我怎么知道你们好看的标准是什么,反正肯定比我一颗桃树好看。
  可惜我不能动,只能默默的翻个白眼送给跪在我面前的重屿,希望他能明白我意思,把这白眼传递给身后的人。
  “…重屿不知。”
  嗯?不是问我啊?这些人说话怎么都不爱叫名字,三番两次我还以为都在叫我,我一个只读过画本的精怪都知道说话要说全,可见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文化。
  “哦?不知?本君看你进殿后眼睛就没从他身上挪下来。”
 
 
第四章 
  黑袍往后退了一步,额头磕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重屿不敢。”
  说完就直起身体,双指如闪电般往眸上戳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