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当炮灰受被攻三绑走之后 作者:w从菁/抗病毒口服液(二)

字体:[ ]

一惊后,道:“你大半夜不睡觉,坐在上面做甚么?”
  我说:“习惯了。”
  刺客都是昼伏夜出,寻常时候我也不在白天出门的。夜里睡不着,就坐在屋顶吹风看月亮。
  
  她飞身上来,坐到了我身旁,喏了一声,把糕点递到了我手里。
  
  我说:“这两日我吃得很好,多谢。”
  柳姑娘问我:“你心里莫不是只有吃的?”她问完,没等我答话,又说:“我本是想摆擂等个如意郎君的,哪知被你横插一脚……你说罢,你又不娶我,往后我要怎么办?”
  我说:“那日我看台下都是些歪瓜裂枣,即便我不上去,姑娘也找不到如意郎君。”
  柳姑娘又很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我说:“待我去完大漠,我就要去考科举了。姑娘若是愿意,可以同我一起去。”
  
  “……女子怎能去考科举?”柳姑娘仰头看天,小声嘟囔道,“你这个人脑子里也不知装的是甚么,是面糊还是狗屎?”
  
  我咬着糕点,心想她是不是对我很有意见。
  
  60.
  我与柳姑娘从屋檐上跳下来时,柳厌正从院外走进来。
  他有些讶异地看了眼柳姑娘,又转过头看了看我。
  
  过了半晌,他才开口笑着说:“原来阿妹在此处,怪不得哪都寻不到。”
  
  柳姑娘斜着眼看我,一面拍了拍自己衣裙上沾着的尘土,一面对她兄长说:“哥哥找我甚么事?”
  
  柳厌道:“我江南好友传信与我,说是魔教左护法到了我们这头……他是穷凶极恶之人,来意不善,你近日出门要小心些。”
  
  我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号,有些发愣,忍不住啊了一声。
  
  柳厌听到我出声,微微一笑,又伸手来揉我的头发,说:“小弟弟,你不必担心,柳府守卫森严,你留在此处是安全的。”
  可我在意的并非是我的安全。
  我想了想,抬眼看向柳厌说:“就是再穷凶极恶,他也没道理去杀与他毫无干系的人罢。”
  柳厌眯了眯眼,道:“魔教中人做事,谁说的准呢。”
  
  他忽然用指腹在我唇边一抹,弯眼笑道:“你这里沾上糕点屑了,小弟弟。”
  
  61.
  天快蒙蒙亮时,我还是没有入睡。
  魔教名声在外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一向觉得自己不是滥杀无辜的大恶人,没想到江湖上的侠士都这么怕我。
  魔教也并非是那等无恶不作的流派。
  
  他们说教主曾无缘无故地残杀了一户人家的百来号人……
  其实那是可能是因为我。
  
  等到鸡叫三声过后,我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里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教主站在我身旁,他看着我的眼神,仍旧冰冷又无情。
  他说:“那些人的命,哪比得上我养得的一条狗。”
  
  
  
 
 | 二十
  62.
  隔日午前,我正跟柳氏兄妹在街铺上喝着银耳莲子羹时,忽的瞧见有个身着夜行衣的蒙面人从街上人群头上飞了过去。
  我心想怎的会有在大白天穿夜行衣的人,这不是上赶着告诉别人自己要去做坏事么?
  
  蒙面人消失后不久,几个扛刀的大汉就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他们左右张望了一番,没瞧见那人,就走来问坐在这头喝粥的柳厌:“公子可有看见一个穿夜行衣的小贼经过?”
  柳厌说:“他沿着这条街往下跑了。”
  大汉道过谢,方要离开时,柳厌出声拦住了他们,温声问道:“在下能否问问,那小贼是何身份?”
  另外几个大汉先行离开了,留下的那人道:“乃是魔教左护法。他今早行刺我们主子,不过未能得手。”
  
  我茫然地咬着勺子,思索教主是不是又找了新的左护法。
  虽说我已经辞职了……但他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吗?
  
  柳姑娘等那大汉也走了后,哼了一声,道:“魔教中人,果真成日干的都是这种勾当。”
  
  我说:“……他应当不是魔教左护法。”
  仔细想想,那人没能行刺成功,说明他武功还不够格,且我刚刚看他轻功姿势也十分蹩脚……教主眼光再低,也不会叫这种人接任我的位置罢。
  我一时没忍住,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柳氏兄妹都偏过头来看我,脸上都带着疑惑。
  
  柳厌道:“你如何知道他不是呢?”
  
  我垂头又舀了一勺莲子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魔教左护法厉害得很,向来是一击必中的。”
  
  听我说完,柳厌又笑了起来,道:“那不如我们也跟去看看?等抓到那人,就知道他是真护法还是假护法了。”
  
  63.
  我没想到那人会自己跑到我们面前。
  也省得我们再去找他。
  
  我眨眨眼,垂头看了看他抵在我喉间的刀刃,问他:“你是魔教左护法?”
  我身后的人冷冷一笑,说:“你们本与此事无关,却非要搅和进来,也莫怪我刀下不……”
  我打断他,重新问道:“你真是魔教左护法?”
  他说:“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看了眼正要出手救我的柳厌和柳喜,叹了口气,对身后的兄弟低声说:“你不是的话,那我也不必念着同教情谊待你了……”
  说罢,我手肘向后一打,夺过他手中的匕首后,我又用膝盖在他腹上一撞,狠狠地把他压在了地上。
  我用刀刃面拍了拍他的脸,说:“兄弟,不想死罢?那就按我说的做。”
  
  64.
  宋凛坐在轿中合目养神。
  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他食指的指节轻轻地敲了敲身旁瓷杯的杯壁,淡眉微皱,问轿外的手下道:“是何事喧哗?”
  手下默了好一会,才回道:“教主,前面城墙上吊着个人。”
  宋凛说:“不必管,继续走。”
  手下说:“……那人还在喊着甚么关于魔教的事。”
  
  宋凛睁开眼,掀开车帘一角,朝不远处的城墙望去。
  果真是倒吊着一个人。
  那人神色痛苦,一面扭着身子,一面大声叫喊道:“魔教中人是菩萨心肠!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宋凛面无表情地将帘子重新拉了回去,本想喝口茶冷静一下,结果发现自己拿茶杯的手抖得连茶杯都拿不起来。
  
  左护法,真行啊。
  
  
  
  
 
 | 二十一
  65.
  我猛地打了个喷嚏。
  
  啊,要是教主知道我辞职后还对魔教在外名声这般尽心尽力,一定会觉得十分欣慰罢?
  
  只是我把那人绑上城墙后,柳氏兄妹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了。
  还是柳姑娘先开的口:“你给那人吃了甚么东西?”
  我说:“嗯……是痒痒丸。”
  魔教不崇尚以武服人,所以我们逼人招供时都是用这种东西的。
  说来那兄台真叫人生气,做了恶事就算了,还赖到我魔教头上,真是好不要脸。
  
  柳姑娘看着我,说:“你实在是个不寻常的人。”
  我以为自己隐瞒的秘密被发现了,便坦诚道:“是啊,不瞒你说,我比常人要聪明许多。”
  柳姑娘叹了口气,说:“看来你还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66.
  这天夜里柳姑娘没来,来的是柳厌。
  他也是来给我送糕点的。
  
  但我拒绝了他的糕点。
  
  柳厌笑着坐到我身旁,说:“我妹妹的糕点就吃得,我的就吃不得么?”
  
  我说:“我近日来吃太多,肚子上长了肉,怕再吃下去就飞不起来了。”
  以前我的伙食不咋样,又常常出去通过杀人来锻炼身体,所以体型一直控制得刚好……胖了的话,运轻功恐怕会比较吃力罢。
  
  他侧过头看了看我的肚子,说:“你身量这么瘦弱,也会顾忌这种事么?”
  我说:“我不瘦弱,我很结实。”
  柳厌还是一脸不信的神情。
  我抓了他的手,按在了我的小腹上,道:“我这里原本是硬的,这些日子吃得多又动得少,才会摸起来觉得软。”
  他温热的手掌在我腹上揉了揉,又轻轻地笑了,说:“虽是胖了些,但再吃些糕点也不碍事罢?”
  
  我说:“柳兄,不必再说,我已下定决心不吃了。”
  
  夜风凉凉。
  柳厌轻轻叹了声,揭开了裹着糕点的布带,道:“可惜了这从老字号糕点铺买来的限量桂花水晶糕和蟹膏饼……”
  他说话的时候,风就把糕点的味道吹到了我这头。
  我控制住了我的嘴,但没能控制住我的肚子。它忍耐了片刻,就咕咕地发出渴望的声音。
  罢辽,人生在世,假若连吃都不能如愿,还有什么意思。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