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当炮灰受被攻三绑走之后 作者:w从菁/抗病毒口服液(三)

字体:[ ]

心弄得很痛很痛,每到夜里就疼得我睡不着觉,只能不断地对自己说“没有关系”。
  还有“对不起”。
  对不起我爹娘,也对不起那条大狗,他们死了我却活着,我不知道怎么救爹娘,也没能保护住大狗。
  是我的错,我不配做人。
  
  102.
  “小傻子。”
  
  我动了动手指。
  
  “小傻子,我看到你手指动了!”
  
  是个姑娘的声音。
  我清醒过来,觉得脸上凉飕飕的,用手抹了抹,才发觉自己是哭过了一场。
  
  我坐起来,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点着一盏小油灯,油灯后坐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
  方才我昏昏沉沉,没听出她声音熟悉,等她再开口说话时,我才惊觉她就是那个常在我梦中说话的人。
  
  “没想到进来的人是你。”她托着下巴说,“我原以为会是宋凛或是晏重,任寻本该帮着付钰的,可他竟然单独带了你来。”
  我说:“你……”
  那姑娘皱皱眉,忽然说:“难不成我之前都看错了?”她站起身,绕着我走了一圈,又坐下去沉默了好一阵,才接着说:“没道理啊,难不成是天道看你这小傻子太可怜,所以才叫你做了主角?”
  
  我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她似乎也没指望我能听懂。
  
  过了须臾,她叹了口气,道:“罢辽,给付钰是给,给你也是给,没什么区别。小傻子,把手伸出来。”
  
  我把手心摊开。
  姑娘放了个光团团在我手里,没等我看清楚,它就钻进了我的血脉中消失了。
  
  我说:“这是何物?”
  
  姑娘背着手在油灯前踱步,絮絮叨叨地说:“主角光环听过么?罢辽罢辽,料想你也不懂是什么,反正对你有利无害就是,好好收着,别人也抢不走。”
  她停下来,在我眉心戳了戳,说:“哎,小傻子,有没有什么愿望,姐姐顺带帮你实现一下?”
  我说:“我要我爹娘活过来。”
  她说:“人死不能复生,这个做不到。”
  我想了想,人死不能复生,那狗总可以罢,于是说:“那我要大狗活过来。”
  
  那姑娘长叹一声,手指在半空一划,一条摇着尾巴的大黄狗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它瞧见我,吐着舌头扑在我怀里。
  还像以前一般又软又暖和。
  
  姑娘说:“你带不走它,在这里抱抱就好了。”
  我点点头。
  姑娘唉了声,说:“你别又哭啊,给你变了条狗,不是想让你哭的。小傻子,以后你就不会那么惨了,大家都会待你好的,就好好做个人罢。”
  
  
  
  
  
 
 | 三十三
  103.
  我走到洞口时,才恍然想起我还没做好任寻让我做的事。
  可那明明是洞的最深处了,除了那姑娘和油灯,什么都没有。
  
  出了石洞之后,日光灿烂,我看见了令我更为迷惑的事。
  任寻和付钰像两个门神冷着脸一左一右地靠在石洞口,再前面是打得噼里啪啦作响的晏盟主和教主。
  难不成我还在做梦?
  他们都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前脚刚踏出石洞,盟主他们就都不约而同地停了手,回过头来看我。
  教主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我刚听他说了一个“小”字后,一旁站着的付钰就扑过来抱住了我。
  
  付钰看着文文弱弱,两手把我举起来却毫不费劲。他琥珀色的杏眼眨了眨,很快地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最后把目光停在我脸上,轻声问我:“兼明兄,你在里头哭了么?”
  我点点头,想想觉得丢脸,又摇了摇头。
  “有没有受伤?”付钰放我下来,又摸了摸我的腰,松了口气,说,“没有血味,那就是没有伤到。”
  
  教主面色沉沉地走来按住付钰要来拉我的手,道:“你放他来这等地方,还来假惺惺问这些做甚么。”
  付钰淡色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看了眼教主,又看了看我,半天后才说:“兼明兄,我没想过害你。”
  
  我怎么又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晏重走来时,我才发觉他已将护额摘了下来,蓄起了半长不短的刘海。这般凌乱却又不失桀骜之气的刘海确实更为适合他,可我还得把他削成空气刘海。
  想罢,我就抽出腰间匕首,打算给他就地削发。
  晏盟主看出我的想法,一剑挡住了我的匕首,一面无奈道:“兼明,你要削我头发,也不急于这一时罢?”
  我说:“你答应我了。”
  晏盟主说:“那也等出了大漠再削罢。”
  
  “早削早生发。”任仁兄还靠在石洞上,挑了挑眉说,“说不准你走出大漠头发就长出来了。”
  付钰说:“我觉得上次的齐刘海还挺适合盟主。”
  我点头认同,说:“是罢!我也觉得可爱!”
  
  他们听到我这句不知为何都神色莫名地看了我一眼……我有哪里说的不对么?
  
  晏盟主叹了口气,说:“要不你亲我一口,我就让你在此处削了我的刘海?”
  教主一剑劈过去,说:“你是在找死。”
  
  我看他们又打得不可开交起来,琢磨着我什么时候能出手削晏重的头发时,听到任寻对我说:“去箱子里,我拉着你跑路。”
  
  我坐进箱子里后,付钰也跟着挤了进来。
  任寻骑在骆驼上,垂眼对付钰说:“师弟,我没请你过来。”
  付钰抱着我的腰,靠在我肩上,委屈巴巴地说:“我就要跟兼明兄一起。”
  任寻噫了声,说:“恶心巴拉的。你再跟上来,莫要怪我不顾师门情谊。”
  
  然后他们不知怎么也打了起来。
  
  我盘腿坐在他们当中,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说:“好饿啊。”
  
  他们就又都收了手。
  
  任寻给付钰比了个中指,说:“师弟,吃完再打。”
  
  104.
  回去时晏重恰好走在我背后,我一路都惦记着他的刘海,快走到茶水铺子时,我就转身仰起头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晏重往后一退,瞪大眼睛看我。
  我趁机甩出匕首给他修了个空气刘海。
  
  等我打算继续往前走时,发现教主停在我前面,脸上也不知是生气还是想笑的表情,或许是两者都有。
  我把削下来的晏重的头发双手捧给教主,说:“教主。”
  教主:“……”
  教主说:“把这脏东西扔了。”
  
  晏盟主:“……”
  晏盟主:“我隔日就洗一次头的。”
  
  刚掀开门帘的任寻背对着我们“噗”地笑出声。
  
  我垂下头想了想,把手里的头发还给了晏重。
  说不定他想自己收藏起来,毕竟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刘海。
  晏重接过头发,嘴角抽了抽,垂头在我唇上一咬,说:“兼明,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啊?”
  我说:“哈?”
  
  
  
  
  
 
 | 三十四
  105.
  我们五人从大漠回到有人烟的地方坐下来时,已是月过梢头。晏重脸上蒙着一层布,只肯露一双眼睛出来。
  我心想他现在这刘海也不丑啊,何必觉得丢脸?但他听我这么说,只是沉重地看了我一眼,道:“若是被江湖上的好友看到,我这张脸就可以不要了。”
  教主端着茶嗤了声,说:“你何时要过脸。”
  晏盟主:“……”
  晏盟主说:“宋教主,我们二人虽是仇家,从前也不见你这般针对我啊。”
  
  教主说:“你若是要脸,怎会把那种东西放在钱袋里送他?”
  
  晏盟主骤然陷入沉默。
  随后他又转过头来看正在咬芝麻饼的我,迟疑了好一会,才对教主道:“莫非……你把那东西用在他身上了?”
  我眨眨眼,不太清楚他们说的是甚么东西,就继续埋头认真啃饼。
  教主冷笑一声,道:“我不用,难不成让你来用?”
  
  晏盟主:“你个狗比,有个屁资格说我不要脸。”
  
  眼见他们又要打起来,我连忙往把肉多夹了几块到自己碗里,免得我还没吃饱他们就把桌子掀了。
  
  坐我旁边的付钰凑到我脸庞,小声对我道:“兼明兄,你唇角有芝麻粒。”
  我舔了舔左唇角。
  付钰说:“不对哦,在另一边。”
  我舔了舔右唇角。
  付钰说:“再往上一点点。”
  我试着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还是没有舔到。
  
  他便侧过头,轻轻地托起我的下巴,凑过来在我脸颊上舔了一下。我心想原来这芝麻粒离我唇角这么远,怪不得怎么也舔不到。
  付钰舔完却不松手,他又吻上我的唇,舌头顶开我的牙关,将那粒芝麻渡给了我。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