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上清之云 作者:喵的神奇(下)

字体:[ ]

门的门栓明显地变形了,在两扇摇摇欲坠的铁门中间露出了一条大约一指宽的缝隙。
  ***
  突如其来的巨响令正在运功的慕流云皱了皱眉,只觉得体内真气一滞,但他马上强自镇定了下来,继续全神贯注于真气的运行。
  清灵握着剑,紧张地守在慕流云的身侧,她才入门没有多久,武功并不怎么好,但是也有为了保护太师叔跟敌人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
  黑衣圣使已经从那条缝隙当中隐约看到了那一对穿着盔甲和道袍的身影,但是忽听背后一阵利器破风之声,心急如焚的秦楚顾不得身上又添两道伤口,强行突破了黑衣圣使手下的围攻,再度杀向了黑衣圣使。
  黑衣圣使一门心思都在门内的那两个人身上,头也不回地一剑刺向身后,想把秦楚逼开,没想到秦楚居然不闪不避,任由那把剑刺进了他的胸腹之间。
  黑衣圣使见势不妙想要收手躲避,却已经太迟了,秦楚拼尽全力的一枪,几乎将他刺了个对穿,虽然力道未尽之时就已经被黑衣圣使一掌打得横飞了出去,但毕竟是重伤了这个论武功远在他之上的红莲教高手。
  黑衣圣使拔`出了卡在胸口的枪头,难以置信地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他又惊又怒地看向那个不要命的家伙,秦楚被他打飞落到地上以后就再也没了声息,在这样的重伤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存活下来。
  这次跟着黑衣圣使过来的人都是红莲教中护火卫级别的高手,把赶来支援的军士们逼得无法上前一步,但是那些军士们毕竟互相之间配合默契,他们四五个人组成一个小小的军阵,从不同的角度一枪接着一枪地刺向敌人,即使是红莲教的高手也抵挡不住,稍有不慎就被一枪`刺中,紧接着就被乱枪`刺死。
  叶海也手持长剑带着一些听泉山庄里会武功的伙计们加入了战斗,他的武功竟然还不错,即使被好几个黑衣人围攻也不落下风。
  黑衣圣使又吐出一口血,他看到越来越多的援军跑向这边,红莲教的这支奇兵虽然武功高,毕竟寡不敌众,被消灭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铁门之后,正在运功疗伤的慕流云和陆知乾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哪怕是有谁过去猛推他们一把,都足以叫他们破功身亡。
  趁着手下们暂时还能抵挡一阵,让援军一时杀不过来的短暂时间里,黑衣圣使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和阵阵的晕眩,拼死运气再次一掌打在了摇摇欲坠的铁门上。
  在他的搏命一击之下,铁门终于轰然倒塌。
  黑衣圣使的伤口也因为这强撑的一掌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力竭跪倒,眼看着几个手下冲进门去。
  可等待他们的,却不是两个只能任凭宰割的目标,而是两把迎面而来的利剑。
  穿着陆知乾衣甲的清流和穿着慕流云道袍的清越齐齐杀了出来,将一个猝不及防的黑衣人当场斩杀,随后他们背靠着背,用两仪阵法中的防守阵型抵挡住了其他黑衣人的围攻。
  “我们上当了!”一个黑衣人喊道。
  黑衣圣使绝望地看着只有层层堆叠的货物,根本不见半个其他人影的仓库,用最后的力气喊道:“都散开!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找到那个姓陆的!”
  ***
  铁门后面的人居然是清流和清越,这件事情不仅红莲教的人没有想到,就连铁狼骑的军士们也感到十分震惊。
  黑衣人最终也没能找到陆知乾的下落,等到所有刺客都被诛杀殆尽,军士们迫不及待地去追问张驰,想知道陆将军到底被他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张驰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一手提着染血的长`枪,一手举着火把焦急地检视着满地的尸体。
  他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秦楚。
  看到年轻的亲卫队长一动不动地趴在血泊当中,张驰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沉痛,他动作尽可能轻柔地将秦楚的身体翻了过来。
  秦楚喘了一口气,竟然还活着,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张驰的手,艰难地吐出一个词:“将军……”
  张驰挤出一个笑容:“你放心,将军安好,刺客已经全灭,我们胜了。”
  秦楚松了一口气,终于安心地阖上了双眼。
  张驰抱着秦楚的尸身,抬头看着周围个个都浑身浴血的弟兄们,平静甚至有些平淡地说:“不要愣在这里不动,赶紧把伤口收拾一下,还能打的都到城墙上去,准备应对下一波的进攻。”
  这些闯入山庄的红莲教高手们,令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铁狼骑亲卫队又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城头上准备的箭矢落石和火油也已经所剩不多了,如果红莲教再这么强攻下去,张驰也没有把握他们还能抵挡多久。
  但是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些铁狼骑的汉子们,哪怕战斗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们都不会任由红莲教的人踏入听泉山庄一步。
  看着这些拖着一身的伤又再度忙碌起来的军士,叶海轻轻地叹了口气,吩咐庄里的人都来帮忙救治伤员,收敛尸身。
  ***
  山庄外的林子里,卫梵天沉默地透过枝桠间的缝隙看着火光零落的城头,石刻般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
  在他身边,几个教众抬着一把竹制的躺椅,躺椅上靠着一个面色苍白,胸腹之间扎满了绷带的老者,正是差一点就被陆知乾一刀两断的红莲教长老- yin -阳旗。
  卫梵天已经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城墙处的进攻又被打退了一波,他所等待的信号却一直都没有出现,眼看着东方已经微微地露出了鱼肚白,卫梵天终于转身道:“传令下去,撤退。”
  - yin -阳旗听到这句话,顾不得身上的伤口疼痛,焦急地支起上半身劝道:“少教主,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我们就这样白白放弃了吗?”
  卫梵天转过脸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是在质疑本座的决定吗?”
  “属下不敢。”在卫梵天的威势下,- yin -阳旗只好低头服软,语气却显然并不怎么服气,“只是我们已经牺牲了这么多的教众和信徒,看样子黑衣也已经遭了不测,如果我们就这么毫无收获地回去,只怕教主怪罪下来我等承担不起。”
  “哦?”卫梵天的声音听不出喜怒,“那么以长老的高见,我们还能如何?”
  “我们有这么多的教众,还有几十个血奴。”已经伤重到站不起来的- yin -阳旗沙哑着嗓子,激动地看着卫梵天说,“城头上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少教主武功盖世,若能亲自出手,必能一鼓作气攻上城头,只要放下了吊桥,凭着我们人多势众,又有血奴作为先锋,肯定能够拿下这座山庄。”
  在他们背后,数十个血奴脖子上拴着镣铐被锁成一串,由于能用笛音控制血奴的红莲教祭司们还没有发出讯号,这些血奴只是神情呆滞地站着。毕竟这些疯狗一样的血奴并不知道怎么爬墙攻城,现在这样的情况即使放出去也只会胡乱伤人罢了。
  卫梵天冷笑一声:“长老倒是对本座信心十足,只是不知道我们的目标什么时候变成了占领这座山庄?”
  “只要拿下了这座山庄,还怕找不到人吗?”
 
 
第73章 风波不绝(一)
  “说的倒是容易。”卫梵天看着黑夜中的听泉山庄, “此乃藏龙卧虎之地,没有十足的把握,本座不会去冒这个险。黑衣已经失败了, 却连慕流云和陆知乾的具体位置都没能找到, 即便本座出手, 又有何用?”
  “可是……这会儿陆知乾命悬一线,慕流云动弹不得, 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再想除去他们可就难了!”
  “若不是因为你贪功心切,延误时机,直到迫不得已才来向本座求助,形势何至于变得如此艰难。”卫梵天淡淡道, “若实在不甘心,你便自己上吧。”
  卫梵天这么说, - yin -阳旗也毫无办法, 只能强忍下心中的不甘, 愤愤地吩咐左右抬着自己离开。
  趁着天没亮之前, 红莲教的人分批撤退,只留下了焦黑的城墙和上百具的尸体, 已经被水冲走的死者更是无法计数。
  等到周围的教众都走得差不多了, 卫梵天又回头向着听泉山庄的方向看了一眼,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慕流云,又是因为你,似乎我的每一次失利, 背后都有你的功劳……有意思。”
  他眯着眼睛看着城头上那个不知疲倦的身影,张驰还在指挥着残余的士兵,准备应对下一波进攻,卫梵天突然笑道:“毫无收获?我看未必。”
  黎明破晓之前,当守了一夜的军士们稍微放松了警惕之际,突然从山庄对面的树林中- she -出一个黑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凌空飞越了数丈宽的河流,在城墙上借力一跃,身形拔地而起跳上城头,猛然扑向了张驰。
  周围的军士们发出了惊呼,想要挺枪救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绝顶高手形同鬼魅一般,向着武功根本就不怎么样的张驰抓去。
  ***
  慕流云双掌紧贴在陆知乾的背上,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好几个时辰了。
  外面的打斗声激烈了一阵子以后又平静了下去,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动静,清灵不禁有些焦急起来。
  这间并没有多大的密室隐藏在山壁之中,虽然有通气孔,但是因为人多拥挤,依然令人感到有些气闷。
  密室里除了慕流云和陆知乾,以及护法的清灵和依然昏迷不醒的军师薛白松以外,还有坐着轮椅的叶归尘和两个看样子似乎也会些武功的侍女。
  叶归尘一直在就着油灯看书打发着时间,看起来十分淡定,那两个侍女一会儿给捶腿一会儿给拉毯子,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得亏叶海如此信任他们,连这个从来没有外人知道的密室也大方地借给他们使用,让慕流云得以在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运功。
  许久之后,慕流云才收了功,陆知乾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软倒了下来。
  清灵赶紧伸手扶着陆知乾,小心地将他的身体放平,这个中年将领虽然人还没有清醒,但是脸色已经从之前的青黑恢复到了正常的红润。
  慕流云站起身来就要出门去,清灵赶紧说:“太师叔,你才刚刚运功完毕,还是先歇息一会儿吧。”
  “无妨。”慕流云没有听从她的劝告,来到这间密室唯一的出口处,掰动了一个机括,一道石墙上的暗门就打开了。
  暗门之外就是秦楚等人之前拼死守住的那个仓库--这也是张驰的计划,那个红莲教的内女干说他亲眼看见慕流云和陆知乾进了这个仓库,确实没有错,只是他们进来以后就把身上的衣服换给了清流和清越,然后躲进了仓库的密室中去,为了谨慎起见,清流和清越还用仓库里的货物将暗门所在的位置挡了个严严实实。
  这样一来即使他们遇到了最坏的结果,听泉山庄被红莲教攻了进来,打开了这扇铁门,看到清流和清越,也很可能会以为他们是一开始就被调了包,而一时不会想到这个仓库之中其实另有乾坤。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能够尽可能地拖延时间就是胜利,这是弃卒保帅之计,即使牺牲掉外面的所有人,也必须保证慕流云和陆知乾的安全。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