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将进酒 作者:唐酒卿(二)

字体:[ ]

 
  李建恒见海良宜咳得佝偻,也不敢再闹,叫人来扶,嘴里仍然说着:“不论如何,萧驰野都要封!”
  明理堂大闹一场,几日后圣旨已下,犹如惊雷,震来了四方奏折。
  陆广白带着他爹在边郡接了旨,陆平烟进侯,他拿着那圣旨,在那一刻也不知该做何表情。
  陆家在这黄沙里埋了一代又一代,陆平烟全盛时号称“边城狼虎”,跟萧方旭、戚时雨一样威名显赫,如今伤病一身还没有退居二线,终于熬到了封赏,却是给后辈小儿铺路。
  萧驰野原本在府里睡觉,听到圣旨到,穿衣出来迎。
  福满读完圣旨,喜笑颜开地要来扶,却见萧驰野面色不佳,没有接旨的意思。
  ——这爵位不能要!
  海良宜说得一点都不假,他萧驰野虽然在南林猎场护驾有功,又在此次事情里显得举足轻重,但这些与边陲真刀实枪打下来的军功天差地别。
  陆平烟是谁?
  那是跟他老子萧方旭称兄道弟的人!
  如今作践了陆平烟来封他萧驰野,萧驰野往后还怎么在各个边陲守备军里任职?他还怎么能够服众?最重要的是,陆家怎么想?萧、陆还怎么当兄弟?
  定都定都,这是要把他萧驰野定死在阒都。李建恒病了一场,他妈的病傻了吧!
  萧驰野肝火上蹿,又没睡好,扯了把没穿好的官袍,强压着怒火,面无表情地说:“你去恭禀皇上,萧策安德不配位,不敢受此滔天恩眷,不敢接此天赐爵位。”
  作者有话要说:  [1]:原句「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出自《史记·淮- yin -侯列传》
 
 
第73章 封赏
  萧驰野不接旨, 福满不敢多劝, 匆忙赶回宫禀报。
  李建恒听完前后经过,霍然起身, 说:“天子之命, 岂是他想不要就不要的东西?朕赏他, 他就该跪着受!你再去!”
  福满叫苦不迭,爬上马又往萧驰野府里跑。他见萧驰野还跪着, 连忙捧着圣旨, 躬身劝道:“总督,总督!何必呢?咱们在下边滚爬一遭, 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啊?”
  萧驰野眉间透着不豫, 说:“这爵位我要不了,你也别再跟我多费口舌。”
  福满急得火烧眉毛,在原地直跺脚。可他又不能替萧驰野接旨,便只能这么干耗着。
  “那就让他跪!”李建恒在宫里听到回复, 顿时暴跳如雷, “朕为着给他请赏, 连阁老的面子都驳了,他还敢拿乔?让他跪!”
  君臣一内一外,就这么僵持着。
  时候正值春三月,地上冰凉一片。萧驰野挺身跪着,是打定主意要让李建恒收回成命。他兴许可以接旨,再用一百种法子来更好地处理这件事, 但是他不情愿。
  陆家在启东,上受戚家牵制,下临边沙进犯。李建恒糟蹋陆平烟,是专门挑软柿子捏。因为陆家不比戚、萧,边郡那两万人马吃穿用度都由朝廷拿捏,他们连军田都没有,否则陆家也不至于年年要账,穷得去卖家当。以往陆广白进都述职,都不得人正眼看,寻常都官哪来的这么大胆子?不过是看着上头的眼色行事。咸德帝在时,陆广白就难得觐见。这里边不仅仅是喜好厌恶那么简单,而是关乎启东的军权制衡。
  萧、戚都是驻陲大将,为什么花家要独防离北王,费尽周折把萧驰野困在阒都?因为萧氏在离北大郡一家独大,全境之内没有任何可以套住萧氏的缰绳,他们只能绑住萧驰野,把他变作束缚离北铁骑的牢笼。启东有双将,戚时雨和陆平烟当年不分上下,为什么最终是戚时雨受封五郡兵马大帅?就是因为陆平烟与萧方旭交情不浅,还是姻亲关系。
  陆氏是制衡三方的棋子。
  陆家在边郡,位置关键,这是朝廷的重用。但是朝廷重用他们却没有厚封,这是拿在手里的意思,让陆家受着戚家和朝廷两方牵制,只能做个专打外敌的长|枪,没办法成为封疆大吏,就没办法成为第二个离北王。
  陆广白现在用兵,要请示戚竹音;陆广白现在用钱,要请示阒都兵、户两部。陆广白做了边郡守将,若非戚竹音慷慨放权,给了他临危自调的特权,他的处境会比现在更加困难。
  李建恒这次进了陆平烟的爵位,却没有任何实际升调,陆家仍然只能做头吃不饱的耕牛,在边郡继续累死累活。他们面上是得了光,可里边全是糟蹋的意思。陆家如今的困难,有一半是因为萧家,所以萧驰野不能——不能毫无表示地就接旨。
  圣旨能下来,昭示着内阁也点了头,那么这命令是肯定收不回去的,没有天子改命的道理。但是萧驰野决计不能就欢天喜地地接了,他就算是磕头耍横、撒泼打滚,都得给陆家一个态度。
  李建恒能糟蹋陆家,因为朝廷拿着他们,凭的是强权。萧家不敢,因为两家素来以兄弟相称,凭的是情谊。这情谊若是坏了,萧家就失去了东南方的助力。
  萧驰野跪到了天黑,福满也不敢擅自坐下,捧着圣旨在一旁站着。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口有疾步声,来了个太监,急声传令:“总督快别跪了!起来吧您!皇上传见哪!”
  萧驰野二话不说,掀袍起身,上马就走。福满又赶紧跟着上马,看着萧驰野没有疲惫之色,他也不敢抱怨。
  明理堂灯火通明,李建恒坐在龙椅上,听着人传报萧驰野到了,他也不叫人,仍旧坐着描字。
  萧驰野没有通传不得入内,便只能跪在明理堂外边。时候已经不早了,才洗刷过的地板上残留的凉水渗- shi -衣袍,满院太监轻手轻脚,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李建恒对着琉璃灯发呆,他在这寂静的夜里想了很多,待他回神时,已经丑时了。他又坐了一会儿,忽然起身,向外走去。
  宫娥退避,太监跪地。地上的影子叫人踩着,萧驰野没抬头。
  李建恒俯瞰着萧驰野,他从前都是仰视萧驰野。他们在街上一块混的时候,萧驰野算他大哥。他们称兄道弟,做的浑事很多,李建恒自认为是掏心掏肺地待萧驰野。
  他们怎么走到了今日这一步?
  李建恒身着明黄色圆领窄袖袍,扶着腰间的琥珀束带,移步到萧驰野身侧,看着那巍峨宫檐上的皓月,酝酿片刻,说:“此刻没有旁人,我们谈谈。”
  清冷的月光铺洒,随风泻出寒意。
  李建恒说:“你平素胆子不是很大么?这次给你个爵位,也能把你吓成这样。”
  萧驰野说:“于理不合,于法难容。”
  李建恒踱步,说:“别跟我讲这套,你从前就不是讲道理的人。南林猎场以前,我们还是两肋插刀的好兄弟,南林猎场以后,我们便是如隔天堑的真君臣。策安,我做了皇帝,你做了总督,这不好么?干什么要与我这样拿乔?赏你的,你就受,畏畏缩缩的,真不像你萧策安。”
  萧驰野听出点意思,说:“金银财宝,皇上赏,我紧着磕头谢恩,但爵位不成。我入仕六年,在阒都先后没什么能拿上台面的功绩,如今得享天恩,摇身一变成了侯爵,心里不踏实。”
  “这有什么不踏实?”李建恒嗤之以鼻,“按照情分,早该封了。内阁管着我,事事挑剔,我不是一直没机会么?这次也是你自己有能耐。早前陆平烟受封,不也就是他在边郡击退了边沙骑兵。你在阒都护驾,做的也是守卫大周社稷的事情,在我看来没有不同。”
  “内阁既然有异议,那也不急在一时。”萧驰野说,“不能伤了老臣心。”
  “老了就冥顽不灵,”李建恒说,“不知变通哪行?那些做皮肉买卖的都知道因时制宜,挨着气候换着玩儿,他们做大臣的,却整日抱守残缺,忒没意思。这次我遇险,在下边躺着的时候想了许多,我既然做了皇帝,一味啼哭也不是办法,人总得想法子活是不是?我也不是听不进道理,言之有理就说么,我还能砍了他们头不成?好比这次,我要封你,阁老不同意,非得带着人在御前闹,说我做事草率,我为着这事辗转反侧,你听听,他们还说我草率!”
  李建恒说着回头,戴着的翼善冠上金龙闪烁,融在月色里显得贵气逼人。他没叫萧驰野起身,顿了好久,才继续。
  “我是皇帝,不能朝令夕改。这旨意既然下了,你就接。今日已经驳了我的面子,但咱们是兄弟,我不计较。可你再这么跟我犟,就不是兄弟之间能说清的事情了,咱们谁面上都不好看,成吗?”
  萧驰野沉默片刻,说:“皇上,这事不成。马上都察,进了陆老将军的爵位是好事,该的。但我不成,我不接,是为着皇上的脸面。我是皇上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如若不能事事服众,以后还怎么为皇上办差?管兵马的都好面子,您把这面子给陆老将军,我跟着沾光。”
  “你百般推辞,到底是为了我的面子,还是为了萧家自个儿的面子,你不说,你就以为我真的不明白吗?”李建恒盯着他,“我们兄弟肝胆相照,你却一直把我当作傻子看。我赏你为了情谊,你推辞却是为了私欲!我叫你把话讲实在,你还要跟我绕圈子!萧驰野,你有没有良心!”
  李建恒这一声喝问掷地有声,在凄清的夜里隐约回荡。
  “你怕得罪陆平烟,你为什么这么怕得罪陆平烟,啊?!”李建恒猛然甩袖,“你还敢说对朕是忠心耿耿?你满心为的都是你自己!你不敢说,朕替你说。你怕得罪了陆平烟,坏了你们两家的情分,日后不好再相互照应。可朕问你,萧、陆各自守戎,你们要相互照应什么?”
  萧驰野收紧拳头,骨扳指卡在虎口的位置。
  “你们都是狼虎,”李建恒指着萧驰野,“你们都惦记着阒都!朕不过试探你一番,你就原形毕露了!兵权勾结,萧家想跟陆氏做同党,然后干什么?你说,干什么!”
  萧驰野倏然半撑身,他身形健硕,这样单膝跪着宛如蓄势待发的豹子,李建恒立刻后退几步,惊魂未定地看着他。
  “——干的当然是边沙秃子!”萧驰野眉眼凶悍,他看着李建恒,“六年前中博兵败,我大哥彻夜不休前来护驾,茨州一役何等凶险!陆广白更是手提长|枪,口咬匕首,酣战三夜才得以突围,立刻马不停蹄地赶来解阒都之难。皇上今夜所言诛的是萧、陆赤诚忠心。我今日不受爵位,没错,就是因为陆平烟,但更是因为边陲诸将的忠心不乱。我萧策安酒囊饭袋,承蒙皇恩,在这阒都里既无生死之忧,也无出战之愁,我若是都能高居侯爵,今日仍受边陲疾苦的戚大帅、陆将军该如何做想?”
  “说到底,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清名!”
  萧驰野字字铿锵:“我是混账命,皇上却是盛世君。为着这点功劳封赏,坏了诸将待皇上的心,到底是我萧策安亏了,还是皇上亏了?”
  李建恒面露犹疑。
  萧驰野穷追不舍,说:“此事若真是我为勾结陆家做的表面文章,那么海阁老又为何力劝皇上?皇上,您不信我,难道还不信三次救驾、先帝指名的海良宜吗?皇上屡次遇险,紧接着封赏失衡,谁在教唆皇上,谁就是罪该当诛!”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