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口技师重生21世纪之后+番外 作者:弦起千山

字体:[ ]

   口技师重生21世纪之后
  作者:弦起千山
  文案一:
  宋朝口技师秦煜封于登台演出时,后台走水,葬身火海
  一朝醒来,竟穿越21世纪
  身处未知世界,昔日一代大师,而今落得食不果腹、露宿街头
  斯文俊美耿直攻VS洁癖腹黑女王受   本文又名《口技师》
  文案二:
  季时年一日醉酒,被几个混混围攻,得一乞丐所救,再次相遇,他脑子一热,收留了他
  相处中,发现这满口之乎者也、乱发长及三尺的破乞丐,竟是自己公司旗下新招那个实力惊人的配音演员!
  传闻他公子小姐、蹒跚孩童、垂暮老者,蝉鸣犬吠……千人千面,万千声音,皆能拟的惟妙惟肖……
  
 
    内容标签: 强强 古穿今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煜封,季时年 ┃ 配角:杨北、俞谨韶等 ┃ 其它:古穿今,娱乐圈,秦煜封,季时年 
    一句话简介:他迂腐似木头,却得万千人喜爱
 
第1章 
  京中有善口技者,
  会宾客于大宴,
  于厅室之东北角,
  施八尺屏障,
  口技人坐于屏中
  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
  ……
  苍茫穹宇下,万里无云,却有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远处有桥,长约数百米。
  秦煜封睁眼时,看见的便是一方灰扑扑的——桥底。
  随着知觉的恢复,耳畔传来人声,呼啸风声,窸窣摩擦之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秦煜封愣了半晌,撑着地面缓缓坐起身子,从桥洞的- yin -影里爬了出来。
  环顾四周,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让他瞬间傻眼——近处一条宽阔而平整的道路,路的颜色是从未曾见过的青黑,其上穿梭着铁皮巨怪,速度快的惊人,怪物的肚子里竟还都装着人,他们穿着奇怪而暴露的衣服,有的面上架着两块透明的东西,身处怪物腹中,竟无半分恐惧之色。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手上擎着五彩的东西,那东西秦煜封倒是认得,应当是雨伞,只是这雨伞五颜六色,比起自己从前见过的要好看许多,秦煜封挠了挠头,一头本就蓬乱不堪的头发被他彻底挠成了个鸡窝,青天白日的,这些人打伞做甚?
  定了定神,他抬起头来,顿时一个趔趄,远处那插入云霄的庞然巨物,莫非是,房子!!
  天呐,此之何处?
  良久,秦煜封从地上爬起来,嗡嗡作响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些什么,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
  翻看一阵,发现除了那套登台时候穿在身上的粗布长衫,被烈火灼烧的褴褛不堪,加之衣服破洞之中裸.露出的被烟熏黑的肌肤之外,自己竟毫发无损!
  想起茶楼之中那场铺天盖地的大火,秦煜封只觉不可思议,被大火吞噬那刻的恐惧和绝望至今尤未散去,可如今,自己竟还……活着!
  感叹之余,生存的喜悦一时冲淡了处在陌生环境里的惶然无措,秦煜封定了定神,迈步从天桥底下走了出去。
  他远离着马路上那些铁皮巨怪,小心的行走在人行道上,身旁不停有人来去,那些人看到他都纷纷嫌弃的避让,却又忍不住将好奇的目光黏在他身上。
  秦煜封浑然未觉的走在马路上,倒不是他心态好,只是此刻腹中不停传来“咕咕”之声,他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哪里还顾得那许多。
  天上日头正盛,抹了把额上如豆汗珠,他继续往前行去。
  突然闻到一股浓郁食香,腹中馋虫一时骚动更甚,秦煜封顿时犹如被勾魂的饿鬼一般,双目星亮,脑中一片空白,只是脚步不停的循着那食物香味而去。
  转过一个街角,眼前豁然……拥挤,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果不出秦大师所料,这里是美食一条街,并不宽敞的巷子里,行人来来往往,手上拿着烤串、臭豆腐、肉肠、糖葫芦鸡腿……煎、炸、蒸、煮、烹样样齐全,那或金黄或艳红的色泽,看的某秦狠狠的吞口口水。
  “啊——”秦煜封正盯着个小男孩手中鸡腿转不开眼,突觉身形一晃,抬头之际,发现自己竟撞到个姑娘。
  女孩大叫一声,大惊失色的看着秦煜封,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秦煜封看着跌坐在地的女子,连忙想要去扶,可是手伸到一半突然僵在半空——眼前的女子披散着长发,上身穿着露出肩膀手臂的“肚兜”(吊带衫),下身穿着条短到大腿根的“抹布”(超短裙)……秦煜封慌张的别开眼去,红着耳根拱手,几乎语无伦次:“抱歉抱歉,在下失礼了。”
  “小芸,你没事吧?”,一年轻男子上前将女孩扶起,继而转头看向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秦煜封,厉声骂道,“你没长眼睛吗?臭乞丐!”眼神之中方才对着女孩时的温柔担心,风驰电挚一般,变成了嫌恶愤怒。
  秦煜封无意的一撇,看到那青年搂在女子腰部的手,忍不住道:“这位兄台,男女授受不亲,兄台这般行为,岂非毁了小姐闺誉。”
  男子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秦煜封话中之意,啐道:“我呸——我搂我女朋友,关你屁事。”说着那放在女孩腰间的手又紧了几分,恍如示威一般。
  女朋友是甚么朋友?
  秦煜封看着靠在男子怀中的姑娘,竟然没有半分反抗之意,忍不住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又转而劝慰那女孩:“女子应当自重,方能受人尊重,光天化日之下,姑娘穿着暴露,实在不妥,如此这般,岂不有伤风化!”语气里满满的语重心长,简直堪比那西天路上一心普度众生的唐僧。
  “你——”女孩听了这话,一时面色涨红,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尖叫。旁边的男生嘴角一阵抽搐,当即便黑了整张脸,厉声骂道,“你特么神经病吧!”说着伸手撸起袖子就对着秦煜封冲了过去。
  秦煜封自小混迹江湖,身怀武艺,只是下意识的一个避让,便闪开了青年那全力一推。
  青年由于力道太大,直直的向前扑去,踉跄几步栽倒在地,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爆笑。
  青年跌坐在地上,顿时被撩起了火气,站起身指着大骂:“你个死疯子,有多远滚多远,不然老子报警了。”
  他说着不等秦煜封滚,自己先一把拉起女朋友,狠狠的瞪了秦煜封一眼,转身离开了,那急促的模样,简直怕被什么脏东西沾染上身似的。
  秦煜封摸摸鼻子,满脸茫然,这里的人都怎么了?为何人人皆是如此暴躁,而且民风竟开放至此吗?
  思来想去搞不透,便干脆摇摇头不再多想,抬头之际,看到前面有个卖小笼包的摊子,秦煜封三步并做两部绰过去:“掌柜的,来几个包子。”
  卖包子的大叔抬头看他一眼,挥手道:“走开走开,我可没钱给你,要饭到别处要去,别耽搁了我的生意。”
  秦煜封伸手摸向自己怀中,半晌摸出个灰不溜秋的荷包,从里面掏出两枚铜板,伸手递过去道:“掌柜怎可以貌取人,在下有银子的,给我四个肉包。”
  老板看着伸到自己面前黑乎乎的爪子,爪子上两枚灰不溜丢的孔方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神经病吧你!”
  秦煜封想起方才那年轻公子骂自己的话,不由问道:“神经病是何病症,在下并未觉身上有何处不适,只是腹中饥.饿难忍”,说着摸了摸自己仍在嚎叫的五脏庙,握着铜板的手又向前伸了伸,“两枚铜板买四个包子还多了半文钱,不用找了。”
  “……”老板一时无言,盯着亲煜封看了半晌,突然- cao -起个扫帚对着他高高扬起:“你个疯子,快点滚开,别耽搁我做生意,滚滚,滚滚滚……”说着扬起扫帚不由分说就朝秦煜封抽去,口里喋喋不休的啐骂,“破乞丐,你还想吃肉呢,白日做梦都没你美!”
  秦煜封一时不防,手壁狠狠的挨了一下子。
  “汝……”刚要讲理,老板手中的扫帚犹如雨点般扫了下来,秦煜封慌忙闪躲,几欲被包子店老板追出半条街,估计若不是那卖包子的大叔记挂着自己的摊子,还真会这么干。
  揉着酸疼的手臂,又走了一段,前面有个面馆,秦煜封迈步进去,看见个中年女人正在拉面条,说道:“老板娘,来碗牛肉面。”
  “好嘞,一碗牛肉……”面字还未落下,老板娘肉坨坨的胖脸上,笑容僵住了。
  看着眼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老板娘惊呼一声,“哎呦喂,你这乞丐,怎么跑到店子里来了,快出去快出去,待会儿把我的客人都吓跑了可咋整咧!”
  秦煜封这回学聪明了,他很快的从破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说道:“这是一两碎银,给我一碗牛肉面。”
  “啥?”老板愣了一下,盯着秦煜封手上的荷包和那白花花的一颗,愣了半晌伸手接过来,细细的看一番,又放到嘴里咬了一口,惊道,“妈耶,还真是银的!”
  女老板脸上的嫌弃顿时又变成笑容,几乎笑成了一朵身经百战的向阳花,她伸手拉着秦煜封的袖子走到面馆后面的隔间,说道:“你在这等着,这就给你做牛肉面去”。
  说着将那锭银子塞到裤子的口袋里,还伸手拍了拍,扭着肥胖的身子就要出去,走到门口却又回过头来叮嘱:“你就在这坐着,可别出去吓着我的客人啊!”
  秦煜封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真有这般,吓人吗?
  片刻女老板端着碗牛肉面进来,飘着红油的一大碗,劲道的面条上铺着大块的牛肉,绿色的葱花飘在汤上面,秦煜封看的忍不住喉结上下滑了滑。
  拿着筷子一口下去,差点烫掉了下巴,缓了半晌才吃第二口,天气炎热,那牛肉面一时半会儿凉不下去,结果又被烫了一下。
  秦煜封泪目,这张嘴可是自己赚钱吃饭的身家- xing -命,若是给烫坏了就甭活了。
  视线扫到桌旁放着的水壶,秦煜封伸手摸了摸,凉的!
  他眼睛一亮,端起水壶就往拉面里倒,直到白瓷的大碗中注满了汤,这才拿起筷子。
  吃了一口,不烫,味道虽然冲淡了些,但还是很好吃,秦煜封长叹一声,大快朵颐。
  眨眼间,一碗牛肉面下肚,又端起水壶喝了杯凉白开,不由打了个饱嗝。
  忙活着烙饼的女老板看着秦煜封出来,眉头一皱,问道:“不是让你别出来吗,你怎么又出来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