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成公子哥+番外 作者:馍馍菜

字体:[ ]

  《重生成公子哥》作者:馍馍菜
  文案
  身为三线演员的辛子岩因为意外重生成了一个公子哥,
  WTF?你说这个公子哥患有先天- xing -心脏病?
  辛子岩表示:没关系,我能一口气冲刺一百米
  WTF?你说这个公子哥除了脸一无是处?
  辛子岩表示:没关系,哥就算是个花瓶,也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WTF?你说有人看上他了?
  辛子岩表示:没关系,我有颜他有钱,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姻缘,那都是上天定的
  哎嘿,这话没毛病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辛子岩 ┃ 配角:各种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上天定的姻缘
 
 
第1章 前情
  “岩哥!”刚收拾完东西的林海峰对在他不远处的辛子岩喊道。
  辛子岩正站在公路边的一个路灯下,嘴里抽着一根烟,听到林海峰的声音,将几近燃完的烟头扔在地上碾灭,“收拾完了?”
  “都收拾好了,岩哥,我送你回去吧。”林海峰哈着寒气对辛子岩说道,此时正是冬季,温度俨然已经达到了零下好几度。
  辛子岩点了点头,走到商务车旁边先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林海峰坐在驾驶位上正准备发动车子,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声音,“戴上。”
  林海峰低头一看,是一副带绒的皮手套,瞬间感觉心热了起来,“谢谢岩哥。”
  “我是怕你手冻伤了就没人给我开车了。”辛子岩看林海峰一脸感动的要落泪的样子,玩笑着说道。
  林海峰听了也没同辛子岩反驳,他知道辛子岩一直都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车子平稳的行驶了几十分钟后,到达了花田公寓,辛子岩同林海峰一同上了楼去,因为两人合作了好几年,彼此都较为熟悉,所以两人在工作期间一直都是住在同一栋公寓内。
  上了楼,走到公寓门口,辛子岩正准备开锁进门,听到林海峰的声音,“岩哥,晚上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辛子岩听了自己小助理的话,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能有什么事?”
  说完就进了屋内,林海峰看着辛子岩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却是为他担心,“岩哥真是太不上心了,上次说没事,结果呢,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粉丝,偷拍了岩哥的照片,就被狗仔扒出了地址,一番乱七八糟的小报道随之铺面而来,想想都让人头疼,偏偏当事人不当回事,让他没办法。”
  扶了扶额,又摇了摇头,对辛子岩的任- xing -行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林海峰也进了自己房间内。
  辛子岩进了屋内,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刚擦着头发出来没一会,自己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走过去接了起来,“喂?”
  “子岩……”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有点朦胧的醉意,“我想你了。”
  “哦?”辛子岩听到白云实的声音倒是有点意外,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截止到今天,他们已经分手快三个月了。
  “我后悔了。”白云实声音里的醉意似乎更浓了些。
  “所以?”辛子岩随着白云实的话问道。
  “我们……”白云实顿了一下,声音里带有一丝犹豫,“能和好吗?”
  辛子岩听到这,面上忍不住笑了一下,“乖,睡觉吧。”
  “你……”答应了吗?
  白云实听到辛子岩的回话,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刚兴奋的准备再问,才说一个字就被挂断了。
  “复合是永远再不可能复合了。”辛子岩挂了电话,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辛子岩与白云实认识的时候,才二十岁,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四处刷漆,贴小广告的社会底层的小喽啰,他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完工的时候,老板发给他一张带着红色毛爷爷的票子,让他觉得生活还是有些奔头的。
  他每天做的这活说来也轻松,就是每次干活的时候,要先暗中观察观察四周,然后见机行事,毕竟随处贴广告这种行为大多数人还是很反感的,有次他去一栋办公楼外停着的一排豪车旁边,往上面放小广告的时候,却一个没注意,让人逮到了,当时他看着车内一身西服套装的男人,当机立断,撒丫子就跑,没想到那人却是看了他的动作,也马上开了车门,紧追着他跑。
  跑了整整三条街,他扭头往后看,那人还在后面追着,他累得贴着墙边大口喘气,干脆停了下来,再不停,他的腿都要跑断了,这不值当。
  那人追得脸红气喘,额头还流着汗,看他站那不跑了,赶紧加速追了过来,呼吸不顺的说道:“你……跑……什么啊?”
  “您看我这做广告的也不容易,您这追的挺辛苦吧?快歇歇,不要同我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计较。”辛子岩拍了拍男人的背,看他缓了缓气,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我不是为这事。”男人看着辛子岩细腻养眼的一张小脸说道。
  “那您这是不怪我了?”辛子岩听了男人的话,笑容里不由得真实了几分,眼角下的痣也熠熠生辉了起来。
  “是想跟你讨论讨论工作的事情。”男人又说道。
  辛子岩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还没打算放过我?
  “您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再往您车上发广告了,我向您保证。”辛子岩面上的表情十分诚恳,诚恳的他自己都快信了,为了增加自己话里的可信度,还顺便向男人低头鞠了个躬。
  男人听了却是摆了摆手,看着辛子岩脸上自由变换的表情,说道:“你有没有兴趣做演员?”
  “演员?”辛子岩脑袋转了转,又笑了笑说道:“有钱吗?”
  “随便一场的片酬都比你做这个赚的多。”当然,前期只能是路人,跑龙套的小角色,现在这个他不能说,先忽悠过来再说,不过他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
  “行。”辛子岩听到有钱赚,其他的都好说。
  之后,他与男人所属的公司签了为期五年的合同,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叫白云实,是一个导演。
  华天娱乐公司旗下有一个年轻导演,近几年新上映的大热电影有好几部都是由他亲自在现场指导完成的,电影在影院一经放映,观影的看众纷纷好评如潮,而他也被称为业内最具有发展前景的导演人物。
  许多知名演员慕名前来参演他导演的电影片子,却被他毫不留情的拒之门外,有些人调侃他太无情,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白无情”,而他本人听了大多都是笑笑没说话,任由他们说。
  辛子岩一开始只知道白云实是一个导演,并不知道他的背景实力这么强大,白云实给他安排什么角色,让他怎么收放情绪,怎么表达台词,怎么完美的演绎动作,他都认真的听着做着,直到他面上紧蹙的眉头松了,满意为止。
  一开始是不知名的群演到戏份一个小片段就死的人物,再到稍有画面感的反派角色,到男三男四,他慢慢积累了人气,获得了粉丝,经济也富裕了不少,值得一提的是,与此同时,他收获了一份感情。
  在与公司合约又续了一个五年约后,某天下戏后,白云实约了他一起吃饭,并询问他是否愿意做他的男朋友。
  辛子岩听到白云实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点意外,但仔细想想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因为在他入圈五年的时间里,是这个叫白云实的人一步一步把他拉了上来,让他过上了另一种人生,所以他没有过多考虑,点了点头,答应了白云实。
  正式在一起之后,他们真正的关系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毕竟曝光这种事情太张扬,对于两人的事业来说都会有很大的不利。
  情热时,白云实会在辛子岩的耳边热语:“我喜极了你世俗又清明的样子。”
  情淡时,白云实只站在辛子岩的对面轻语:“我厌了。”然后转身离去。
  辛子岩看着白云实离去的背影,独自在黑了灯的房间抽了一整夜的烟,认识将近十年,在一起将近五年,最后才发现,这个人原来也不懂他。
  辛子岩的额头上,紧挨着发际线的地方有一道细长的伤疤,那是他七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喝了酒推了他在桌子上砸的。
  白云实曾问他,为什么不将这个疤去了,他当时说伤痛这种东西一旦留下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白云实捡了他,疼了他,又丢下他,这种行为比让他放任自流更为残忍,他的世界不容许这种事情再有发生的可能。
  辛子岩擦干了头发,不再想,打了个哈欠,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定的六点钟的闹钟准时响了,辛子岩迷糊着伸出手,摸到手机,关了闹钟,刚闭上眼睛,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岩哥,岩哥,起床了!”
  辛子岩听着林海峰大声的叫嚷,脑子清醒了几分,掀开被子,穿上棉拖出去开了门:“小峰,这么早啊。”
  林海峰看到辛子岩乱糟糟的发型,进了屋马上唠叨了起来,“哥,七点就要去剧组开拍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再不收拾收拾就晚了。”
  说着推着辛子岩去了卫生间让他先洗漱,自己去厨房里给辛子岩弄早餐。
  辛子岩洗漱完,便看到了一份刚准备好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过去拉了座椅坐了下来,一边咬着面包一边说道:“你吃过了?”
  林海峰点了点头,“吃过了,哥你吃完我送你去剧组,我今天打开窗看见外面下雪了。”
  “下雪了?不是正好要拍雪景。”辛子岩吃完了早餐擦了擦嘴。
  “太冷了,李导他还让你穿着薄外套拍戏,我看他就是看不惯哥你。”林海峰想着自从辛子岩接了这戏之后三番五次的被刁难,心里就愤愤不平。
 
 
第2章 重生
  “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辛子岩说着回了房去换衣服。
  林海峰听着辛子岩不痛不痒的话,又是一个恨铁不成钢,岩哥就是太不争了,才会被人欺负!
  辛子岩换完衣服出来看着一脸咬牙切齿的林海峰,忍不住笑了出来,揉了一把他的头,“带哥去剧组。”
  林海峰被辛子岩的动作弄得成了一个大红脸,他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发型就这样被揉没了,赶紧下了楼去,避免辛子岩的魔爪。
  两人到达剧组拍戏的地方离七点还有半小时左右,林海峰忙找着化妆师给辛子岩化妆,找了好几分钟没见到人影,便拉着一个同剧组的人问道:“看到化妆师在哪了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