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反派他冷艳逼人+番外 作者:姜鱼(上)

字体:[ ]

  《反派他冷艳逼人》作者:姜鱼
  穿书前,江何是美貌冠绝天下的大乘老祖。
  穿书后,江何成了臭名远扬的废物城主。
  在这个筑基多如狗的修真界里,他的金丹是用灵丹妙药堆出来的,根基差,运气差,人品烂,前世还作孽要杀唯一对他真心的主角。
  一看就是那种最后必须众叛亲离、落魄惨死的炮灰渣男人设。
  这不,曾被一剑诛心的主角已经重生归来,势要杀他这个人渣证道。
  亲友一个赛一个歹毒,下药算计层出不穷,每日奔赴在搞死他的大道上。
  这个冰冷的世界没有一点人情味,就连后院那个病弱貌美的夫人,也在他急需安慰时在裙底下掏出一米长剑,表示莫挨老子,就是全天下男女死绝都不会喜欢他的。
  等等……香香软软的美人居然是假老婆真反派!还是个穿裙子的男人!
  然而后来……
  反派:本座觉得你其实挺讨人喜欢的。
  江何:不好意思,请记住你说过的话。
  ——————————
  女装/病残/心机美人魔头攻&美颜盛世/武力值爆表/见钱眼开/咸鱼老祖受
  又名【反派他强人锁男】
  或者【夫人裙下有……】
  1.双美强+伪穿书+互宠+沙雕+攻有点鬼畜+女装+真香=非正常穿书套路文
  2.自割腿肉,作者喜欢暴娇病残又漂亮又会宠老婆的鬼畜攻,雷点大概是受真身美得惨绝人寰,强到无敌手,但是真的很咸鱼
  3.前期互怼后期真香,攻先动心!
  感觉最后描写略崩,总体还行,偏慢热,bug有问题不大,文荒可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何,沈矜 ┃ 配角:预收《我在落魄剑门打工还债》
 
 
第1章 
  “起风了。”
  洛城一角,高山之巅。凛冽山风中掺着一声悠悠轻叹。
  小虚天巍峨的宫殿,江何负手立在庄严宫门前,长发翻飞,暗紫繁重外袍上海棠花正灼灼绽放。
  “今天也是个适合飞升的黄道吉日呢。”
  霎时间,修者威压倾出,天边行云翻滚而来,层层叠叠似惊涛骇浪,自上而下,徐徐覆盖住这一方天地。
  这是天雷劫已至。
  高楼大厦林立,灯红酒绿,天上不单有飞行器,还有御剑的修士,地底下潜行的还有异能者……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立在城市的制高点,俯视车水马龙的立交桥,小王正装作一脸高深莫测,猛地被人拉了一把,紧接着,身边一个飞行器呼啸而过。
  小王拍拍胸口,停下来围观一下劫云而已,差点被撞死……
  “你第一次御剑?不知道天上不准随便停飞剑吗?哪个部门的修士,飞行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原来刚拉了他一把的人是个交警,开着执勤飞行器,荧绿警服上写着大大的“执法”两个字。
  小王赶紧摘下背包拿飞行证。
  “没有,我就是歇一下……”
  这个年代,修仙与科学融合,修行者已经没有太多优势了。
  世界日新月异,就算修行者可以拥有超凡力量飞檐走壁,寿命也比普通人长了一些,但为了社会的和谐,他们必须服从有关部门的管制。
  也就是说,修行者所受到的桎梏会更多。
  小时候梦想要成为一个救世的大英雄,终于,苦修多年下来,当小王终于真正成为一个修士的时,修行者的黄金时代早已经过去了。
  好半天才在包里翻到闲置已久的飞行证,要不是今天飞行器限号,小王也不会御剑上班。
  “您看能不能快点,我上班快迟到了。”
  小交警斜了眼这个穿着夹克牛仔裤的青年,接过飞行证。
  天上乍起轰隆雷声,乌云终于覆盖了远处的一片天空。这是劫雷,劫云已至,只是蕴而不发。
  小交警脸上露出疑惑。
  小王笑了下,“那边是小虚天,灵气复苏后黄金时代诸圣住的地方,这是老祖又在渡劫,不过不用担心,大乘修士渡劫时是容易牵连外界,可老祖他招来了好几次劫雷都没真正渡过劫,这次肯定也是闹着玩的。”
  这小交警是新来的,年轻的脸一直板着,很严肃,如果他不是在检查证件的时候偷偷瞄了小虚天那边的话,小王还真要错过他眼里的那点羡慕了。
  这也正常,普通人对修行者,总该有点向往的。
  轰隆隆,雷声再响。
  但没过一会儿,小虚天的劫云果然散了。就像是小虚天诸圣中仅剩下那位,修炼了五百年还没能成功飞升的老祖又跟大家开了个玩笑。
  果然如此,小王收回证件,松了口气,瞄了眼腕上手表。
  都快八点二十五了!
  他心道遭了,赶紧御剑赶去公司。其实修行者也没啥好羡慕的,真的,到头来还不一样是上班狗?
  广场的钟塔上,时针一点点走着,哒、哒、哒……
  天边浮云聚了散,散了又聚。
  小虚天今天出奇的安静,一如从前,老祖依旧没能飞升,于是有关部门赶来护法的小分队也都散了。
  但此刻无人知道,小虚天最后那位老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云卷云舒,烈日高悬,湛蓝如洗的天空隐约飘过一道朦胧浮光,正当炎炎夏日的午后,燥热得很。
  ——与之前截然不同,这是一个真正的修真界。
  锁阳仙城,在修真界也是排得上前十名号的仙城。
  提到这个名字,人们头一个想起来的就是锁阳仙城的前城主剑仙江梧,以及他的法器——晗元神剑。
  谁不知神剑一出天下倾?
  只可惜剑仙已经离世,如今接任城主的人是他的儿子江有容,说起这个新城主,很多人都是一言难尽……
  这位新城主,五年前刚刚继任,年纪尚轻,天赋也不算极好,修为不高,可在修真界也是出了名的。
  原因有二:
  第一,江有容- xing -情乖张。
  上任才五年就得罪了不少人,每次都靠他的小叔叔玄玉真人帮他摆平,同道中人哪个不对他避而远之?
  第二,是江有容花名在外。
  都说小城主不好好修炼,整日混迹花楼沉迷美色,见着一个美人便要勾搭一个美人,同他相好过的美人无数,被他抛弃过、为他垂泪的美人也是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往日挥霍千金博美人一笑更是常事。
  反正他是仙城之主,又有个身为剑仙亲弟弟、实力不容小觑的小叔叔帮忙,整个锁阳仙城有谁能奈何他?
  不过这一次,这个小城主约莫是在- yin -沟里翻了船——他得了急病,已经连着三日不曾出现,正是在自花街回来没多久。
  于是仙城内外众人便猜测,小城主八成是栽女人手里了。
  不过他到底是得了急病还是被人暗算,外界也无从证实。
  仙府,庭院。
  粉衣侍女匆匆送来刚煎好的药,江钰刚送医师出了庭院,接过汤药就让人都退下,随后推开房门,径自进屋。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屋中悠悠飘荡着沉檀香。
  屋子里安静得很,江钰掀起珠帘,荡开一串清脆声响。
  床上躺着一个青年,长发铺洒在软枕上,锦衾下是单薄雪白的中衣,他应该是病了,此刻双眸紧阖,容色憔悴。
  江钰步伐很轻,随手将汤药放在桌上,走到床榻前。
  “容儿?”
  床上的青年没有半点反应,呼吸绵长,江钰在床沿坐下,将一部分光线遮挡住,影子覆盖在青年身上,在锦衾下挖出了青年的手腕,骨节分明的二指搭上青年显出青筋的腕间。
  江钰很快收了手,又唤了一声。
  “容儿,起来喝药了。”
  他的声音放得极轻,床上的青年自然也没有被吵醒。
  背着光,江钰形状美好的侧脸贴着柔软的碎发,神情隐没在一片晦暗中,青年迟迟没有反应,他的手则悄无声息的伸向青年的小腹下……
  “你在摸什么?”
  耳畔传来沙哑嗓音,正隔着轻薄的锦衾按在青年下腹上的手顿了一顿,江钰回过头,对上一双茫然失措的眼眸。
  “容儿醒了。”
  江钰温和一笑,但青年只朝他眨了眨眼睛,有些羞涩地跟他说:“能不能先把手拿开,你压到我那里了。”
  江钰低头一看自己手的位置,就在青年小腹下,即使隔了一层锦衾,他俊美的脸庞上多了几分尴尬。
  “……容儿先前练功出了岔子,小叔叔是想帮容儿梳理丹田气息。”
  他收回按在青年下腹的手,扶着青年坐起,“容儿醒过来就好,你若出了事,仙城可就要倒了。”
  “小叔叔?”
  青年顺势靠在软枕上,手撑着苍白的额角,只用一双明透的眸子望着江钰,似是要望进他眼底。
  江钰并未察觉到青年话里的疑惑,似乎还觉得尴尬,暗绣梅花的月白衣摆泛起一阵涟漪,他已经端来了汤药,“好了,容儿,快起来喝药了。”
  青年又眨了下眼睛,看向青玉碗中布着热水,深褐泛红的汤药,江钰的手生得很漂亮,五指玉白,连那碗汤药也被衬得仿佛没了苦涩。
  青年却摇头说:“不,我不喝药。”
  江钰端着药碗在床沿坐下,笑容温润无害,态度却有些强硬。
  “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青年还是摇头,随后皱着眉头说:“不,我想小解,喝不下。”
  顿时,江钰笑容凝滞嘴角:“……”
  但他容颜生得好看,纵然此刻表情里带着三分貌似恼火的狰狞,也同样俊美得让人挑不出错来。
  总不好看着别人小解,况且是他忍不住无礼在先,让青年发觉了他的举动,江钰最后只能将药放下,微红着脸嘱咐人好好休息就走,转身那一瞬,温柔眼底略过隐忍的狠戾和欲望。
  房门关上,自称是他小叔叔的俊美男人可算走了,江何这才放松下来,咬着牙揉着隐隐作痛的小腹。
  任谁一睁开眼发现自己魂穿到别的地方,还被一个陌生但漂亮的男人摸**都会感到毛骨悚然的吧?更何况修士的丹田岂容他人窥探?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