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神器巨富+番外 作者:竹亦心(上)

字体:[ ]

  《神器巨富》作者:竹亦心
 
  文案:神器白灿灿变成了一个五灵根的修士,修为低下前途没有。没关系,他表示他有灵石,很多的灵石。
  路遇打劫,同伴说:“我拖着他们你先跑。”
  白灿灿反手甩出一大堆的法宝和灵符,直打得劫匪哭爹喊娘,下辈子都不想再干坏事了。
  切搓比试时,对方刚上擂台,白灿灿就左手一堆灵符,右手一串法宝。
  对手:“……”
  不,你这一下甩下来,我可能会变成灰的你知道么?
  对手赶紧道:“我认输,我认输。”
  就连他的道侣,似乎都是他拿宝贝砸(救)回来的。
  修行界的人都要哭了,听说你家就只是个小家族,你还不受宠,哪里来的这么多好东西。
  白灿灿想,没办法,谁叫我有一个空间呢。
  里面有历任飞升的主人留下的宝贝,算一算,我好像比整个修行界加起来都要富呢。
  本文又名《楼主成了我盆里的花》《晏楼主的剑又放飞自我啦!》
  受的剑内有空间,能伪装种田系统的那种,相当牛!攻天生道骨修为盖世,废只是暂时的。
  强强联合,谁惹谁倒霉!
 
  内容标签: 强强 随身空间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灿灿,晏煜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神器莹玉剑,自称白灿灿,身带一空间的宝剑兼宝贝,哪怕穿成一个五灵根他也觉得没什么。修为可以慢慢吃,朋友看着交几个,一个不小心还谈了个恋爱。正当他悠闲之时,却突然得知未来道侣当初因何重伤,进而发现了一个针对修行界的大- yin -谋……本文行文流畅,节奏明快,讲述了一柄神器变成人后,由衷感慨做人真好,并帮助修行界变得更加美好的故事。全文依旧保持了作者一惯热爱的轻松风,将一柄神器的愉悦生活尽数道出。
 
 
第1章 
  正值盛夏,这天气是屋里热屋外更热。修为高的仙长们寒暑不侵,自是无碍,可苦了那些修为低或者没修为的。
  “快把这冰盆给大少爷送去,这天气,当心可别再中了暑。”
  说的话好像是关心少爷的忠仆,但若仔细一听不难听出其中的嘲讽。至于脸色,那明显也是一脸的不当回事儿。
  “啧。”屋顶,白灿灿忍不住出声,“这些人还真的是踩低捧高,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他记得前段时间面对原主时,这人还态度十分客气呢。
  是的,白灿灿就是所谓的大少爷,当然也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大少爷了。
  他本来根本不是人,只是一把玉剑。剑身莹白透亮,一点儿凶气也无。他也的确不是什么凶名在外的名剑,他的名在于他剑内有一空间,且号称能藏万剑,纳百川,乃剑中之皇。
  数万年间,白灿灿换了数任主人,每一位主人都靠着他的帮助一飞冲天,其中五人更是直接飞升成仙。
  在上一任主人飞升之后,他跑去了一个小世界里伪装了一回种田系统,现在才刚刚回来。但就在他准备找个天资卓越的新主人时,却不料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主人没找到,反而被莫名的力量吸到了这具身体里面。
  这具身体的主人跟他同名同姓,也叫白灿灿,是这白家的大少爷。
  白家是修仙家族,至少往上数个五六代都是修士。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能出什么能被白灿灿看进眼里的天才就是了,修为最高的似乎也就一个元婴中期,而其他人基本都在元婴初期和金丹后期徘徊。
  而白灿灿可是有过五任飞升的主人,以及见过的主人朋友也个个都是大能高手。纵然飞升不了,怎么也得是个大乘期吧!
  不过即便这实力放在白灿灿眼中不够看,在这小小的临风城内却也算是个大家族了。
  原主是家里老大,五灵根,目前只有炼气两层。下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妹,一个单灵根,一个双灵根,修为分别在炼气七层和五层。
  这功夫,白灿灿已经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在这白府里高来高去的,满院子的修士却没一个能发现他。直到来送冰盆的人将冰盆摆进来时,还当他一直在屋里没出去过呢。
  小厮随意的进来将冰盆摆上,然后就直接退了出去,中间连声招呼都没打。
  要换以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大少爷在家里的地位那纵是比不过小姐娇惯,也比不上小少爷受老爷夫人喜爱,但怎么也是个少爷,容不得他们怠慢。
  但如今情况却是不一样了,这大少爷眼看就是弃子,而且也在家里呆不了两天了。
  白灿灿往躺椅上一坐,取出一颗丹药来,眼一闭心一横塞进了嘴里。
  实在是这丹药味道太过反人类。
  想当年他还嘲笑过那个种田世界的主人不识好歹,这样的好东西纵是难吃了点儿,不也该是感激涕零的吃下去么。毕竟疗伤作用太好,外伤一颗迅速止血,两颗直接完好如初,怎么就能吐出来呢。
  轮到自己身上白灿灿才知道,这玩意儿的确吃起来有点儿让人想吐,除去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的。
  他先前就是吃了一颗实在吃不下第二颗,这才出去转悠了一圈,这会儿回来这才咬牙吃下第二颗。
  不吃不行,不吃疼啊!
  至于疼的原因,当然是被原主的渣爹给打的。
  说来这事很简单,就是家里面疼小的宠小的偏心小的。先前白家不知打哪弄来了内部消息,说是这一回银月楼招收的弟子中间,有一位会被送去晏楼主身边。于是白家想法设法的弄来了一个名额,要送原主的妹妹去。
  结果倒是好,
  就在前两日,晏煜出事了。
  而且出的不是小事,据说修为废了,人也毁了。勉强保住一条命而以,据说直到现在都没醒过来。
  人都醒不来了,自然也不会收徒了,白家的如意算盘瞬间就打空了。
  但名额已经定下了,他们家要是说不去,这不明摆着落井下石。银月楼可不是好惹的,白家并不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干。
  但心爱的小女儿肯定是不能去的,那就送大儿子去吧,于是就这么将人选换成了原主。
  做这些时,没人来问原主的意见,估计也没去问白翩迁。
  总之白翩迁一听换人了当场就炸了,跑过来拉上原主就去找了白家主和白夫人,嚷嚷着不换。结果两位长辈当即震怒,白夫人指着白翩迁气到说不出话来,白家主干脆利落的让人将原主给打了。
  罪名还是:“白养你这么大了,拿这种事诓你不懂事的妹妹,一点儿兄长的样子都没有。”
  原主就这么被打死了,再醒来就是现在的白灿灿了。
  某任药皇出品的药果然好用,两颗过后,身上能致人死的伤就已经完全好了。白灿灿这才觉得松快不少,抬抬脚尖,直接就将冰盆给一脚踹翻了。
  这动静可不算小,外面的小厮立即就听到了,一探头走进来,满脸的不耐烦。
  “大少爷,这是……”
  “给我用冰盆?”白灿灿打断他的话,挑眉道:“家里不是有消暑阵么。”
  消暑阵是修行界的一种阵法,顾名思义,没什么别的能耐,跟他去装种田系统的那个世界的空调一个作用。
  或许更好用一点儿,毕竟这玩意儿不是什么冷风吹,冷风吹,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温度。
  不过花的灵石自然也不少,家里向来只有原主那双胞胎弟妹那里有,原主这里是不开的。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那小厮瞬间就愣住了,一脸看傻子似的看了过来。这大少爷怕不是疯了吧,别说现在这种家主禁你足的情况,就是以前也没给你开暖阵的可能啊!
  “大少爷。”小厮的语气不怎么样,“那玩意儿很费灵石,你还是用冰盆忍忍……”
  “花你的了?”
  白灿灿嗤笑着打断他的话,“你在这心疼个什么劲儿。”
  他最是看不惯这种德- xing -的人了,有本事你甩袖走人啊!一边喊着少爷,一边却又轻慢不当回事儿,恶心谁呢这是。
  小厮当即就被他呛得一愣,以往这大少爷- xing -子闷是闷,但对下人还是很和善的。但现在看着怎么……怎么突然间就不一样了。
  他壮着胆子仔细又看了一眼,脸还是那张脸,一点儿没变,但神情态度却差得远了。白灿灿此刻就这么随意的坐在椅子上,要笑不笑着的看着他。一瞬间,这小厮觉得自己后背都有些凉,险些要惊出冷汗来了。
  “去的时候跟他们说,我要是冷了热了不高兴了,或许就要出点儿什么事。到时候银月楼那边没人去了,轮到谁可就得再商量一回了。”
  白灿灿十分作做夸张的抬手一捂,张口就是,“我现在就热得胸口疼,要喘不上气了。”
  那小厮被这发展给惊呆了,他心说大少爷你那捂得不是胸,是肚子啊!连装模作样这是都懒得了么?
  你还不如说是伤口热得发炎了呢。
  不过这时候他还真不敢指出来,只能抽着嘴角去找上面的人。
  谁能想到呢,都到这地步了,这位大少爷突然就开窍了,还会威胁人了。
  小厮一边往外走,一边想着该如何说,才能不显得是因为他没伺候好,才使得这位大爷发了飙。
  说实话大家都半斤八两,别人也这样的态度。但不出事,就不会有人给大少爷出头。也就他倒霉,偏生的就撞上了这时候。
  也怪这大少爷,好好的窝上几日离了家去银月楼不就好了,非得在这个关口闹事。
  白灿灿显然不觉得他是在闹事。
  他这个人……不,这把剑当剑的时候嚣张惯了,成了人当然也不是个受委屈的主儿。
  想欺负他,别说门了,窗都没有半扇给你开。
  他又喊了一个小厮,让其去准备热水,他要沐浴。毕竟原主身上的伤势还挺重的,身上的衣服都是一身的血腥味。
  看那小厮应下时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白灿灿又有点儿想怼人的欲望。
  说来白灿灿当剑的时候是剑中之皇,更是凡人可遇不可求的神器。哪怕他不能化形,但有幸得到他的主人,哪一个不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今机缘巧合成了人,反倒是享受到了旁人的嫌弃。
  但即使这些人再不乐意,他毕竟还占着大少爷的身份,让他们去准备热水,他们也不敢不搭理。
  只不过速度就不怎么样了。
  好歹的,到最后是抬来了浴桶倒好了水。白灿灿试了试水温,将人赶出去脱了衣服就泡上了。
  洗好刚换上干净衣服,那边白月杰就冲进来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