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作者:翻云袖(下)

字体:[ ]

慰我此事不重要。我担心她是在我面前逞强,又觉得有几分怪异。”
  其实沧玉对这位传说中的白夫人还真有几分好奇,原著里的描写并不太多,她找上容丹后被心魔抓走那一段,看得出来是个冷静又聪慧的女子,知晓什么叫谋定而后动。而看那白小少爷砸了舒瑛的摊子,似乎背后又有这位白夫人在- cao -手,影响一个小孩子去找麻烦,很难说是聪明还是愚蠢的举动。
  如今瞎了眼却八风不动,倒是身为丈夫的白朗秋四处奔走,看来这白夫人的葫芦里卖了令人捉摸不透的药啊。
  玄解的心情很好,沧玉的心情更好,他本就是心地良善之人,更别提心情愉悦下见着谁都觉得可亲可爱,再者私心里多少藏了几分对白朗秋秀恩爱的小心思,倒很愿意帮这个忙,略一沉吟后便道:“我虽不是什么游方郎中,不过倒懂点奇门遁甲之术,要是白老爷不嫌弃,我愿意到府上看看夫人的情况,不敢说治好,起码能瞧个端详。”
  “如此甚好。”白朗秋急忙站了起来,他对妻子虽没什么感情,但多年来也算得上相敬如宾,奔走半月总算心中有了点底,一时间竟松了口气,妻子对眼疾之事半点不急,倒显得他格外焦虑。
  其实要是棠敷在这里就好了,那大巫自学成才了医生,要是他在这里,加上妖力,别说眼疾了,只怕就剩一口气都能救活过来。说到棠敷,不知道他跟他那位道士的结果如何,见公婆是一回事,可千万别被千里追杀,那太堕青丘的面子了。
  想到此处,沧玉又忍不住说道:“我倒是有位朋友极善医术,只可惜现如今我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不然倒是可以请来,他若在场,贵夫人的眼疾必定药到病除。”
  说完沧玉才发现自己这话实在不该讲,简直是给了别人希望又叫人家的失望,急忙道:“我的意思是,天下之大,总有神医妙手回春,倘使我帮不上忙,白老爷也不必灰心沮丧。”
  白朗秋点了点头,微微笑道:“白某明白。”
  “你去么?”沧玉见他如此通情达理,也稍稍松了口气,转头对玄解问道,其实他知道这是一句废话,玄解总会跟他去的。
  果不其然,玄解平静道:“我跟你去。”
 
 
第一百一十七章 
  雪不大, 绵绵细细如雨丝般飘零,白朗秋来时带了伞, 素面朝天,只边角画了只墨梅,显得有几分老旧了。
  这画有几分眼熟, 与舒瑛画卷上的梅花似乎相同。
  不过天底下的字画何其多,沧玉不敢断言这枝梅花就是舒瑛亲手所画, 他的造诣还不足以看出他人画画的习- xing -, 更何况这墨梅画得很是潇洒随意,没那字画上那般细致。
  白朗秋走在前头,先打了伞。玄解与沧玉紧随其后,他们俩都是寒暑不侵, 这白雪落下,常人许会风邪入体, 对二妖却如同微风一般, 实不足道。倒是店小二好心递过一把纸伞, 似有几分忐忑地开了口:“二位客官,外头天冷, 又下了雪,还是多添些衣服再出去吧。”
  这话当然不是对玄解说的,他虽穿得单薄,但血气充足,看起来体魄颇为强健。店小二说是二位客官,其实眼睛一直在沧玉身上打转, 天狐生得本就白皙,黑衣更衬得整个人瘦削孱弱,加上玄解久闭房门,隐约猜到定是大病一场,故而有几分关心。
  “多谢小二哥了。”
  沧玉笑了笑,从店小二手中接过了伞去,温声道。
  “你很冷么?”玄解知他是客套,不过心魔之事告一段落,倒一下子不确定天狐是否在逞强,不由关怀地伸过手去,将沧玉的手握在掌心里,果真凉意极重,一双漆黑的眼睛稍稍眯起,将伞一道拿了过来,平静道,“果真很冷。”
  要是换做往日,玄解尚有些许顾忌,可经过昨日之后,他半点迟疑与忧虑都无,肆无忌惮地做出如此亲密之举,并不畏惧沧玉会推开他。
  沧玉果真没有,他只是略有些好笑,然后便往旁边瞥了一眼,见店小二错愕又嫌恶地看着他们交握的手,不由得怔了怔,下意识握住了玄解的手。果不其然,玄解很快就顺着沧玉的视线看了过去,那店小二的神情落在异兽眼中,叫他瞬间变了气势,只是手被紧紧抓着,另一只手则拿着伞,一时倒挣不开来。
  “走吧。”沧玉淡淡道,“别让人久等了。”
  这时白朗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正在外头等他们,细雪簌簌而下,玄解将伞撑开来大半遮在沧玉身上,又将他的手紧紧抓在袖中握着,紧紧绷着嘴角,露出不大愉快的表情来。
  “怎么生气了?”沧玉的视线被伞遮住了不少,得偎着玄解行走才看得清路,他自没那么虚弱,不过倒不介意与玄解亲近几分。
  玄解皱眉道:“我不喜欢他刚刚的眼神。”
  “人家怎样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别理会就是了。他还好心借了咱们一把伞,若没他这番好意,只怕你我现在都得满头风雪,虽碍不着什么事,但冷冰冰的到底不舒服。”沧玉笑了笑,伸手将伞移正了些,那些雪花落在玄解的肩头,瞬间消融成了水雾。
  玄解顿了顿,平静道:“我们这样子,对凡人来讲是很奇怪的么?那白朗秋为什么不在意。”
  “有些人不喜欢吃菜,有些人不喜欢吃肉,大家本相安无事便罢,总有些吃菜的觉得吃肉的有问题,也总有吃肉的觉得吃菜的有毛病。除此之外,愿意自己吃自己的,不理人家吃什么的,也大有人在,这人世红尘三千丈,就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组起来的。”
  沧玉并不太在意店小二的想法,他曾经入人世是想找到自己的归属,一心认定自己还是凡人,可是如今他已不那么想了。与凡人待着让他觉得很安心,不必在意实力,不必担忧会不会被揭破面具,甚至用不着忧虑人类最在乎的衣食住行。
  那并不是因为他们都是人,而是因为沧玉已不在乎他们了。
  凡人太弱小,难以伤害到他,这才是沧玉真正感觉到安全的缘故,他当然不会为寻常人的鄙夷跟不认同而感到伤心或是恐惧。
  人想要生活下去,需得被社会认可,然而沧玉跟他们毫无牵扯,更不会长长久久生活于此,又怎会在乎这分毫恶意。
  “人真是难懂,一时好,一时坏,他分明关心你,可见着你我亲近后登时又换了嘴脸。”玄解轻描淡写道。
  沧玉轻笑了一声,忍不住捉弄玄解:“你为什么要懂他们,懂我就是了。”
  他说完这话,便从伞底下气定神闲地走了出去,身形轻盈,半点看不出之前还躺在床上休憩了多日的模样,很快就跟上了白朗秋的步子,独独留下玄解撑伞站在雪中。
  异兽轻声道:“若我能懂你,那倒好了。”
  时至今日,玄解仍然看不穿沧玉,好在他倒不像许许多多贪心的人那样,凡事都要追根究底问个清楚明白,半点不放过。
  白府离客栈算不得太远,而那高门大院与寻常贵府人家并无任何不同,白墙青瓦,看起来难免有几分森严压抑之感。
  沧玉见惯了青丘自在逍遥的小茅屋,欣赏过谢通幽雅致的小院,对白府这样的豪宅大户竟多少有几分不适应,谢家其实与白府差不许多,只是人声热闹,远远见着就能觉得热闹,白府却不然,连门口站着的护院好似在看皇宫城门一般庄严肃穆。
  “这墙这么高,只怕燕雀飞进院中,少不得迷了眼睛,找不着出路。”
  沧玉似笑非笑,仿佛无意提起,听起来是奉承,又带着些许讽刺。
  玄解并不是乱嚼口舌的人,纵然二人不过只喝了一夜的酒,可白朗秋对那人有信心,更何况他并未透露太多消息,然而沧玉这句话不应是无的放矢,因此他的的确确捉摸不透沧玉说出这句话的想法,这个斯文儒雅的青年人远比玄解更难看透,也更聪明。
  生意场上遇到玄解这样的人,白朗秋会想尽办法拉他入伙;可要是遇到沧玉这样的人,结仇结伴都不是好主意。
  白朗秋略略沉思片刻,谨慎回道:“倘是鸿鹄定能高飞,既是燕雀,那在墙内与墙外又有什么区别呢?”
  回答得好。
  大概是因为知道剧情的缘故,沧玉不得不服气白朗秋的应对,他含糊询问,对方也含糊回答,燕雀比鸿鹄,那么白朗秋是自认鸿鹄呢?还是燕雀呢?
  这个话题被轻轻放过,二人心照不宣地互相微笑了一番,沧玉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玄解觉得白朗秋有趣了,他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白府要真说沉闷,那难免苛责了些,丫鬟下人们不少,人来人往,难免显得热闹,因着沧玉跟玄解是白朗秋亲自带进来的,一路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敢过问。倒是白朗秋问了个端着盘子的小丫鬟有关夫人的情况,只说夫人已经用过早饭,除了看不清,并没有什么大碍,此时正在华亭赏雪。
  一个看不见的人赏雪?
  这叫沧玉有几分稀罕,不由下意识看了看玄解,玄解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伞已经收起来了。其实沧玉大概能猜到玄解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外乎看不见还可以感受,雪这种东西,本就不止是看而已,他想着玄解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话,忍不住脸上带出点笑意来。
  “怎么了?”白朗秋看着沧玉无端笑起来有些奇怪。
  “噢——”沧玉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人家妻子眼睛得了病,他听见赏雪突然发笑,怎么看都不正常,便道,“只是感慨夫人豁达,她既这般心宽,想来什么病痛未治就先好上了七八分。”
  白朗秋闻言苦笑道:“要真是这般就好了。”
  他又嘱咐那丫鬟去通报,自己则带着沧玉跟玄解先去喝了杯茶,等到丫鬟来通报,才带着二妖前往华亭。
  华亭是白府的一处水榭,三人在弯曲的木桥上走了一阵,就看着披着大氅的白夫人正坐在亭中静静聆听,亭子的顶上有落叶与细雪发出的簌簌声。她的衣物打扮并不华贵,发髻梳得漂亮,首饰却没多少,不过倒不见素淡,反而有一种雅致,双眼睁着,空洞洞的聚不起光。
  这不太可能是假装,白夫人的确得了眼病。
  这么明显的眼盲,大夫诊治不出任何结果,那就只可能是凡人没见过的手段了。
  要真是看病治人,一百个沧玉加上玄解都没有普通药铺的坐堂大夫厉害;可说到驱祟辟邪,那一千个大夫加起来恐怕都没有沧玉的手指头厉害。
  “夫人,天冷,怎么不生个火盆?”白朗秋走上前去为他妻子拉了拉氅衣,将松垮的系带重新打上结,动作规规矩矩,不见夫妻之间的亲昵,敬重有余,密切不足,不过说不准,许是因为有两个超大电灯泡在,是个人都会害羞。
  “不妨事,不过听听雪声。”谢秀娟微微笑道,她搭着白朗秋的手站起身来,看不出忧喜,没有病人的急切,更没有什么不甘愿,“倒是天寒,辛苦大夫走这一趟了。”
  夫妻俩都是极礼貌客气的人,果真是相敬如宾。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