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番外 作者:公子于歌

字体:[ ]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作者:公子于歌
 
  文案:金丝雀 vs 装穷修车工,心机撩汉。
    季寒柏是个超级富二代,想找一个不贪图他钱财的真爱,于是伪装成了贫困修车工。
  傅林是重生心机婊,他假装自己不知道季寒柏很有钱,蓄意接近他,两人上演了一出贫贱夫夫的戏码。
   有一天季寒柏发现,傅林竟然不是为自己的个人魅力所倾倒,而是看上了自己的钱!
    好,好,好,那他就金山银山砸上去,让这个钱奴知道,只得到他的钱,得不到他的心,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
    先砸他三千万!  
    只要钱的心机受,装纯起来勾魂索命 vs 只要爱的骚- cao -作攻,砸钱一时爽,追妻修罗场。沙雕甜文,狗血爽文。爱比金钱更有力量。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林,季寒柏 ┃ 配角:孟小乔,周放,楚小浩,傅莹等 ┃ 其它:
 
 
第一章 
  “这里是八百万,离开我儿子,它就是你的!”
  衣着华丽的贵妇把一张银行卡扔到了桌子上。
  女孩楚楚可怜,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伯母,爱情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我和您儿子是真心相爱!”
  “再加两百万。”贵妇不耐烦地又甩出一张卡:“小姑娘,胃口不要太大了!”
  六月,突然而来的暴雨让街上空无一人,水果店老板娘终于逮着空闲,和隔壁卖烤串的老姐妹一边喝小酒一边看这出八点档狗血剧。
  男主的贵妇妈拿钱砸人的样子看着好气人。姑娘,拿起来砸回她脸上去!
  外头的雨还在下,一辆骚红色的保时捷穿过雨幕缓缓开过来,停在了一家水果店门口。
  老姐妹回头看了一眼:“我靠,豪车啊,四百万起步!”
  “不知道又是哪个大老板来接小情人的吧?”老板娘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斜对门就是一家酒吧,别看这酒吧破旧不起眼,里头上班的俊男美女却多得很,原因大家都懂,门口常见各式各样的豪车来接人。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见有人从酒吧里头出来了。
  是个年轻的男人,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虽然看不见脸,但白衬衣黑裤子,宽肩细腰窄臀,瘦瘦高高的看身体就知道是个帅哥。酒吧门口都是积水,临时用砖头搭了一条歪歪斜斜的路,他锃亮的皮鞋踩在上面,雨伞微微抬起来,整张脸就露了出来。
  “我靠。”她老姐妹说。
  她明白,她也想“靠”!
  酒吧门口开店一年半,她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肤色白皙,巴掌大的脸庞,俊美又清透。干净的着装和这个冒着黑水的破旧街道一点不搭,她们俩老姐妹屏息看着,都怕那雨水脏了他的鞋。
  等那男子上了车子,车子从她们面前缓缓开过去,驾驶位上坐着的,竟然是一个浓妆艳抹的贵妇人。
  老板娘终于忍不住,看向老姐妹:“我靠。”
  这么好一个小伙子,竟然被富婆给包养了,暴殄天物!
  而电视上,被羞辱的女主笑眯眯地捡起那两张银行卡,语笑嫣然:“密码是多少呢?”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什么罪恶的金钱观!
  车上,傅林左右看了看:“这又是哪个大老板的车?”
  傅莹一面开车一面说:“老秦的,我借来开两天,怎么样,有钱人的车子是不是坐着就不一样,别急,你马上也能过上这种日子了。”
  她说着便把一叠资料扔给了他,傅林接在手里,因为- yin -雨天,光线有点暗,他凑到车窗边,仔细看了看。
  傅莹在旁边总结:“季寒柏,季氏集团的太子爷,身家过百亿,目前自己在昌河区开了个汽修店。”
  “汽修店?”
  “纨绔富二代发神经呗,他这人是个车迷,估计在鼓捣车。”傅莹说:“他是干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季氏集团的,拔根腿毛给你,咱们一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她见傅林似乎斗志不高,便说:“ 咱们家就是被他们季家人给搞垮的,你想想,如果不是他们家的人没良心,你此刻应该受着最好的教育,开着最好的车,过这世上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不是从中学就出去打工,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都是为了什么,都是因为他们季家!”
  傅林嘴角抿起来,要笑,又忍住了。小时候被傅莹灌输这些东西还会很气愤,听了小拳头握的紧紧的,就希望自己能像武侠小说写的那样为傅莹报仇雪恨,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现在的他,说实话,已经对季家没什么感觉了。
  “他们季家如今上千亿的资产,咱们分个千分之一,不算多吧?”傅莹说。
  傅林点点头:“不算。不过你怎么知道他就会喜欢我?”
  “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好嘛,但凡喜欢男人的,谁能够不喜欢你这张脸,你这身材,你这屁股蛋……”
  “打住。”傅林扶额:“我是问你,你怎么知道他就喜欢男人?”
  “所以咱们试试嘛,我听传闻说他对女人是不感兴趣的。”
  “他如果是个钢铁直男,我去撩他,会被他揍的满地找牙吧?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新闻,我昨天刷手机还刷到,说一个女装癖的基佬去撩直男,结果第二天被发现惨死在河边,唧唧都被割掉了。”
  “你都看的什么鬼东西。”傅莹说:“你没事多看看你爸妈的照片,想想他们有多可怜,我养你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傅莹一说到和季家的旧事就情绪激动,恨意特别真实。傅林怕她再激动,赶紧说:“你别着急,我去,明天就去,”他看了看上头的资料:“他们店里在招聘洗车工是吧?”
  “毕竟是小店,没啥体面的工作,你委屈委屈,一切都是值得的!”
  傅林点点头,把资料收起来。
  “又上了一天夜班,你睡一会吧,到家了我叫你。”傅莹说:“这两天你得好好休息,等会回去我给你敷张面膜,我买了斯克图,前男友。”
  傅林听她那蹩脚英文就想笑,拿了条薄毯子盖在身上。
  他是真的重生了。
  傅莹还活着,他才二十岁。
  不说为了傅家和季家以前的恩怨,就是为了傅莹,他也会去。
  傅莹之所以选中季寒柏,是因为和季家有陈年旧怨。
  根据傅莹的说法,傅家也曾是豪门大户,是她“错交了白眼狼”,被季寒柏的爹坑了财色,破产以后折腾了几年无力还债,过的连普通人都不如,她爹妈和她那不成器的弟弟又不省心,欠了一屁股高利贷,拆了东墙补西墙,她从此过上“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傅林的亲生父母就是在帮她上山进货的时候出了意外。
  傅莹给他灌输的逻辑就是:“我如果不被季寒柏他爹坑,你爸妈就还跟着我坐办公室,也不用后来改做山货生意,不做山货生意,他们就不会每个月都往山上跑,不往山上跑,就不会出事,一道一道推下去,那不就是季家害死了我大姐姐夫,你的爹妈!最重要他骗财骗色啊,这个死渣男!”
  父母之仇或许很勉强能和季家扯上关系,但骗财骗色的人渣是跑不了的了。死渣男如今家庭美满儿女成群家财万贯,怎不叫人意难平!
  他们俩住在一个筒子楼里,租的。傅莹这些年其实也没闲着,也钓过很多有钱的老板,但得到的钱除了还债,其他全都花在对傅林的教育上了。她是把傅林当亲儿子养的,而且就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对他更好,就怕委屈了他,小时候见人家孩子学钢琴,她也送傅林去学,人家学跆拳道,傅林也得去,吃的是最好的,玩的也是最好的,没事就会带他出去旅游。她有一套非常超前的教育理念,觉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德智体全面发展,远比成绩更重要。
  最后就将傅林养成了一个大学都没考上的肄业青年,最后靠脸吃饭。
  “我再跟你重申一遍,能不上床最好不要上床,能当1呢最好不要当0,这些实在都坚守不住呢,就守住底线,来,我们的底线是什么,你跟我说一遍!”傅莹拍着面膜问。。
  傅林生来皮肤好,人生第一次跟着傅莹敷面膜,说话都觉得不利索:“动什么绝不动感情。”
  傅莹点头:“最好还能让季寒柏动感情,然后坑了他的钱再狠狠踹掉他的人,让他替他那个白眼狼爹偿还他当初的罪孽!”
  “你不要激动。”傅林说。
  傅莹眼眶红润:“啊啊啊啊啊,终于等到这一天!”
  就好像这计划一定会成功。
  她给傅林- cao -的人设是清纯无害仙女受路线。
  其实傅林的相貌可盐可甜可野,可塑- xing -非常高,不过傅莹调查了很久,也没发现这个季寒柏的口味到底是什么样的,因为据她得到的情报,季寒柏目前都没有正式交过男女朋友。
  不清楚对方口味,那就只能打安全牌,清纯仙女这个路线不管对于男女来说都是老少通吃,实在不行以后可以浪起来嘛。
  傅林站在穿衣镜前看了看如今的自己,挎着个包,像个大学生。
  “走吧。”他笑着对傅莹说。
  傅莹今天也是浓妆艳抹,一身新衣穿在身上,好像出马的是她一样。她开车送傅林过去,一路上俩人无言,快到季寒柏的修车铺的时候,傅莹将车子停到路边,忽然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看看我这是在干什么,我这个疯女人。”
  傅林安慰她说:“我们这是在复仇啊。复仇的人心可不能软!”
  傅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露出一抹笑,说:“你说得对,心得硬,人才能活的好。”
  交际花教出来的自然也是交际花。
  傅林又安慰了她几句,这才下了车,昨天一场雨,洗的街道两旁的银杏树新绿娇嫩,傅林仰头朝上看,见店门口挂着牌子,写着“昌河汽修”四个字,门框上果然贴着一张招聘启事。
  他吁了一口气,背着包走进店里,一台大吊扇吱呀吱呀地转着,吹的也都是热风,店里一个人都没有。乱糟糟的桌子上,摆着一块理查德米勒的腕表。
  “请问,有人在么?”
  他这话一开口,才察觉就在他面前的车子底下,躺着一个人,只露出下半身,两条大长腿,T恤卷开,露出脏兮兮的人鱼线和腹肌:“在这呢。”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